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介入鄉村——中國鄉村在地性創作盤點

時間:2017-09-11 10:03:39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觀點>

近年來中國當代藝術日益精英化、學術化、景觀化的同時,圍繞著鄉村為主題的在地性創作日益活躍。一方面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節的影響力深入人心,給同為擁有數千年農耕文化傳承的中國做出了一個當代藝術與鄉村融合的範例。它昭示出被城市現代化不斷拋棄的鄉村地區擁有廣闊的藝術實驗舞臺,對於封閉在大學教室和藝術家工作室的藝術家和藝術生來説,鄉村提供了無限豐富的原生態素材和廣域的空間,全然不同於城市的社會結構,這對於當代藝術的創新提供了巨大的富礦。一切過往的經驗都不在適用,當代藝術在鄉村重現活力。

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在烏鎮水劇場的作品“浮魚”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對於開發本地區資源擁有積極的熱情,中國地區廣大,對於旅遊資源不甚突出的地區能否借助當代藝術的聚焦獲得差異化的優勢,繼而贏得外界的關注是部分地方官員思考的選項之一。

正是基於上述的一些原因,進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中國的鄉村在地性創作在規模和數量上都日漸擴大。在這裡一方面是地方政府邀請策展人和藝術家主辦的大型藝術節,一方面也有藝術家自發組織的藝術計劃和小型藝術節。它們的規模有大有小,但有兩個基本特徵讓它們區別於城市系統的“白盒子藝術”和各種地方傳統民俗的文化節,這兩個基本特點就是當代性和在地性。當代性決定了不僅創作語言一定具有當代性特徵,這區別於任何傳統藝術形態,同時創作的著力點又是基於當地歷史與現實素材基礎之上的,它構成了對地區文化的重新解構與新的想像。在這裡筆者並沒有將鄉村建設這一特徵強加在鄉村在地性創作這一領域,儘管有很多藝術節和項目都涉及了鄉村建設這一領域。鄉村建設是一個遠比鄉村在地性創作更為廣大的領域,鄉建具有更強的社會性意義,是一個綜合性多學科交叉的廣域範疇。在地性創作和鄉建是互為交叉聯繫又相互獨立的領域。

首屆道滘新藝術節糧倉展區的外立面投影

在這些鄉村在地性藝術節和藝術項目推進的過程中也伴隨産生了很多問題。有些藝術節首屆轟轟烈烈,之後便有無音訊,如同釋放了一個巨大的煙花。有些項目始終囿于藝術家自我的小圈子,只能局限在有限的地區,難以向外界擴展。有些項目漸漸蛻化為純粹的城市消費旅遊景觀,失去了藝術的先鋒性。還有一些藝術家和學者對於鄉建熱情很高,他們沒有厘清藝術和鄉建兩者的邊界,導致左支右拙,難以為繼。從根源上來説,中國目前的國情背景有兩大方面決定了在地性創作的困境,一方面就是中國目前國情還處在城市化的高度進程中,鄉村資源的開發其實也是城市化進程的一部分,它的思維模式也必然是工具化、短期化和效率化的,比如快速的經濟回報,急速的推進商業旅遊和文創産品。如果短期內看不到明顯效果,這個項目就容易走向夭折。另一方面就是長期的城鄉二元結構造成的文化和資訊的嚴重不對稱造成的相互理解的屏障。這在很多藝術項目難以實施或得不到充分實施中都能體現出來。從藝術家和策展人角度,一方面有些藝術家的熱情很高,他們的文化理想不局限于單純的藝術創作,他們以為鄉村具有可以充分實施的空間,有鄉村文化拯救者的心態,但在現實中會發現鄉村有著比城市系統更為複雜的人情網路和封閉保守的觀念,很多想法都難以實施,有的項目中途夭折,令人深感遺憾。還有的藝術家習慣了自己封閉的藝術生態,不願和外界産生更多的互動,鄉村只是提供了一個物質性素材庫。

宋冬在首屆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上的影像作品“煞風景(春夏秋冬)”(圖片由隆裏藝術節策展人愛默楊提供

