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配資式結構化資管新增遭叫停 理財入市渠道遭堵

  • 發佈時間:2015-12-03 07:44:46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事實上,該類資管産品新增被叫停的原因,係與該類産品具有為劣後份額持有人變相開展類似于場外配資活動的功能有關。在銀行等優先級資金的數倍認購下,劣後投資者可以投資顧問等身份,通過為資管産品下達投資指令,進而曲線的實現杠桿交易。

  監管層針對A股多重杠桿問題的清理還在繼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家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人士處證實,由劣後級份額持有人參與投資決策的結構化資管的新增日前已被監管層叫停。

  事實上,該類資管産品新增被叫停的原因,係與該類産品具有為劣後份額持有人變相開展類似于場外配資活動的功能有關。在銀行等優先級資金的數倍認購下,劣後投資者可以投資顧問等身份,通過為資管産品下達投資指令,進而曲線的實現杠桿交易。

  據業內人士透露,自去年起A股活躍度提高後,由劣後擔任投資顧問(下稱投顧)或直接擁有交易許可權的分級産品在全部分級産品中佔據較大比例,而在該類資管被要求停止新增後,已有部分基金子公司暫停了結構化業務。

  而在該模式的助推下,分級類資管也積聚了較大的市場規模——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權威渠道處獲得的一項數據顯示,僅基金及基金子公司渠道的分級産品規模已達10015億元(含債券、非標類)。

  而另一方面,劣後交易類分級産品的新增被停,無疑也讓先前部分熱衷於投資于優先級份額的銀行資金“無處安放”,而這也意味著,繼場外配資等活動遭到清理整頓後,銀行理財入市的更多渠道也在遭遇監管層的圍堵。

  “配資式”資管被叫停

  “投顧參與劣後,或者劣後直接下達投資指令的産品,目前的口徑是不讓新增了。”12月1日,上海一家基金子公司中層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個政策很大程度上是防範杠桿、配資,同時也是防範利益輸送。”

  事實上,針對該類資管業務的存留,證監會[微網志]有關負責人已于上週五宣佈,下發《關於規範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涉嫌配資的私募資管産品相關工作的通知》,並稱將“有序規範涉嫌配資的優先級委託人享受固定收益、劣後級委託人以投資顧問等形式直接執行投資指令參與股票投資的私募資管産品(下稱配資式資管)”。

  而這也意味著,此次配資式資管增量的叫停,則正是監管層上週五通知有序規範後,該業務所遭遇的實質性影響。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所謂配資式資管,其具體模式錶現為券商、基金子公司等資管機構設立包含優先、劣後甚至夾層的分級資管計劃,優先、夾層獲得固定收益、劣後則享受剩餘收益;同時,該計劃的投資決策權由劣後方下達,而優先級的固定收益則從整個計劃的收益及劣後方的本金中扣除。

  在這一結構安排下,看似是資管機構所管理的分級産品,其實質是為劣後方放大交易杠桿提供便利。

  “分級的通道主要是兩類,一類是第三方投顧,劣後也是單獨的,這一類需要私募渠道進行銷售,而投顧通常較為知名,或者是相對穩健的對衝策略。”前述基金子公司中層人士稱,“還有一類就是私募方直接作為劣後參與投資決策,並通過優先級放大損益杠桿,目前新增被叫停的也正是後一類型。”

  而據另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透露,目前除投顧作為劣後外,投顧代為交易的資管産品也已不被允許;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曾有多家基金子公司就曾因此類操作涉嫌違規而被採取行政監管措施。

  “其實許多問題出在給私募的通道業務上,目前這塊的監管思路是用私募外包業務來做,而不是以投顧模式。”一位接近監管層的基金子公司人士稱。

  千億級配資式資管存量承壓

  但有業內人士透露,自去年底A股活躍度不斷提高以來,投顧方作為劣後或劣後直接參與投資決策的産品數量在全部分級産品數量中的比例相對較高,而經過結構包裝後,資管投顧方是否與劣後認購人存在關聯關係,也有一定的識別難度。

  “分級産品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給私募做的通道,因為純主動管理的産品並不好發,有意願的往往也是帶著策略來的。”華北地區一家基金子公司項目經理表示“但這種産品在結構上可能表現得會更隱蔽,識別也有難度,比如投顧和劣後方的關聯關係可以非關聯化處理。”

  事實上,由於今年以來A股較為活躍而該模式資管業務的興起,分級類資管産品的規模也水漲船高。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權威渠道獲得的一份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底,僅在基金公司、基金子公司專戶渠道中,劃分為股票、混合類的存續分級産品規模合計約為6558.24億元。

  “這類的結構化很多,假設按照25%的規模保守估算,配資類資管的存量也在上千億以上。”前述基金子公司中層人士分析稱。

  “中長期還是會有影響的,停止新增意味著這些産品到期後將不會再有接盤方。”華北一家券商場外市場部人士認為。

  不過,此次叫停並不涉及較為純粹的分級結構化資管和定增、增持、持股計劃等杠桿産品。

  “只有劣後、投顧操盤或者投顧做劣後的才會被叫停,其他類似于定增之類的並不會受到影響。”前述華東地區基金子公司人士表示。

  “確實這部分不應該受影響,因為屬於準一級市場了,大部分杠桿的安全墊比較高,而且有鎖定期。”前述場外市場部人士坦言。

  銀行資金入市渠道收窄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述配資式資管業務中,常有銀行理財等優先級資金的參與。

  “這個模式的操作思路是基金子公司去銀行那邊批發額度,設定好杠桿比例,再拿給大客戶來賣。”前述基金子公司中層人士稱,“通常劣後都要下達投資指令,也可以理解,因為一般杠桿較高的劣後投資人也不可能那麼放心把這種高風險産品交給投資團隊來選股。”

  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銀行資金仍然在尋求和二級市場優先級份額有關的投資機會。

  “目前民生、招行都還在積極的做這類的項目。”前述基金子公司項目經理透露。

  來自銀行方面的人士也表示,此次針對配資式結構化資管的新增叫停,將對銀行理財資金配置帶來衝擊。

  “之前定向增發三年期的叫停和後來的穿透核查已經讓銀行理財受到一些影響了,圍繞資本市場的有效資産正在減少。”西南地區一家城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稱, “資産荒的現象也沒有得到好轉的情況下,優質資産稀缺,而銀行資金的配置難度也會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信託公司亦可以通過設立信託計劃來開展此類業務,而由於分業監管,此次增量的叫停暫時尚未涉及信託産品。“並沒有聽説這一塊會叫停,有的私募也會採取這種渠道加杠桿。”北京一位信託經理坦言。

  而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目前叫停範圍僅波及證券期貨經營機構,但未來不排除具有類似結構的信託産品及依附於信託計劃成立的陽光私募也將受到同類限制。

  “證監會管不到信託,但是開戶是證監會負責的,所以不排除也會對信託渠道的私募産品産生影響。”前述基金子公司中層人士稱,“對於涉嫌存在配資、劣後或投顧操盤的分級信託産品,中登這邊只要一查,還是會發現線索。”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