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6日 星期二

代表委員:教育資源區域共用根治天價學區房

  • 發佈時間:2016-03-05 07:06:47  來源:新京報  作者:劉夏 王姝 劉瑋 郭超 黃穎  責任編輯:王斌

  多位代表委員指出“天價學區房”源於教育資源不平衡,“多校劃片”係解決的具體措施之一

  “教育資源區域共用根治‘天價學區房’”

  【學區房】

  在北京市西城區的文昌衚同深處,一間小小的、不起眼的、甚至雜草叢生,可以説有點破敗的房子,近日賣出了相當於20公斤黃金的價格。

  確切地説,這處僅僅11.4平米的房産,賣出了530萬元人民幣的天價,每平米房價達到46萬元人民幣。賣出如此高價的原因,就因為它是北京最著名的小學之一實驗二小的學區房。46萬的單價,也創造了北京最貴學區房的紀錄。

  教育部日前下發《關於做好2016年城市義務教育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今年將在目前教育資源配置不均衡、擇校衝動強烈的地方,根據實際情況,積極穩妥採取多校劃片,將熱點小學、初中分散至每個片區,確保各片區之間大致均衡。這意味著,多校劃片正式列入教育部官方文件,將作為一項教改新政予以實施。

  根據通知,實行多校劃片的,應通過隨機派位方式分配熱點學校招生名額。派位未能進入熱點學校的學生,仍應就近安排至其他學校入學。

  一時間,大家圍繞“學區房真的白買了嗎”的關注與討論也再度升級。

  昨日,多位代表委員就“天價學區房”問題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國外類似“天價學區房”的問題很少,“天價學區房”産生的根本原因在於教育資源的不平衡。

  此前,教育部長袁貴仁在經過人民大會堂“部長通道”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多校劃片是各地在解決單校劃片帶來的問題中探索出來的辦法,這是目前解決教育資源不均衡的舉措之一,教育部建議推廣。但各地情況不一,最終效果怎麼樣,“群眾的感受是標準”。

  ★焦點

  “‘天價學區房’因教育資源不平衡”

  “發達國家‘天價學區房’很少見,可以説是一個中國特色的問題。”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賈康説。

  賈康認為,“學區房”已經成為一種社會現象,“現在有支付能力的人首先考慮孩子能夠進入他心目中的好學校,不要輸在起跑線上。”

  “家長的目的是要解決孩子入學的問題,搶到手裏之後,也不用擔心它貶值。他用完之後一轉手實際成為一個投資品,能取得回報。當然受到追捧了。”賈康説。

  為何出現“天價學區房”,多位代表委員均指向了教育資源的不平衡。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曾到美國、芬蘭等地考察當地的基礎教育情況。“美國的中小學也有排名,在買房時家長也會參考學校的等級,但學區房不會貴得離譜。”

  鐘秉林説,芬蘭的基礎教育在世界上是一流的,但是芬蘭並不存在“學區房”的問題,在芬蘭家長看來,“學區房”實際是中國家長在擇校,而並非學生自己。在芬蘭家長基本都會讓孩子在家附近上學,他們認為學校之間的差別不大。“這是因為芬蘭的優質教育資源相對均衡所致。”

  “‘多校劃片’要重點做好配套設計”

  “沒有絕對的教育資源均衡。”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大學原校長周其鳳和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大學附屬中學校長王錚都指出了同樣的觀點。

  周其鳳説,“沒有絕對的均衡,我們現在應該追求教育公平,我是農村來的,你説農村教育資源能和北京的教育相比嗎?”

  這個觀點也得到了王錚的認可,他指出,教育均衡只是在一個區域內的相對均衡,比如在北京,大家對優質教育的需求都很強烈,如果某個區域的教育資源和其他區域差距很大,就要調整了。

  王錚指出,北京這些年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如按照學區劃片、集團辦校等舉措,都收到了一定的成效。

  北京已有小學入學時探索“多校劃片”探索,例如2015年北京市豐台區的小學入學辦法中已經採取了“多校劃片”與“單校劃片”相結合的方式,但是多校劃片針對的是未確定單校劃片入學但是家庭自有住房的京籍學生、京籍集體戶口學生等。

  賈康認為,解決學區房房價高企,重點是做配套設計。“所以還要回到教育部領導説的,讓民眾決定,在這個地方是單選多選還是怎麼辦,只要讓老百姓覺得過得去,不會有那麼多的不愉快,就可以了。”

  對於這種“一房對多校”的劃片方式是否會重新導致“條子生”,王錚認為,在學籍資訊系統管理完善的北京,大可不必擔心這個問題,“所有的學生學籍都在市教委的學籍系統裏,統一管理,幾乎無尋租空間”。

  “教育資源區域共用才能‘治本’”

  不少受訪的家長和仲介機構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多校劃片”政策會給“學區房”降溫。也有的仲介表示,“同片區的學區房和非學區房差價在每平米2萬左右,‘多校劃片’後,部分設施好的非學區房會進行一定提價。”

  賈康認為,“學區房”降溫與否需要等具體政策出來才能判斷。“政策不改變學區房概念,只是改變大家對‘學區房’不同的偏好類型。”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中山紀念中學原校長賀優琳認為,家長的教育觀念也需要改變。名校現象的形成也有部分人為因素,有的學校被“神化”、被炒熱;有的名校之所以有名,就在於升學率,“我多次講過,一個學校不能窮的只剩高考,只追求升學率。從早到晚只知道苦讀拼高考的學生,未必走得遠,教育的關鍵還是能力的培養”。他説,斥鉅資送到名校的孩子與免費入學的孩子相比,日後的素質與能力不一定就有多大差距。

  “解決教育資源不平衡的治本途徑還是要想辦法帶動區域內的教育資源共用。”王錚認為,北京現在做的集團辦校是一種相對容易操作和顯效快的途徑,但如果想要把效果發揮到最好,不僅僅是拼人(優秀教師),還應該利用資訊化的方式,把優質的教學方法、課件等資源共用。

  ★探訪

  文華衚同現46.2萬/m2學區房

  位於西城區新文化街111號的北京第二實驗小學,即使在教育資源豐富的西城區,該校綜合實力也位居前列。

  昨日下午四點多,北京實驗二小一位三年級小孩的母親顧女士告訴記者,她家住在西四環,六年前在文昌衚同購買了一處平房,那時候價格接近300萬,去年這間平房已經賣了。

  有房屋仲介告訴記者,“因為學區房的名額會佔用6年,所以大多數家長會在孩子2、3歲的時候買一處學區房,等到孩子上三、四年級的時候再賣掉。”

  顧女士告訴記者,由於家在西邊,離學校不算很遠。學區房一天都沒有住過。“房子太小沒法住。”

  一仲介告訴記者,文昌衚同的平房已售罄,附近的文華衚同也是實驗二小的學區房,還有平房可售。記者跟隨他來到文華衚同一處平房,裏面只放了一個櫃子和一鋪床。仲介告訴記者,這個13平米的平房售價為600萬,也就是每平米將近46.2萬元。

  一房屋仲介告訴記者,業主們都注意到了“多校劃片”的消息,由於怕失去學區房的稀缺性,三條衚同的學區平房的出售代理量都在增加。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