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財經 > 産經 > 日化 > 正文

字號:  

上海家化回應業績退步質疑:短期波動不代表長遠

  • 發佈時間:2016-03-18 08:47:21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少雷

  上市15年之際,飽受爭議的上海家化再被投資人聚焦,這次事起家化前掌門人葛文耀的微網志發聲。3月15日下午,葛文耀以轉發一個投資人的文章為由頭,對上海家化日前發佈的2015年業績提出若干隱憂,批評上海家化基礎極好的市場和財務被破壞。

  2015年是以謝文堅為首的新管理層交出的第一份完整的業績成績單,也是謝氏團隊主理公司以來集中攻堅的一年,但業內對於這份成績單並不太滿意。

  “上海家化正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我們都渴望看到傳奇得到延續。”正如上海一私募研究總監所説,上海家化在業績以及經營上或面臨上市以來最大的挑戰,謝氏團隊能否帶領上海家化突圍,大股東平安又是何種態度都是目前投資人關注的重點。

  業績下滑

  “11年來扣非後凈利潤首次下滑,同比下滑超過6個百分點,應收款和現金流等其他數據相比過去也並不好看。”上海一名長期跟蹤上海家化的行業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達了對上海家化過去一年業績的失望。

  3月10日,上海家化發佈了2015年年度業績成績單。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8.46億元,雖相比2014年的53.35億元依舊上漲,但9.58%的增幅為五年來最低。看似“漂亮“的22.09億元的凈利潤,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大幅削減至8.18億元,同比下滑了6.38個百分點。

  此外,財務數據顯示,2015年年末上海家化應收賬款尚有7.62億,這項數據在年初為5.3億元,一年之內增加了43.3%。現金流方面,去年一年上海家化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則從11.3億下降到了5億,下滑幅度達55.51%。

  “應收賬款的增長和現金流的問題,説明渠道塞貨比較嚴重,最終可能導致産品賣不掉,只能折價處理或者公司一次性收回來減值。”上述券商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上述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的私募研究總監則認為,渠道塞貨問題可能説明公司對市場判斷不夠敏感,在銷售策略、行銷策略上存在一定失誤,再加上品牌的投入不足,才導致塞貨。

  此外,從主營業務方面的財務數據來看,過去一年上海家化也未能守住産品毛利這塊陣地。分産品看,個人護理用品、化粧品、家用護理用品分別為上海家化貢獻了21億元、36.12億元以及0.73億元收益,但毛利率卻均有2%左右的下滑。其中,以高毛利著稱的化粧品在成本增加了17.69%的同時,毛利潤也下降了2.04%。

  對於毛利的下降,不止一名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這一方面説明上海家化旗下産品競爭力在下降,尤其佰草集等高端産品的盈利能力有所透支,另一方面則反映出相比其他歐美日韓的同類企業,上海家化新品儲備不足。

  《第一財經日報》查閱相關財報發現,對於六神、佰草集、高夫、美加凈、啟初這五大核心品牌的收入,上海家化並未進行具體披露。

  “對於核心品牌的收入,公司今年以敏感資訊為由拒絕透露了。”上海一私募研究總監日前參加了上海家化的業績交流會,但對於自己關心的家化五大品牌的銷售方面情況,並未獲得滿意答案。

  不過,多名分析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化粧品方面,預計作為該公司超級産品的佰草集去年收入增長乏力,但高夫等品牌則替補貢獻較多。個護方面,大可能主要依靠代銷花王尿布等産品增收。

  “短期利潤波動不代表長期發展”

  面對業績大退步後接踵而來的質疑,上海家化又都作何回應?

  “2015年業績確實沒有達到董事會的預期。”對於2015年的業績,上海家化董秘韓敏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解釋稱,這與行業以及資本市場的變化息息相關。

  韓敏表示,從行業來看,2015年中期行業增速明顯放緩,同時2014年三季度後資本市場的持續走好吸引了部分代理商加大在資本市場的投入,2015年6月份股市的劇烈波動使得經銷商的資金鏈受到嚴峻考驗。日化企業普遍受到嚴重影響。

  韓敏坦承,2014年以前公司的銷售95%主要來源於百貨和商超組的渠道,由於之前公司曾和某些傳統渠道簽有排他協議,使得公司有些好産品無法進入日益壯大的化粧品專營店、電商等新興渠道,傳統渠道的放緩也導致2015年公司銷售方面承壓。

