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全國政協委員建言:二孩家庭可酌情減免個稅

  • 發佈時間:2016-03-10 09:47:19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左右 張璐 王歧豐  責任編輯:張少雷

  兒科醫生夠不夠?婦産科床位是否充足?孩子長大學位是否緊張?“全面二孩”政策今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在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就“全面二孩”時代即將面臨的種種問題建言獻策。

  婦産科和兒科要有政策傾斜

  全國政協委員、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醫院醫生衛小春稱,隨著單獨二孩、全面二孩政策的接連實施,累積的生育需求被集中釋放,目前,我國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夫婦有9000萬對左右,婦産科和兒科體系建設亟待加強。

  目前,我國每千名0-14歲兒童兒科執業(助理)醫師數僅為0.53人,低於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兒科執業(助理)醫師存在較大缺口,去年以來,全國各地頻繁發生醫院兒科限號等事件。

  由於婦産科和兒科在各級醫療機構都具有工作時間長、工作強度大、負荷重、薪酬待遇低、醫患矛盾多、職業風險高等特點,很多人不願意從事這兩個專業。為此,他建議,要在人員招聘、薪酬待遇、職稱評定等方面,對從事婦産科和兒科的醫務人員予以傾斜和照顧。

  針對人才培養問題,他表示,雖然教育部已經明確部分高等醫學院校恢復兒科專科招生,但是醫學生培養週期很長,本科需要五年,研究生需要八年。他建議,在穩定現有人才的基礎上,吸引內科、外科等其他專業醫務人員通過轉崗培訓,從事婦産科和兒科專業。

  他建議國家財政部門針對全面二孩政策實施設立專項建設資金,“十三五”期間重點支援婦産科和兒科基礎設施建設,對婦産科和兒科床位予以專項補貼。

  各級政府要通過財政補貼等形式,加大對社會資本舉辦大型婦産科、兒科醫療機構的扶持力度,落實社會辦婦産科、兒科醫療機構與同等公立醫療機構同等待遇。

  增加公立幼兒園數量

  全國政協委員、中醫防治艾滋病專家王健表示,未來養育“二孩”,必須處理好兩大風險和三大挑戰。他説,兩大風險是高齡産婦增加,導致先天性胎兒畸形風險和孕婦高危妊娠風險。三大挑戰首先是公共服務配套挑戰,其次是看護需求增加對人口調控帶來挑戰和兩次生育對婦女兒童權益保護帶來的挑戰。

  王健表示,政府必須制定更加嚴格的生育服務程式,規範孕前諮詢和産前診斷,為高齡産婦量身定制生育計劃,提高生育品質,降低生育風險。同時調整相關保險政策,針對高齡産婦增加必要的産前診療項目和藥品目錄等。對於基層醫療條件較差的地區,要推動大醫院閒置醫療設備車載移動化,彌補基層醫院資源短板。

  對於養育“二孩”將會帶來的挑戰,王健建議,應該儘快提升公共服務設施的密度和品質。一是在機場、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的候車室,地鐵換乘站、公園、商場、醫院等場所,新建一定數量的母嬰室。二是增加公立幼兒園、學校數量,鼓勵社會資質辦園辦學。其中加強公共場所母嬰室建設等,應該納入政府為民辦實事項目,加以落實。

  另外王健還表示,政府可以通過購買社會組織服務的方式,做好兒童保育工作。由政府部門和相關行業協會培育示範性社會組織,招聘專業醫護人員,提供兒童保健服務。比如可以招聘一些40至50歲,比較有護理經驗的護士。

  強制檢測高幾率出生缺陷

  全國政協委員、成都市政協副主席李鈾稱,隨著我國“全面二孩”政策的到來和出生人口的增加,出生缺陷干預工作面臨新挑戰。

  我國每年新增出生缺陷總數近百萬例,約佔出生人口總數的5.6%。每年因神經管畸形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億元人民幣,因先天愚型治療費用超過20億元,先天性心臟病的治療費用高達120億元人民幣。

  在我國三級干預措施體系中,只有原衛生部于2009年出臺的《新生兒疾病篩查管理辦法》要求強制進行新生兒先天性甲狀腺功能減低症、苯丙酮尿症、聽力障礙這3項檢查,其他一二級干預措施如婚前檢查、孕前檢查以及産前篩查和産前診斷目前尚無相應法律法規要求強制進行。

  目前我國採用的多是醫院檢測模式,即醫療機構對懷孕28週到新生兒出生7天內發現的出生缺陷為監測目標。但是出生7天后才發現的出生缺陷並未納入統計範疇,導致我國出生缺陷發生率與實際數值差距較大,檢測數據為15%。左右,實際發生率為5.6%。

  李鈾建議制定專門法規,強化出生缺陷干預支援政策,將發生率較高的出生缺陷列入強制性檢測項目。如在地貧高發地區增加地貧篩查項目,有條件的地區逐步將先心病等病種納入新生兒疾病篩查範圍。有條件的地區逐步推行出生缺陷人群監測模式,逐步擴大監測範圍至出生後42天,甚至出生後3-6個月,將出生後逐步發生的出生缺陷納入監測範圍。

  為二孩家庭減免個人所得稅

  全國政協委員、中海石油寧波大榭石化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志良提案表示,目前我國家庭撫養孩子的成本比較高,再加上沒有人幫助照顧,不願生育的婦女佔有較大比例。為了讓更多家庭願意生二孩兒,政府有必要出臺一些鼓勵性政策,減輕育齡夫婦的負擔。

  王志良建議,第一要加快完善生育保險制度,擴大生育保險覆蓋範圍。同時增加對不執行政策用人單位的處罰措施,維護女工生育期間的經濟利益。

  第二是要提高生育醫療津貼的標準,將部分生育醫療費納入醫保。近年來,隨著醫療消費項目增加和醫療消費層面多元化,參保女職工在妊娠期間、生育期間,由於並發癥、綜合徵等進行檢查和治療造成的費用,醫保報銷界限比較模糊。一些項目不得不自費,使得生育成本增加。為此,適時適度調整生育津貼,建立生育醫療津貼與物價和工資相匹配的增長機制非常有必要。

  第三是要幫助女職工減輕育兒的照料壓力和經濟負擔。如延長産假。我國的産假相對較短,建議可延長到180天。另外還可以為二孩兒家庭減稅,對於生育二孩兒的夫婦,可酌情減免個人所得稅。

  王志良表示,總之,要避免全面“二孩”政策遇冷,必須要出臺一系列鼓勵政策,讓老百姓願意生,養得起。

  二孩那些事兒

  醫生短缺

  我國符合二孩政策的夫婦有9000萬對左右

  每千名0-14歲兒童兒科醫生數僅為0.53人

  生育風險

  出生缺陷發生率檢測數據為15%。左右

  實際發生率為5.6%

  面臨挑戰

  1.公共服務配套挑戰

  2.看護需求增加對人口調控的挑戰

  3.婦女兒童權益保護的挑戰

  鼓勵政策

  1完善生育保險

  2提高生育津貼

  3延長産假

  4減免稅費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