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專題庫
 
 
要過“鬼門關” 留下兩三萬
    陜西潼關,北隔黃河與山西相望,東臨函谷與河南接壤,同時黃河、渭河又在這裡交匯,素有“雞鳴聞三省”的交通要衝之稱。連霍高速公路開通後,潼關作為陜西省的東大門,窗口地位更顯重要。然而,去年以來,陜西省潼關縣工商局卻利用這一“風水寶地”,大發橫財。他們多次在連霍高速陜西潼關收費站處,強行對入境的貨車進行攔截,以貨物有品質問題為由進行罰款,數額一般都在萬元以上,而且不出具任何憑證,不少車主把潼關戲稱為“鬼門關”。 >>>>

車主被罰2.7萬服毒自盡

    河南省鞏義市一車主張建勳,因在過潼關時被工商人員非法罰款2.7萬元後,不堪重負,回家後竟服毒自盡。張建勳之死引起了河南省鞏義市數十車主,以及在西安經商的上百河南商戶的強烈義憤。他們自發組織起來,前往潼關縣工商局討要説法。在採集了相關錄音等證據材料後,自今年4月28日起,百名商戶代表聯合簽名,將一封封舉報信不斷寄到陜西省的有關局委,以及本報和陜西的新聞單位…… >>>>

罰後不開票據聲稱“給你寄去”

    根本不看他們拿出的相關合法手續,不顧他們哭著哀求,便對他們罰款1萬元。在他們要罰款票據時,這些人只給他們開了上一次的罰款票據。但是,上次明明交了1.5萬元的罰款,而對方給他們開的罰款票據上卻只顯示1.1萬元。第二次交納的1萬元罰款票據至今也沒見潼關縣工商局寄給他。 >>>>
內幕:每年交五千能保出入平安

    經多次討價還價,7月28日,賀姓商戶被迫交了2.7萬元罰款,但當時也沒給他開具票據。賀姓商戶提供給記者錄音證據顯示,在當時的討價還價中支忠民還對賀姓商戶説:“只要你每年向我們交納5000元錢,我保證一年內,我們縣工商部門不會再上高速去查你的車。確保你的貨車在潼關縣境內‘風雨無阻’!” >>>>

各方反應
潼關工商否認上高速查車
     5月19日下午,在陜西省潼關縣工商局辦公室,當記者提出要見該局經檢大隊的支忠民隊長時,該局辦公室副主任唐生才稱:支忠民在幾天前已經請假,無法跟他聯繫。在看到商戶和司機的投訴材料後,唐生才説,按照渭南市工商局規定,他們縣局每年不可能像商戶投訴的罰那麼多款。當日,已進駐潼關的陜西省糾風辦一高姓副處長稱,潼關縣工商局經檢大隊否認他們上高速查車。當日下午,陜西省高管局渭南大隊潼關治安管理中隊值班人員也否認他們與工商局聯合在高速上查車。 >>>>
陜西省糾風辦調查組進駐潼關
    5月19日,在陜西省潼關縣公安局大門口,記者見到了陜西省政府糾風辦的一名姓高的副處長和渭南市政府糾風辦的姚處長。高處長告訴記者,按照規定,是絕對不允許工商部門上高速查車的。省政府領導對這一事件非常重視,專門責成省市糾風辦組成調查組前往潼關縣進行調查,他們當天上午來到潼關縣,已經開始著手對此進行調查。>>>>
國家工商總局已關注此事
    昨天,記者將陜西潼關工商局在連霍高速,對過往貨車進行罰款的情況,向國家工商總局反饋。國家工商總局有關工作人員表示,將對此事件進行關注。5月20日上午,陜西省財政廳預算處艾建偉處長在看到車主提供的罰沒款票據後,承認這些票據確實是他們省財政廳的票據。>>>>
新聞調查

不堪重罰 上百商戶討説法

    這些商戶們大都曾在經過連霍高速陜西省潼關收費站時,遭到過潼關工商人員的非法罰款。張建勳的服毒自殺,讓他們在震驚之餘,對潼關縣工商局頻繁上高速非法罰款一事再也無法容忍。於是上百商戶自發組織起來,決定成立鞏義市駐陜西商會,要以商會的名義,向陜西省政府有關部門討個説法。>>>>

