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罪非罪?罕見病患兒母親因收寄管制藥涉毒 檢方:不予起訴

對於需要氯巴佔這類管制藥品的病患來説,能不能有什麼救濟路徑呢?

近日,鄭州市中牟縣一名罕見病患兒的母親和一種名為氯巴佔的藥物引發輿論關注。在這位姓李的母親眼中,氯巴佔是對她患癲癇疾病的兒子病情有幫助的藥品;但是,依據相關法規,它又是國家管制的二類精神藥品。

因為氯巴佔,李女士涉嫌了走私、運輸、販賣毒品罪,雖然檢察機關認為她犯罪情節輕微、作出了不予起訴決定,但她認為自己應是完全無罪的。那麼,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究竟如何,不予起訴決定應該如何解讀?對於需要氯巴佔這類管制藥品的病患來説,能不能有什麼救濟路徑呢?戳視頻,走進這宗情理、法理交織的典型案例↓

為救治罕見病患兒 母親因氯巴佔涉毒

這起事件中的當事人李女士,她的孩子已經快兩歲了,卻與同齡人有些不同。出生後僅僅數天,突發惡疾,三個月後確診為一種癲癇疾病。而這也導致他發育遲緩,目前的發育水準相當於一個月左右的嬰兒。

李女士:孩子患上了是一種比較罕見的癲癇綜合徵,叫嬰兒癲癇伴遊走性局灶性發作綜合徵。

孩子患上了這樣罕見的疾病,讓剛剛成為母親的李女士和家人非常焦急。從2020年的那個春天起,一家人便開始了四處尋醫問藥的奔忙,卻始終沒見到太好的效果。 在治療的過程中,有醫生提到,或許氯巴佔會對患兒有幫助。李女士説,那是她第一次了聽説這種藥。

李女士:醫生推薦了這個氯巴佔,國內沒有,然後要去自己找途徑去買。但是因為癲癇一個試藥的過程,當時醫生也跟我們説得很清楚,説這個藥對這個孩子有可能有效,有可能沒效。

李女士表示,當初醫生給自己介紹氯巴佔時,主要介紹了藥物的療效和副作用,卻並沒有説要怎麼去買。醫院和藥房裏都沒有氯巴佔。 她是輾轉多人才第一次買到了氯巴佔,之後她趕緊按照醫囑給孩子服用。

李女士:這個藥物當時吃了沒有幾次,效果立馬就起來了,所以當時心情真的是非常感動。因為孩子生病很早,九天開始,讓我處於一種非常的絕望、希望、迷茫、痛苦的一個狀態。所以這個藥(服用)之後,讓孩子的生命體徵穩定的時候,是我那幾個月最興奮的一刻,就是往下來走的一個希望。

通過病友群群主購買氯巴佔

李女士回憶,那時候她成天想的都是怎麼能拿到這種市面上買不到的藥。她在病友群中不斷詢問,直到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網名叫鐵馬冰河的群主。

李女士:因為這個群主在病友群裏評價很高。 其實我們群裏都是陌生人,大家只要一交流孩子,瞬間都覺得我們是知心好友。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李女士通過群主鐵馬冰河購買氯巴佔。

群主海外代購氯巴佔 被警方列為涉毒線索

在李女士她們這些求購氯巴佔的患兒家長眼裏,群主鐵馬冰河是能代買孩子用藥的人。但是他們那時候還不知道,鐵馬冰河已經進入了警方的視線,其原因在於氯巴佔並不是普通的藥物,而他因此被列為走私、運輸、販賣毒品的犯罪嫌疑人。

中牟是河南省鄭州市的下轄縣。2021年7月,中牟縣公安局接到了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隊下發的一條辦案線索,要求核查一份從境外寄到中牟縣的包裹。

中牟縣公安局緝毒民警:包裹內有這個國家管制的第二類精神藥品氯巴佔,大概有30盒左右,這個數量比較大。

那麼,為什麼與氯巴佔有關的包裹會被列為涉毒案件線索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條規定:本法所稱的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而在我國《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就有氯巴佔,被列入第二類精神藥品管控。

