在我的後院:冰島

時間:2017-07-21 16:31:05 | 來源:林路精英部落格

攝影>影像批評>

艾格涅斯扎卡索斯諾斯卡(Agnieszka Sosnowska)這樣説: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攝影就是讓觀眾看到世界是什麼樣子的。然而進入大學不久,我就意識到攝影也可以講故事。在馬薩諸塞州藝術學院學習攝影的時候,我就開始拍攝一系列自拍像,如今已經延續了25年。開始拍攝時我才18歲。這些自拍像讓我更能了解自身,並且讓我知道自己的希望何在。我依舊在拍攝這樣的自拍像,但是出現了新的模式:2005年我嫁給了一個冰島人,移居到了冰島東部的一個農莊。


在冰島,風景和氣候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漫長的歷史演進所創造的帶有宗教氛圍的超現實主義世界,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受,或者説,有點怪異。農場和狩獵的生活儀式節奏緩慢,具有一種細密而無形的張力。漁業、狩獵、種植和採集在這樣一個發展緩慢的世界中,被許多人認為是娛樂和消遣。農場的節奏之緩慢,主要是和自然的變化相關的,包括其經濟的自給自足。於是農場對於我來説,就如同人類自信心的物質呈現。一個農民會有不同的價值呈現,而生活的選擇顯得高尚。


於是在我的畫面中所創造的,就是不同文化價值的交融和衝突後的結果。在冰島的文化中,植入的是古代傳説的文化基因,包括神秘的精靈似乎就藏在岩石的後面,我能聽到他們甦醒過來的各種聲音。

我在另一個地域文化中的成人體驗讓我有足夠的敏感,從而探索隱藏在我心靈深處的許多故事。作為一個女性,試圖用最為直覺的方式闡釋這些文化故事。為了將那些看上去司空見慣的現實具體化,有時候純粹的女性意識和有時候超現實的意念可以結合在一起,從而讓私人化的影像轉換成公眾的空間。

我使用45的大畫幅拍攝。我身穿黑色的服飾,將我自身融入故事的空間。我的照片所選擇的語言結構,和我自身的真實體驗深深關聯。當快門按下的那一個瞬間,幻想和真實自然融為一體。


有文章介紹説:她生活在冰島一個不到一平方英里的地方。這裡充滿了各種各樣代代相傳的民間故事。傳説中,石頭縫中有一所人們看不到的小房子。小精靈隱世者(Hulduflk)便在這裡過著他們的秘密生活。當時搬到了這個冰島東部的農場,她對這些傳説表示懷疑,但是當她身處野外時,除了風聲和海鷗聲,她還會聽到一些神秘的生物在竊竊私語。


她在冰島學著在嚴酷的氣候中種植蔬菜和羽衣甘藍;她品嘗著鯨魚、馴鹿、松雞以及水貂等動物的肉。這些肉喂飽了她,但同樣使她遭受報復。一個十二月份的晚上,一隻水貂找到了她家裏的雞窩,將每一隻她深愛的小雞都殺死了。

這些天,這個農場一天24小時都是白晝。午夜的陽光灑滿人類世界。談到地球以及地球上的生物時,她認為,在這個寧靜的地球一角中,有一些線索永遠地將人類和同伴相連起來。動物們屬於農場神秘莫測的美麗與神話中的一部分,而被馴化的動物則來自於農民家中。


她非常重視每個動物的生命,包括她曾殺死的那些動物。在她的世界中,“沒有什麼東西是能夠浪費的。”事實上,就連死於畫框上的那些海鷗也被喂給了狐狸,使得他們能夠吃飽取暖,以便度過這個嚴寒的冬天。

當談到隱世者的神話時,她承認道,“這個冰島的信仰或許是我見過的對自然最偉大的愛。”儘管這個世界會很殘酷,她仍然對那些關心她的人非常溫和友好。


正如《衛報》的Oliver Wainwright所認為的那樣,在現代化的當代,隱士已經變成了自然世界的代名詞。糟糕的事情曾發生在那些蔑視小精靈的人身上。但是對於那些有幸一窺小精靈的人來説,它們魅力無窮。

“我是一個很平凡的、無聊的以及具體的人,”這位藝術家説。但是有些時候,當她身處野外的時候,她就會放飛想像,讓想像自由地吶喊。在談到與我們自己相平行的精神世界時,她説,“有時候我會問我自己,‘為什麼不呢’?”然後百葉窗關閉,她的頭腦又回到了家裏。

索斯諾斯卡出生於波蘭的華沙,長大在波士頓,如今生活在冰島的農場。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