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財經 > 醫藥 > 醫藥要聞 > 正文

字號:  

揭秘醫托騙人全過程:病人消費一萬 醫托拿七千

  • 發佈時間:2015-07-06 07:02:06  來源:新京報  作者:尹亞飛  責任編輯:朱苑楨

6月20日,搭訕成功後,另外一對男女準備帶“母子”去一家中醫診所就醫。

  6月20日,搭訕成功後,另外一對男女準備帶“母子”去一家中醫診所就醫。

7月4日,北京西站A1齣口外,身著“公交集團制服”的醫托與來京患者家屬搭話。女家屬蹲在地上,抱著生病的孩子。

  北京西站A1齣口外,身著“公交集團制服”的醫托與來京患者家屬搭話。女家屬蹲在地上,抱著生病的孩子

7月4日,北京西站A1齣口,一名女醫托身著帶有“北京公交集團”字樣的衣服,與兩名同夥聊天。

  7月4日,北京西站A1齣口,一名女醫托身著帶有“北京公交集團”字樣的衣服,與兩名同夥聊天。

6月20日,北京西站,一男一女兩醫托(左一女子與灰衣男子)正忽悠母子倆去看專家。

  6月20日,北京西站,一男一女兩醫托(左一女子與灰衣男子)正忽悠母子倆去看專家。

位於平安裏育德衚同的“北京百德堂中醫門診”又叫“北京中研晉唐中醫藥研究中心”。

  位於平安裏育德衚同的“北京百德堂中醫門診”又叫“北京中研晉唐中醫藥研究中心”。

當你千里迢迢來京求醫,剛下火車,一兩名“工作人員”或“熱情老鄉”就主動詢問你的病情,並“好心”帶你找“專家”看病,然後狠狠宰你一筆。這些人,就是混跡于北京西站地區的醫托。

  當你千里迢迢來京求醫,剛下火車,一兩名“工作人員”或“熱情老鄉”就主動詢問你的病情,並“好心”帶你找“專家”看病,然後狠狠宰你一筆。這些人,就是混跡于北京西站地區的醫托。

  近日,記者在北京西站暗訪發現,醫托們在這裡“組團忽悠”來京就醫的患者。他們自製車站工作證、身穿藍色制服,組團形成連環騙局,騙外地來京就醫者到一家名為“百德堂”的中醫診所就診。同樣在北京站、積水潭醫院、協和醫院、阜外醫院、301醫院也是醫托的重災區。行內人士揭秘,此況已存在近20年。醫托跟小醫院倒三七分成,患者消費1萬元,醫托拿走7000元,而這些都是患者的“救命錢”。

  投訴

  百德堂看名醫 近百患者稱受騙

  “希望再也不要有無辜的人上當受騙了!”“百德堂醫托害人!”“病沒看好,白搭5000元!”……新京報記者統計,僅在百度搜索中,就有上百人自述在北京“百德堂”中醫診所受騙的經歷。

  來自西安的劉婷2013年6月來北京協和醫院看“月經不調”,在大廳等待掛號時,一位婦女和她搭訕並稱自己之前也患此病多年,後來在平安裏附近的“百德堂”中醫診所看好了。今天正好有協和醫院的專家在百德堂義診,而且人少不需要排隊,建議她去看看。劉婷初來北京,聽説專家義診便心動了。後來她跟隨婦女前往百德堂診所,一位60歲左右的老太太給她號了下脈後便寫出了方子,同時還拒絕了劉婷帶來的在大醫院做的化驗報告等。就這樣,她稀裏糊塗地花了5000元買藥。

  劉婷回去後,同事均認為她被騙了,她上網搜索“百德堂 被騙”等關鍵字,發現了很多人和她有同樣的遭遇。

  記者隨機採訪了近百位投訴者,發現他們均是來京就醫的外地患者,受騙地點集中北京西站、北京站、積水潭醫院、協和醫院、阜外醫院、301醫院。受騙過程也幾乎都可以概括為看病、醫托介紹再高價拿藥。

  其中河南的何震今年4月帶著兒子來看甲亢,他買了5000元的中藥和中成藥,兒子吃了一天后就開始拉肚子,全身無力。他拿著中藥找正規醫院醫生鑒定,對方説這包藥成本最多20元,成色也不好。

  同樣看甲亢的李剛回家收到郵寄到家的藥後,發現“甲亢靈”還有一天就要過期,他給百德堂打電話,對方勸他安心吃藥,“沒問題”。

  記者臥底

  剛下火車,就被“醫托”盯上

  眾多患者來京看病被醫托領至“百德堂”,這是巧合嗎?近日,新京報與一名老人扮作外地來京看病的母子,剛下火車,就被“醫托”盯上。層層被忽悠後兩人最終被帶進“百德堂”。

