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醫藥 > 制藥企業 > 正文

字號:  

藥價新政胎動 醫藥電商崛起 行業洗牌將是必然

  • 發佈時間:2014-10-31 08:39:07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孔彬彬

  昨日,來自物價系統的消息稱,10月27日召開的全國物價局局長會議決定,藥品價格將全部放開。藥品價格有望迎來市場化。

  據了解,根據藥品放開進程,計劃今年底放開血液製品、全國統一採購的藥品和避孕藥具、一類精神和麻醉藥品;經國務院審批後, 2015年1月起放開醫保目錄內的藥品價格。事實上,在10月22日,江西省已率先宣佈放鬆政府對藥品價格的管制,放開省管的全部601個非處方藥,企業可以完全自主定價。

  儘管目前放開藥價的實施細則尚未公佈,價格放開後是否仍進行政府招標等核心問題還未明朗,但不難預計,藥價的放開將對醫藥行業帶來一系列重大影響,醫藥企業重新洗牌不可避免,醫藥電商或借此崛起。

  藥價放開條件已具備

  據了解,我國醫藥生産、流通環境競爭充分,藥品品種多,品質和成本差異大,在“以藥養醫”的體制沒有根本改變的情況下,現行制定最高零售價的辦法既不科學合理,也不可能消除“藥價虛高”問題。在全民醫保體系已經建立,以及招標採購制度逐步完善的情況下,醫保目錄內的藥品已具備放開價格的條件。

  對此,中國醫藥物資協會副秘書長韋紹峰認為,近年來,生産原料、包裝輔料、能源動力、以及人力資源的成本持續攀升,尤其是中藥材,不少品種價格上漲數倍,給企業成本帶來了不小的壓力。但與之相對的,藥品價格卻迎來了一波又一波的降價潮,造成不少企業苦不堪言,只能停産。韋紹峰認為,價格管制放開後,企業可以根據成本和市場自主定價,這樣相對更為合理。

  行業洗牌將是必然

  據悉,目前醫保目錄內,中央管理的藥品約1500種,地方管理的藥品約500種。大多數品種生産廠家較多,藥品價格放開後,藥企為擴大銷售數量必然進行價格競爭。同時,藥品招標可能仍將進行,作為採購主體的醫院也將可能二次議價。因此,藥價放開後,藥品價格戰在所難免。

  華潤三九的一位銷售經理認為,藥品價格放開後,市場將充分競爭,品牌、品質、價格、渠道作用更突出。大企業因為産品銷售基數大、行銷體系完善,將是價格戰的贏家,並且強者恒強;一些規模小的企業將受到較大的衝擊,甚至難以生存。

  同時,上述銷售經理認為,一些擁有重磅獨家品種的藥企受到價格戰的影響小,而一些非獨家而單獨定價、優質優價的藥品,則不得不主動降價,並對同類産品形成壓力。再者,一些市場需求大的首倣藥也有望在價格放開後,通過價格競爭搶佔進口藥的市場份額。從細分行業來看,抗菌素、大輸液、心血管、消化系統等子行業競爭可能會加劇。

  業內人士預計,處方藥網上銷售將於今年年底或明年初放開,藥品價格的放開,對醫藥電商可謂是大利好,也是藥廠切入藥品電子化銷售的時機。一些價格高、品質優的非醫保品種將通過電子化銷售與醫生形成聯繫。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藥價放開後,藥企為強化實力,兼併收購的意願也將更強烈,一些處於競爭劣勢的藥企將主動選擇退出,預計醫藥行業的並購將更頻繁。

  潛規則或加劇

  證券時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面對藥價放開,不少藥企的銷售經理則表示了擔憂。他們認為,藥品價格放開後,潛規則或暗箱操作會加劇。

  藥企普遍預計,藥價放開後醫院二次議價難以避免。在現行藥品招標中,決定招標入圍和價格的是招標辦,醫院二次議價放開後,醫院可以價格為主選擇藥廠及使用量。如此一來,藥企為進入醫院和提高銷售量,有賄賂醫院的動力,而醫院相關人員也有可能利用這樣的權力尋租。

  同時,藥企為激勵醫生多開單,會通過藥店等對醫生行賄,而隨著處方藥電子化銷售,行賄方式會變得更為隱蔽。

  有藥企銷售經理認為,藥品價格放開後,藥企將更加強化政府事物管理,對政府事物的投入更大,腐敗可能更嚴重。(證券時報網 顧惠忠)

  中國價格管制體系中的堅冰——藥品價格,正在醞釀史上最大規模的改革。

  《第一財經日報》昨日採訪確認,國家發改委本週已向各省物價部門下發徵求意見稿,討論全面放開藥品價格。在這份徵求意見稿中,“部分放開醫療服務價格”、“年內首先放開基本藥物價格”等以往的“敏感”説法,首次被明確提出。

