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4日 星期一

美國保德信:壽險公司在中國有非常好的發展機會

  • 發佈時間:2015-10-29 16:35:04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燕

  中國網財經10月29日訊 “2015第四屆金融街論壇”于2015年10月28-29日在京舉辦。本屆論壇以“新常態、新金融、新功能”為主題,將聚焦新常態下金融業改革開放。美國保德信集團副總裁斯科特•斯萊特爾在會上指出,整個壽險以及保險資金,資本市場可以發揮非常大的作用,並且保護經濟、保護改革,同時維護社會的穩定。與此同時,對於壽險公司來説,在中國有著非常好的發展機會。

  以下為斯科特·斯萊特爾演講全文:

  斯科特·斯萊特爾:大家下午好,非常榮幸今天能夠參加金融街論壇,在本輪的主題中,我們所談到的是金融服務如何來支援中國重大戰略的部署。事實上在這一塊我們所談到的就是這些金融機構,以及他們所扮演的角色,這才是這個主題想透露的訊息,以及金融機構是如何推動實體經濟發展的。也許大家剛才聽到了關於人壽保險,現在也已經回到了實體經濟的行業,它也許可以幫助政府和實體經濟進一步發展,並且推動資本市場進一步搞活,幫助甚至個人在資本市場上的成功。

  我的報告中大家可以看到保監會已經非常清楚的認識到這個問題,就是整個壽險以及保險資金,資本市場可以發揮非常大的作用,並且保護經濟,保護改革,同時維持社會的穩定。當然,很顯然的一點就是大家一提到壽險公司就都會有一些基本的知識,我們是142年前成立的人壽公司。

  我們這個公司成立的時候美國還只是一個新興經濟體,當時我們唯一的産品其實就是人壽産品,而且人壽産品其實是葬禮産品,也就是説有些美國人非常窮的時候,在非常年輕的年齡就過世了以後,他們沒有錢把後世安排,我們就有處理身後事的人壽産品,每月3分錢作為險資。多少現在人壽能夠提供的機制已經更加完善了,中國也把人壽險作為儲蓄杠桿了,你可以不把錢放在銀行,而買人壽險,實現現金的保值,很多國家,很多公司都是這樣做的。有時候通過買房保值,有時候通過在銀行存錢保值,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去買股票。但是對於像這樣一個經濟體越來越複雜,我想人壽産品和共同基金來講,它可能會更加有效一些。

  我們知道對於一個人的投資來説,你需要的不是任何的動蕩,你在資本市場上希望能夠維持一個穩定的情況,因此你肯定會分散一部分的投資在人壽保險方面。當然,人壽保險也可以成為一個家庭的理財方式,或者是一個人個人理財方式,甚至它能夠把一代傳承到下一代的財富。當然我今天主要是想給大家講一點人壽險公司它極大程度的幫助資本市場,尤其是正在經歷改革過程的國家,它可以起到這樣的作用。因為有些地方固定收入很高,它的流動性是不夠的。比如説在美國,人壽險提供的所有這些債務佔到20%,所以在美國資本市場20%的債是由人壽險承擔的。

  當然對於人壽險來説跟其他金融機構和銀行不一樣,我們銷售的産生非常不具有流動性,是個長期的險種。因此我們在監管方面會比較好辦,而且我們也不會像銀行那樣,因為我們畢竟不是銀行,所以我們不會出現擠兌的現象,所以我們就可以把錢借給一些公司和企業,讓他們進行中長期的項目。比方説在資本市場當中,有些時候你不能從其他地方獲得長期貸款,但是從人壽險公司是可以的。

  給大家講一講在中國的機遇,因為我們知道就是人壽險的險資在中國已經是非常龐大的産業了,在全球排名已經排到前四了。而且我們也看到人壽險種發展的非常快,跟其他別的地方都比不了。當然我想給大家指明一點,就是我們一看每人平均值的話,在中國就完全不一樣了。事實上我們如果要看每人平均險資水準的話,就是中國每人平均險購買率只是全球平均人壽險購買率的25%,所以説在這張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出來一個訊息,就是中國的人壽險公司發展的非常好了。但是我們知道人壽險公司中國還是有非常大的擴張空間的,因為他們可以為資本市場提供更多的幫助,並且能為中國個人提供更多的人壽險産品,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發展潛力是無窮的。

