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人大代表劉永好:不能簡單説提高工資損害企業利益

  • 發佈時間:2016-03-10 10:05:19  來源:新京報  作者:李蕾 劉夏  責任編輯:張少雷

全國政協委員、建設銀行原監事長 謝渡揚

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龍江縣環衛處保潔隊隊長 王月清

全國人大代表、新希望集團董事長 劉永好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校長 王廣謙

  老百姓的幸福指數高不高,關鍵看錢袋子鼓不鼓。去年以來經濟增速下滑、銀行利率下降,老百姓最關心的就是未來幾年,手裏的錢是會越來越“毛”、還是會越來越多?

  過去很多年,我國國民收入分配向政府和企業傾斜,居民收入佔國民收入的比重不高。近年來,居民收入增速已經連續跑贏GDP。

  李克強總理在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人民生活水準顯著提高,去年全國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7.4%,快於經濟增長(6.9%),城鄉收入差距持續縮小。今年的預期目標是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基本同步。

  國家統計局今年初發佈的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2.2萬元,比2012年增長33%,扣除價格因素,年均實際增長7.8%。其中,城鎮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3.12萬元,農村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1.14萬元,農村居民收入增速快於城鎮居民。

  同時,2015年全國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數為0.462,比2012年下降了0.012。基尼系數是反映收入差距的指標,統計局由此表示,居民總體收入差距繼續縮小。

  雖然官方公佈的基尼系數不斷回落,但非官方的數據卻顯示中國收入差距的程度仍然很深。學者普遍表示,我國收入差距仍然巨大,縮小收入差距依然是政府政策需要努力的方向。

  根據“十三五”發展規劃的目標,到2020年國內生産總值和城鄉居民每人平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實行有利於縮小收入差距的政策,明顯增加低收入勞動者收入,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多渠道增加居民財産性收入。

  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大學教授劉志彪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經濟面臨高位下行壓力下,實現城鄉居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標有一定的難度。可以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增加居民收入,適當降低財政收入的比重。

  在此次兩會上,與居民收入相關的個人所得稅再次成為熱門話題,不少代表委員建議提高個稅起徵點。對此,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在兩會期間表示,簡單提高個稅起徵點是不公平的,今年將把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法的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審議。

  “通過服務業增長帶動居民收入增加”

  全國政協委員、建設銀行原監事長 謝渡揚

  新京報:居民收入主要受什麼影響?

  謝渡揚:居民收入總體來講要根據整個國家經濟發展的速度衡量。當然,每個人崗位不一樣,從事的行業不一樣,薪酬也不一樣。

  新京報:跟崗位所在行業有什麼關係?

  謝渡揚:宏觀上來看,産業結構在變化。目前第一産業就業的比重很少,將來製造業為主的第二産業,佔整個國民經濟比重也會下降。包括居民收入、就業,可能更多會轉移到服務業崗位上。

  未來通過服務業的增長,來增加居民收入。居民在服務業上的支出和收入是對等的。

  所以,當第三産業越來越大,在第三産業上就業的人越來越多,居民依靠第三産業創造收入也會越來越多。

  新京報:為什麼相對一二産業,服務業增速將更快?

  謝渡揚:這次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第三産業佔整個GDP比例第一次超過50%。“十三五”規劃對第三産業也更重視。

  要建設全面小康社會,實際上不僅僅是滿足物質産品的豐富。現在老百姓生活中遇到的困難或者是不方便,很多並不是物質産品不足,而是服務跟不上。

  目前,我們和發達國家、小康以上水準國家相比,服務業水準差距比較大,所以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提出,要發展養老、健康、家政、教育培訓、體育等服務消費。

  “建議提高收入政策向欠發達地區傾斜”

  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龍江縣環衛處保潔隊隊長 王月清

  新京報:你所在的行業每年工資是否有增長?

  王月清:我從事的是環衛工作,環衛工人的工資待遇每年都在提高。以我所在的地區為例,我們環衛工人去年的工資水準是1450元/月,今年漲到1600元/月。每年的上漲速度大概是10%。

  從事環衛工作的有固定工和臨時工,我們這邊臨時工的比例大,臨時工的工資比固定工少1000元左右。除此之外,工資水準也跟當地的經濟有關係,我調查過,有些發達地區環衛工人的最低工資是2500元/月,我們這兒是欠發達地區,工資基數低,漲多少都趕不上人家。

  新京報:你感覺工資的增速比得上物價和房價上漲的增速嗎?