  本報同時獲悉,甚至包括取消主管藥品價格的發改委價格司醫藥價格處,也成為本週全國物價局長工作會議上的正式建議之一。

  藥價放開成共識

  “這是建國以來對藥品價格監管最明確的一次市場化表達,雖然還沒有最終成文,但是放開的思路已經確定了,大家也基本達成了共識,必須要市場化。”昨日,有接觸過徵求意見稿的業內權威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

  這份已經下發至各省和部分企業的徵求意見稿提出,2014年年底前,將最先放開血液製品、國家統一採購的預防免疫藥品和避孕藥具、一類精神和麻醉藥品,以及專利藥等四項藥品價格。

  事實上,因為安全性和社會影響等因素,血液製品、精神藥品、麻醉藥品和疫苗等,在藥品監管中一直被列入安全監控等級最高的“特殊藥品”,從生産經營到倉儲物流等都較一般藥品更為嚴格,是市場化最難的領域之一。此次竟最先入選價格放開序列,引發市場廣泛關注。

  對此,徵求意見稿表示:“在放開的藥品中,血液製品因隨著市場發展,生産企業不斷增加、競爭加劇,醫保目錄內已有可替代藥品”、“一類精神和麻醉藥品是實行嚴格的生産流通管理,定點生産,使用環節幾乎不存在濫用情況,市場價格穩定,市場銷量小”;而全國統一採購的預防免疫藥品和避孕藥具,主要是實行統一採購並免費提供給特定的人群使用,其價格可由財政與有關企業通過協商或招標的辦法確定。

  對於此前市場普遍呼籲的專利藥價格市場化問題,該徵求意見稿的表述為:“專利藥屬於創新藥,上市時間短,市場銷量小,放開價格有利於提高研發創新的積極性。”

  根據《價格法》、《藥品管理法》及《藥品管理法實施條例》,現階段中國對藥品實行三種定價形式:納入基本醫療保險報銷目錄的藥品及少數生産經營具有壟斷性的藥品,實行政府定價或政府指導價,其中,由財政購買免費向特定人群發放的藥品,實行政府定價,目前約有100種,佔已批准上市藥品數量的0.8%;其他藥品實行政府指導價,具體形式為最高零售限價,約2600種,佔22%左右;政府定價和政府指導價以外的藥品,實行市場調節,由企業自主定價,佔77%左右。

  而政府定價和指導價格,實行中央和省兩級管理體制——在上述定價範圍內,屬於國家基本藥物及國家醫保目錄中的處方藥,壟斷生産經營的藥品,由國家發改委定價,約1900種;屬於國家醫保目錄中的非處方藥,及地方醫保增補的藥品,由各省(區、市)價格主管部門定價,約800種。

  與此同時,對於藥企最為關心的醫保目錄內品種的價格調整,發改委方面在上述全國物價局長工作會議上也明確稱:“擬改由醫保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制定醫保支付標準,實際購銷價格由市場競爭形成。具體工作方案2014年11月報國務院審批,2015年1月起實施。”

  由於數量龐雜,且牽涉各地經濟發展水準差異導致的醫保支付能力懸殊的問題,同一种醫保藥品的價格在不同地區的定價和隨後的招標並不簡單;而另一方面,由於屬於國家付費、用量巨大且定價空間充足,對企業來説,進入醫保是保證銷量和打通市場的黃金選擇,也歷來是爭奪最為激烈的領域。

  “客觀地説,這些年發改委對藥價的思路基本是對的,但是因為價格問題從來不是單純的價格問題,牽涉到招標採購的衛計委,醫保結算的人社部,解決起來並不容易。”前述接觸過徵求意見稿的業內權威人士表示,“早在這次之前,他們(發改委)內部就已經多次討論過價格放開的可能性。”

  《第一財經日報》還在昨日拿到的徵求意見稿中注意到,發改委方面在解釋這一高度敏感的醫保目錄藥品價格放開時強調:“我國醫藥生産、流通環節競爭充分,藥品品種多、品質和成本差異大。在‘以藥補醫’體制沒有根本轉變的情況下,現行制定最高零售價的辦法既不科學合理也不可能消除‘藥價虛高’的問題。在全民醫保體系已經建立,且招標採購制度逐步完善的情況下,醫保目錄內的藥品已具備放開價格的條件。”

  藥價處“存廢”成疑

  “除了藥價的問題,全國物價局長工作會議上還有一個提議——取消價格司醫藥價格處,而且這個建議不是下面的局長們提出來的,是(發改)委裏自己的領導提出來的。”昨日,有接近發改委方面的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透露。

