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教育如何釋放公眾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以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導覽為例

時間:2017-12-11 08:22:14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觀點>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現場體驗式導覽

文/張碩

近年來,人們對於博物館的社會功能和美育作用有了基本的認知。在週末或假期的時間,我們會欣喜地發現,許多家長會領著孩子走進博物館參觀展覽,學校也會經常組織孩子們參加博物館的各類美育活動。這是城市發展、社會進步、民眾精神文化需求和文明程度不斷提升的重要標誌。

公眾喜歡走進博物館,是因為公眾希望博物館能夠為其帶來一些改變。這種改變是潛移默化的,它會體現於人們內在和外在的某些細節方面:比如思考方式上的某些轉變;抑或對於藝術知識的補充;也或是體現在生活品味上的提升,但這種影響一定是積極的,美好的。正如喬治高德講的,“如果讓一個工人去欣賞和了解藝術作品,可以使他變得舉止高貴,富有自尊心,這對於維護社會的穩定,具有非同小可的作用。此外,還可以使他成為一個更好的工人,充滿愉悅,超脫于自身的地位,達到靈魂的凈化和昇華。”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基於對“物件”為引導的體驗式導覽現場

對於從藝術作品的欣賞和解讀中獲得愉悅是觀眾走進博物館應該享受到的一種美好過程。不同時期公眾的審美需求也不盡相同,並且隨著社會進步和生活品質的提高,公眾對於文化的需求也會越來越高。當走進博物館越來越成為公眾的一種生活方式時,博物館需要有更高的使命感,有效地建構起自身的社會價值體系。博物館教育工作者應具備足夠的自信,做好功課,不僅要有思考和應對問題的能力,更要有對公眾審美需求的了解和認知。要根據公眾的不同年齡、不同身份和知識背景,設計多樣性的教育方案和實施策略,進一步優化博物館公共服務的項目和內容,使公眾在博物館得到滿意體驗和享受的同時,幫助公眾實現走進博物館享受藝術的美好願景。

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創新思維下的公眾導覽模式或許能夠在這方面給我們一些有益的啟發和思考。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是美國最大的藝術博物館,也是世界著名博物館。它佔地面積為13萬平方米,是與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法國巴黎的盧浮宮、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列寧格勒美術館 (也稱冬宮)齊名的世界四大美術博物館之一,共收藏有300萬件展品。包括許多出眾的古典藝術品、古埃及藝術品、幾乎所有歐洲大師的油畫及大量美國近當代視覺藝術和現代風格的藝術作品。博物館還收藏有大量的非洲、亞洲、大洋洲、拜佔庭和伊斯蘭藝術品。同時也是世界樂器、服裝、飾物、武器、盔甲的大總匯。眾多經典並且極富吸引力的館藏藝術品為大都會提供了對公眾開放和開展博物館教育活動的豐富資源,同時也成為博物館教育工作者開發設計教育課程的靈感源泉。

“博物館的價值不在於擁有什麼,而在於做了什麼”(美國博物館學學者Stephen Weil)。豐富的館藏資源只是開展博物館公共教育的基礎和支點,但是要真正實現博物館教育“服務社會,美育大眾”的作用,博物館需要建構自身適應社會發展和需求的教育體系,以人為本,提升和完善公共教育的內容與細節,更好的實現博物館教育的社會價值和公共職能。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體驗式教育活動現場

在諸多博物館公共服務項目中,展覽導覽是觀眾最為熟悉和常見的一種形式。博物館導覽能夠幫助觀眾了解展覽及作品,並通過作品了解藝術家以及作品背後的一些故事。博物館導覽的過程也是一種思維轉換的過程,不同的導覽方式會使産生不同的思維體驗。這個過程對於走進博物館的公眾來講是十分重要的經歷,這种經歷可以提升公眾的藝術鑒賞能力,也能夠激發公眾對於藝術的興趣與熱情,增強他們的參與度。

心理學家曾有一個分析研究表明:“閱讀的資訊,我們能記住10%;聽到的資訊,我們能記住15%;而親身經歷和體驗過的事情,我們往往能夠記住80%以上。”所以體驗式教育是博物館應廣泛普及和推廣的一種有效模式,它貫穿于公眾在欣賞展覽和藝術作品的全部過程之中。

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在長期的公共教育實踐中形成了較為成熟的體驗式導覽模式,並有效的吸引公眾廣泛參與,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體驗式導覽模式是基於對“物件”的一種引導性的導覽方法,由淺入深,它以釋放觀眾的想像力和創造力為目的,通過某一“物件”來解讀作品和展覽。他們採用引導性為主的博物館導覽模式,在不影響觀眾觀看方式的前提下,充分釋放觀眾的想像力以及從不同角度對於作品的感知能力,並以此體驗藝術帶來的心理愉悅與感官享受。導覽只是輔助,而不是主導,在欣賞作品的過程中,它將觀眾置於主體,使其回歸本位。觀眾需要對“物件”進行靜觀,尋找“物件”給自己的初始印象和打動內心的特徵,由此而産生好奇和一系列問題,然後在導覽的啟發下逐步得到答案。也就是説,通過對某一物件的觀察,經過“啟發思考——産生好奇——提出問題——尋找答案——分享成果”這樣一個設計思維歷程,帶領觀眾通過“觀”、“問”、“思考”、“分享”等環節,以創造性的思維歷程去發現美、創造美。觀眾可以具有充分地思考自由和想像空間,自主的完成對作品的解讀和詮釋。

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博物館者,非古董者之墓地,乃活思想之育種場。”(美國史密森學會助理秘書長喬治布朗古德)。培養和教育公眾通過如何思考而獲得答案,要比僅僅為公眾提供藝術知識要重要得多。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採用的體驗式導覽模式,不但豐富了觀眾對藝術作品的認識和思考能力,通過長期的實踐和應用,它已作為一種研究性成果放置於博物館教育之中,成為培養公眾“跨文化”、“跨學科”,以開放合理的思維歷程與藝術建立起的一種溝通模式。這種溝通模式以有效“引導”的方式,培養公眾正確的思考和審美。這實際上解決了一個博物館“觀看方式”的問題,它打破了傳統我們常見的以“自我”為中心的博物館説教式導覽方式和強加於觀眾的知識輸送。由被動變為主動,這種體驗式導覽模式充分釋放了公眾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老子》中講過:“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基於“物件”為引導的體驗式導覽為公眾提供了一種通過多視角觀看世界和分析問題的思維能力。我想,這也正是博物館教育要解決的問題和終極目標吧!

(本文作者為煙臺美術博物館館長)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