  6月20日,早上7時46分,由涿州到北京西的列車進站,不一會兒大批乘客從北二齣站口涌出。新京報記者及閆春芳(化名)老人剛到出口就遇人搭訕。“你們坐幾號線?”一名寸頭男子攔住記者,他灰色T恤上挂著的“北京西站工作證”很是顯眼。

  得知記者要去朝陽醫院看糖尿病,“寸頭”旁邊的一位長髮女孩也上來搭話兒,直言朝陽醫院看糖尿病不專業,建議去“中國中醫研究院”看中醫,“這個病(糖尿病)西醫看不好”,並指出乘坐63路公交可到達。

  順著長髮女孩指的方向出站,走出不到兩百米,又出現一名白色T恤男子,稱與記者同路,他也去“中國中醫研究院”,並熱心表示願意給記者帶路。而後,帶著記者在北京西站內繞圈,數分鐘後在站內一拐角處與兩名中年女子接頭。

  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這兩名手拿北京地圖扮導遊的女子,聽説記者要去中國中醫研究院,瞬間轉換身份,再次送給記者一個“驚喜”,稱她們也是來北京看糖尿病的,更巧的是跟記者去同一家醫院。

  不由分説,其中一名女子就帶著記者一塊兒乘地鐵。路上還主動透露,“中國中醫研究院”雖然不大,但都是專家,糖尿病只要6000元就能看好。為了讓記者相信,女子還稱,看病的李教授是她親戚。

  一路上女子對閆春芳的病情格外關心,並勸説“來北京看病,不要怕貴。”

  在4號線平安裏站D口附近百米左右,即為醫托所稱的中醫診所。這幢二層小樓,門窗均為木質鏤空雕花,門口挂著“北京百德堂中醫門診”牌匾,並無醫托口中的“中國中醫研究院”標示。

  北京市衛生資訊網上顯示,“百德堂”中醫門診是一家有資質的醫療機構。但它卻和“中國中醫研究院”搭不上任何干係。據悉,中國中醫研究院成立於1955年,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直屬的集科研、醫療、教學為一體的綜合性研究機構。早在2005年已更名為中國中醫科學院,所以目前已不存在“中國中醫研究院”這樣的機構。

  “神醫”兩分鐘看出糖尿病

  想見李教授很簡單,只要交50元掛號費即可,北京西站出現的中年女子會全程陪伴。看病也很簡單,號脈兩分鐘即能確診“糖尿病”。但是患者花了錢之後,不能拿走處方,也沒有發票。

  6月20日上午,百德堂二樓“李教授”診室門外。一名戴著金鏈子的男子詢問記者是否來看糖尿病,並稱自己患糖尿病已經七八年,在這裡吃了兩個月中藥後病情明顯好轉,當天是來復診的。中年婦女插話問男子需要花費多少,在得到一個療程至少需4000元藥費後,她勸告記者“能看好就行”。

  診室內,戴眼鏡、身穿白大褂的“李教授”和一名男子對桌而坐。李教授給閆春芳左右胳膊各號脈幾十秒,接著詢問她是否有口乾等症狀。閆春芳説經常感到口乾,“李教授”點頭認同,接著拿出兩張印有各種藥名的A4紙,看了後便開出中藥方子,並在病歷上寫下閆春芳患糖尿病二型。前後不足兩分鐘。

  此時,李教授對面的男子開口了,“只要三個療程”花費約八千元,保證有效。記者稱只帶了1000元,這時,中年婦女突然進入診室,稱1000元太少,至少要拿3000元的藥。否則不予開藥。

  而後這名帶著記者來的中年女子藉口自己不看病了,隨之溜掉。

  兩日後,記者帶錢來“百德堂”取藥。巧合的是幾名在北京西站指路的男男女女也出現在這裡。

  按照李教授的“處方”,記者共花費2298元,發票由“北京市醫療服務門診收費收據”代替。該收據顯示2298元藥費共兩部分,中成藥1300元,中草藥998元。收據上的印章模糊,難以辨認蓋章單位。

  約15分鐘後,幾名男子從地下室拿出用編織袋裝著的十盒“遼源譽隆亞東藥業有限責任公司”製造的“糖尿樂膠囊”及十包用中藥袋包裝的中草藥。“中藥每天一包,吃完再匯錢”。

  根據收據,糖尿樂膠囊每盒130元,但據生産廠家“遼源譽隆亞東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報價,同樣規格的糖尿樂膠囊每盒60元。

  那麼10包中藥裏都有啥?近日,新京報記者將在百德堂開出的中藥,拿到中醫院諮詢。一名從業五年的中藥師仔細分辨後,排列出焦山楂、焦神曲、山萸肉、雞內金、澤瀉等18味藥,其中一味藥還摻雜著鞭炮屑。他稱這些藥品相劣質,不值錢。在該醫院配齊這18味藥僅需20多元。