  截至今年10月,包括原司長曹長慶、副巡視員郭劍英、剛剛接任曹長慶任司長的劉振秋,以及兩名副司長周望軍和李才華等5名發改委價格司官員被先後帶走調查。在這波震蕩中,5名當事人都曾直接或間接管理過醫藥價格。

  “權力本來就過於集中,加上這兩年新醫改後,基本藥物目錄等一系列政策又賦予了更廣泛的定價權,包括藥品的定價,能不能進醫保,能不能進基本藥物,哪些品種降價,哪些品種可以適當給予政策浮動的價格空間,要做的事情太多,權力也太大了。”前述接近發改委方面的知情人士認為。

  但本報採訪發現,更多的觀點認為,即便醫藥價格處的“存廢”已無懸念,但現今醫藥領域內面臨的價格問題並不能因此就迎刃而解——歸屬衛計委管轄範圍的藥品招標採購,仍然是決定終端藥品價格的關鍵一環,而這一環目前狀況更為複雜。

  “2006年轟動全國的齊二藥事件和華源欣弗藥害事件,其實就是企業為了省幾分、幾角錢——如果不把成本降到招標線以下,它的産品一瓶都賣不出去,但是招標線定得又已經完全背離了實際成本。”有相關企業負責人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即便是到了現在,招標依然是幾乎所有企業面臨的最大門檻。

  在每年“兩會”醫藥代表委員的座談會上,招標問題已經連續6年成為最核心的討論議題。

  江蘇康緣藥業(600557.SH)董事長蕭偉就曾稱:“國家定價,有些企業甚至按照10%扣、20%扣去招標,實際成本都比招標價格低,藥品品質恐怕根本無從保證。”

  陜西步長也退出了部分地區市場的招標,放棄了市場。“我們按照那個招標價格,根本不可能做出來,牌子砸不起。”步長集團總裁趙超説道。

  市場的另一層擔心來自價格放開後與社保支付限額政策的配套。

  “如果付費方不支援,那價格放開沒有辦法落地,真正的價格市場化必須要和招標採購的市場化,以及支付改革的市場化結合,否則還是空中樓閣,所以大家現在還在觀望。”前述接觸過徵求意見稿的業內權威人士告訴本報。

  今年上半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布《網際網路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推行的新政中包括解禁處方藥網上銷售,該舉措被認為是從渠道上鬆動既有藥品價格的嘗試;而此前,江西在全國率先放開省管的全部601個非處方藥品的價格,對原省管價格的非處方藥,江西省價格主管部門不再制定最高零售價,藥品生産經營企業將根據市場需求自主定價。

  那麼,價格放開後會不會出現價格普漲?採訪中,企業和業內專家均表示,短期內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發改委有關負責人此前也表示,低價藥品大多是生産企業眾多、競爭比較激烈的藥品,放開最高零售限價,市場實際交易價格不會出現普漲現象。

  即便以國內創新企業和跨國藥企為主的專利藥價格可能會出現一定調高,但鋻於目前外企在國內競爭激烈,除非領域獨佔品種,跨國藥企對這一調價也會採取試探性分階段的策略,不會猛漲丟掉市場。

  業內同時認為,市場化的定價方式,尊重專利藥等創新藥物的智慧財産權,毫無疑問將鼓勵企業進行創新,擺脫低檔次競爭,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藥品品質提高和專利藥物研發的本質上,長遠有利於制藥工業和整體市場秩序的發展和整肅。

