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12 月23 日 | 文章來源:中國網
    2005 即將過去,而那些曾經讓我們或緊鎖眉頭或搖首嘆息或為之一振的一個個鮮活面孔卻揮之不去。他們,站在教育“圍城”的內外,有的睏倦了制度不公、暗淡了收費腐敗,索性退出;有的得不到一紙證書、進不了高等學府,無奈駐足……令人欣慰的是,當今人們關心教育、重視教育已蔚然成風。越來越多的聲音,促使我們不斷做出越來越深刻的反思。
出場:李洋

 

個人宣言:鬼事都沒有。了不起就復讀。

先是得知考上了狀元,後被取消報考清華大學的資格,然後準備復讀,最後傳奇般入學香港,從夢斷清華到登陸香港,從悲劇到喜劇,只是李洋一個人的命運的改觀,而“高考移民”、高等教育入學率區域落差高達五六倍等問題,依然令中國千家萬戶所挂懷。這個17歲孩子的命運,引發了又一次對“高考移民”問題的大討論。 >>>>

[場外音]

“李洋明年還是高考移民”

 

“狀元違規,與庶民同罪”之外

 

李洋上城大,悲哀了誰?

 

打擊高考移民背後的公平困惑

 

個人宣言:我不後悔自己的這種成長方式,因為後悔也沒有用了……

出場:王思涵

 

[搶白]

 

 

 

 

記者:想過退學後做什麼嗎?思涵:邊打工,邊自考!記者:地理一些基本的知識還知道吧?思涵:中國的形狀是個雞形,遼寧應該在雞脖子那。記者:北京在地圖上什麼地方?思涵:不知道,我又不是北京人。什麼長江、黃河啊,我都不知道。記者:選擇這種“跳級”學習方式,後不後悔?思涵:不後悔,因為後悔也沒有用了…… >>>>

出場:阿芳 vs 歐陽林

二人宣言:考研性交易,我們誰誘姦了誰?

6月9日,考研女生阿芳給某報發郵件,稱北交大一老教授在2005年碩士研究生專業課試題出題中泄題,並稱“教授以專業課試題為誘餌誘姦自己”。阿芳到海澱區檢察院瀆職檢查處遞交材料,舉報歐陽林洩露2005年考研試題,接受關於泄題事件的初步調查。當天下午,檢察院到北交大了解情況。15日上午,阿芳到教育部學生司碩士研究生招生處遞交舉報材料。招生處表示會儘快調查此事。 >>>>

[言論]

從性交易事件反省知識分子道德底線

 
 
 
 

個人宣言:我不希望讓大家知道我是這樣一個人,我還是很希望能夠改正的。

出場:張明明

 

[各方態度]

 

 

 

 

11月底,復旦一學生被指在半年左右的時間裏虐待30多只收養或購買的小貓。5位校內愛貓人士甚至在其宿舍目睹一隻受傷白貓的慘狀。他,大一時,成績優秀獲獎學金,大二時迷戀網路遊戲,大三時過半課程不及格被降級,研究生時修課9門8門A。一年內他考了託福、GRE,還讀了北美精算師課程,忙著申請出國,還要做論文,心理壓力過大導致心理扭曲。>>>>

出場:張保慶

 

個人宣言:學校亂收費是地方政府逼出來的

今年,《時代人物週刊》將張保慶歸入個性部長行列,其在google網站2005年曝光指數為三星半,位列外交部部長李肇星、安監總局局長李毅中、商務部部長薄熙來之後,與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平起平坐。
8月29日教育部的新聞發佈會,本來的重點是由張保慶介紹以國家助學貸款為重點的高校貧困生資助工作。但張保慶抓住話筒後,卻用濃濃的河南話製造了滿場硝煙。>>>>

[臺詞]

學校亂收費是部分地方政府逼出來的

 

大學高收費,責任在高校

 

亂收費的高校有四百多所

 

[相關策劃]:高校收費與悲劇貧困生

 

個人宣言:對不起!我辜負了你們的心了!我是個差生!

出場:秀秀

 

[眾評]

 

 

 

 

“媽媽、爸爸,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我只能這樣做,我不是一個好學生,我是一個差學生,您和爸爸那麼辛苦,我讓您每天都生氣,我死了您就和爸爸把店賣了,每天都在家休息吧。您養了我13年,花了好多好多的錢!我死了我可以幫您們節約10萬元。對不起,我要陪爺爺去啦。媽媽、爸爸、哥哥、姐姐(秀秀的嫂子),對不起!我辜負了你們的心了!我是個差生!”>>>>

出場:王垠

個人宣言:我高中的時候就受到它的傷害,這種傷害延續到現在。

我希望國家的教育和研究環境好起來,這樣大家就安心的生活,不用出國搞得奔波流離。我不能像很多人那樣申請了國外的學校,拍拍屁股就走人。有時我覺得看到希望,可是馬上希望又破滅了。一個個大師來了,讓我一次次燃起希望,可是發現他們對環境的作用也不大。一些大師不滿意,又走了。我自己也想盡力改造環境,結果經過多次努力無效,自認能力不夠,終於放棄了。>>>>

[反響]

教育部:王垠退學與教育制度無關

 
 
 
 

個人宣言:我並沒有放棄學術,但決不會單純為了職稱而應付。不要同情我,要認同我。

出場:朱淼華

 

[你説我説]

 

 

 

 

朱淼華是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的一名普通講師。他開設的公共選修課《西方藝術史》在全校有口皆碑。10年來每次上課,能容納200多人的教室總是坐滿了人,有同學自帶凳子去教室,還有的人站在過道聽完兩個半小時的課。每次上完課大家都會鼓掌,期末最後一堂課還有人獻花。一名學生説:“朱淼華的課是浙大的一道風景線。”但很遺憾,因為沒有論文,崗位考評不及格,只有下崗。 >>>>

責任編輯:劉麗虹 李東 陳維松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