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追蹤致癌頭髮醬油

[核心提示] 頭髮和醬油,在人的思維中很難發生關聯。但是如今的醬油中就有一部分是用頭髮做的。雖然這種醬油會産生致癌物質,雖然國家三番五次明令禁止生産,但是一些黑心商販利欲熏心,仍然生産含有致癌物質的“頭髮醬油”。

現在,理髮店的頭髮絕大部分會被收購,每天都有成車的頭髮銷往山東和河北,而那裏的廠家則用這些頭髮生産氨基酸母液,銷往全國。一些小的廠家就用這些母液來配置“頭髮醬油”,再把這些廉價的頭髮醬油銷售到飯店和早市。

為了弄清其中的黑幕,記者冒險暗訪一個月,輾轉河北和山東等地,行程上萬里,終於摸清了“頭髮醬油”的産業鏈,其中的黑幕令記者心驚……

黑幕初現 回收頭髮用來做啥?

錢先生家住瀋陽近郊,年初以來,他發現了一個怪現象,他家樓下有一夥人經常把頭髮收集起來,然後用卡車運走。錢先生感到其中必有蹊蹺,於是留心觀察。結果發現收購和運輸頭髮的人總是行蹤不定,運送頭髮的車輛也多是外地牌照,因此錢先生向今報反映了這個線索。

“到府來收頭髮的人,我們每天都會遇到兩三撥,根本不愁賣。”在位於于洪區紅旗臺一處鐵路道口附近的髮廊裏,老闆高某對記者説道。“這些頭髮每斤能賣4毛錢,好一點的可以賣到5毛錢。至於用頭髮做什麼我也不太清楚。”

通過進一步了解,記者得知,這個地區收上來的頭髮都被運送到了一家生産醋的工廠,但是這些頭髮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就不得而知了。記者幾次試圖接近這家工廠,但都被高墻和散放的狼狗給“阻隔”了。

一週後記者改變策略,化裝成收購頭髮的商販,在市場上買了兩個編織袋和一桿稱,然後來到那家醋加工廠。但令記者始料不及的是,這家工廠的人依然十分警覺,一個中年女子聲稱,他們根本不需要頭髮,也不知道頭髮幹什麼用。

難道是線索有誤,記者的採訪陷入了僵局。經過認真分析,記者決定一切從頭再來,採訪需要從收購頭髮開始。在一番苦等之後,一名騎著自行車的外地男子終於來到了先前的那家髮廊。在輾轉20多個髮廊後,外地人帶著收來的頭髮回到和平區長白地區。

這裡是平房集中的地區,這名男子推著車走進起一處臨街小院。記者在外面看到院內堆滿了散放著的碎頭髮,這些碎頭髮中不僅夾雜著煙頭、紙片等垃圾雜物,而且有的頭髮呈現出紅、綠、藍各種顏色,顯然都是經過了化學漂染的。

記者假扮成生意人走進了收購點,主人李先生説,其實他們都是小販,收來的頭髮經過簡單分揀後,再賣給廠家的人,而這些頭髮最終都將被運送到山東、河北等地的一些化工廠。僅他們周圍這幾家每週至少就能賣出10噸左右的頭髮,這些化工廠會用頭髮加工氨基酸。

神秘人物 控制瀋陽頭髮回收業

李先生所説的廠家的人叫康福海,河北新樂市人。據説他的老家是一個專業頭髮村,那裏的生意十分紅火,來自全國的毛髮都被集中到那裏,經過初步加工再銷往河北、山東、四川、重慶等省地。

隨後,記者從有關人部門了解到,這些頭髮可能是用來製成氨基酸液,就是俗稱為毛髮水。這種毛髮水除了用於工業使用外,還被造假者用於醬油等食用調料的生産。國家對於醬油等調料中氨基酸含量有著嚴格的標準,這些氨基酸本應該通過豆製品、糧食作物等發酵來生成,但一些黑心老闆為了讓調料中氨基酸的含量達標,就加入這些用頭髮加工成的廉價氨基酸。

這些氨基酸是經鹽酸水解和化學試劑萃取,生成的胱氨酸被逐步提取後剩餘的殘留廢液,其中含有砷、鉛、“氯丙醇”等有害物質。在配製醬油時加入醬色後,這種醬油便含有了可誘發癲癇症的4—甲基咪唑,一旦食用後會導致包括癌症等多種致命疾病的發生。

為了找到神秘人物老康,記者對頭髮收購點的李先生展開了攻勢,幾次登門拜訪再加上請客送禮,終於取得了他的信任。最後李先生告訴記者,老康家也住在長白地區,並把老康的手機號碼告訴記者。記者以準備買一批氨基酸為由同老康聯絡,但是老康始終不肯與記者見面,只是説他要發送一批貨,現在沒有時間。