  多位中醫醫生還表示,糖尿病類型是西醫説法,判斷必須依靠西醫相關檢測結果。僅通過號脈不能判斷糖尿病是一型,或者二型。

  行業內幕

  挑選目標、帶人拿藥分工明確

  這些醫托分工明確,與人搭訕的叫“清點”,領人就醫的叫“帶點”。他們“上班”也有規律,一般早上5點左右,蹲守在出站口,直到上午11點多才“下班”。

  王偉(化名)是北京西站一家公司的老闆,對附近醫托較熟。王偉稱,這些醫托常年盤踞在北京西站,規模約60人,從週一到週五,每天蹲守在西站北2齣口。

  他們組織嚴密,分工明確。遇到看上去像是病人的乘客,哪幾個醫托上前搭訕,哪幾個醫托把病人送到地鐵站,哪幾個醫托負責把病人領進小醫院、診所,都有分工。大的團夥,甚至會分出專門的人在旁邊盯梢,以防被監管部門抓現行。

  “醫托們眼很賊!”王偉説,醫托在出站口蹲守,一眼就能看出來京者是不是看病,“比如老人,或家長帶孩子。”

  在醫托行業內,這叫“清點”,這也是醫托忽悠人的第一步。

  醫托挑選目標後,第一撥人先是詢問,胸前佩戴車站或地鐵工作人員“胸卡”,這是他們自製的假胸牌,往身上一夾,搖身一變成為地鐵工作人員,給外地來京看病者“指路”。

  “他的目標是套話,問你去哪?並引導你怎麼去醫院。”王偉説。

  選擇目標後,這時第二撥人出現,這叫“帶點”。

  王偉稱,套出話後,第二撥醫托就上前説“我們家有個親戚,跟你病一樣,就在某個專科醫院看好了。”

  然後,醫托就給看病者寫一個地址,第三撥人就自稱同樣到這家醫院看病,然後帶著看病者坐地鐵一起前往醫院。

  患者沒到醫院專家已知啥病

  “老中醫專家把脈,這邊病人還沒到,醫托就提前打電話給醫院專家,告知帶來的人患什麼病。”王偉還表示,不是醫托帶過去的病人,醫院根本不給看病。

  一位醫托曾跟王偉表述,百德堂中醫院不大,但“包治百病”。比如皮膚病、癲癇病和白癜風,甚至不孕不育都能治,“不論治什麼病,就是開中藥。”每一個療程5000元。

  王偉記得,去年,他見過一名到北京看病的患者,被醫托領著買回一包中藥。他拎著草藥,再次回到西站坐車時,突然清醒過來了,哭著就走了,“他知道中藥是假的,直接扔進了垃圾桶。”

  “看病者到醫院後,不住院,只開中藥。”王偉説,這些看病者剛下車,頭腦暈乎,又人生地不熟,而且看病心切,就很容易被醫托忽悠過去。

  王偉説,平時,百德堂醫院裏有四五十個人去看病,一半是托,一半是真病人,“不是醫托帶過去的,醫院根本不給看”。

  6月初,新京報記者曾試圖進入百德堂,但是沒有醫托帶進門,百德堂門口坐著的幾個人直接制止記者進入,“這兒不看病。”

  到了醫院後,醫托也裝作是病人,同樣拿藥。為表演真實,醫托先拿藥,看病者一看,醫托都拿藥了,看病者也就拿了。

  病人消費一萬 醫托拿走七千

  這些醫托盤踞在北京西站出站口已近20年。一名醫療行業的知情者透露,這些醫托基本都是湖南籍,規模大概七八十人,以前是往各小醫院、診所拉人,大概五年前,這些人開始固定往百德堂拉病人。

  “現在,醫托分成的行情是三七開。”7月3日,南三環一家民營醫院,老闆劉金生(化名)透露,現在很多小醫院、診所跟醫托分成比例是“三七開”,而且是“倒三七”,也就是説,醫托每引過來一個病人,病人在醫院消費1萬元,醫托拿走7000元,醫院只留3000元。

  劉金生在北京開小醫院10多年,也是靠醫托活下來的。他説,醫托這行以湖南籍和河北籍為多,兩股醫托勢力都是靠老鄉關係發展起來的,除了老鄉介紹,外人萬難加入,河北籍醫托群體中,有部分是東北籍人。

  “別的人根本插不進去。”劉金生透露,很多醫托常年固守一個地方,周圍的關係也打點得很好,如果有入侵者貿然進入“勢力範圍”,根本不用醫托動手,會有人出面驅逐。

  在劉金生看來,這些年,醫托分錢的比例也是越來越高,醫託生意最好的時候是暑假期間,現在有的醫院和診所給醫托75%的分成。

  縱然如此,劉金生稱,在北京大醫院看病的多是得了疑難雜症或大病的外地人,一些小醫院如果不使手段,壓根兒就不可能有很多病人來就診。有了醫托,一個三四百平米的小醫院,每天流水能達到三十多萬元,除去給醫托分成,一年下來,也能落下幾百萬元。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