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01月24日 星期五

財經 > 基金 > 基金要聞 > 正文

字號:  

金元順安基金子公司踩雷河北融投 金額或超5億元

  • 發佈時間:2016-04-21 07:57: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導讀

  踩雷的 FOT類項目為金元百利發行的專項資管計劃,再通過單一對福樂藥業發放信託貸款,西藏信託則從中扮演通道角色。

  基金子公司的融資類項目的風險正在不斷浮出水面。

  繼金元安順基金子公司——金元百利資産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金元百利)部分資管計劃違約事件後(詳見本報4月14日13版《金元順安基金子公司違約:“假股真債”踩雷河北融投》);記者再次獲悉,金元百利或有更多項目中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除此前被曝違約的“金元百利-河北唐山福樂藥業醫藥産業二期專項資産管理計劃(下稱“醫藥産業計劃”)外,亦有多只FOT類資管産品“中招”同一融資項目,其最終違約仍與河北融投代償風波不無關聯,而金元百利在該項目上的累計總額或已不少於5億元。

  與醫藥産業計劃“假股真債”有所差異,FOT類項目為金元百利發行的一對多專項資管計劃,再通過單一信託對福樂藥業發放信託貸款,西藏信託則從中扮演通道角色;而在此類項目兌付風波中,金元百利應承擔何種責任也引起業內爭議。

  有資管人士認為,資管行業應當打破剛性兌付,貫徹“投資者自負”理念,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應當對金元百利在項目中具體責任進行考量,若金元百利在風控、資訊披露等方面的確存在問題,則應當對項目違約承擔一定責任。

  “踩雷”的FOT項目

  隨著多期“醫藥産業計劃”的相繼違約,金元百利的更多“失兌”項目正在出現。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除“醫藥産業計劃”外,亦有多只FOT項目也在福樂藥業上遭遇兌付問題;例如一隻推介時被命名為“金元惠理西藏信託FOT2”的産品就是其中一隻。

  “2013年10月份買了這個産品,但到今天,我們不僅已半年沒有拿到利息,本金的返還更是遙遙無期。”一位購買了該産品的投資者向記者表示,“我籌集了親戚朋友們的不少錢,一共100多萬買了這款産品,後來聽説這個産品一週就售罄了,還暗自慶倖了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和醫藥産業計劃相比,上述FOT類項目的結構是金元百利發行專項計劃募集資金,並通過西藏信託的單一信託計劃發放信託貸款。

  預期收益率方面,上述FOT項目的收益率較醫藥産業更高,達9.5%;這也是彼時基金子公司項目的正常收益水準。據金元百利披露,就在今年3-4月份期間,金元百利先後已完成3個資管計劃的兌付,其收益率均在9%-9.5%之間。

  而有接近金元百利人士透露,目前金元百利僅在福樂藥業上發放的非標融資就已不少於5億元。

  “目前金元在這個項目上投了5個億,通過不同的資管計劃。”一位接近金元百利人士透露,“因為是整個福樂藥業的資金出問題了,再加上河北融投也出了事,所以這部分資金目前都面臨兌付困難。”

  不過這一規模尚未得到金元百利的官方確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致電金元百利,對方回應稱“我們知道,也理解你們想要問的事,但是我們現在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

  記者同時致電西藏信託試圖對項目進一步了解,但截至截稿前,西藏信託以“媒體聯繫人在開會”為由尚未對本報作出回答。

  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了解,除上述醫藥項目外,金元百利還有其他項目也遭遇了兌付問題,例如其此前發行的“金元惠理成長5號專項資管計劃”、“金元惠理石家莊龍城房地産資管計劃”等産品,上述兩隻資管計劃分別為秦皇島嘉隆高科實業有限公司和石家莊龍城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提供貸款融資。

  與福樂藥業類似,兩隻産品均發起自2013年,且河北融投均曾作為擔保人出現在兩隻項目的交易結構中,而除擔保保證及融資方的日常經營收入外,該項目無任何其他的還款來源和風控措施安排。

  面對金元百利項目的違約,部分投資者也曾試圖通過與其股東方或上級單位溝通的方法解決。據一位投資者透露,3月25日,部分投資者曾試圖前往金元基金控股股東金元證券上級單位首都機場集團公司“討説法”,但最終並無結論。

  兌付責任如何界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福樂藥業等相關項目違約後,金元百利是否承擔了足夠的管理人義務,應當對其項目的失兌履行何種責任,成為相關方關注的重點。

  “基金(子)公司方面不應為這個項目來兜底,不然這個行業會重蹈剛性兌付的覆轍。”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中層人士稱,“本來項目的收益率高於銀行,那麼投資者也理應自行承擔比銀行更高的風險。”

  而有投資者表示,金元百利在産品宣傳、推介、資訊披露等方面均存在一定的瑕疵,應對該起風險事故負擔一定的責任。

  “(金元惠理西藏信託FOT2)推介時全部資訊僅限于告知福樂藥業良好的行業前景、優質的資産、較強的盈利能力和産品的還款保障,”一位失兌的投資者表示,“但隱瞞了福樂藥業即將到期的鉅額銀行債務情況。”

  “在産品宣傳前期隱瞞了福樂藥業的鉅額債務,片面強調了金元百利、福樂藥業和擔保方的實力,而且當時説是買信託,但他們也並沒有講清是集合信託還是單一信託。”另一位投資者則指出,“我認為金元百利是存在問題的,應該對違約承擔賠償責任。”

  值得一提的是,金元百利在該項目中扮演的管理人角色的確耐人尋味。在福樂藥業陷入兌付風波前夜,金元百利似乎不但未對該事件有所察覺,還與福樂藥業謀劃進入資本市場事宜。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一則資訊時發現,福樂藥業融資的多只資管計劃違約前夕的2015年6月,福樂藥業還曾聯合金元百利及另一家重慶的股權投資計劃推動其前往新三板掛牌。

  “2016年初違約,半年前難道還察覺不出來問題嗎?”北京一家AMC係券商資管投資經理指出,“還有一種可能是,因為金元百利過於放心擔保方河北融投的信用,所以也就覺得項目沒事,但萬萬沒想到擔保方出事了。”

  事實上,金元百利也在一份對投資者的回復中將項目兌付的部分希望“寄託”給了河北融投。

  “受河北融投擔保集團暫停履行代償責任引發的區域性金融風險事件影響,本資産管理計劃項下委託財産尚未變現。”金元百利方面表示,“目前在河北省政府領導下,河北融投正在積極化解風險,但需要一定的時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