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2014為債市信用違約元年 監管層有序“拆彈”

  • 發佈時間:2014-12-26 09:07:14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曹慧敏

  在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核查風暴後,2014年,債市得以反轉,呈現出貨幣政策性利好刺激下的大牛市行情。然而,在投資者享受流動性盛宴的同時,層出不窮的信用風險事件亦拉開了中國債市的違約大幕,債市“剛性兌付”時代宣告終結。

  違約大幕開啟

  毫無疑問,2014年是中國債券市場的信用違約元年,投資者經歷了一個從零風險、隱風險逐漸擴展到顯性風險的轉變過程。

  從3月初“11超日債”因無法償還8980萬元債息打破債市“零違約”神話,到7月金泰私募債3300萬元本息違約,再到銀行間市場4億元華通路橋短融在最後一刻方得到償付。概言之,信用市場中違約事件的發展大致呈現了從私募到公募、從民營企業到國有企業、從久期較長的非標項目到短期標準化債券的發展路徑。

  中國證監會創新部副主任王歐此前就表示,隨著債券市場的快速發展和債券品種的不斷豐富,信用風險的不斷累積,以及風險類型的不斷增加,使得識別和防範各種信用風險成為投資者面臨的重要問題。這也成為內地債券市場發展的重要“瓶頸”之一。

  不僅如此,陸續曝出的一系列違約事件,幾乎遍佈了各個金融産品種類。

  “除了傳統銀行貸款領域,如江浙、溫州等地區壞賬率大幅上升外,2010年後發展迅速的債券市場、影子銀行的信託、非標投資的違約風險也在不斷加大。”一位商行交易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言,“事實上,雖然二季度後,中國經濟在宏觀層面出現了較為明顯的回升,可是就中微觀層面考量,不論是行業增長恢復,還是企業盈利改善都十分有限。此外,收入滯漲、高債務率和現金流下滑無疑也增加了企業的信用違約風險。”

  不難發現,今年曝光的多起債市違約事件,總體呈現出以下四方面特點:首先,是融資主體集中在煤炭、鋼鐵、造紙等産能過剩或者有泡沫的行業;其次,違約企業多處於當地政府早年大力鼓勵、扶持發展的行業,甚至捲入了錯綜複雜的政商關係;再者,違約企業均表現出經營風險較大、負債率偏高、盈利能力明顯下滑等特徵,而其主要融資來源多為間接融資、民間融資、表外融資,成本高,很容易引發資金鏈條斷裂;第四,違約風險具有較強的傳導性,即一家企業的違約事件會迅速傳導到多家企業。

  不可否認,掀起本輪信用違約大潮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整個經濟大環境和市場基本面的轉變。一方面,中國迎來了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階段,宏觀形勢較以往更加錯綜複雜。2013年以來,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經濟結構調整深化以及利率市場化改革等金融環境不斷變化的背景下,部分産能過剩行業需求下滑嚴重,一些強週期行業運作情況惡化。大量中小企業過去慣用的互保模式在現階段成為風險連鎖反應的導火索。另一方面,近年來伴隨著信用債發行門檻的降低,以及非標市場的快速擴張,在剛性兌付潛規則大行其道的背景下,多數投資者習慣於高收益,而忽視了背後蘊含的高風險,並使得金融摩擦和信用違約風險加大。

  多位受訪券商研究員均表示,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投資領域信用違約事件的發生將成為常態。

  監管層有序“拆彈”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企業信用風險的積聚,今年以來,監管層也開始著手為減緩違約事件衝擊進行有序“拆彈”,具體採取的措施包括降低投資者杠桿、減少剛性兌付預期和增加風險隔離機制三個方面。

  今年5月,中證登發佈了《關於調整部分回購質押券折扣系數取值的通知》。通知明確,將質押庫內主體評級AA且評級展望為負面的信用債券,折扣系數下調為0;證監會還通過《公募基金運作管理辦法》對債券基金杠桿率加以限制;地方政府融資項目也開始逐步剝離政府信用,包括在制度方面加快地方資産負債表編制,為今後推出市政債做準備,同時探索更加透明規範的城市建設投融資機制,發行項目收益票據。

  毋庸置疑,我國信用市場中的非市場化因素和行政力量將在一定程度上緩和違約事件的負面衝擊。儘管目前多數企業創造現金流能力依舊羸弱,但也不乏內外部的財務彈性進行債務滾動,比如增加銀行信貸額度、發行短期債券工具融資,在政府部門支援下催收應收賬款等。

  以華通路橋短融為例,最終發行人仍通過償債資金籌措和政府外部資源協調完成了本息兌付。

  需指出,伴隨一系列信用事件的發生,目前投資者已然開始用更理性的視角來看待信用風險事件。信用違約和風險暴露是債券市場成熟的必經之路。信用風險存在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其不僅與發行人自身的信用狀態有關,而且受到宏觀經濟形勢、産業環境等多種因素影響。在宏觀經濟週期性波動、市場規模擴大、發行主體日趨多元化、信用等級中樞下調等情況下,個別企業出現違約,是市場發展進程中不可避免的正常現象。

