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國家大局 思想理論 市場經濟 民主法制 學術思潮 科學技術 中外歷史 幹部教育
當代世界 參考文摘 社會觀察 黨的建設 文化教育 軍事國防 文學藝術 特別專題
 
  受教育權:人類進步的源泉 林喆  
 

受教育權是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它指公民有獲得接受文化教育的機會和使之實現的物質幫助的權利。公民文化教育活動範圍的廣闊決定了受教育權類別的繁多。從我國憲法第46條和教育法(1995)、義務教育法(1986)、職業教育法(1996)、高等教育法(1998)、國防教育法(2001)、民辦教育促進法(2004)等法律文件的規定來看,受教育權主要包括受學前教育權、受義務教育權、受高等教育權、受成人教育權、受職業教育權、受掃盲教育權、受國防教育權、受特殊教育權、受終身教育權等。

受教育權因人類接受教育的天性而生。人類與動物的最大區別之一是他有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而貫穿于個人整個一生的社會化過程便是這一能力的培養過程。正是通過各個階段的教育,個人不僅獲得和發展了思維、情感、語言和行為方式,而且學會了在社會規範的制約下,提高自己適應社會變化的生存能力和發揮自身的創造力。持續的教育一方面使得勞動技能、科學知識、傳統習俗、價值觀念通過每一代人的學習、模倣、研究、繼承或變革而世代相傳,另方面使得包括理解力、創造力和歸納綜合能力在內的人的類的特徵通過不斷強化,在個體機體中積澱下來而迭代進化,促進了人類的進步。如此,終身學習、接受教育便成為個體及整個人類生存和發展的需要,而建立學習型社會成為現代民主制國家所追求的目標之一。可以説,將受教育權給予每一個人且保證它的實現,實際上是挖掘了人類進步的源泉。正是這樣,在現代社會中,各國在將接受最低限度的教育確定為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的同時,又將它規定為公民的一項基本義務。當受教育權被規定為公民的一項義務性權利時,它主要是指有規定年限(含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在我國是9年)的受義務教育權和受國防教育權。

作為社會權的重要內容,受教育權的實現有賴於國家的積極作為。然而,在人類社會很長一段時期內,教育一直被看作是父母、家庭或教會的職能。近代社會以來資産階級在反封建教會的鬥爭中,竭力主張教育是獨立於教會之外的公共事業,因而是國家的責任。18世紀歐洲一些國家曾試圖通過強制入學的方式來規範兒童受教育的途徑。1849年,《德意志帝國憲法》第一次將教育規定為國家的責任,並規定了國民的辦學權、教育權、受教育權、受培訓教育權,以及窮人接受免費教育權利等(第152—158條)。

在實踐中,受教育權實現的主要障礙除了受教育過程中的歧視待遇外,便是物質條件的匱乏和教育設施的不健全。這樣,在教育領域中反對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貧富差異歧視,爭取受教育者機會平等,努力使每一個適齡兒童都能享受義務教育,使不同家境的人都有機會受到更高的教育,便成為現代國際社會人權建設不同時期的重要內容。歷史上美國黑人在爭取平等權的同時曾為爭取平等的受教育權,進行了長期不懈的鬥爭。二戰後,國際法律文件所貫穿的平等和禁止歧視的原則否定了在受教育領域中的種種歧視行為。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明確提出了受教育權的普遍性及教育的目的,指出:“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教育應當免費,至少在初級和基本階段應如此。初級教育應屬義務性質。技術和職業教育應普遍設立。高等教育應根據成績面對一切人平等開放。”“教育的目的在於充分發展人的個性並加強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第26條)。1966年,《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重申了這一規定,並補充指出,對高等教育“特別要逐漸做到免費”,“對那些未受到或未完成初等教育的人的基礎教育,應盡可能加以鼓勁和推進”(第13條)。這一期間,受教育權和保證受教育權的種種規定進入到一些區域性法律文件和許多國家的憲法中,如《歐洲人權公約:第一協議書》(1952)規定:“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在行使任何與教育和教學有關的職責中,國家將尊重家長按照其宗教和哲學信仰來保證得到這種教育和教學的權利”(第2條)。《歐洲社會憲章》(1961)在涉及兒童權利的保護時特別規定:“那些仍在接受義務教育的人們將不被雇傭來從事那些有礙他們受到全面教育的工作”(第7條)。《非洲人權和民族權憲章》(1981)規定:“人人有受教育的權利”(第17條)。《美洲人權公約:補充協議書》(1988)第14—15條專門規定了公民的受教育權,如受免費義務教育權、受高等教育權、受宗教和道德教育權、殘疾人受特別教育權等。《印度憲法》(1979)規定了少數民族建立教育機構的權利(第30條),並規定“國家應在經濟能力與經濟發展之限度內,制定有效規定確保”受教育權(第41條)。

從我國的情況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1949)提出婦女在文化教育方面享有與男子平等的權利、國家的“文化教育為新民主主義的,即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教育”,及發展民族教育,並使受教育的內容範圍從普及文化知識教育,擴展到中等教育、高等教育、技術教育、勞動業餘教育、在職幹部教育、革命政治教育等方面(第6、41、47、53條)。這些內容後來被共和國的第一部憲法(五四憲法)概括為:“公民有受教育的權利。國家設立並且逐步擴大各種學校和其他文化教育機關,以保證公民享受這各權利”(第94條)。後來八二憲法以義務性權利規範了公民受最低限度教育權的性質和提高了它的重要性,指出:“公民有受教育的權利和義務。”(第46條)這便使我國的受教育權包括兩類:義務性受教育權和非義務性受教育權,前者的實現更依賴於國家力量的推進。

從20世紀80年以來,我國加大了受教育權保護的立法和制度建設,同時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以援助失學兒童完成義務教育的“希望工程”,以促成公民受義務教育權的實現。

公民的基本權利(九)


 
   
列印本頁
好友推薦
發表觀點
相關文章
· 婚姻家庭權:倫理與法律的紐帶
· 環境權:人類與社會和自然的契約
· 勞動權:生存和發展的基本條件
· 社會權:要求國家積極作為的權利
· 參政權:民主政治的基礎
· 人身權:生存和發展安全的前提
· 平等權:法律上的一視同仁
· 自由權:精神和行為的自主空間
   
 
版權所有 學習時報社 電子郵件: xxsb@263.net 電話: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大有莊100號 技術支援: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