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莫誇大美加息對資産價格影響

  • 發佈時間:2015-12-19 01:22:20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 券商點金指

  □中航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許維鴻

  本週美聯儲如市場預期加息,全球資産價格波瀾不驚,亞歐股市甚至還“利空出儘是利好”地持續上漲。這與國內網際網路自媒體劍拔弩張的輿論形勢,形成鮮明對比。海外金融圈都説這是美聯儲“預期管理”的成功,而對於A股等人民幣資産價格預測,則需要避免盲目誇大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

  從宏觀經濟角度,我們更應該從美國貨幣政策從寬鬆到緊縮的“美元週期”,來推測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的變化。美元由於其全球主導儲備貨幣地位的特殊性,其貨幣政策可以通過匯率、利率和大宗商品走勢,進而影響全球實體經濟。因此,美聯儲為了最大化政策效應、最小化市場非理性波動,過去一年持續對市場“喊話”,並反反覆復地計算加息背後的就業、通脹數據。我經常開玩笑,説美國加息預期的絮絮叨叨,讓全球經濟學家終於“理解”為什麼聯儲換個老太太當主席!

  而對於中國央行而言,雖然也在向“預期管理”的貨幣政策導向努力,但即便人民幣加入了SDR,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依然是“美元跟隨者”的戰略定位,盲目絮絮叨叨地改變話語風格,不是東施效顰,也會徒勞無功。三元悖論(The Impossible Trinity)告訴我們,一國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匯率的穩定性和資本的完全流動性不能同時實現。人民幣當前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相對獨立的本國貨幣政策的同時,避免在美元加息週期中出現本國房地産或地方政府債務壞賬危機,避免經濟硬著陸,是央行的最優選擇,也是A股未來走勢的核心政策邏輯。

  在實體經濟意外萎縮的風險上,中美經濟是一致的,那就是外部經濟的“硬著陸”風險。美中兩國內部消費和私有部門投資增速,都足以支撐正常就業和匯率穩定。但是,由於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大跌,巴西、澳大利亞、加拿大、俄羅斯等資源型國家經濟總量萎縮,經濟硬著陸風險傳導已經開始。相比于1980年的拉美債務危機、日本房地産“泡沫”和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本輪資源型國家硬著陸始於美元週期的開始,即2013年底美聯儲開始對QE(量化寬鬆)的縮減。換言之,美國收貨幣實際上兩年前就已經開始了,國際金融市場的動蕩——包括歐元、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也已經持續相當長時間,聯儲本週加息只是一個姍姍來遲的常規動作,國內投資者不必太在意。

  在加息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聯儲主席耶倫不出意料地對加息背景做出説明,再次強調加息政策主要關注美國國內經濟變化,尤其是就業和核心物價走勢。我認為,儘管聯儲口徑上堅持美國勞動力市場依然存在進一步好轉空間,但相對於歐元區10%的失業率,美國5%左右的失業率已經是美國潛在經濟增長的理想水準,甚至有些過於“充分就業”了;在通貨膨脹方面,能源價格因素拖累理想目標2%的實現,這種“無通脹、充分就業”的經濟數據,從側面印證美聯儲姍姍來遲的加息,主要是擔憂外部經濟硬著陸風險。因為美元“負利率”時代的結束還遙遙無期,便宜的資本“遊蕩”在市場上,美國上市公司總負債率已經悄然上升到次貸危機前的水準,一個新的美元資産泡沫風險正在擴大。

  解鈴還須繫鈴人。撬動本輪美元週期的始作俑者——美國本土房地産市場在2015年繼續復蘇穩健,新開工面積和新建住房銷量都呈現回升趨勢且將延續到2016年。與之相伴的服務業景氣指數,更是讓個人消費支出和美國個人可支配收入增速在2016年相對樂觀。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將考驗奧巴馬試圖引領的美國“再工業化”進程。因為美國ISM製造業PMI指數今年以來持續下滑,11月該指數跌破50枯榮線,創2009年6月來新低,這對同樣追求經濟轉型和産業升級的中國非常重要。

  每一個中國投資者應該期待的,絕不是美聯儲無節制地開啟印鈔機,而是中國能夠高舉“供給側”改革大旗,提高國有經濟效率;通過股票註冊制、地方政府投融資PPP和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實現“中國製造2025”,完成對中等收入陷阱的跨越;維持境內合理的儲蓄率水準,留住跨境資本和投資,進而支援人民幣資産價格的堅挺。在地球的另一端,根據美國商務部數據,2015年11月美國個人儲蓄率為5.6%,創下自2012年12月以來的最高水準。中美股市必然青睞有持續投資的高端裝備製造升級,比美聯儲的絮絮叨叨,更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