但經管有各種複雜多樣的問題,中國的藝術家、策展人、文化學者和各地積極支援在地性創作的地方官員還是做出了巨大而艱巨的努力,目前已經取得了很多豐碩的成果。筆者嘗試將國內目前一些比較知名、較有特色的鄉村在地性藝術節或藝術計劃梳理了一番。大致可以分為以藝術家個體為主導、地方政府與藝術家合作的大型藝術節模式、藝術院校藝術實踐三大類。實際上藝術家個體與藝術院校型的在地性創作都是要與地方政府緊密合作,只是前者的個人化色彩更為濃郁,後者院校的研究性更為突出,這樣分類更便於比較剖析。

一、以藝術家個體為主導的藝術項目

以藝術家個體為主導在鄉村進行藝術鄉建和在地性創作,以筆者觀察,可包括碧山項目、許村項目和石節子美術館。其中碧山和許村在當年影響力較大,已經逾越過藝術圈。石節子美術館在藝術圈知名度很高。這類項目的藝術家和策展人左靖、歐寧、渠岩、靳勒,他們一般都有較為完整的鄉建理念,具有鮮明的社會理想主義特徵。項目的側重點也並非局限在藝術領域。這類項目屬於鄉村在地性項目的早期原創類型。目前也有一些個體藝術家在鄉村實踐,但影響力只囿于很小的藝術圈內。

【碧山豐年祭】

碧山村是徽州地區的一個古老鄉村,這一地區保留有很多徽州古老建築和傳統手工藝。2011年由知名策展人左靖和歐寧等共同創意、發起的首屆“碧山豐年祭”在黃山黟縣碧山村舉行。藝術節包括豐年祭儀式、主體展覽、徽州歷史文化展覽、手工藝市集、調研項目展示、早期農村電影放映、當代農村紀錄片放映、學術研討會、文學活動、新民謠音樂會、徽州戲曲匯演的等十個部分。碧山豐年祭具有中國大地藝術節的開創性意義。碧山豐年祭的側重點在於以綜合性藝術手段來來展現徽州的傳統文化的魅力,並非局限于當代性領域的藝術創作。

碧山書局與碧山豐年祭(照片部分來源於網路

碧山豐年祭是源於碧山計劃的一部分,碧山計劃遠遠不限于藝術領域,它脫胎于台灣美濃的鄉建活動,它以建立社區文化、凝聚社區共識、建構社區生命共同體為社會文化理念,將古老的徽州文化傳統以現代人的方式重新梳理與呈現。項目包含由徽州老建築的維修和改造而成的碧山書局、碧山書院、碧山供銷社等文化場所,反映徽州手工藝項目的“黟縣百工”,傳播出版的系列叢書《碧山》和《漢品》、《黟縣百工》等子項目。其中以現代人視角為切入點,詳實完善的田野調查為基礎的《碧山》叢書,洋溢著濃郁的鄉土人文情懷,成為很多文化知識群體的“民藝聖經”,圖書為碧山計劃的廣泛傳播贏得了良好的口碑。碧山豐年祭因為各種原因後來沒有再延續下去,目前項目以碧山供銷社為平臺,不斷有小型展覽展出,仍然保持了在地性創作的特色。

【許村國際藝術節】

渠岩工作室與許村國際藝術節(照片部分由許村國際藝術節媒體部提供

同為2011年,由藝術家渠岩在山西晉中的許村策劃發起了許村國際藝術節。碧山與許村一南一北唱響了中國文化藝術精英返鄉建設的高潮。許村和碧山項目有一根本共同點就是首先尊重和肯定鄉村的價值,以現代性文化藝術手段重新激活古老的鄉村。渠岩是一位老85成員,具有鮮明的社會批判意識,他不僅對於權力和資本對鄉村的戕害有著清醒的意識,同時也對各種形式的藝術鄉建抱有批判態度。渠岩的著力點更多的是集中在思考如何重建鄉村文化的社會性意義,鄉村藝術創作並非是其關注的重心。許村國際藝術節至今已經舉辦了四屆。許村已經成為鄉村文化重建、傳承傳統文化發展、融匯鄉村文化與當代藝術的試驗地。許村國際藝術節能夠延續下來,不僅在於渠岩等主辦者的積極努力,項目確確實實為許村帶來了很多基礎性的改變,為鄉民帶來了實惠,贏得了地方政府的信任。但囿于現世環境的局限,渠岩的很多文化理想也只能部分實踐在許村項目中。

