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配資清源進行時:未來證券賬戶實名制將嚴格執行

  • 發佈時間:2015-09-28 15:58:00  來源:光明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楊菲

  監管層希望能夠透過數據看清市場動向,未來市場參與方包括外部接入系統涉及到的證券賬戶實名制將會被嚴格執行

  在此輪市場快速上漲和快速下跌過程中,起到助漲助跌作用的杠桿資金正在被全面規範與清理。

  市場上杠桿資金來源主要有三個渠道,一是券商開展的融資融券業務,一是通過信託渠道開展的配資業務,還有線上線下的配資公司開展的業務。相較于公開透明的融資融券業務,後兩者實際規模難以監控,給市場帶來的風險隱患也更加突出。

  “投機資金過大,監管層難以穿透賬戶資訊,給監管帶來了風險,所以清理杠桿資金特別是難以監管的配資業務是必要的。”一家大型券商的資訊技術系統負責人告訴《財經》記者。

  在清理杠桿資金的過程中事涉多方,截至目前,涉及配資業務的證券公司、資訊技術服務機構、配資公司中均已有典型受到較為嚴厲的處罰。

  在市場調整幅度已經過大的情況下,監管層進一步正本溯源,清理之前已經在市場上存在較長時間的“灰色地帶”,它們或多或少違反了現行證券法規。因此,不規範的信託業務和接入券商的第三方系統亦在清理之列。

  資深市場人士表示,從助推市場快速上漲到現今的被清理,參與配資的各方主體均為了賺快錢而陷入瘋狂,當市場連續大跌後,它們也為此付出了慘痛代價。未來,重建將是市場的主題,券商、信託、資訊技術服務商均應回歸業務本源,方能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清理升級

  這輪市場的快速上漲啟動於2014年的7月份,隨後至2015年1月份滬指已經上漲50%,與之伴隨的是融資融券業務中的融資規模單邊上漲,不到半年時間,融資餘額由5000億元增長至1萬億元。

  在這種行情下,其中就有部分券商為了追逐融資息差帶來的收益向不符合融資條件的客戶融資。

  監管層已經意識到杠桿資金對股市快速上漲的推動。因此,監管層在2014年底啟動了對券商兩融業務的檢查。隨後證監會[微網志]對相關違規券商進行了包括暫停兩融新業務的處罰。此舉引發市場在2015年1月19日大跌,當晚,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對券商進行處罰是為了規範市場發展並非為了打壓股市。

  市場情緒受到撫慰後,A股繼續上漲。顯然,除了資訊透明的兩融業務,場外大量杠桿資金亦通過各種途徑裹挾其中,並在市場上漲過程中,規模不斷增大。

  上述券商人士告訴《財經》記者,彼時除了券商的融資數據監管層可以準確掌握以外,大量傘形信託及虛擬賬戶參與市場,監管層並不能準確地把握市場上的杠桿資金究竟有多少,這為監管的拿捏帶來難度。

  在兩融業務受到規範後,市場仍舊快速上漲,由此,以恒生電子開發的HOMS系統作為工具為代表的配資業務開始受到監管層重點關注。

  6月12日,證監會下發《關於加強證券公司資訊系統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要求券商全面梳理外部系統接入情況。

  北京一家券商資訊部門人士告訴記者,隨著市場參與主體的增多以及投資策略的多樣化,券商原始的簡單執行買賣的端口已經不能滿足市場主體的需要,因此,在券商端口上接入外部系統進行比如量化交易之類的情況非常普遍。外部接入系統滿足了市場投資主體的個性化投資需求。

  問題是,一些外部系統利用便利進行股票配資,使得監管不能有效穿透賬戶。

  大量外部接入系統在這次清理中被關閉或不再接受增量。此時,市場信心已經較為脆弱,隨後,以國泰君安(18.76, 0.36,1.96%)為代表的大盤股在6月18日發行,市場開始連續下跌,由此亦引發配資賬戶發生連鎖反應,引發了強制平倉。

  6月下旬和7月初A股劇烈下跌,管理層介入維穩。7月9日之後的四個交易日,A股出現反彈,此時場外配資有捲土重來之勢。市場此前已經為去杠桿付出較大代價,監管層顯然不能坐視配資捲土重來。

