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攝影人 | 胡楊的《上海人家》

時間:2018-01-25 16:55:32 | 來源:瑞象視點

攝影>影像批評>

文 /林路

上海人胡楊,曾被分配進工廠工作一個月,就知道自己當不了“好”工人。後來到藝術院工作,不習慣朝九晚五的坐班制。又到電視臺去工作,領導分配的選題,覺得無聊。上報的選題,領導覺得有意思,但是審查通不過。後來和朋友合夥開廣告公司,自己又開過影視傳播公司,發現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不具備在中國大陸經商的素質。最後還是選擇當自由藝術家,三十多年攝影資歷久遠,“上海影像三部曲”——《上海人家》、《上海弄堂》和《上海青年》攝影集在國際上産生了極大的影響力,而真正使其立足的,則是《上海人家》——

胡楊的《上海人家》至少有兩種解讀的可能:上海人家和胡楊看到的“上海人家”。

胡楊-上海人家

從300多幅照片中幾經提煉精選出來的畫面,的確構成了21世紀上海人家的真實寫照:從最為豪華的生活設施到一地雞毛的瑣碎空間,從自足自樂的神態到無可奈何的鏡頭注視,生活在上海屋檐下的蕓蕓眾生在這裡集體亮相——多看幾眼就會令人百感交集。正如胡楊所説,從歷史的角度而言,是一份當今“上海人家”的影像檔案資料——不過還需要幾倍甚至更幾十倍努力的不斷充實。這些圖像打開了一扇門,從這裡進去,走入客廳,繞過書房,進入臥室,或者就是直接面對方寸之地的一片狹小空間,我們都能看到上海人家的豐富多彩,看到上海人獨有的生存智慧。其實每一個家都是一個獨立的天地,都有一段或盪氣迴腸、或愁腸百結的故事。靜靜地面對畫面你可以讀出其中的一些情節,然後加上想像的力量,完成對上海人家的未來展望。海納百川向來是上海相容並包的“海派”胸懷,讀完這些照片,也許就會對上海有更為刻骨銘心的認識。

然而這是一位攝影師看到的上海,是胡楊帶給你的“上海人家”,因此必定會有攝影師的影響力在其中。誠如美國著名的社會學家蘇珊桑塔格所説:“在這個社會裏,攝影師的實踐是一種外來的侵入:攝影師只能是一個觀察者。”胡楊在他踏入每一個家庭的剎那,就已經用他的目光為這些照片做出了定位。因此我們在胡楊的“上海人家”中,還可以讀出一位關注上海生存的攝影師的心態。也正如胡楊所説:這批照片從社會學角度而言,是對當今“上海人家”的解讀和描述。是胡楊通過他的中畫幅相機和傳統的彩色負片,以精確的視點在數十分之一秒快門的凝視中,找到了一個介於真實與想像之間的契合點。胡楊一邊與上海人家的主人閒聊,一邊緊張地注視可能發生的一切。有時候他會出奇不意地按下快門,有時候卻會循循善誘上海人家的主人進入最為默契的瞬間。他想在這些畫面中講述盡可能精彩的故事——哪怕是一處家居的細節,或是一抹散亂的光影,都希望傳遞出更多的資訊,為上海人家的最新版本,注入厚實的文化魅力。儘管他也明白,一張照片僅僅是一個獨立的瞬間,它不可能承載太多的道德文章——但是這樣的努力還是取得了不小的收穫。尤其是畫面中豐富得令人眼花繚亂的細節一旦被主人的一個眼神或是一個動作串聯起來之後,上海人的生活也就有了不同凡響的意義。

胡楊-上海人家,【瑞象視點】上海攝影人 |胡楊的《上海人家》,上海攝影,胡楊,上海人,視點,攝影,人家,照片,攝影師,攝影家,主人


胡楊-上海人家

2005年6月,《上海人家》一套100幅被澳大利亞昆士蘭美術館收藏,價格將近50萬元人民幣。至此,這組作品已被有關機構收藏了303幅。按説,《上海人家》並不屬於在國際藝術品市場走勢看好的當代影像藝術作品,為什麼能以傳統攝影作品的“身姿”,進入國外美術館的法眼?

首先是作品的獨特價值。拍攝時間長達14個月,先後走訪近500個“上海人家”的胡楊一拿出這組作品,就受到各界好評。許多人拿《上海人家》與在平遙同場展出的荷蘭攝影家羅伯特•凡•德•休斯特的《古馬人家》、河南攝影家姜健的《主人》來類比,有媒體用“100年後的文獻”來形容這些作品的價值。胡楊本人認為:“這是一個綜合性的選題,攝影家只是一個記錄者,照相機只是一個工具,《上海人家》的社會功能比藝術功能更大。”但周禹汶説,胡楊的作品拍攝于上海的特殊歷史時期,照片裏的許多人家如今已難以拍到,這些照片是對上海進行文獻式記錄的紀實作品,且是頗有潛力的攝影家胡楊個人攝影道路上的里程碑,從歷史和藝術角度都會有研究價值,因而自然會受美術館關注。

胡楊-上海人家,【瑞象視點】上海攝影人 |胡楊的《上海人家》,上海攝影,胡楊,上海人,視點,攝影,人家,照片,攝影師,攝影家,主人

胡楊-上海人家

第二是正確的代理途徑。胡楊于2005年在香格納畫廊展出《上海人家》後,展品就被香格納畫廊選中並獨家代理。這家瑞士人創辦的上海首家畫廊是楊福東、蔡國強等當代藝術家影像作品的代理商,也是湯國等攝影師中國傳統題材作品的代理商。香格納畫廊不斷推薦,並通過電子郵件反覆交流,才讓有固定收藏基金的昆士蘭美術館對《上海人家》發生興趣,派該館收藏部主任前來審查作品,後經美術館董事會審批,才確定收藏意向。

第三是嚴格的市場規範。國際藝術品市場對於攝影作品的準入有著嚴格的規範,由於攝影作品可複製的特殊性,因而藝術品市場對每個底片的製作數量等有著嚴格規定。據介紹,胡楊這100幅《上海人家》每幅均限量製作8張,且一半以上要整套被收藏。因為看中了這些作品整體的價值,昆士蘭美術館才願付出6萬美元(約合48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將其收藏。

胡楊-上海人家,【瑞象視點】上海攝影人 |胡楊的《上海人家》,上海攝影,胡楊,上海人,視點,攝影,人家,照片,攝影師,攝影家,主人

胡楊-上海人家

後來,胡楊去了加拿大,很快就申請到了政府的藝術創作基金,攝影的步伐一直也沒有停留。比如,他在加拿大的《愛情》專題是採訪拍攝居住在加拿大的世界各族裔人,前些日子由多倫多大學東亞圖書館和胡楊工作室合作主辦的這一主題的攝影展獲得了圓滿的成功……

作者自述:從上世紀90年代起,我接觸了不少上海攝影人,他們在上海攝影界或縱橫開拓,或默默耕耘,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我也為他們寫過一些或長或短的文字。這個專欄主要以目前依舊活躍的攝影人為主,兼及老一代的上海攝影名家,結合人與作品,為上海攝影的明天留下一些空谷回音而已!

林路,上海師範大學教授,攝影專業碩士生導師。已出版攝影理論和技術專著以及畫冊100多本,發表攝影文章數十萬字。曾獲得第四屆、第五屆中國攝影金像獎,第五屆中國文聯文藝評論獎評論文章二等獎。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