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天價學區房引熱議 部長委員“隔空對談”教育均衡

  • 發佈時間:2016-03-04 07:29:47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孫靜 岳菲菲  責任編輯:吳起龍

俞敏洪認為學區房是個特權概念 攝影/本報記者 孫靜

袁貴仁説單校劃片或多校劃片都是為了讓家長滿意 攝影/本報記者 魏彤

  最近,“天價”學區房的新聞頻繁刷屏。昨天全國政協委員、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坦言,周圍也有朋友、同事受到學區房的困擾。他認為,學區房本身就是一個具有特權色彩的概念。只有實現教育均衡,才能化解這個難題。

  教育均衡這個關鍵詞昨天下午也多次被教育部部長袁貴仁提及。

  袁貴仁在經過人民大會堂“部長通道”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多校劃片不是長遠舉措,擇校問題最終要靠教育的均衡發展來解決。

  關於學區房

  俞敏洪:學區房本身是個錯誤的概念

  北青報:最近北京有一處11.4平方米的學區房賣出了530萬元的高價,折合每平方米46萬元。您怎麼看“天價學區房”這個問題?

  俞敏洪:我覺得學區房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概念,是一個特權概念。

  北青報:怎麼破解學區房背後折射的教育問題?

  俞敏洪:要讓教育均衡。如果學校之間的差異沒那麼大,老百姓也不會為學區房的“學區”而擔心了。但現狀是,優質學校和普通學校之間,從教學品質到師資力量,都不只是一倍的差距,所以老百姓自然會為了孩子的教育和前途,去尋求學區房。而學區房的昂貴和失去理性的漲價,反過來又給老百姓帶來沉重的負擔。

  北青報:很多家長為了買學區房,放棄原來的生活品質。

  俞敏洪:遠遠不止放棄生活品質這麼簡單,還會讓很多人感覺社會不公平,從而心生怨氣。國家層面,在接下來應該下更大的力氣力保教育均衡。在城市,越是教育水準相對比較低的地區,越是應該配置優質的教學資源,要讓老百姓能均衡享受到這些教育資源。就看政府有沒有決心,把相對具有特權色彩的這些東西消弭掉。

  北青報:您周圍有人受到學區房的困擾嗎?

  俞敏洪:新東方就有很多人受到學區房的困擾。當下沒辦法,如果有經濟實力的,現在只能選擇買。沒有經濟實力的,只能選擇妥協。

  袁貴仁:“絕對均衡是不可能的”

  “高燒不退”的學區房最近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動輒數十萬元1平方米的“天價學區房”近來也引發熱議。昨天在人民大會堂“部長通道”,現場有記者向教育部長袁貴仁喊話,“45萬1平方米的學區房值得買嗎?”袁貴仁笑了笑,並沒有正面作答。

  不過,對於俞敏洪委員提到的教育均衡問題,袁貴仁也進行了比較詳細的回應。袁貴仁説,教育資源的不均衡是歷史造成的客觀事實,單校劃片是多年來十幾個大城市採取的主要舉措。“後來發現這也是一個問題,所以為了滿足大家的要求,各地探索出多校劃片的舉措。”

  袁貴仁表示,多校劃片只是探索出來的解決辦法之一,“我們只是同意或者説推廣,最終的解決要靠教育的發展、教育的改革,特別是靠義務教育的均衡發展。”

  “去上學,不要找什麼關係,就近上學,這是我們的標準。”袁貴仁説,不過絕對均衡是不可能的,即使再過十年,也不可能做到兩個學校完全一樣。“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也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學校。”

  袁貴仁説,今年教育部辦公廳的通知已經説明,各地具體採取什麼措施,由老百姓説了算。單校劃片或者多校劃片,都是為了讓家長們滿意。是為了均衡教育資源探索出來的辦法,各地要採取尊重群眾意願的舉措。

  關於教育改革

  俞敏洪:教育上的投入永遠不會浪費

  北青報:如何看待各地陸續放開異地高考?

  俞敏洪:我兩年前曾有一個提案,中國高考必須統考,只有統考才能讓學生不受戶籍限制,在全國任何地方參加高考。這是一個流動社會所最應該做的事情。當下全國統考教育部已經在推動這項工作。自2017年開始,全國英語、數學、語文都是統一試卷,改革過程中的循序漸進還是很重要的。

  北青報:您認為在教育改革中哪些問題應該重點關照?

  俞敏洪:第一個是解決給經濟帶來紅利的移動人口的子女教育問題。中國之所以有6000萬留守兒童,也是因為這個問題。還有些孩子不是留守兒童,比如在北京,有近1000萬外來人口工作,但由於戶籍限制,孩子就地上學很難。

  第二個是解決中國大學創新教育的問題。到現在為止,大學的教育還是傳統教育,在某種意義上,上千所大學做的事情,無非是把知識再次灌輸給學生,而大量的老師實際上自己沒有做創新的經驗,如何讓師資隊伍和學生同時走上創新的道路,這也是國家應該考慮的問題。

  北青報:如何理解教育投入在國家實現扶貧目標中的作用?

  俞敏洪:一個國家要想長久地脫貧,需要在教育方面加大投入,因為教育投入意味著每個個體的智慧上升,從而帶來民族智慧的訊速上升。而民族智慧的迅速上升,一定會為國家發展帶來動力和更多機會。在哪方面投入都有可能浪費,但在教育方面的投入永遠不會浪費。

  袁貴仁:“繼續向農村教育傾斜”

  在人民大會堂“部長通道”被媒體“請上”發言臺的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很健談,在13分鐘的時間裏,除了學區劃片的問題,袁貴仁主要談的是教育改革中貧困農村地區教育事業的問題。

  袁貴仁説,農村教育一直是我們的薄弱環節,這些年,雖然我們做了很大努力,但現在還存在明顯差距。按照中央決策和部署,繼續向農村教育傾斜。

  在向媒體介紹正在以及即將實施的辦法時,袁貴仁介紹道,一是實施農村義務教育薄弱學校改造工程,中央大概投入了340多億,地方政府還要同比配套,這樣一共有5000多億的資金投入,來使我們農村教育硬體設施都達到國家基本標準,讓農村學校能和城市學校在硬體上享受同等條件。

  對於“軟體”問題,袁貴仁表示,決定教育的關鍵還是教師的品質。去年國務院出臺了支援鄉村教師的計劃文件,這份計劃文件裏包括多項措施,以向農村學校輸送師資。例如,其中要求,地方的師範院校要向地方鄉村學校輸送師資。還有一個措施是志願服務計劃,針對願意到鄉村當教師的大學畢業生,現在每年大約有6萬人。

  袁貴仁進一步表示,這涉及到工資待遇問題,國家採取了鄉村教師補貼政策,目前全國各省都出臺了政策,根據艱苦程度不同,有的多有的少,“這個安排主要是要有吸引力,讓鄉村教師願意去,願意留下。”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