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4日 星期五

凈值未觸及清盤線 諾德基金專戶離奇提前清盤

  • 發佈時間:2015-06-24 08:06: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基金專戶爆倉不稀奇,稀奇的是凈值未觸及清盤線,基金公司就通知持有人提前“棄戰”。

  《第一財經日報》獨家獲悉,5月25日,諾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一款名為諾德基金—善翔興業2號的專戶産品凈值尚未觸及止損線,就提前走了清盤流程。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是,投資者“被提前清盤”後虧損仍在放大,還得每日支付利息、管理費、託管費等諸多費用。

  諾德基金為何要選擇提前清盤?諾德基金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稱,提前清盤一方面是應一些投資者要求,另一方面公司也是出於風控目的:善翔的操作策略是隔夜平倉,當前凈值離止損線凈值相差約2分錢,一開倉即平倉衝擊成本極高,會對産品凈值産生極大影響。

  本報另從銷售渠道、諾德基金內部人士等多方獲悉,諾德基金只是起到了類似通道的作用收取固定管理費,而實際的投資決策方為專戶投資顧問上海善翔資本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人)(下稱“善翔資本”)。

  既然已“被清盤”,投資者為何還在損失,善翔資本如何操盤,各方責任幾何,其間是否有違規行為發生?答案正在一步一步浮出水面。

  離奇的提前清盤

  《第一財經日報》得到的一份諾德基金—善翔興業2號(下稱“善翔興業2號”)的合同顯示,該專戶是主要投資期貨市場的結構化産品,存在劣後和優先的分級,比例為1:2,劣後端享受3倍杠桿,優先級則對應7.5%的年化預期收益。

  宋茜就是其中的一位劣後端客戶。自2014年11月25日認購該專戶100萬元額度以來的半年後,她的本金只剩下40多萬。即便被告知清盤,但宋茜的賬戶損失每天仍在繼續擴大。

  直至“被提前清盤”兩周後,宋茜才被告知只有全體持有人簽字同意,本著“自願要求”提前清盤原則,才能進行最終的清算,“只要有一個投資者不同意就沒辦法清算”。

  宋茜簽字後,她的賬戶金額仍在減少,她從基金公司處得到的反饋是還有一位劣後端持有人、優先級還未把合同寄送過去。

  《第一財經日報》從諾德基金內部人士陳紅處了解到,優先級資金來自託管行招商銀行(600036,股吧),在這一過程中,它始終在收取約定利息;託管方招商銀行上海分行在收取託管費;作為資産管理人的諾德基金在收取管理費。清盤流程走得越久,宋茜等劣後端支付的費用越多,而上述各方獲得的收益則越多。自走提前清盤流程收到的最近一次短信日期5月22日至6月19日,宋茜賬戶減少部分累計達到了3.4萬元

  為何要提前清盤,保障了誰的利益,此舉是否違規?一位期貨從業人員稱,期貨産品波動大,如果是重倉小品種的,一旦觸及清盤線、選擇強平的話,可能會發生價格橫在跌停板上想平也沒辦法平掉的“慘烈景象”。

  這位期貨從業人員所説並非天方夜譚。去年震驚業內的期貨冠軍劉增鋮爆倉案即是如此,當時他重倉小品種PVC踏錯節奏時,當凈值觸及0.72元清盤線時,産品隨即被強平,但這一舉動遭遇了巨大的流動性危機與衝擊成為,強平花掉了2~3天時間,最終的凈值跌到了0.6元左右。

  該期貨從業人員稱,由於該産品是結構化産品,一旦遭遇這樣的情況,劣後端本金可能損失殆盡。如果類似劉增鋮PVC爆倉的事件發生,善翔興業2號劣後端的本金極有可能損失殆盡,優先級的收益甚至是本金受到牽連。

  “銀行向來是強勢方,一些小型基金公司在強大銀行渠道面前根本沒有議價權,平時它們發新産品兩年左右的管理費都被銀行渠道拿走了。”國內一家大型基金公司華東區渠道總監對《第一財經日報》稱。

  諾德基金成立於2006年6月8日,是國內成立的第57家基金公司,註冊資本1億元。數據顯示,截至目前該公司累計管理資産規模約為30億元,在國內10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77位。

  還原“被清盤”

  5月25日,善翔興業2號的投資者宋茜遭遇了晴天霹靂。

  今年以來,A股上證綜指上漲達到了1500多點,漲幅將近50%,一些表現出色的股票型基金凈值增幅甚至超過100%。但宋茜的運氣顯然夠背,她認購的産品並未投資股票,主要投資于期貨市場。