【石節子美術館計劃】

石節子美術館計劃(圖片由藝術家易雨瀟提供

石節子美術館計劃是一個有趣的項目。石節子村是一個很小的山村,只有13戶人口,位於甘肅天水市秦安縣葉堡鄉。這裡沒有什麼獨特的資源。畢業于西安美院雕塑係的村主任靳勒對鄉村在地性藝術有獨特的理解,他把整個村莊作為一個美術館,包括每家每戶,甚至村裏的所有山山水水,周圍的一切,都成為一個美術館。自2009年成立石節子美術館後,靳勒邀請了很多著名藝術家來到山村裏進行在地性創作。他們在山村四週建雕塑,在山崖上刻字、在山體上投映影像作品,放映鄉村內容的電影。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Tom Rose教授用晾衣架把他現代主義的建築和空間攝影作品晾曬在農家院內的晾衣線上,在它們旁邊還挂了些玉米、高粱。現代建築和中國西北的院落建築空間産生了奇妙的對比和張力。而《TIME》週刊的人物肖像被放置在路旁的一個廢棄的土地公的灶臺裏。劉旭光的作品《山海經》是一個實驗動畫影像,它創造了很多山海經裏的怪物、神獸。投影儀放置在一個轉盤上,放映時那些神獸就會在周圍的山體上來回跳躍閃現。同樣的作品由於場域的改變,被賦予了新的含義。

村裏準備建一個藝術工作室,還有一個陶窯,為平時喜歡繪畫、手工藝、刺繡、草編的村民提供場所和一個有創造性的氛圍,讓村民能介入藝術。所有的舉措都比較樸素切實,貼近鄉村基本的生活狀貌和鄉民的一些實際需求。

二、大型藝術節模式

由地方政府出資,邀請策展人與藝術家到當地策劃大型藝術節是目前較為主流的形式。地方政府的目的是要提升地方文化形象,推廣地方旅遊品牌,帶動地方經濟發展。而策劃人和藝術家可以獲得較大的資金和使用空間許可權,可以實施一些較大型、深入性的在地性、公共性藝術作品。受到條件的限制,部分地方藝術節的後續活動不再採取首屆的大型博覽會模式,而是採取長期的駐地計劃。

【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

烏托邦•異托邦——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圖片部分來源於網路

烏鎮是典型的江南水鄉,佔據了得天獨厚的人文自然資源。而烏鎮地區領導又非常重視文化資源的挖掘和開發,先後舉辦了烏鎮戲劇節,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建立木心藝術博物館,一系列舉措使得烏鎮成為江南地區新的文化重心。

2016年,由陳向宏策劃主導的“烏托邦異托邦——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規模宏大。展覽匯集了來自15個國家和地區的40位(組)著名藝術家的55組(套)130件作品。此次展覽充分考慮了在地性創作特點,有12位藝術家的作品是根據展覽主題、經過對烏鎮水鄉一年多的考察,專門為這次展覽精心創作的新作品。本次展覽邀請國際明星級藝術家比例最多,也是建國以來在鄉鎮舉辦的影響最大的一次當代藝術展。據統計,有百餘萬景區遊客參觀了在烏鎮西柵公開展出的作品。

這次展覽中的作品體量巨大,材質使用豐富,想像奇特,視覺衝擊力強烈,具有很強的景觀性。“大黃鴨”的作者霍夫曼在水劇場建造的粉色“浮魚”、美國女藝術家漢密爾頓在西柵景區的國樂劇場利用當地紡織業的材質製作的《唧唧復唧唧》,陳志光作品《烏合之眾》安迪萊提寧的《鎧甲》等作品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首屆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體量和耗資巨大,烏鎮下一步的舉措值得關注。

【東莞道滘新藝術節】

道滘鎮隸屬廣東省東莞市西部、位於珠三角流域的水鄉地帶,水道縱橫,河涌成網。道滘地區有著典型傳統嶺南文化特徵,民間戲曲、粵劇發達。道滘地區歷經了傳統農耕、手工業、和新興的加工業和電子工業,具有豐富的在地性創作素材。