為了抓緊時間儘快與老康聯繫上,記者向老康許諾會給他一些好處作為報答,但是老康依舊避而不談。經過了解,記者得知老康是一個頭髮加工廠的老闆,瀋陽及周遍地區的頭髮都由他收購,有一個比較大的倉庫。

初見老康 費盡週折結識神秘人

由於頭髮商販李先生是一個很重利的人,記者於是把突破口選在了他的身上。記者向他許諾,生意作成後要給他一筆好處費,同時也會給老康一筆不菲的介紹費。聽了這話李先生給老康打了電話,把記者説成了他的朋友,同時説明瞭給好處費的事情,老康答覆是考慮一下。記者這次給老康開出了誘人的價碼,相信在利益的驅使下,事情會出現轉機。

不出所料,下午2點半鐘左右的時候,李先生打來電話説:“你們先把錢送過來,老康能耐可大了,東北的頭髮都是從他手裏走的,一個月就能發個100多噸。這些頭髮都是往廠家送的,幫你聯繫買點貨還不輕鬆……”為了能見到老康,記者答應這個條件。

下午4點半,記者在李先生的帶領下來到老康的工廠,工廠位於長白市場北側的一個小衚同內,從外邊看並不顯眼。記者到的時候,老康並沒在。半個小時後,老康回來了。老康個頭有一米七,長得黑瘦,大概五十齣頭。客套一番後,記者直奔主題,自稱是做醬菜生意的,希望老康能幫搞點便宜氨基酸用來做醬油。

但老康以不方便為由,拒絕了記者的要求。

無奈,記者只好離開了工廠。沒想到剛回到報社,李先生的電話又打了過來。他對記者説:“你想求人家辦事也不能光動嘴呀,怎麼也得請吃一頓飯,今天晚上老康正好沒事,你請吃飯吧。”聽説記者要請吃飯,老康沒有推辭,帶著幾個手下和李先生隨記者直奔飯店。

在酒桌上老康告訴記者,他已經在東北幹了二十來年的頭髮生意了,手底下給他收頭髮的就有上百人,自己的家在鞍山。喝酒時記者提出先到北京辦事,在北京等老康的電話然後直接去廠家,在廠家一旦見到貨立刻給老康好處費,老康同意了這個方案。

屢次爽約 記者無奈直奔新樂市

由於老康變化無常,根據掌握的資訊,記者制定了一套行動方案:一方面等待老康的電話,另一方面派人前往河北新樂市調查,尋找回收頭髮的專業村和生産氨基酸的廠家。

10月10日夜裏,記者乘坐火車直奔石家莊市。第二天一大早,記者來到了石家莊的食品添加劑市場。根據老康的説法,在石家莊有一家用頭髮生産氨基酸的企業,記者判斷這個企業的産品很有可能在當地有銷售。

食品添加劑的銷售在石家莊市已然形成了市場,這個市場位於車輛廠前街,大概能有二十多個門市點。記者以買主的身份逐家打了解,但都一無所獲。這個市場銷售的氨基酸都是廣東生産的,沒有石家莊本地的。業主甚至不知道石家莊市還有一個生産氨基酸的廠家。

沒辦法,記者上了長途客車直奔新樂市。到了新樂市,記者剛下車就被一群拉腳的司機圍住,七嘴八舌問記者去什麼地方。“我們是來做頭髮生意的,去你們那個頭髮村,認識吧。”記者以老闆的口氣説道。幾個司機同時介面説:“認識認識,就是小宅甫村嗎,我拉你們去,20元。”看來這個村在當地很有名,記者跟隨其中一人上了計程車。

在路上記者和司機商量:“咱們是外地來的,在這裡怕被騙。這樣你陪我們走一趟,來回我給你50元,你就説記者是你的親戚,帶我們多走幾家頭髮批發點。”一聽可以多賺錢,司機喜出望外,立刻答應了記者的要求。他還告訴記者,這個村在當地特別有名,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滿載頭髮的大貨車出入這個村。

計程車從新樂市客運站開出20來分鐘下了公路,行駛到通往村裏的土道上。又走了20分鐘終於來到了小宅甫村。這裡是一個頭髮的世界,村裏頭髮收購批發點一個挨著一個,黑色的頭髮就像小山一樣堆在各家的院子中。

計程車把記者帶進了一個院子,只見成車的頭髮直接卸在地上。工人先是拿著耙子在頭髮堆裏挑選,把一些長的頭髮選出用來做假發。剩下的頭髮用打毛機打,沒多長時間就把頭髮中的異物清除。工人把打好的頭髮分別打包裝。頭髮的價格賣得要高一些,而頭髮茬的價格賣得要低一些……

國際線上 2004年10月25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