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器官移植很快納入大病醫保

  • 發佈時間:2016-03-08 07:22:13  來源:新京報  作者:李丹丹  責任編輯:吳起龍

昨日,新京報記者專訪全國政協委員、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新京報記者 李丹丹 攝

  黃潔夫或許是醫衛領域中最忙碌的退休高官。

  他是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也是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常務會長。

  每個頭銜背後,都是這位70歲老人為之奔與呼的公共事業。

  從某種程度上,他有一個退休官員的生活節奏,在兩會期間每天也堅持寫毛筆字,最近在抄寫《蘭亭集序》;然而,他的視野從未遠離社會,亦從未缺席與器官捐贈和控煙相關的重大場合。

  談器官捐獻

  前兩月器官移植手術比去年同期翻倍

  新京報:2015年1月1日起,中國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來源。一年來,器官捐獻情況怎樣?

  黃潔夫:以前的器官來自司法渠道,品質沒有保障。如今器官來自於醫院而不是刑場,所以更加安全。今年一月份和二月份的器官移植手術,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在未來幾年內,中國會成為世界上器官移植手術的第一大國。

  新京報:你今年的提案是呼籲把腎移植納入大病醫保。器官移植的手術很多,為何特別呼籲這個?

  黃潔夫:器官移植事業經過近十年的努力,去年,我國已實現了移植器官全部來自於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移植變成公開透明的醫療服務。

  腎移植救治尿毒症病人,屬於政府應提供的基本醫療衛生服務,也符合我國當前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推行的“保基本”的醫改政策。將腎移植納入大病醫保,可以保障社會弱勢群體在參與器官捐獻善舉的同時,也能享受到移植醫療服務的正當權益,體現社會的公平與正義。

  新京報:器官移植手術的費用如何?

  黃潔夫:腎移植大約要20萬。在我國發達地區,肝臟移植需要60萬,在欠發達地區是30萬左右。心臟移植差不多也是這個價格。目前器官移植不在基本醫保的範圍內,這對於貧困家庭來説是天文數字。

  新京報:如果納入醫保,政府是否能承擔得了這個成本?

  黃潔夫:我國現有不少發達地區如北京、上海等地已將尿毒症病人透析納入了大病救助,實際上腎移植納入大病醫保,能大大節約政府負擔的基本醫療費用。病人移植術後生活品質,也大大優於透析治療病人的生活品質。

  新京報:器官移植有望納入醫保嗎?

  黃潔夫:很快了。器官移植在很多國家都屬於基本醫療衛生服務。之所以被納入基本醫療服務的範圍,不是因為手術費便宜,而是因為對病人而言,這是一次“生與死”的選擇。這是生命的權利,是政府應該提供的公共衛生服務。

  我們可以看到《政府工作報告》中把民生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中央政府一定會做這個事情。

  談控煙

  今年兩會未見委員抽煙

  新京報:今年兩會的時候,看到委員抽煙了嗎?

  黃潔夫:沒有了,在會場內是沒有煙灰缸的。從去年開始,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都下發了通知,禁止代表委員在會場內抽煙。從去年到今年,社會和百姓的觀念跟前幾年相比都有很大改善。

  煙草上癮不能過於責怪抽煙的人。需要社會共同努力,每個國家控煙都有一個過程。這幾年,我國控煙取得了明顯進步。煙草企業是我國納稅大戶,所以必須要妥善處理好民生和健康的關係。

  新京報:你是負責領導幹部醫療保健的醫生。高層領導抽煙情況怎樣?

  黃潔夫:高層領導抽煙的情況比較少,很多領導都不抽煙或已經戒煙。鄧小平同志在晚年生病時也戒煙了。

  新京報:領導幹部有和你諮詢戒煙的嗎?你給他們提什麼建議?

  黃潔夫:地方領導都會和我討論抽煙的事情,以前他們總是有很多理由。比如他們説吸煙可以防止老年癡呆、可以預防非典、可以延長壽命等等理論。這幾年,這種情況大大地減少了。我調研的時候,地方領導沒有在室內抽煙的。

  新京報:有統計説北京近三成學校周邊百米內有煙攤。有人説政府應該禁止校園附近的小賣部賣煙?