道滘新藝術節

從2016年起,由藝術家范明正在廣東東莞道滘鎮發起的道滘新藝術節至今已經舉辦了兩屆(秋季項目正在進行)。新藝術節意在以當代藝術的力量激活道滘鎮這一具有傳統嶺南文化特色的南方小鎮,探討新藝術與傳統文化相互碰撞、相互融合。第一屆新藝術節為規模較大的綜合性藝術展,包含“繪畫與圖像”、“裝置與委託創作”、“新媒體建築投影”與“放電影”4個單元的作品。

第二屆東莞道滘新藝術節春季項目包含影像和實驗舞劇兩個單元。兩屆藝術節的亮點都在道滘鎮古老的糧倉上演。第一屆為李振華策劃的糧倉外立面投影,國際化的影像風格投射在古老斑駁的墻壁上,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反差。第二屆春季項目中,高艷津子創意的實驗舞劇《三更雨願》在古老的糧倉內上演。將實驗舞劇引進到地性項目中在國內是較為罕見的。

秋季項目將圍繞道滘老建築的修繕和改造進行,包括新開放的興隆社區的民國建築“善堂”、南丫村的南閣水廠(現已改造完成,成為集藝術和休閒一體的綜合文化中心)、村學堂等。目前組委會正在邀請藝術家駐地創作,這些新修繕的老建築將陸續成為影像、裝置和架上作品的展示空間。目前新的大型藝術中心也在緊張的修建中,未來這裡有望成為珠三角區域在地性創作的重點區域。

【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和道滘新藝術節都是比較新的藝術節。但由於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宣傳有限,直到今年第二屆新聞發佈會,很多業內人士才知道這個藝術節。隆裏位於貴州省錦屏縣西南邊沿,是明代戍邊的軍事堡壘,古城保留了很多古中原文化特色的老建築和風俗民情。

2016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展覽現場(圖片由隆裏藝術節策展人愛默楊提供

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首屆于2016年開幕,新媒體藝術節邀請了來自國內外50多名新媒體藝術家參加。展覽深入到廣袤的鄉村公共性場域,如稻田、空地和老建築空間中,充分發揮了影像、投影、鐳射、裝置等各種新媒體的技術手段,將古老的隆裏古城裝扮的如夢如幻。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側重以最新的藝術和科技手段來介入到項目中。邀請的藝術家中也不乏國內部分頂級的新媒體藝術家。

2017第二屆隆裏國際新媒體藝術季的開幕式上,總策展人愛默楊將展覽的主題定為“藝術、鄉村、不確定的空間”。“不確定”是指不斷生長、開放和可參與性。意在對當下封閉性的鄉建創作的批判。今年的活動之所以不叫“節”而叫“季”,也是考慮到大型博覽會藝術節的方式耗資靡費,並不利用鄉村項目長期深入。今年的藝術季增加了新媒體藝術駐地創作的環節,為加大在地性創作的深度,將邀請一部分藝術家長期在隆裏駐留創作,部分作品將成為隆裏永久性作品。駐留作品將在今年下半年陸續呈現。

【2016陽澄湖地景裝置藝術季】

2016陽澄湖地景裝置藝術季由陽澄湖生態休閒旅遊度假區和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聯合打造。由張永和、劉克成、Arup、Gensler、高入雲等藝術家、建築設計師、設計機構與跨界人士等共同在陽澄湖蓮花島西咀公園內構建起10個充滿幻想、富有衝擊力的裝置藝術作品。

藝術季的作品體量較大,具有鮮明的地景藝術特徵。這也是中國近年來大型的地景創作項目。其中,很多作品對生態環境問題的思考、批判和重啟建設,成為本次展覽參展作品的一大共同關注點。

2016陽澄湖地景裝置藝術季(圖片轉自相城新聞網

Gensler主導的“飛天水瓶”裝置通過一個巨大的氦氣球牽引幾十個從陽澄湖和周邊區域收集來廢棄純凈水瓶發展成一個雨水收集凈化裝置。由Shanghai Godolphin團隊創作的“盒合亭”裝置取形于蓮花島上高低起伏坡地的自然景觀形態,通過上千隻紅酒箱的“推”“拉”作用力,錯位構築了一個供遊人棲息的亭。

三、藝術院校實踐項目

這類項目一般是藝術高校的某些院係科室與地方的鄉鎮村級政府展開的合作項目。項目規模小型而靈活,形式多樣化,具有較強的藝術實踐研究價值。作品多為藝術院校師生或與鄉民共建産生的作品。對鄉村的日常生活介入較為細微而深入。