  以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為例,券商提供的統計數字顯示,美國高收益債券經歷了三個違約率高峰期,即1988年到1991年的美國經濟衰退期,違約率達到9%;2001年到2002年的網路泡沫破滅期,違約率達到7%左右;2008年到2010年的次貸危機時期,違約率達到10%左右。

  業界普遍認為,違約事件並非洪水猛獸,其帶來的優勝劣汰效應將推動市場走上良性迴圈的軌道。對於中國債市當前的情況來説,讓違約順應市場力量自然發生是正確的方向。

  華龍證券固定收益研究員牟治陽亦坦言,“中國債市需要違約,因為這樣才能更好地促進債市發展,才能更好地讓投資者對不信任的債券用腳投票。另外,也只有經歷過違約和倒閉的處理過程,債券市場的信用評級、監督機制、信用風險量化等才能逐步完善,投資者方能對風險進行明確評估。”

  超預期信用事件或難避免

  可以説,任何金融産品、金融市場的成熟,都是用風險代價、企業代價換來的。伴隨經濟增速放緩,依靠高速增長支撐的資金鏈結構必然會有相應調整,信用違約事件使信用風險暴露,信用風險本質在現實中得以展現並傳導,這是市場本質所在。也只有這樣,才能發揮債務融資在金融配置中的獨特作用。

  “就現階段來説,中高等級信用債的表現仍然要好于低等級品種。畢竟在實質性違約出現後,低等級(尤其是低等級産業債)的信用風險逐步釋放,市場對踩雷的擔憂使得低等級産品不被青睞。”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鄧海清認為,持續偏弱的基本面將使低評級債券受到負面消息因素的困擾。而産業債仍將逐步分化,其景氣也需要甄別優劣。

  記者了解到,當前風險明確的行業主要包括煤化工、煤炭開採、合成纖維、普鋼等等。“煤炭是眾多産能過剩行業中壓力最大的行業之一,短期內雖然可能受到一些因素支撐,但也並非行業拐點,煤炭類債權資産依然壓力很大。”上述交易員並稱,“我們提醒投資者,在目前信用風險事件尚未釋放完畢的情況下,對於低等級信用債,特別是低等級産業債依然需要保持謹慎心態。”來自中金公司的研究觀點亦指出,後續到期或付息的風險個券並不在少數,不能排除發生超預期信用事件的可能,投資者對於高風險行業和個券仍需注意回避。

  展望2015年,部分業內人士預計,明年債券發行人整體再融資壓力相比今年將有進一步提升。其一,城投類債券將進入還本付息高峰期,2015年再融資壓力加大。而城投債發行面臨政策審批趨嚴等不利因素,能否滿足再融資量存在不確定性。其二,在明年的到期債券中,長期債和低評級債佔比仍將繼續上升,且低評級到期發行人集中于內部現金流産生能力較弱的行業,再融資壓力同樣較大。其三,信用債2015年3-11月每月的還本付息量都在2500億元以上,月度整體的還本付息壓力要高於2014年。特別是3-5月每月還本付息總量達到4000億元,再融資風險更為集中。綜上所述,信用債發行人2015年的還本付息總量以及長期債、低評級債、城投債和産能過剩行業債券的佔比均會有所提升。

  具體到後續投資策略的選擇上,考慮到當前較低的利差空間,以及個券兌付風險臨近,券商建議投資者提升安全考量,更多地運用風險底線思維擇券。

  中信證券認為,對於低等級信用債來説,經濟下行、經濟結構調整的大背景必然會伴隨信用風險的結構性暴發。産能過剩的傳統行業中資質較差的企業依然會面臨較大風險,因此信用鏈條中的脆弱環節仍需警惕。

  海通證券首席宏觀債券研究員姜超亦表示,儘管短期內製造業投資的趨穩有利於經濟回升,但長期看去産能進程較慢意味著經濟去杠桿被推動後,産能過剩行業的復蘇之路更加漫長。

  此外,近年來即使某些捲入信用事件的個券最終沒有出現實質違約,可只要信用事件發生,由其催生的估值壓力就足以使得投資者蒙受損失。

  鋻於2015年債市仍將出現信用事件的判斷,就操作層面考量,建議投資者對低等級産品,切忌不顧風險全盤買入。實際上,除了時點性信用事件之外,低等級産品還將受困于評級調整壓力以及監管趨嚴後的流動性壓力。尤其從主體評級的分佈來看,2014年評級調整主要集中在低等級債券,從2014年初至11月,共有38個發債主體被下調信用評級。其中,原主體評級AA及以下的佔比約86%。再從公司性質上看,2014年主體評級下調發行人中民營企業的佔比大幅上升。

  由此,在目前銀行間和交易所市場低等級産品流動性普遍較差的情況下,券商提醒投資者,警惕信用産品行業及個券層面的進一步分化,擇優選券仍是重中之重,建議遴選優質城投債和中高等級産業債進行配置。

  中金公司也認為,投資者需以精耕細作代替粗放配置,尋找風險溢價體現得比較充分的行業和個券,挖掘相對價值。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