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文章 ] [   ]
關於“自然之友”保護藏羚羊問題的報告和建議
中國網 | 時間:2001 年01 月12 日 | 文章來源:中國網
    1999年2月1日

    自然之友參與藏羚羊保護活動的背景

    自1995年開始,“自然之友”通過參與環保志願者楊欣“保護長江源,愛我大自然”活動,受到環保英雄索南達傑事跡的教育和感染,多次支援和組織會員到可可西裏進行考察和參加建設保護站勞動,逐步對可可西裏野生動物保護工作的現狀和問題有所認識並日益關切。

    1998年春,世界自然基金會史立紅女士(自然之友會員)根據國內外資料編寫了一份關於藏羚羊情況的報告,同時,曾到可可西裏採訪和考察的“自然之友”會員奚志農、王卜平等提供了大量照片、錄影帶和其他一手資訊。

    1998年,“自然之友”、世界自然基金會和國際愛護動物基金等幾家非政府環保組織負責人針對可可西裏野生動物保護工作的困境,曾多次探討如何共同支援救助藏羚羊的行動,並聽取了香港有關機構的意見,但因為沒有政府參與,未能形成具體行動方案。

     自然之友對中共青海省治多縣西部工委(綽號“野牦牛隊”)的支援

    1998年9月,根據一些會員的建議,“自然之友”和《中國林業報·綠色週末》聯名邀請扎巴多傑來京介紹情況,同來的還有治多縣政府辦公室楊殿斌副主任和當地一位熱心環保的企業家。其路費、在京食宿和活動統由“自然之友”負擔和安排。

    扎巴多傑等在京曾向國家環保總局、國家林業局有關部門彙報了工作,並訪問了世界自然基金會和國際愛護動物基金辦公室。“自然之友”安排他們與傳媒界見面,並向“自然之友”會員和北大、北林大、輕工學院等高校學生作了多場報告,引起強烈反響。傳媒廣泛報道引起了公眾關注。

    尋求國際支援

    1998年10月 “自然之友”會長梁從誡會見正在訪華的英國首相布萊爾,並向他提交了一封要求英國制止其國內非法藏羚絨貿易的公開信。次日布萊爾即回信表示同情和支援。據了解,布回國後已指示英國環保部關注這一問題。

    對於扎巴多傑的工作和梁從誡的公開信,多家中國報刊和外國媒體,如日本廣播電臺(NHK)、美國之音、英國《獨立報》、美《洛山磯時報》等都作了報道。中國保護藏羚羊行動引起了國際反響,外國報紙開始配合中國各非政府環保組織,向我提供國外藏羚絨貿易資訊。

    1998年12月,國家林業局公佈了《中國藏羚羊保護現狀》白皮書,成為對外宣傳中具有權威性的依據。

    扎巴多傑去世後的情況

    1998年11月,扎巴多傑在玉樹突然去世。北京傳媒報道了這一噩耗,引起了國內外嚴重關切,輿論更加擔心藏羚羊命運,給當地造成一定壓力。

    1998年12月下旬,治多縣人大吳春慶副主任和楊殿斌專程來京,向各非政府環保組織和傳媒表態,強調縣領導對扎巴多傑和西部工委過去工作充分肯定,並將進一步加強反盜獵工作,希望各非政府環保組織繼續支援他們。

    與此同時,治多縣西部工委的反盜獵巡邏沒有間斷。據了解,扎巴多傑去世後,從1998年11月至1999年1月下旬,他們已前後進山巡邏十一次(其頻度超過以往),共截獲盜獵分子六批,抓獲14人,繳獲藏羚羊皮330張及一批車輛、武器。其中盜獵分子9人已先後押送治多縣依法受審。但因巡邏隊人手少、裝備簡陋,經費不足,還有大批匪徒漏網,盜獵活動仍十分猖獗。據了解,被捕犯罪分子不久將在當地公開宣判,同時要將近期繳獲的數百張藏羚羊皮當眾銷毀。屆時“自然之友”、國際愛護動物基金和傳媒界可能派人參加以示支援和聲援。

    民間組織對可可西裏保護藏羚羊行動的支援

    “自然之友”和國際愛護動物基金經過共同努力,12月下旬為治多縣西部工委募集到40余萬元。其中,國際愛護動物基金用以支援巡邏的8萬餘元及兩個野外急救藥箱已于日前郵到了格爾木; “自然之友”購置了2023Q型北京吉普兩輛(經批准,車身作了警務標誌)和近6萬元的汽車配件,還計劃購置電臺一部,車用天線一架,近期將發往西部工委,剩餘款項將用於資助經常性巡邏。兩個非政府環保組織提供捐助的條件是:必須當眾全部銷毀繳獲的藏羚羊及其他野生動物皮張,絕對不得出售;對盜獵分子要依法嚴懲,不得以罰代刑。