討公道,多方收集證據

    鞏義市駐陜西商會籌備會派出代表,3次找到潼關縣工商局以索要以往罰款票據為由,追問相關情況,錄製了潼關縣工商局支忠民和該大隊會計姚麗等人收罰款不開票,多收少開,以及與公安部門分贓,答應每年每車收取5000元錢就不再對車輛進行查處等談話內容。他們還專門將這些內容刻錄成光碟,寄送給本報及陜西等地的新聞單位和陜西省有關部門。>>>>

記者採訪,難見當事人

    當日下午,記者來到陜西省潼關縣工商局經檢大隊辦公室。在一張辦公桌的玻璃板下,壓的一張“潼關縣工商局工作人員通訊錄”,記者在上面看到了姚麗的名字。問起支忠民隊長,姓祁的工作人員的回答與潼關縣工商局辦公室副主任唐生才説的截然相反。他説:“上午還見支隊長在辦公室,只是下午還沒有見到人。” >>>>

幾個疑問

    該市工商局少數執法人員的惡劣行為並非一天兩天,而是自去年以來就長期存在,試問,當地紀檢監察部門此前有沒有收到過司機們的舉報材料?有沒有接到過舉報電話?如果有,為什麼無人過問?如果沒有,為什麼會失察?為什麼在區區彈丸之地的潼關,有關部門對日進鬥金的工商局毫無察覺?>>>>
張張票據 聲聲控訴
    提起潼關縣工商局經檢大隊上高速進行罰款一事,河南鞏義市在西安經銷電線電纜的商戶個個苦不堪言。5月19日,在陜西西安幾家五金電料批發市場,十幾位商戶向記者提供了他們被潼關縣工商局經檢大隊罰款的原始票據。
    記者看到,這些票據都是:“陜西省代收罰沒款票據”,上面都加蓋有“陜西省財政廳罰沒款票據監製章”。
    編號:0181274;收款時間:2005年8月17日;行政機關:潼關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決定書號碼:潼工商(處)字2005第032號;金額:20000元(實際罰款27000元)。
    編號:0181275;收款時間:2005年8月17日;行政機關:潼關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決定書號碼:潼工商(處)字2005第031號;金額:4500元(實際罰款5000元)。
    編號:0181257;收款時間:2006年1月19日;行政機關:潼關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決定書號碼:潼工商(處)字2006第002號;金額:16000元(實際罰款22000元)。
    ……
    據反映,這8張罰款票據的持有人只是在陜西的河南商戶中被罰的極小部分,更多的被罰款人,到現在也沒有收到潼關縣工商局出具罰款票據。 >>>>
分析

潼關變成“鬼門關”的深層原因

    表面來看,通衢潼關之所以變“鬼門關”,源自執法經濟這個屢禁不止的執法怪胎——新聞中説,按照渭南市工商局規定,潼關縣工商局每年指導性罰款任務是15萬元。但更深層的則是公權失去監管後造成的。>>>>

公路“三亂”何以屢禁不絕

   公路“三亂”不只是一個行風問題,而是往往與違法犯罪相聯的問題,如果只靠糾風辦明查暗訪,或者有人舉報就查一查,沒人舉報誰也不過問,那“三亂”永不會絕跡。因為“三亂”這塊臭豆腐對一些執“罰”者的吸引力太大。>>>>

我們怯弱 違法者就囂張

    面對濫用公權的執法者,如果每個人都能像吳洪森筆下的“刁民”一樣據理力爭,違法者十有八九會逃之夭夭。法律的尊嚴需要執法者維護,更需要每一個人維護,如果百姓怯弱,違法者就會跋扈———讓我們記住這句話。>>>>

“公權搶劫”當以搶劫而非糾風處

    這種公權搶劫與一般意義上的搶劫有多大區別呢,有區別的話,也是比一般搶劫更惡劣、破壞性更大。法無明文禁止即可為,法律通過産權保護和權利保障為每個公民確定了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私域,無論私人暴力還是公權暴力,超越法律框架的強佔就可視為對民財的搶劫。老百姓在公路上搞運輸,只要各方面都合法,就該受到保護——而以公權暴力對公民合法行為進行強制罰款,就是對公民財産的強佔,即搶劫。 >>>>
“頑癥”一直“頑”下去是個啥結局?>>>>
公路亂收費屢禁不止證明民眾對財政缺乏控制權>>>>
責任編輯:李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