  善翔興業2號合同顯示,該計劃投資目標是,在有效控制投資風險的前提下,通過多策略組合的配置,實現各類對衝套利策略,並輔以積極的現金管理策略,力爭實現委託資産的穩健增值。

  但是實際操作與投資目標大相徑庭。宋茜從興業證券(601377,股吧)渠道認購善翔興業2號以來,凈值毫無穩健表現,成立半年後就遭遇清盤。宋茜收到“被清盤”前的最近一次的凈值短信顯示,5月22日善翔興業2號凈值0.849,善翔興業2號優先1.036,善翔興業2號一般0.498。

  宋茜正是其中的劣後端客戶。上述善翔興業2一般的凈值正是宋茜的凈值。作為劣後端客戶,享受著杠桿的放大效應,當産品出現虧損的時候,宋茜的凈值跌幅也是巨大的。

  但令宋茜沒想到的是,她的損失還不止這些。6月5日,宋茜收到短信,善翔興業2號凈值變成了0.849元,優先端凈值繼續增長變為1.039元,而宋茜所購買的劣後端凈值則跌至0.470元,緊接著6月12日,宋茜再次收到短信善翔興業2號整體的凈值沒有發生變化,依然是0.849元,但優先端凈值1.041元,劣後端為0.466元。按照100萬元的投資金額,時隔一週,宋茜就償付4000元的損失。而優先級對應的100萬的收益為2000元。

  “爆倉了,還要繼續支付損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是不是弄錯了。”宋茜對《第一財經日報》稱。

  本報記者查詢合同得知,除了該産品涉及到諸多費用,包括諾德基金方面收取的按日計提的0.5%管理費、託管銀行收取的按日計提的0.2%託管費等。

  對於宋茜來説,一週另外的2000元損失,大致是償付上述費用。

  “諾德在告知我們清盤後兩周給我們寄了份補充協議,他們説是只有簽了之後,才能進行最終的清算。”宋茜對本報記者稱,兩周就意味著8000元的損失。

  但後來又過了兩周,宋茜依然沒有得到剩餘凈值的本金的。但其間宋茜剩餘的本金又被扣除了支付優先級的利息以及上述費用。

  截至6月19日,宋茜的凈值變成了0.464,她的賬戶相比5月22日損失了3.4萬元。“所有客戶都得簽補充協議,就是提前終止的協議,如果不簽,就沒辦法清算,我們每天還要支付大筆費用。”宋茜稱,“讓持有人賠了60%還要我們簽一個持有人要求提前清算的協議,必須簽沒辦法,我只能簽。”

  違規爭議

  從合同來看,該計劃止損線為0.830元。而並無明確規定具體的清盤線。然而,5月25日,該産品的凈值為0.849元,離止損線尚有2.29%距離,就提前通知持有人清盤,作為該計劃的資産管理是否適當呢?

  《第一財經日報》從宋紅處得到的答覆是一些持有人主動要求的。但記者向諾德基金內部人士求證時,對方回答是出於風控和保障投資者利益的角度才選擇了提前走清盤流程。“不走清盤流程,投資者的損失更大,25日的凈值只能買貨幣基金,貨幣基金年化(收益)3%、4%的樣子,劣後會支付更多費用。”

  本案另一大疑點是,真正的資産管理人究竟是誰?從合同來看,資産管理人為諾德基金,但實際上真正的操盤手卻是善翔資本。《第一財經日報》查詢合同得知,資産管理人不得委託第三方運作資産管理計劃財産,但合同也提到了授權投資者建議方負責投資決策。

  《第一財經日報》從相關當事人處了解到,實際的操盤手為善翔資本,諾德基金只是提供了通道服務。宋茜稱,當時購買産品時,興業證券的員工説善翔資本是一家有名的私募基金,過往業績不錯,錢委託他們管理,值得放心。而本報記者從興業證券渠道銷售陳輝處也了解到,諾德是名義管理人,善翔才是實際管理人。

  而諾德基金陳紅的回復也證明了實際的操盤手是善翔,而非諾德基金。陳紅稱:“善翔的開倉比例和策略一直在風控範圍內,他的損失完全是策略不對。”

  離止損線還有2%多的距離就提前走清盤流程,其間劣後投資者每日都會損失較大的金額。這部分損失誰來埋單呢?

  諾德基金陳紅稱:“我們諾德基金肯定不會補的。我們已經做了所有能幫投資者做得事情了。只要所有客戶一致同意了,才能清盤。”

  從目前來看,埋單的人只有宋茜等人。截至目前,宋茜依然未收到剩餘本金。然而,儘管已經在走清盤流程,但她的賬戶還在一天天減少。

  (本文出現的宋茜、陳紅、李輝皆為化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