    1999年1月中旬,青海省野生動物管理局鄭傑局長和玉樹州可可西裏保護區才嘎主任來到北京,和“自然之友”及國際愛護動物基金負責人見了面。雙方表示要互相配合,把藏羚羊保護工作做好。“自然之友”等特別希望保護區能正式吸收治多縣西部工委參與其巡防工作,以發揮後者的積極性。鄭局長和才嘎表示,這方面已有所考慮,將作出合理安排。

    最近,據新疆環保志願者告知,在新疆阿爾金山保護區一帶藏羚羊被獵情況仍異常嚴重。盜獵分子主要也來自青海海東、黃南地區。該保護區面臨著和可可西裏類似的困難,影響了對盜獵活動的打擊力度。

    根據以上情況,我們認為:

    目前青藏高原野生動物保護形勢依然極其嚴峻。估計總數已不到五萬的藏羚羊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每年竟以萬隻以上數量被盜獵,將使這一珍貴野生動物在幾年之內徹底滅絕,這將是我國乃致全球野生物種的重大損失。

    藏羚絨大量偷運出境也是對我國一種重要國有資源的掠奪和破壞。根據藏羚絨製品國際價格和喀什米爾地區每年加工的藏羚絨原料數量推算,每年作為原料從我國出境的藏羚絨的國際市場價值高達數百萬美元,而這正是激起盜獵及走私分子瘋狂貪慾的根源。

    這同時也嚴重地損害著我國在環境保護方面的國際形象。我們正在和盜獵分子爭分奪秒,時不我待。國內外輿論正密切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在這個問題上,幾年來,各非政府環保組織和環保志願者在動員輿論、呼籲國際合作和援助地方保護機構等方面作出了極大努力,取得了顯著成效。但限于非政府環保組織的社會功能,今後要對地方工作做出更大貢獻是很困難的。

    為此,我們鄭重建議:

    在中央政府主管部門下成立“藏羚羊保護工作領導小組”,以統籌領導和調度全面工作。同時,由中央主管部門直接出面,切實整頓和加強西藏、青海和新疆三省區的有關保護機構,配備得力幹部,吸收有經驗、能吃苦的地方公安、保護人員參加,組成強有力的保護隊伍。

    在經費、裝備、武器和執法許可權上給予地方保護機構充分保證。與盜獵團夥鬥爭和與走私集團鬥爭一樣,不能總是讓執法隊伍處於劣勢,甚至餓著肚子開著破車追捕犯罪分子。了解情況的同志還多次建議:如果巡邏能夠使用“黑鷹”直升機,不僅效率可大大提高,其總體成本也比地面巡邏要低。近年來我國在護林防火方面曾多次動用部隊飛機,保護藏羚羊的意義決不下于護林,動用直升機原則上應該是可以考慮的。

    建立責任分明、行之有效三省區聯防體制,嚴防盜獵分子鑽我巡防較弱地帶或三省區結合部的空子逃之夭夭。

    對被抓獲的盜獵團夥頭子依法實施最高量刑(獵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三隻以上為嚴重刑事犯罪,並可與盜賣野生動物、非法持槍數罪並罰)。甚至可以循例(熊貓、虎、野象)判幾個死刑。杜絕以罰代刑、養癰遺患;同時也要對買賣獸皮的奸商繩之以法。

    繳獲的野生動物皮張及其他部分,要全部公開銷毀,嚴禁任何單位出售。同時加強西藏邊境口岸緝私工作,嚴防藏羚絨偷運出境。

    在大量産生盜獵分子的地區大張旗鼓地向群眾宣傳保護野生動物的意義和有關法律。如青海省海東、黃南地區的回族、撒拉族農村,西藏昌都地區等,特別是在當地中、小學裏。對被判刑分子,要將法院佈告貼到其家鄉去,造成震懾效果;甚至可以對當地近年突然致富農戶進行追查,要其説明財富來源(刑法規定,鉅額財産來源不明是一種罪)。盜獵分子經常出沒的中心城市如格爾木的公安部門也要通力配合。

    及早召開有相關國家和地區政府環保部門和各非政府保護組織參加的國際會議,爭取在保護藏羚羊方面建立有效的國際合作,盡可能地擴大國際宣傳。在這方面各非政府環保組織可以發揮一定作用。

    儘早由政府主管部門邀集各有關部門、地區、機構、組織等進行幾次實質性的工作研討,並在此基礎上及時制訂和布署藏羚羊全面保護行動計劃。

    總之,要使藏羚羊得到切實的保護,就必須把這個行動搞得像當年保護大熊貓一樣,家喻戶曉,人人關心。 僅靠幾名地方公安在廣袤的荒原上與裝備優越的盜獵團夥打遊擊,抓一漏百,藏羚羊保護將流為一句空話。如是,則這一全球性保護動物將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被罪惡的盜獵分子捕盡殺絕,而在世界輿論面前,中國政府將難以辭其咎。

    “自然之友”等非政府環保組織願盡最大努力,支援政府一切有力措施,堅決不讓這樣的生態悲劇在我國的青藏高原上發生!

    中國網 2001年01月12日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