  還有大家可以看到這個表格當中透露的一個訊息,就是最成熟的人壽險的市場也同樣具有最成熟的債券市場,它們是共生的。所以在債券和人壽險之間存在正相關的關係,也就是説人壽險怎麼樣能夠為這些基礎設施,包括對這個市場提供組足夠的融資和資金支援,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市場債券非常發達。對於一個人壽險公司來説,大家知道人壽險的主要産品就是通過大家過來買我的人壽險,把他的錢存到我這兒。他們一買就是二三十年,甚至是五十年,我們的客戶年度時間非常長。

  還有就是養老金,比如説我們為一些客戶提供養老金,他們五十歲就退休了,但是他們可能八十五歲才過世,這樣一來這些養老金就派上用場了。這些養老金需要在這兒存很長時間,這樣一來可能是我們六七十年之後才開始兌付。對我們來講,我們的資産負債率是可以承擔這種長期借貸的,而且我們也願意把錢貸出去,尤其是長期貸、中期貸,這主要是基於我們人壽險獨特的競爭優勢所決定的。

  還有人壽險公司它的投資組合不是關注某一個特別的投資回報率,或者是基於某一個基準指標,事實上我們在投資的時候就是想尋求一個平衡。在我們的債務和資産當中尋求一個平衡,我們賣十年的人壽險産品的話,我們希望這十年的資金可以買十年的資産,這樣一來的話,我們的負債率就不會很高。但是如果我們手頭有這麼多資金,但是沒有配置那麼多能夠實現那麼多年資産的增值或者是增長,那我們的負債率就會不平衡,就會比較高。但是這是我們的工作,後面會有一個幻燈片跟大家顯示一下,我們在投資的時候是要對衝我們的責任的。我們在這裡做投資的時候,並不是説僅僅關注未來幾年,或者未來一兩年的回報,所以這是一個例子。

  大家可以看到,這是我們公司的保險組合,大家可以看到前300億美元在其中,95%投資于債券,還有4是高收益債券,我們有一些贏余美元的時候,我們會投資一些替代産品和股權,但是大多數95%—96%我們所投資的資金相對來説是比較保守的,是長期的固定收益的資産。我們向政府提供資金,我們投資于公眾級的債券,我們會對於商業地産投資,我們也會投資于結構性債券,而且在美國的壽險市場中,我們現在也已經開發了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市場機制,我們能夠與公眾債的市場進行競爭。60%的資産是投資基礎設施,而且後面會跟大家介紹一下,為什麼我們今後希望能增加這個比例,1%的債券我們投資的是短期債券。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們是怎麼投資的,而且我們是青睞于長期投資的。

  我們可以通過LDI形的投資,我們基本上可以投資的時候是保護我們的歷史,而非是一個具體的或者是投資回報率去投資的。2006年的時候,在今天我們聽起來當時還是一個比較高利率的環境,我們看到美國的十年是4.8%,我們投資收益是6.33。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情況是這樣,在今天我們知道有的利率已經降了一半了。所以我們看到今天的十年應該是2.08%,資産回報也下降了。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在今天低利率的環境中,我們的利差的收入比十年前高利率環境還要高的。我們看一下表格的穩定性,可以看到在LDI的投資模式中,我們會得到一個相對來説比較穩定的業務體系,無論利率是增加還是降低。

