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已擴散到所有領域,關於這個世界,藝術能做什麼?

按:本文譯自奈格裏(Antonio Negri)《藝術與諸眾》(Art &Multitude)一書,係該書導言。我自己在那個時候提出的問題,是關於如何擺脫一種對社會的知覺——在那種感知看來,社會完全處在資本主義生産模式的擠壓之下。

大眾文化挑戰下藝術性的重建

有關藝術與非藝術之間的區分,以及由此形成的關於藝術邊界的思考,是美學和藝術學的一個重要研究課題。在當下,擺在美學家面前的主要問題,或者説,藝術劃界研究所面臨的主要矛盾,已經從先鋒藝術轉化為大眾文化,轉化為在大眾文化盛行之時,重新思考藝術的邊界。

冷漠而美麗的身體——瓦內薩比克羅夫特的表演藝術

義大利藝術史幾乎是一部男性藝術家的歷史,直到當代藝壇女藝術家的崛起才徹底打破這一局面。在完成了大量女性裸體表演作品之後,從1999年開始,男性進入了比克羅夫特的表演者行列,只不過這些男性表演者不再是裸體的,而是穿戴整齊甚至衣冠楚楚。

石守謙:中國繪畫史研究中的一些陷阱

本文只意在提供意識所及與研究有關的一些陷阱,給有興趣踏入繪畫史研究之林的學者參考。由這個繪畫史研究的本質來看,任何一個理論關懷的個別風格分析都當算是栽入了陷阱而不自知。

當代藝術中的水墨,從現代中國的山水畫談起

20世紀初,當西方繪畫隨著新的教育體制的建立而引入中國社會,傳統的中國繪畫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挑戰。1935年,上海的中國畫會在他們的會刊《圖畫月刊》組織了兩期專號,討論中西方山水風景畫思想,當時許多著名的學者和畫家參與了這場討論。

陳葆真:方聞與中國藝術史學界

方先生一定相信“玉不琢,不成器”和“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這些説法;所以他訓練學生的方法是要他們自勵自強,主動去發現問題,面對問題,“全力以赴”,“使命必達”。在方聞的主導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內建起一座小巧精緻、倣明代蘇州網師園的江南園林。
1  2  3  4  5  6  7  8  9  10  


話題

南強北弱?中國當下藝博會的發展境遇
幾天前,上海ART021和西岸藝博會落下帷幕。近幾年來,藝博會在以上海為中心的南方城市充滿創意與新意,正吸引越來越多的畫廊與藏家參與;而相比之下,以北京為中心的北方城市,諸如“藝術北京”、“CIGE”等,畫廊與藏家卻反應品質不如往年,吸引力正在減弱。您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