中牟縣公安局緝毒民警:(氯巴佔)長期服用能讓正常人産生癮癖性、依賴性,對人的身心健康危害較大。尤其是對神經系統傷害最明顯。

辦案民警對裝有氯巴佔的可疑包裹進行跟蹤,很快發現了前來取貨的人。

前來取貨的,也是一名患有癲癇疾病的孩子的母親。此前,她也和李女士一樣,找到了群主鐵馬冰河購買氯巴佔。 不過,這一次,燕女士拿到的這份包裹裏的氯巴佔並不是給自己兒子服用的,而是要轉寄給那名叫鐵馬冰河的群主。

因幫助收取轉寄包裹 多名患病兒家長被查

偵查人員發現,鐵馬冰河真實身份為胡某,身處安徽,於是前往當地將他抓捕。由此又查出了幫助他收取、轉寄氯巴佔包裹的三人,他們都是鐵馬冰河群內的需要氯巴佔的患兒家屬。其中,就包括李女士。

中牟縣公安局緝毒民警:氯巴佔都是從境外過來,她們也都知道,這一批氯巴佔到他們手裏以後,她們不是自用的,又郵寄給了胡某。胡某陸續接到這幾批氯巴佔以後,又到全國來進行了兜售、獲利。

辦案民警對犯罪嫌疑人胡某和包括李女士在內另外四人刑事拘留,同時考慮到李女士等四人的涉案情節和家庭原因,依法對他們取保候審。

檢方回應:除一人外 其他人為何不予起訴

2021年10月,警方以涉嫌走私、運輸、販賣毒品罪,將胡某等一案五人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11月,中牟縣人民檢察院以走私、運輸、販賣毒品罪對胡某提起公訴;而對李女士等4人,則作出了不予起訴決定。那麼,檢察機關的處理依據是什麼,檢察機關對此作出回應。

根據公安和檢察機關介紹,李女士、燕女士等4名患兒家屬這次涉案,並不是因為他們本人購買氯巴佔。

中牟縣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副主任 石會遠:認定本案的主犯胡某為謀取利益,從國外走私氯巴佔,對外販賣牟利。其餘的4名涉案人員在明知胡某從境外走私氯巴佔的情況下,仍提供地址或者聯繫方式幫助接收,其行為客觀上幫助胡某完成了走私行為。我們認定胡某的行為構成走私販賣毒品罪。其餘4名涉案人員因為給走私提供幫助,構成走私毒品罪的幫助犯。

為何幫助收取轉寄藥品 當事人道出原委

犯罪嫌疑人胡某,也就是鐵馬冰河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地找患兒家長李女士等4人幫他收取、轉寄氯巴佔呢?當事人李女士、燕女士講述了胡某與他們聯繫的過程。2021年6月,群主鐵馬冰河分別私聊了她們,問的是同一個問題:能不能幫忙接收一個包裹,裏面是氯巴佔。

燕女士:他説我想寄個包裹到你那,到時候你給我收一下,接到再寄給我。因為我孩子吃這個藥,我知道氯巴佔是一個藥,我當時想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李女士:我説有可能到海關那會被扣,我問他被扣了之後有什麼影響。他説沒有什麼的,如果被海關扣了,可能需要我拿著孩子病歷,去把這個藥領回來就可以。

李女士她們表示,因為前期從群主鐵馬冰河那裏買藥而建立的關係,就答應了對方。二十多天后,一份包裹從境外寄到了李女士家中,於是她按照鐵馬冰河提供的地址轉寄。這正是她後來被辦案人員採取強制措施的原因。

中牟縣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副主任 石會遠:4名人員,他們平時購買就是1盒2盒,他接收的都是20多盒30盒,量比較大。我們評價他們的行為不是用於自用,所以他們的行為是走私行為,我們要按照法律規定予以打擊處理。

是藥還是毒?特殊患者購買是否有正規途徑

對於當事人李女士來説,她目前無法打開的心結是,氯巴佔究竟算藥品還是毒品?而對於很多像她的孩子一樣還需要氯巴佔進行治療的人來説,還有什麼合法的途徑有望解決他們難題呢?