  7月12日,證監會發佈19號公告,全面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的活動,監管層措辭嚴厲,其表示一段時期以來,部分機構和個人借助資訊系統為客戶開立虛擬證券賬戶,借用他人證券賬戶、出借本人證券賬戶等,代理客戶買賣證券,違反了《證券法》、《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關於證券賬戶實名制、未經許可從事證券業務的規定,損害了投資者合法權益,嚴重擾亂了股票市場秩序。

  由此,清理並不僅限于通過HOMS系統等形式進行的場外配資,而是凡是違反了上述法規規定的行為均要進行清理。

  接近證監會的人士提醒《財經》記者,《證券法》明確要求入市的資金要依法合規,但現在看來,有多少不合規的資金變相通過多種渠道進入股市需要多部門聯合核查。

  8月中旬,證監會對券商和期貨機構進行資訊技術專項檢查,其中的重點即是檢查外部接入系統規範情況和是否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

  隨著監管層調查的深入,監管層開始對市場違規主體開出罰單。9月2日,恒生公司、銘創公司、同花順公司涉嫌非法經營證券業務被證監會處罰,上述三家公司開發具有開立證券交易子賬戶、接受證券交易委託、查詢證券交易資訊、進行證券和資金的交易結算清算等多種證券業務屬性功能的系統。通過該系統,投資者不履行實名開戶程式即可進行證券交易。

  上述三家公司開發的系統可被用於傘形信託、配資平臺開展的配資業務中。

  9月11日,華泰證券海通證券廣發證券方正證券因對外部接入的恒生HOMS系統、銘創系統、同花順系統等未進行許可認證,未對外部系統接入實施有效管理被證監會處罰,一同受罰的還有部分券商的資訊技術部門負責人。

  9月18日,證監會對業內配資平臺規模較大的米牛網做出處罰,米牛網通過HOMS系統招攬客戶,為客戶提供賬戶開立,證券委託交易、清算、查詢等證券交易服務,且按照證券交易量的一定比例收取費用。米牛網涉嫌非法經營證券業務。

  與此同時,利用信託計劃募集資金參與配資的福誠瀾海、南京致臻達、浙江豐范、臣乾金融及黃辰爽亦受到處罰。

  配資平臺去向

  《財經》記者調查發現,在監管層三令五申禁止場外配資之後,大部分配資公司暫停了股票配資業務,但仍有網路配資平臺以其他方式參與配資。

  之前參與過配資業務的金斧子CEO張開興告訴《財經》記者,已經不做配資業務了,現在轉型做網際網路金融綜合理財。運營米牛網的杭州米雲公司相關人士告訴《財經》記者,自7月13日淩晨,米牛網公告停止股票質押借款的仲介業務之後,7月底基本完成除停牌股票的存量清理工作,現在主要做基於創業企業股權抵押的創業借款理財項目。

  不過,《財經》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諮詢了一家百度[微網志]搜索上排名靠前的網路配資平臺,其表示可以給記者提供四倍杠桿進行配資。但由於目前HOMS系統不能使用,所以其給記者提供的賬戶是其以別人身份證開立的實名賬戶。但要求記者不能修改賬戶密碼,以便其人工盯盤進行風控。這種操作方式,監管層很難識別出是否為配資賬戶。

  記者調查發現,採取上述變通措施的配資平臺較少,大部分表示人工盯盤工作量大,且難以與HOMS系統風控的安全性和便捷性相比。因此,在當前股票配資業務暫停。但其建議記者留下聯繫方式與之保持聯繫,待外部接入系統整頓風暴結束後再尋找新模式進行配資。

  信託遭劫

  限制HOMS系統等參與配資業務,受到影響的是傘形信託和配資平臺。而清理整頓外部接入系統,則讓證券投資信託業務受到重大挫折,業界認為,通過信託渠道進入股市的資金體量龐大。

  一家省級信託人士告訴《財經》記者,之前行業通過信託計劃投入股市的有三類,分別是非結構化信託、結構化信託和結構化信託衍生出來的傘形信託。

  由於一個信託計劃體量較大,簡單的券商端口並不能滿足複雜的投資和風控需求,因此信託計劃接入外部系統是普遍現象。

  非結構化信託一般作為私募機構的通道較多,信託受益人沒有優先、劣後之分,享受權益相同,不存在杠桿。

  結構化信託將産品分為優先、劣後,有的甚至更多層級。優先級有穩定的預期收益,優先級的資金很大一部分來源於銀行理財産品,一些追求高收益的投資者認購劣後部分,以此獲得杠桿,博取高收益。

