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國家大局 思想理論 市場經濟 民主法制 學術思潮 科學技術 中外歷史 幹部教育
當代世界 參考文摘 社會觀察 黨的建設 文化教育 軍事國防 文學藝術 特別專題
 
  “規範人道主義”追求什麼? 王鳳才  
 

弗洛姆(1900—1980)一生出版了20多部著作,幾乎每本都十分暢銷。如:《逃避自由》從1941—1961年印刷就達22版之多;《愛的藝術》從1956—1970年被譯成28種語言,僅英文版就銷售150多萬冊;此外,像《尋找自我》、《健全的社會》、《佔有還是生存》等著作,都有多個版本。

作為德裔美國著名社會心理學家、社會哲學家、倫理學家的弗洛姆,是新弗洛伊德主義創始人,弗洛伊德主義馬克思主義主要代表人物。在這裡,我們不可能對他的思想進行全面闡述,只是談一談他的“規範人道主義”追求。

在弗洛姆看來,人的問題是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問題。因此,可以把馬克思主義叫做人類學歷史觀或者人道主義。在這個前提下,他創立了自己的“規範人道主義”,主要包括人道主義批判、人道主義倫理學、人道主義社會主義三個方面。

1、人道主義批判——對現代社會的病態和現代人的全面異化進行批判

在《逃避自由》(1941)中,弗洛姆圍繞著現代人性格結構的異化,著重探討了自由對現代人的意義。他説,本書所闡述的中心內容是:擺脫了既保護人又限制人的前個人主義社會枷鎖的現代人,並沒有獲得在智力、情感和感官方面的潛力得以發揮的積極自由。雖然自由給人帶來了獨立,但又使人陷於孤獨、焦慮之中。擺在人面前的道路只有兩條:一是逃避自由的不堪忍受的負擔,重新去依賴、屈從他人;二是進一步去爭取建立在尊重個性、把人置於至高無上地位這一基礎上的積極自由。

在《健全的社會》(1955)等著作中,弗洛姆在重新解釋異化的基礎上,對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及其現代人的全面異化進行了剖析。他認為,異化主要是人作為與客體相分離的主體被動地體驗世界和他自身,即是一種感到與世界、與他人、與自身疏離的心理體驗。作為一種病態的心理形式,它是自古就有的,人類歷史就是人不斷發展又不斷異化的歷史。在現代社會,異化是全面的、普遍的,不僅存在著勞動異化,而且還存在著政治異化、科技異化、消費異化、人際關係異化,以及人自身的異化。結果,現代西方社會的人疏遠了自己,疏遠了他人,疏遠了自然。他已轉化成商品,人的關係基本上是異化了的自動裝置的關係,每個人在思想、感情、行為上沒有什麼區別。儘管每個人都盡可能靠近他人,但仍然感到十分孤獨,充滿了深重的不安全感、焦慮感、內疚感。總之,異化這個概念觸及了現代人最本質的東西。我們發現自己陷入嚴重的危機之中,這場危機與其説是經濟危機,不如説是人的危機。因此,19世紀的問題是上帝死了,20世紀的問題是人死了。過去的危險是人成為奴隸,將來的危險是人可能成為機器人。

2、人道主義倫理學——以綜合人性論為基礎的倫理學

在弗洛姆看來,人是有自我意識的社會存在物。人有兩種存在方式:一是佔有方式;二是生存方式。前者——把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和物都變成自己佔有物的人與世界的關係。後者——追求愛、奉獻、創造性地發揮自己的潛能並與世界融為一體。

他認為,人有各種各樣的需要,如:關聯需要,即人有與自身、他人、世界結合聯繫的需要,表現為屈從、支配或者愛、自戀;超越需要,即人作為一種動物有超越這種動物的需要,表現為創造或破壞;尋根需要,即人尋求新的生存基礎、求得安全的需要,表現為愛或者亂倫;認同需要,即人意識到自己是一獨立的實體而又要歸屬於群體的需要,表現為個體與群體的一致性;定向和獻身需要,即人有確定某種目標併為之獻身的需要,表現為理性或非理性兩種形式。他説,人既有自然生理本能,又有社會理性因素。“雖然有些需求,例如餓、渴、性,是人所共有的,但是還有些衝動,例如愛與恨、貪求權力等都是社會過程的産物。人的傾向,無論是最美好的還是最醜惡的,都不是人的固定的和生物學天性的一部分,而都是創造人類的那一社會過程的産物。……人的本性、情慾和憂慮都是一種文化的産物。”

在《尋找自我》(1964) 等著作中,弗洛姆認為,人道主義倫理學是以理論性的“人的科學”為基礎的生活藝術的應用科學,它建立在綜合人性論的基礎之上,以人道主義為指導,以愛為核心內容,以人的快樂幸福和自我實現為目標。因此,人道主義倫理學有兩個基本原則:其一,人是萬物的尺度——“對人道主義倫理學來説,善就是肯定生命,展現人的力量;美德就是人對自身的存在負責任。惡就是削弱人的力量,罪惡就是人對自己不負責任。” 其二,以人性論為基礎——它主張,為了理解對人而言何為善,我們必須理解人性。因為善就是對人有益;惡就是對人有害。即倫理行為的準則根源於人性之中,道德規範建立在人的本性基礎之上。

3、人道主義社會主義——以人的全面發展為目標的健全社會

在弗洛姆那裏,人道主義倫理學與人道主義社會主義是相輔相成的,前者是實現後者的手段,又是它的最高標準;反過來説,也只有在人道主義社會主義實現時,人道主義倫理關係才能建立起來。

他認為,儘管現代社會陷入了災難深重的危機、現代人的境遇出現了全面異化,但是我們對人的未來不應該有任何失望,我們應該尋找一條能夠體現人性、使人得到全面發展的走向未來的道路。我們唯一的抉擇就是建立人道主義的公有制社會,這才是一個健全的社會。所謂健全的社會,就是符合人類需要的社會。在這裡,克服了全面異化,確立了人的自主地位,使人的價值高於一切,實現生産技術人道化、生活消費人道化、人際關係人道化;即建立起了愛的王國,實現了人的全面發展。可見,人道主義社會主義是一個健全的社會,它的目標就是實現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聯合。

總之,儘管弗洛姆的規範人道主義有不盡人意之處,但是,他對現代西方社會病態的批判、對現代人境遇的揭示以及對美好未來的追求,都是值得肯定的。


 
   
列印本頁
好友推薦
發表觀點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 學習時報社 電子郵件: xxsb@263.net 電話: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大有莊100號 技術支援: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