對於這些患兒家屬來説,他們最初知道氯巴佔,大多是從醫生或者病友那裏聽説的。那麼,氯巴佔在治療方面的作用應該如何認知呢?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主任 吳曄:這個病人通常他的發作比較頻繁,或者他對於某些藥物不耐受這些情況下,可能才會建議他選用氯巴佔。恨不得有的病人在前面已經吃過十種藥了,他其實已經沒有幾個藥可以再選擇了。我們也沒法讓他去哪買,我們只能説從醫生角度上告訴他,你有選擇。

據研究醫學倫理學王岳教授介紹,雖然氯巴佔在我國並未獲得批准上市,但一些醫生為了幫助病人尋找緩解病情的方案,也往往會將此類藥物的存在告知患者或家屬。

專家:被管制藥品在醫用過程中有嚴格要求

從事毒品與食品藥品相關法律研究的曾文遠教授介紹,對於國內已上市的、又納入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品種名錄的藥品,在醫用過程中也有著嚴格的規定。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食品藥品與環境犯罪研究中心副主任 曾文遠:比如説在醫師的開具處方上來説,第一類精神藥品的開具的制藥醫師必須經過專業的培訓,而且有取得我們麻醉藥品和第一類精神藥品硬體證的醫療機構組織的培訓,方可開具,所以他要求非常嚴格。而對於第二類精神藥品的處方的開具,只需要有職業醫生即可。

據了解國內外相關法律法規的法學專家劉靜坤教授介紹,雖然在某些國外的醫療市場可以購買到氯巴佔,但它們在使用上也有嚴格的醫學標準和要求。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劉靜坤:國外關於這個藥的使用有兩個提示的要素,第一個,它強調用於成年人相關癲癇疾病的治療。第二個,它主要用於輔助治療。由於這個藥物是一種管制的精神藥品,所以它需要由醫生開具處方才能在市場上購買,而且它的使用具有嚴格的醫學標準和要求,由於它存在濫用的可能性,主要目的是避免危害公眾健康。

在對李女士等人作出不予起訴決定之後,當地檢察機關仍在不斷和多部門進行溝通,希望能解決患病孩子的現實難題。

中牟縣人民檢察院檢察官 石會遠:在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之後,我們也一同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向當地的我們的上級部門去彙報這個情況,正在通過多種渠道去了解氯巴佔的使用狀況,還有如何保證這些家庭能夠正常的購買,我們一直在努力。

李女士:從始至終,從執法機關到檢方,他們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們一個同理心,包括檢方和我們聊天、溝通的時候,是把我們當孩子媽媽去看待。

購管制藥品 可按要求向相關部門提出申請

那麼我國是否有正規渠道可以申請購買這類並沒有正式獲批上市的管制藥品呢?

我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條規定,醫療機構因臨床急需進口少量藥品的,經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或者國務院授權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進口。進口的藥品應當在指定醫療機構內用於特定醫療目的。

根據臨床使用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進口審批詳細流程,申請人可按要求,向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行政受理服務大廳提出申請,受理人員對申請材料進行形式審查,作出予以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決定。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教授 王岳:醫療機構可以依據《藥品管理法》第六十五條去申請藥監部門單獨批准進口少量的這個精神類藥物,這個法條的啟動主體是由醫療機構來啟動的。

專家呼籲 完善罕見病患者藥品供給渠道

專家呼籲,應完善罕見病患者藥品供給渠道,醫療機構可針對此類精神藥物的需求,建議綠色通道等機制,在合規前提下找到解決路徑。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劉靜坤:有必要從醫療行業出發,動態地調整這種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市場供應,儘量減少需要通過海外代購的途徑解決治療急需的這個矛盾問題。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教授 王岳:從長遠來看,個案的問題解決不如做出法律制度上的安排,如何從治療、心理和社會這三個方面要建立相應的保障制度,還是必須要有專門的立法的。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電話:0086-10-88828000

傳真:0086-10-88828231

媒體合作:0086-10-88828175

品牌活動合作:0086-10-88828063

廣告合作:0086-10-8882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