  傘形信託則是結構化信託的演變,其在信託母賬戶下,利用HOMS等系統為每個劣後級客戶單獨開立子賬戶,獨立下單和結算,實現配資功能。

  業界的共識是,上述三類業務中傘形信託應當予以清理。但在清理整頓外部接入系統的要求下,部分券商對非結構化信託和結構化信託也開始清理。

  中融信託稱,其收到華泰證券通知,在9月30日之前終止向其提供任何外接系統服務。

  中融信託表示,其證券投資信託計劃均依法合規設立,未從事或變相從事違法違規配資活動,也沒有為恒生HOMS、上海銘創、同花順等場外配資提供介面。且如果切斷外接系統服務,將會影響存續的信託計劃38個,信託規模133億元。

  隨後,華泰證券回應稱,其是根據中國證監會的要求,嚴格清理整頓外部接入的各類資訊技術系統,只留下合規部門認可的接入系統。

  隨著越來越多的券商加入清理序列,眾多信託受到波及,外貿信託亦向國泰君安終止其外部接入系統服務表示異議。

  在券商的強力清理之下,部分信託計劃選擇賣出股票,由此給市場帶來心理層面壓力,9月14日、15日滬指分別下挫2.67%、3.52%。

  9月17日,證監會發文表示不要簡單採取“一刀切”模式進行清理,試圖使清理方式更加柔和,減弱對市場的影響。

  《財經》記者獲取的一家大型券商的清理方式是,要求公司平穩清理違規賬戶接入,不做“一刀切”。

  對於傘形信託,規模小的在9月30日之前可通過“紅衝藍補”的方式變為單個賬戶或改用券商系統交易。所謂“紅衝藍補”,是指股票和資金不通過交易過戶,而是通過手工調賬,在一個賬目上減去(資金或股票)即為紅衝,在另一個或者同一個或多個賬目添加同樣的資金或股票即為藍補。

  但券商人士指出,此種模式,需要信託內部進行重新人工結算,工作量較大。

  規模較大的傘形信託,9月30日以後開放系統賣出許可權,但限制買入。

  對於非機構化信託,合規部門做好包括核查産品是否合法備案及資金來源和投資行為是否合規的盡職調查。

  針對受信託反彈最大的結構化産品,上述券商提供四種清理方案,分別是改成非分級産品、改成優先級為不固定收益、投顧不進行下單、改用券商自己的PB平臺。

  由於清理方式與之前的一刀切相比更加緩和,對二級市場的影響也在逐步降低。

  各方思考

  隨著市場進入自我調整與自我修復階段,從去年開始裹挾各路資金大幅上漲的A股成交量逐漸萎縮。

  在經過過山車之後,市場參與各方均付出了慘痛代價,各方應重新反思,合力重建健康的資本市場。

  一位從事20多年券商資訊系統建設的人士告訴《財經》記者,這次股災,從IT的角度上看,是數據出現了問題,市場經過發展,參與主體、規模和複雜程度都變了,由於大量外接系統存在,以及背後實名制度落實的缺失,導致沒有準確數據,監管失去了量化參考,最終出現偏差。

  在這一場杠桿盛宴中,證券公司、銀行、信託、配資公司、資訊技術服務商均為了利益,賺快錢,導致各方在利益糾葛中,使市場更為複雜。

  證券公司、銀行、信託為了增加息差收入,為配資提供通道和資金。資訊技術服務商為獲取收益被監管層認定為給配資提供了技術支援。

  對於券商而言,當下面臨較大壓力,融資融券業務、自營業務和佣金收入下滑。券商作為連接二級市場的通道,必須把住合規關口,切斷違法違規的證券業務與二級市場的聯繫。

  信託公司經過此次清理,以前的業務模式也面臨較大顛覆。根據證監會的要求,除了傘形信託必須清理之外,優先級委託人享受固定收益,劣後級委託人以投資顧問等形式直接執行投資指令的股票市場場外配資也必須被清理。

  這意味著信託公司將回歸受託管理人的本來角色,需要提高自身的管理能力,不能只局限于收取通道費,躺著賺錢。

  上述人士説,以恒生公司為代表的金融資訊服務商有大量的合規業務可以去做,同時也空間巨大,畢竟現在國內金融資訊系統較國外仍有很大進步空間。

  經歷此輪調整,監管層希望能夠透過數據看清市場動向,因此,未來,市場參與方包括外部接入系統涉及到的證券賬戶實名制制度將會被嚴格執行。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