  最後我想跟大家説的話題就是壽險如何能幫助資本市場,跟大家介紹一下基礎投資的問題。我覺得幾乎今天所有的發言人都提到了這個問題,就債券市場來説,我認為壽險毫無疑問是需要固定收益的,但是我覺得固定收益和債券市場也是需要向壽險提供長期資本的,所以進入到這些市場我們能夠向客戶,或者是我們的借款方,我們的貸款人提供更具有競爭力的價格。而且我們也提供穩定性,對我們LDI投資人來説,在右手邊大家可以看到市場資本的提供方,總的來説我們與公眾債券市場進行競爭,我們也是銀行的競爭對手,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話,你會很高興,有三家可以給你提供長期資本,而非只能依賴任何一個體系,這樣他可能會受到衝擊,或者是監管巨大的變化,這會對你産生影響。所以我覺得保險公司可以提供另外一種機構品質的債券産品,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

  還有就是我們也有最低的成本,通過競爭對於借款人來説有最低成本,在這張幻燈片上是我們新的監管機構所提供的一種架構,我們來看看銀行,銀行在經濟中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永遠都無法去敘述銀行所發揮的作用,銀行所提供的是短期産品和負債,商業債券、CPI還有核心的借款。人們從銀行借款的時候他們更傾向於借短期的,一般來説銀行平均到期時間也就是五年左右。但是我們來看一看保險公司的話,我們會銷售年金零售産品,一般到80歲左右,退休的時候這個産品才會到期,年金産品會有15—20年期限,人壽會更長,15—30年,我們也會幫助他們管理養老金,到期就是10—20年,甚至更長時間。

  因此我們認為基礎設施是天然的資産,對於保險公司而言去做投資。所以如果中國的壽險市場再進一步去發展的話,我們相信基礎設施市場將會是一個非常好的吸收壽險公司資金的市場。如果我們向一家典型企業去貸款的話,比如説電腦或者是手機,或者是採礦公司,或者是一個零售産品公司的話,這些企業可能會在未來30年中有著非常劇烈的變化。比如説在美國,我們知道典型來説一個公司的CEO基本上就任職五年,如果你在美國做這樣的投資的話,可能你要應對平均來説六個管理團隊。很明顯這些公司的變化會很快,企業可能會受到顛覆式的技術發展帶來的變化,監管架構也會變化,競爭也會變化。如果你投資于典型的基礎設施的話,比如説像水準或者是電力,或者是鐵路,他是由監管機構所控制的,所以它的競爭比較有限的話,這時候你就會有更好的穩定的回報率,如果是30—40年的話。而且如果出現任何風險的話,我們處在這樣一個環境中,我們知道像道路或者是水,或者是醫院等等,對於這樣的資産而言,相對來説就能夠更有保證,能夠得到很好的回報,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覺得基礎設施是一個非常好的資産,應該能夠放在保險公司的投資組合中去。

  所以最後我用這張幻燈片向大家介紹一下我們最近的一個例子,大家可以看到監管機構如何來對待資産類型,無論你是不是願意把它放在你的投資組合中。在左手邊紅色這條線上,紅色顯示的是基礎設施投資大多數的風險都會出現在三四年中,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在道路被建設的時候,或者是水錶被安裝的時候,或者是橋梁被建造的時候,這個時候會有建造的風險,或者是會有量的風險。人們在開始使用基礎設施的時候會有相應的風險,但是一旦竣工了,它跟企業債不一樣。我們知道對於一個公司來説,它的風險會隨著時間推移而下降。如果你將錢貸給一家企業,隨著時間的推移,之前那些企業的風險會增加,我們也看到了穆迪的研究也表明瞭這個現象。右手邊是歐洲資本增加,這是一條直線,是向上走的,不斷延伸。這個比例也在不斷的增加,我們可以有一個兩年投資的話,我們的收費有可能是5%,如果是十年投資的話,就會升至20%。

  左手邊看一下隨著時間的推移,風險是在下降的,如果監管機構有認識到這個問題的話,他們可以通過資本監管成本來鼓勵或者是限制基礎設施領域中的投資。在幾個星期之前,歐盟通過了一個建議,來降低基礎設施交易的費用,這樣他們可以有更多的像左手邊的趨勢。

  以上就是我的發現內容了,我認為對於壽險公司來説,在中國有著非常好的發展機會,我們也能夠在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過程之中發揮我們的作用,謝謝。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