  對於渠道塞貨,上海家化方面也做出否認,並稱公司過去一年管理層在解決渠道中的歷史遺留問題的同時,也在品牌建設、新品研發加大投入,對短期利潤産生一定影響。

  “應收款的問題並非渠道問題,而是一方面在於公司根據行業及整體經營情況,在2015年初將部分加盟商向自行銷售轉換,在這一過程中,由於去年百貨經營非常困難,導致回款相比以往延遲。”韓敏進一步回應稱,現金流的下降另一原因則是由於花王的銷售增長快於自有品牌增長,且毛利率低於自有産品,因此加大了公司現金流支出。

  對於新品研發儲備慢這一點,上海家化方面表示,“公司原有的研發體系比較封閉,公司目前正在全力打造開放式研發平臺,更好的提升研發能力,我們2014年完成了對公司新的戰略規劃,從2015年起加大了對品牌的投入,也全力進行開放式的研發,以彌補過往多年公司在品牌及研發投入所導致的公司持續增長乏力的問題。”韓敏向記者介紹稱,過去一年和ODM的合作加快了公司品牌的推陳出新,2015年已經成功推出一款佰草集面膜,但由於化粧品的研發週期普遍較長,短期未有市場期待的成果。

  對於外界關心的核心産品的收入問題,韓敏則直接回應稱,這屬於公司經營中非常重要的商業機密,必須予以保護,這也是國際同行大公司一貫的做法。上海家化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必須秉承透明公平的原則與包括投資者在內的各方進行溝通。但韓敏透露,核心産品佰草集過去一年的收入增長確有所放緩,但並未下跌。

  “短期利潤波動不代表長期發展,過去一年屬於公司的投入期,對利潤的短暫影響相信大部分和家化一起成長的股東可以理解。”韓敏説。

  如何挑戰未來

  2015年對於上海家化和它的新主理人謝文堅團隊來説,無疑是值得一提的一年。

  從2013年9月開始,這家國內的日化龍頭企業經歷了長達兩年的內鬥,最終葛文耀被迫離開,大股東平安委派以謝文堅帶領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接手上海家化,在經歷了持續不斷的人事變動和經營調整後,謝文堅曾立下五年發展戰略的“軍令狀”。

  在謝文堅的“軍令狀”中,希望上海家化在2018年銷售收入突破120億,將中國市場份額排名從目前的第10位上升到前5位。這意味著上海家化未來5年的複合增長率將達到23%左右,預計未來5年的行業平均增速在12%左右。

  顯然,這場攻堅戰的開端並不順利。一個顯著的證據是,在謝氏團隊入主公司至今,上海家化的股價下跌近28.85%,同時A股指數則實現38.29%的上漲。上海家化的機構也在不斷離場。公開資訊顯示,2015年底留守這家公司的機構僅剩31家,這一數據在去年中期為125家,2014年底為135家。這其中既有市場原因,也有對公司信心的微妙變化。

  不得不説,對於謝氏團隊來説,2016年或是更為艱難的一年,來自大股東和投資人的眼睛,無一不期待公司能挽回頹勢。

  韓敏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則表示,內生方面,公司正在努力著手轉型,逐漸實現渠道以及産品的研發儲備的突破;外延並購方面,公司也有專門的團隊,2015年6月份和 片仔癀 簽定了合作意向,投資金額1.9億;2016年1月,與片仔癀正式簽訂了合資公司協議,這是新管理層上任以來並購的第一單。關於並購方面更多資訊,由於涉及到商業機密,公司不便更多透露。

  “為了獲得更快的發展,2014公司也開始對電子商務調整。在此基礎上,在2015年末成立了數字化行銷事業部,未來電商業務對公司的整體銷售貢獻非常重要,期望2018年電商渠道能夠佔到整個渠道的20%。”韓敏説,除了渠道方面的轉型升級,管理層也將帶領公司加大品牌的投入,積極研發,擴大新品的投放,後續會陸續推出更多新品。

  (實習生汪家正對本文亦有貢獻)

  附表 上海家化2015年財務數據

  金額(億元)同比增長(%)

  營業收入58.469.58

  凈利潤22.10146.12

  應收賬款76.2343.81

  其他應收款4.131555

  數據來源:上海家化年報

上海家化(600315)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