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關注潮流是必要修養

作為比較獨特的設計領域,字體設計需要靜心。字體設計需要忍耐力,需要更多的專注,需要更長時間的專注,所以靜心是基本要求之一。當然,只有這些是遠遠不夠的。在當下的快速發展、變化的時代,時刻關注新的需求和潮流也是非常必要的修養之一。

“形而上繪畫”的帽子合適嗎?

將“Metaphysical painting”直譯為“形而上繪畫”是直接套用日本《哲學字彙》上“Metaphysics”一詞的翻譯,並非根據基裏科作品的創作方法、具體風格特徵等進行綜合考量後的翻譯。從注解有誤的“Metaphysical”一詞翻譯為不甚貼切的“形而上學”, 再將其機械地硬搬到中國藝術理論界。“Metaphysical painting” 這一概念已經失去了它原有的語境,

藝術市場需要契約精神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畫廊剋扣藝術家作品,作品賣了不付賬”“畫家過河拆橋,單方面撕毀合約”等負面消息成了業界常態。在藝術市場遠不規範和成熟的時期,一切亂象都伴隨著成長。

飛騰自是真龍種----聊聊故宮趙孟頫特展中的馬

1973:大都會成為收藏中國古代繪畫一流博物館的關鍵一年

1973年11月,隨著《宋元繪畫》圖錄的出版,普林斯頓大學藝術與考古係教授、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遠東部特別顧問方聞在媒體上如此宣稱。1984年,方聞先生又將顧洛阜收藏的177幅書畫納為大都會的收藏,其中包括郭熙、黃庭堅、米芾、徽宗、梁楷、趙孟堅、趙孟頫、鮮于樞、倪瓚、張羽等諸多宋元名家的畫作。

王冬齡:我們今天的知識結構、藝術觀念和表現力完全可以超過古人

書法一向被看做是一個傳統深厚而又相對封閉的系統,王冬齡以草書大家的身份,率爾冒書法之“大忌”,創立“亂書”,遂打開了書法與當代之間的縫隙。
1  2  3  4  5  6  7  8  9  10  


話題

喧嘩過後,文創園區何去何從?
近幾年,全國大大小小的城市颳起一股“文創風”,各地文創園區在這股潮流下紛紛建立並初具樣貌。有評論指出,儘管被冠以“創意”之名,但很多文創園區與創意少有關聯,模式同質化,有的甚至淪為“收租”園區。針對眾多文創園區雷同,偏離文化內涵的現象,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