  黃潔夫:我向來不主張用行政命令來解決問題。我認為這不是根本的方法,控煙是應該通過教育的方法而非通過行政命令的方式。比如學校和老師應該在學校對青少年介紹吸煙對身體的害處,這是根本。

  談醫改

  公立醫院改革須引入競爭機制

  新京報:女孩怒斥號販子的視頻,您看了嗎?當時有何想法?

  黃潔夫:有人把這個視頻轉給了我。看了後,很讓人氣憤。

  但我們要考慮,為什麼社區醫院沒有號販子?這也是我國醫改面臨的一個艱巨任務:優良的醫療資源不足以及結構性的矛盾。簡單説,大醫院集聚了大量優良的醫療資源,醫療資源沉不到基層去。

  新京報:這反映了什麼問題?

  黃潔夫:醫改從執行層面上,對我國醫療資源總量不足與結構性矛盾關注不夠,民眾“看病貴、看病難”至今未能得到根本緩解。

  醫改僅聚焦于醫保層面提標、醫院內部管理,對在計劃經濟條件形成的我國現行醫療服務體系並未觸動,供方的利益格局並未調整,公立醫院試點集中在縣級醫院,位處醫療服務鏈的“下游”,而“上游”的大醫院改革未積極推進,至今未産生可推廣的模式。

  新京報:醫改措施的執行,在其他政府部門的配合上,會遇到一些困難?

  黃潔夫:很多醫改措施大多停留在文件上,無法落地。與醫改相關的政府部門有20多家,“九龍治水”,理念不一致,一些政府部門成為醫改的阻力,博弈各方都習慣性採用政府行政手段,往往違背衛生經濟學規律,經常事倍功半或無疾而終。

  新京報:有哪些解決辦法?

  黃潔夫:今天中午吃飯,醫衛界別一個全國政協委員告訴我,號販子出8000塊來買他的號,他拒絕了。這號販子不死心,找到了這個醫生帶的一個博士生,出3000塊。我就想,為什麼不用市場化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

  新京報:具體來説呢?

  黃潔夫:我國的公立醫院大都採用“高投入推動高收入”的運作模式,現在大型醫院業務收入每年以10%-20%的速度增長,醫藥增長遠遠超過GDP發展與國民每人平均收入的增長速度,政府財政與醫保支付的錢,有相當比例均花費在虛高的醫療商品價格上,這種公立醫院的運作機制是難以持續的。

  我以前説,我國沒有一家真正的公立醫院。因為醫院要自己掙錢,因此有逐利的性質。這導致了醫生給開高價藥物和一些不必要的檢查,都是為了創收。

  我國“行政化+商業化”畸形的公立醫院的事業單位體制應該改變,必須要引入競爭機制,鼓勵社會辦醫和促進民營醫院發展,推動醫改中的“供給側結構改革”。

  新京報:政府的角色應該怎樣轉換?

  黃潔夫:政府的作用是“監管市場與支援創新”,而不是“計劃性經濟手段干預”,有些措施被證實阻礙了醫改目標的實現,需要修正。

  政府的責任是支援和監管,應該用政府這只有形之手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醫療規則,去建設一個醫生為主體的、自由流動的“人力資源”市場。

  政府的政策導向不應是限制醫生,而應鼓勵醫生勤奮工作,獲得與自身服務相稱的勞動價值和合法收入,要激勵醫務人員創新服務模式,為病人提供低廉高質的服務。

  新京報:公立醫院改革的一大任務之一是“去行政化”和“逐步取消行政級別”。這個改革進程怎樣?

  黃潔夫:這個改革特別難,但也特別必要。上一屆政府就已經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但是在我國真正實現這個目標,還有一段路要走。我相信,在這屆政府任期中,能夠完成這個事情。

  ★新聞記憶體

  我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創新高

  去年,我國完成了11000多例移植手術。這是我國器官移植歷史上移植手術數量最高的一年,同時也是品質最好的一年。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以前中國每百萬人捐獻器官的比率是0.02%,現在是2.1%,捐獻數量在亞洲排在第一位。

  黃潔夫介紹,經過測算,腎移植的費用在20萬左右。根據衛生經濟學的分析,腎移植與透析治療的比較,腎移植的醫療費用只相當於兩年左右的透析治療費用。移植術後免疫抑制藥物等治療費用,僅是每年透析費用的1/3。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