  王月清:我們在上調工資的同時,物價和房價等也在漲,工資上漲跟物價房價上漲的幅度不成比例。我們的工資在當地屬於中低檔水準,環衛工人處於低收入人群中。

  新京報:你建議出臺什麼樣的政策提高低收入行業者收入水準?

  王月清:我希望在工資以外,一些包括環衛行業在內的低收入高風險行業還能有特殊崗位津貼,從這個渠道提高工資待遇,調動大家的積極性,穩定隊伍。

  希望能夠出臺政策逐步縮小固定工和臨時工的工資差別,因為兩者的崗位是一樣的,付出同樣的勞動,承擔相同的風險。另外,建議國家提高收入的政策能夠向欠發達地區傾斜。

  “不能簡單説提高工資損害企業利益”

  全國人大代表、新希望集團董事長 劉永好

  不能簡單説提高工資會損害企業利益

  新京報:據你了解目前中國企業的人工成本高嗎?

  劉永好: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勞動者的工資提升,企業的人工成本有所提高,在不同的行業裏具體增幅各異。人力成本的提高可以通過提升效益來消化,比如優化崗位職責,合理配置人力資源;通過員工培訓,提升員工崗位技能,從而提升工作效率等等。

  新京報:有觀點認為提高員工工資會損害企業利益,你同意嗎?

  劉永好:簡單來説,提高員工工資會增加企業成本。企業的成本由工資、原料、設備、財務成本等疊加而來,工資提高了,企業的成本確實會增加。所以工資提高肯定對企業有一定的影響。

  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工資增加後老百姓有錢了,提升了消費能力,加大對産品的購買。總體來講,對企業又是利好的。並且工資提高的幅度相對比較大時,企業更具有吸引力,員工的工作效率更高,這又是一個好處。所以不能簡單説提高工資損害企業利益。

  我覺得這個問題的解決角度應該是企業如何降低其他成本,提升效率,通過效率的提升消化員工工資增長帶來的成本。總之,我認為提高工資總體上是好事兒,對消費企業來講,老百姓的購買力提高了;對老百姓來講,工資提高後,心裏踏實了,敢消費了,對中國製造又産生拉動作用。

  提高工資根本辦法是提高勞動生産率

  新京報:當前經濟下行的背景下,居民是否很難漲薪?

  劉永好: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背景下,要提高工資根本辦法是提高勞動生産率。普通勞動者需要不斷學習,通過提高自身技能水準和工作效率實現收入的提高。另外,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背景下,也為更多“能人”提供了收入增長的可能性。

  在農村,農民要增收道理也是一樣的,要提高勞動産出比,以適度規模的現代農業替代傳統小、散、亂且效率低下的生産方式。

  新京報:作為人大代表和民營企業家,你認為民營企業能為提高居民收入做些什麼?

  劉永好:中央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戰略目標,這裡面的難點在於如何改變農村的面貌,提高農民的收入。近幾年我國農村和農業,由傳統的、分散的小農模式向適度規模的現代農業轉變。這個過程中,相關農民的收益會有巨大的變化。

  比如,現在我們公司旗下的農牧板塊提出要大力發展養豬業,我們採取的方式就是“公司+家庭農場”。每個家庭農場計劃年出欄1000頭,這個規模的養殖,單純依靠農民自己的能力很難做到。因此,農業企業要提供彌補資金、市場、技術等短板,為農戶提供生産資料、技術指導,負責後期市場銷售。如此一來,農民1000頭豬每年就可收益15萬元,大大超過傳統模式下的養殖收益,甚至也超過了進城務工的收益。

  “政府和企業收入的比重應降下來”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校長 王廣謙

  百姓收入與企業發展是相結合的

  新京報:有觀點認為,提高工資會損害企業利益,你同意這個説法嗎?