【羊磴計劃】

羊磴鎮位於貴州省遵義市桐梓縣北端。這裡既沒有優美如畫的風景,也沒有多姿多彩的人文藝術傳統,這裡就是一個省級貧困鎮。2012年,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雕塑家焦興濤主持開展的“羊磴藝術合作社”這一藝術實踐項目。這個藝術計劃延展出來的鄉村木作和馮豆花美術館都體現了在日常生活中重建藝術和生活的連續性的初衷。

“羊磴藝術合作社”的藝術項目小巧而有趣,它與石節子美術館一樣是非常樸實而接地氣。同時也是藝術師生和鄉民共建最緊密最深入的一個項目。它沒有以藝術創作者孤立的身份來到鄉村,而是與鄉民共同參與,共同創作,他們不回避藝術的實用性,讓藝術重回生活現場,與藝術與日常生活緊密連接在一起。他們提出的口號很有意思,“不是采風;不是體驗生活;不是文化扶貧;不是送文化下鄉……”

羊磴藝術計劃(圖片轉自華夏收藏網及99藝術網

他們首先主動考察了鄉里的木工藝,讓木匠和藝術家各自從家裏、小鎮街道中選擇一件木製品,根據各自的小組,協商完成一件作品。木匠們與藝術家完成了一件件非常有趣的作品,這些藝術家和木匠合力創作的木工作品不僅具有實用性還散發著點點幽默感。

馮豆花美術館是馮木匠家的一個豆花店,項目組將它做成了一個小型美術館,桌上和墻上的錢包、帽子、手機、香煙盒、打火機、鑰匙到筷子、調味碟等,都是著色幾可亂真的雕刻作品,這家豆花店從此生意火爆。

【60%公共藝術計劃 -樂從蒲公英藝術節

60%藝術計劃(圖片由中國公共藝術網提供

“60%公共藝術計劃 -樂從蒲公英藝術節”是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于2017年4月份在佛山市樂從鎮鷺洲村開展的在地性實踐項目。他們以10組公共藝術作品打破邊界,在鷺洲村傳統民居的弄堂、院墻、房檐、庭院等各個角落空間搭建小型作品,構築起了“蒲公英露天美術館”,作品形式輕鬆活潑,充滿時尚感。“60%公共藝術計劃”是基於一種特定的執行理念——百分之六十由藝術家完成,百分之四十與公眾、自然進行對話完成的藝術創作。通過在多維的空間中構建公共藝術與城市、鄉村、社區、公眾之間的可能性。

【貴州雨補魯村創作

“貴州雨補魯村創作”是中央美術學院雕塑係第五工作室“藝術介入”計劃的系列課題之一。2016年課題創作的地點選擇在貴州省興義市清水河鎮雨補魯村。雨補魯村是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興義市清水河鎮的一個自然村落。

貴州雨補魯村創作(圖片轉自中央美院網站

這是一個擁有優美原生態自然景觀的古樸村寨。在深入調研了雨補魯村後,工作室的師生並沒有採用通常的美化鄉村的手段,他們採取“與雨補魯村原住民共同協作”。以“物”和“事件”介入來實現村民與村民之間的交流以及藝術師生與村民之間的相互理解和信任,最終達到“平行”交流的目的。藝術師生實踐了“場域擾動計劃”、“物盡其用——盆景計劃”、“物盡其用——‘衣’舊出彩”幾個藝術計劃。“場域擾動計劃”利用夜晚的時段定期在村宗祠“廣場”以“放電影”的方式開展,電影”以表現村民個體日常生活和生産狀態為主。“物盡其用——盆景計劃”、“物盡其用——‘衣’舊出彩”這兩個計劃利用村民各自家中廢棄但又捨不得丟棄的日常品如衣物和各種容器製作盆景和布藝,整個過程都與村民聯手互動,以“物盡其用”的創作理念為指導充分挖掘鄉間“原初”的創造力。

以上所列舉的在地性項目只是筆者在近年來諸多在地性創作中遴選出的幾個有代表性的例子,希望對在地性創作的從業者和觀眾有些許借鑒意義。

(文字:劉鵬飛)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