  醫藥行業二級市場表現。截至上週五收盤,滬深 300 指數下跌 1.8%,申萬醫藥指數下跌 3.0%。在 28 個一級行業中,醫藥生物板塊漲跌幅排在第 24 位。在申萬醫藥三級子行業中,所有板塊表現為下跌趨勢。其中生物製品板塊以1.4%的跌幅排列首位,中藥板塊以 4.2%的跌幅排在末位。醫藥商業板塊資金流出率為 8.9%,據行業末位。
  大宗交易及融資融券情況。期間內醫藥生物行業中的大宗交易共 23 起,成交總金額為 48821.6 萬元,其中仟源制藥(300254 )以成交金額 20818.2 萬元居首位。期間融資買入標的前五名中,魯抗醫藥(600789 )以 8.2 億元排列首位;上周融券賣出標的前五名中,康美藥業(600518 )以 370.3 萬股排列首位。
  化學原料藥及中藥材價格跟蹤。關注的化學原材料中,期間內國産維生素 E、進口維生素 E、國産氯化膽鹼價格無波動,其價格為 58 元/ 公斤、60 元/ 公斤、4.8 元/ 公斤。目前維生素 A 國産、進口價格分別為 140 元/ 公斤、142 元/ 公斤,分別下降 2.1%、3.1%;葉酸價格為 635 元/ 公斤,每週環比上漲約 1.9%。部分中藥材如太子參、丹參、三七及金銀花價格在上周均未出現波動。太子參安國、玉林市場價格為 50 元/ 公斤、56 元/ 公斤,與上周持平;丹參玉林、亳州市場價格分別為 14 元/ 公斤、14.5 元/ 公斤,均與上周持平;三七(雲南、120 頭春七)亳州、玉林市場價格為 125 元/ 公斤、130 元/ 公斤,與上周持平;金銀花亳州、安國市場價格分別為 110 元/ 公斤、115 元/ 公斤,均與上周持平。
  本週行業政策動態。1 )浙江省啟動分級診療試點。要求納入試點的縣市區居民在看病就診時,須首先到當地基層醫院機構首診。醫保部門還制定了差別化的支付制度。如非特殊情況,未經轉診自行到區域外的醫療機構就診的,其醫療費用報銷比例將在原有基礎上明顯下降;2 )遼寧省 44 縣( 市) 公立醫院明年取消藥品加成,同時列出公立醫院的改革時間表。力爭縣域內就診率提高到 85%左右, 鼓勵有條件的市適當擴大試點範圍; 3 )長沙市醫保特殊門診定點藥店實行公開招標。要求中標藥店所銷售藥品價格必須在湖南省縣及縣以上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集中採購中標價格的基礎上下浮 5%以上。
  選股思路及標的。上周申萬醫藥生物指數下跌 3.0%,跌幅超過滬深 300 指數約 1.2 個百分點。我們判斷近期醫藥行情低迷的基本面原因可能為兩個方面:其一國家發改委價格司事件,可能會影響部分單獨定價、優質優價品種藥企;其二衛生部在擬定注射劑臨床規範指南,主要是針對中藥注射劑。但我們認為第一個因素影響比較有限;第二個因素對對優質中藥注射劑影響較小,因為其已經非常接近化藥臨床。綜合考慮我們認為短期指數短期波動屬於正常現象,第四季度醫藥行業表現仍值得期待,整個醫藥行業指數將持續上漲,短期波動使得部分個股建倉機會逐漸明朗。我們仍建議持續關注太極集團(600129 )、ST 生化(000403 )、萊美藥業(300006 )及海思科(002653 )。

  華海藥業:預計四季度主業仍將繼續好轉,看好製劑業務中長期發展前景
  類別:公司研究 機構:申銀萬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研究員:羅佳榮 日期:2014-10-16

  投資要點:

  三季度收入與凈利潤環比小幅增長,主營業務已經穩步恢復。14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收入18.1億,增長6.5%,凈利潤2.0億,下滑28.9%,扣除非經常性損益1.9億,下滑28.9%,EPS0.26元,略低於我們三季報前瞻中0.27元預期。三季度單季實現收入6.6億,同比增長39.6%,環比增長4.6%;實現凈利潤7356萬,同比增長19.6%,環比下滑3.7%,扣非後凈利潤7491萬,同比增長64.5%,環比增長8.7%,EPS0.09元。2013年三季度公司原料藥業務波動導致基數較低,收入、利潤均實現同比快速增長,三季度環比二季度小幅增長,考慮三季度是公司原料藥業務傳統停産檢修期,公司主營業務已經穩步恢復。

  原料藥業務收入同比基本持平,製劑業務收入增長約30%。14年前三季度原料藥收入同比基本持平略下滑,較2014年中期有較大幅度改善,我們認為四季度原料藥收入增速仍將有所提升。製劑出口與國內製劑收入均增長30%左右,其中拉莫三嗪收入同比小幅下降。

  製劑業務收入佔比提升導致三項費用率提升6.4個百分點,經營性現金流表現一般。2014年前三季度公司三項費用率30.8%,提高6.4個百分點,其中:管理費用率為19.0%,同比上升2.6個百分點,主要是美國製劑文號報批力度加強,研發費用增長較快;行銷費用率10.3%,提高4.2個百分點,主要是製劑收入佔比提升,市場投入力度加大。每股經營性現金流0.18元,同比下滑66.3%,主要是應收賬款週轉天數有所延長。

  預計四季度主業仍將繼續好轉,製劑業務是中長線增長點。公司所在園區上半年限産、停産對公司原料藥業務形成較大影響,我們認為,三季度公司生産逐步恢復正常,原料藥業務已經有所好轉,預計四季度主業仍將繼續好轉。拉莫三嗪的成功意味著華海規範市場製劑出口業務模式可行,隨著更多有技術壁壘文號的不斷獲批,製劑出口業務值得期待。考慮原料藥業務受園區影響較大,我們小幅下調14-16年每股收益預測至0.41元、0.51元、0.66元(原預測0.46元、0.58元、0.73元),同比增長-11%、26%、28%,對應預測市盈率分別為34倍、27倍、21倍,維持買入評級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