  王廣謙:一方面,勞動者工資是企業成本的一部分,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企業不能提高效率,勞動者工資提高,企業成本高了,壓力就增大了,所以企業會希望員工工資漲得慢一點。這涉及到居民、企業和政府收入的分配比例。

  目前來看,居民收入的比重偏低,政府收入的比重偏高,居民收入比重應該提高一些,政府和企業收入的比重降下來。

  另一方面,老百姓的收入與企業的發展是相結合的。中國勞動力成本目前還不算高,還有一定的競爭力,企業應該通過轉型提高生産效率和經營效果,使職工工資與企業利潤同步增長,在發展中提高勞動者的工資水準,這才是有根基的。否則只靜態地看分配比例不是解決辦法,勞動者工資應該隨著經濟和企業的發展同步增長。

  新京報:如果降低政府與企業收入比重會損害利益集團嗎?

  王廣謙:改革難就難在這一點。另外還涉及政府怎麼用錢的問題,哪部分用於民生、提供福利;哪部分用於經濟增長、社會發展,這是國家賬本。

  居民投資增長有內在制約因素

  新京報:在當前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居民收入是否很難出現較大幅度的增長?

  王廣謙:經濟下行,個人工資和財産收入等都會與當前的經濟水準相當。我國目前每人平均收入水準還達不到世界平均水準。但城鄉基礎設施、基本服務和生活水準比發達國家還有較大差距,我們需要投資發展的項目還很多,中國經濟發展長期來看仍然空間巨大。

  只要未來處理好各項政策,社會保持穩定,經濟就能保持中高速增長,在這個過程中老百姓的收入是會跟著受益的。

  新京報:目前股市下跌、利率下降,投資收益縮水,居民怎麼能讓錢袋子鼓起來?

  王廣謙:居民投資增長有內在制約因素。老百姓的錢放在包括銀行、股市等一些投資渠道中,能夠有一個超過物價上漲的穩定收益,但不能期望像前幾年那樣達到10%-20%的收益增長,這是不能持續的,全社會的平均利潤率達不到那麼高。所以人們的心態要調整,不能總想著暴富,只有心態調整好,社會穩定下來,使得一批又一批創業者和企業發展起來,老百姓才能分得更多財富。

  ★個案

  財務公司白領:工資五年翻番仍買不起房

  30歲的吳峰是青島人,在北京一家大型企業旗下財務公司任職,5年前吳峰名校碩士畢業後留在了北京,每月拿著6000元的工資;5年後,他的月工資漲了5000元,幾乎翻了一番。

  吳峰曬出了自己的工資單:崗位工資9800元,工齡工資300元,能力工資880元,還有諸如獨子補貼、過節費等各種補貼,綜合算下來,吳峰每月應發工資11810元。不過還有各種扣費和扣稅,實際到手的工資是8806元。

  這是吳峰最新的一份工資單,相比5年前他剛參加工作,工資幾乎翻了一番,在這5年期間,吳峰的公司進行了薪酬體系改革,員工的工資普遍上漲,根據考核情況,吳峰的工資5年中漲了5000元,每年平均漲幅差不多10%。

  工資上漲,吳峰的生活水準也不斷上臺階。5年間,他從1400元/月的合租房搬進了4000元/月的兩居室;在外面吃飯、看電影也不再掰著手指計算花銷了;偶爾還會跟老婆出去旅行。

  去年吳峰的兒子出生,雖然添了一口人,但孩子還小,沒有太大的花銷,兩個人賺的錢除去日常開支還有結余。除了工資收入,吳峰也會找各種渠道投資。幾年的積蓄被吳峰投進了股市和各種理財産品,去年到今年股市經歷了一輪“過山車”,吳峰幸運沒虧,而且從理財産品中獲得了一點收益。

  “平時的花費主要就是房租和家裏人的衣食,不需要養車養房,錢夠花,工資增長水準也能跟上物價上漲的速度,如果有自己的房子就會有幸福感。”吳峰説,説到房子,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痛點。

  “北京的房價聽説最近一天一個價兒,我們兩個人雖然有點積蓄,但也不敢奢望在北京買房子,過兩年孩子大了,開銷也跟著大了,還是想想回青島吧。”吳峰感嘆,在北京買一套房子能在青島買幾套,“只要我們以後不在北京生活就沒有壓力。”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