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朱海斌:2016年降息空間有限

  • 發佈時間:2015-12-19 01:22:20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名家連線

  2016年中國經濟結構性下滑將會繼續,經濟增速將進一步降至6.6%,預計消費、投資與凈出口將分別為整體GDP增速貢獻3.5、2.8與0.3個百分點。

  朱海斌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

  □本報記者 陳瑩瑩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近日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專訪時預計,2016年中國經濟結構性下滑將會繼續,經濟增速將進一步降至6.6%,預計消費、投資與凈出口將分別為整體GDP增速貢獻3.5、2.8與0.3個百分點。與此同時,CPI通脹可能依然保持溫和狀態,預測2016年整體CPI僅將小幅同比上漲1.9%。PPI通縮還將持續,2016年僅小幅收窄至同比-3.3%,而2015年同比為-5.2%。他特別指出,美聯儲加息以後,對全球經濟及金融市場,尤其是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資本流動會造成較大衝擊。

  朱海斌表示,貨幣政策在2016年依然保持寬鬆,但進一步降息空間有限,預計將會出現1次25個基點的降息與4次50個基點的降準。此外,對於信貸政策評估還受地方債置換規模擴大的影響。今年,經過3次擴容後,地方政府債務置換規模達到了3.2萬億元,並可能在2016年達到4萬億元,到2017年或升至更高水準。大部分到期的地方政府債務最初被納入社會融資規模(TSF)統計之中,但在置換操作後被剔除。2016年,考慮到地方政府債務置換計劃可能進一步擴大,實際信貸政策將更加寬鬆。

  談及明年的財政政策,他認為應該多管齊下,真正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第一,將財政赤字目標從2015年佔GDP的2.3%提升至2016年佔GDP的3.0%,4%至4.5%之間更佳。第二,建議通過政策性銀行增加準財政支出。第三,繼續推進PPP,並設定一個更為現實的目標。PPP的推進要從目前強調融資體系的改革,更多地轉向實質性改革,比如政府職能的轉變,政府與企業之間怎樣分工合作等。另外,鋻於大規模減稅不現實,中央加大財政支出可考慮定向減稅、結構性減稅,企業在去産能的過程中需要財政支援。

  朱海斌認為,今年我國金融改革步伐已明顯加速,明年改革重點應是匯率機制方面。提高匯率機制的靈活性,將通過放棄人民幣盯住美元,轉而明確盯住一籃子貨幣的方式加以推進。根據最新公佈的以貿易權重為基礎的一籃子匯率指數,這一轉變已經提前發生。根據新機制,預計人民幣對美元將貶值3%至5%,2016年達到6.70左右。

  精彩對話

  中國證券報:近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要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未來我們的金融風險將如何?

  朱海斌:金融風險的演化在2015年喜憂參半。從積極的方面來看,地方債置換規模的擴大,降低了現有地方政府債務的利息支付負擔,抑制了短期金融風險。由於監管加強,影子銀行出現明顯減速。2015年第2季度以來的房産交易反彈與房價復蘇,降低了與房地産行業相關的金融風險。

  儘管如此,非金融私營部門的債務總額仍繼續攀升,從2014年底佔GDP的140.6%進一步增至2015年第3季度的151.5%。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中國企業的債務水準排在全球最高行列,2015年第3季度攀升至GDP的124.5%。因此,未來幾年金融風險還將繼續演化。一方面,政府將維持低利率環境,確保銀行系統穩定的流動性,鼓勵將直接融資作為成本更低的地方政府與大公司融資渠道。另一方面,儘管整體狀況仍在控制之中,但信貸增速將繼續超過名義GDP增速,債務/GDP比率將繼續升高,銀行不良貸款比率也將上升。

  如果去産能過程進展過於緩慢,勞動生産率下滑局面將無法得以逆轉,則上述策略只能推遲金融風險的發生。常年向僵屍公司提供貸款只會擠壓用於其他公司的融資,尤其是新興領域。這將迫使政府採取過於寬鬆的貨幣政策,並在長期內導致更大問題發生。日本式的金融危機,是中國政府應重點防範的風險。

  中國證券報:明年中國房地産市場將如何?

  朱海斌:預計明年房地産投資仍會繼續往下走,截至目前房地産投資的累計增速大概是2%左右,明年預計將首現年度負增長,大概在-2%至-3%左右。分化仍是2016年房地産市場的關鍵詞,首先是住房交易與建築活動之間的分化。2016年房價小幅上漲,下行壓力有逐漸減弱的趨勢,但還是會繼續拖累整體大宗商品需求與經濟增長。其次是大城市與小城市之間的分化。儘管房産交易與房價有所恢復,但大城市恢復速度普遍超過小城市。最後是住宅與商業房地産市場之間的分化。住宅市場繼續受政策支援,例如取消限購、放鬆放貸政策、降低按揭利率、未來還有可能引入房貸利息抵稅安排,但商業房地産不太可能獲得同樣的政策支援。此外,商業房地産開發商的融資模式也更加脆弱。

  應多管齊下,真正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第一,將財政赤字目標從2015年佔GDP的2.3%提升至2016年佔GDP的3.0%,4%至4.5%之間更佳。第二,建議通過政策性銀行增加準財政支出。第三,繼續推進PPP,並設定一個更為現實的目標。PPP的推進要從目前強調融資體系改革,更多地轉向實質性改革,比如政府職能的轉變,政府與企業之間怎樣分工合作等。另外,鋻於大規模減稅不現實,中央加大財政支出可考慮定向減稅、結構性減稅,企業在去産能的過程中需要財政支援。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