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專題庫
 
聖湖遭遇“劫色”之痛 >>>>
建設部副部長批無極劇組破壞環境
    “電影《無極》劇組在雲南香格里拉碧沽天池拍攝,對當地自然景觀造成破壞”,在9日于杭州舉行的“城鎮和風景區水環境治理國際研討會”上,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在主題報告中對當前存在的破壞風景區和城鎮水環境的行為提出嚴厲批評。仇保興引用媒體報道的資料説,電影《無極》劇組的到來使美麗的天池猶如遭遇了一場毀容之災,不僅飯盒、酒瓶、塑膠袋、雨衣等垃圾遍地,天池裏還被打了一百多個樁,一座破敗木橋將天池劈成了兩半。>>>>

《無極》毀了香格里拉?

    當美麗的碧沽天池遭到破壞後,經迪慶州委宣傳部多次與《無極》劇組聯繫,2005年8月,劇組終於發出關於委託處理電影《無極》剩餘物品的拍賣函,將影片置景遺留事宜全權委託給迪慶州宣傳部處理,同時將場地清理工作、拆除恢復工作也一併委託。但據當地宣傳部副部長李愛明日前稱:由於一直積雪壓山,恢復工作至今無法展開。>>>>
《無極》外景地——碧沽天池>>>>

陳紅稱完全被冤枉

    陳紅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這完全是一個誤會,劇組已經和雲南有關方面簽訂了合同,並且留下了資金和器材用於拆除有關置景,恢復自然景觀,但因為天氣的原因,當地有關部門未能及時進行拆除。>>>>
還有多少個劇組在毀環境之容?

    如果跳出香格里拉的小環境,放眼到更大的空間之中,我們恐怕還會看到更多類似的劇組“毀容”的例子:2004年,《神雕俠侶》劇組在九寨溝森林公園拍攝時,破壞了神仙池鈣化堤、珍珠灘植被;2005年,《情癲大聖》在神農架“用水泥澆築成蘑菇形狀,使原有地貌無法再復原”……這還只是已曝光的例子,未見光或未被發現的究竟有多少?>>>>

各方反應
環保總局責成有關部門調查
    國家環保總局環評司司長祝興祥5月10日説,將責成雲南省環保局調查電影《無極》劇組是否破壞香格里拉環境。祝興祥説,到目前為止,環保總局尚未接到關於《無極》破壞環境的相關投訴和報告。不過,了解此事後,環保總局將讓雲南省環保部門立即調查了解並將結果上報。“首先要給這件事定性定量,也就是説,要看劇組有沒有對環境造成破壞,如果有破壞,程度有多嚴重。”祝興祥説,如果情況屬實,下一步將考慮處罰。>>>>
雲南急查《無極》毀天池
    記者從雲南省建設廳風景處獲悉,建設廳相關主要領導已經組成調查組,趕赴了香格里拉。據《雲南資訊報》報道,對於《無極》劇組污染香格里拉事件,已經引起建設廳的高度重視,在沒有調查污染事件之前,不便發表觀點,但兩三天后,調查組領導將會通報詳細調查情況。>>>>
陳紅:我留了足夠的錢修復環境
    電影《無極》劇組使美麗的神山聖湖碧沽天池猶如遭遇了一場毀容之災經報道後,日前事態再次升級。9日,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對此提出嚴厲批評。此舉一齣,雲南省建設廳已組成調查組趕赴現場,雲南省環保局也已要求迪慶州環保局展開調查。《無極》製片人陳紅則大呼冤枉,稱劇組早已和當地政府達成協定,留下足夠的錢物善後,並稱碧沽天池景觀已于4月30日前恢復。 >>>>
新聞觀察

"大製作"怎成"大破壞"

    我們的環境惡化已到了令人擔憂的地步,像雲南香格里拉天池這樣的自然景色已經少的可憐。我們對環境的欠賬太多太多,無論任何藉口都不能再破壞了。電影電視作為一種讓廣大百姓觀看和欣賞的藝術,有時在拍攝過程中確實需要進入古跡、景區進行拍攝,有特殊“關照”。>>>>

國家林業局人員表示景區內拍片基本都未報批

    據國家林業局相關人員表示,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實驗區拍戲都是地方政府或者風景區管理處與劇組協商後自行處理,基本上都沒上報。國家林業局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介紹,由於自然保護區應有的法律地位未完全明確,保護區的管理體制不夠順暢,管理模式未能適應多類型保護區的管理需要,因此存在一些問題。>>>>

無極劇組破壞環境當地政府難辭其咎

    地方政府和景區的角度考慮,為發展經濟大打“影視旅遊牌”,似可理解,但應該對劇組拍攝對景區自然景觀將産生何種影響或者破壞有一個科學的評估,並據此制定有效的管理辦法。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只是出於一個良好的宣傳景區的願望,對劇組進來以後的拍攝活動少管少問甚至不管不問。>>>>

部長批《無極》凸顯NGO缺席

    早在4月中旬,關於《無極》劇組破壞香格里拉天池環境的問題,已經引起了國內各大媒體的集體討伐。消息傳出,眾多網民也以公眾參與的身份,紛紛對此進行了猛烈抨擊。此番,建設部副部長仇保興的公開批評,標誌著該事件的再次升級。然而,媒體、網民、政府等“各路諸侯”已經亮相,NGO(非政府組織)的缺席卻令人十分遺憾。>>>>
《無極》與碧沽天池的孽緣
    2003年底,《無極》劇組宣佈在香格里拉拍攝外景,得到雲南省迪慶州、香格里拉縣政府的大力歡迎,併為此成立了“《無極》迪慶協拍領導小組”。
    2004年6月,《無極》開始準備在香格里拉取外景。導演陳凱歌看中一片高山杜鵑花海。花海位於距離香格里拉縣城40多公里外的“碧沽天池”。這是一塊美麗安靜、人跡罕至的凈土,拍電影更是頭一遭。
    2004年6月,陳凱歌率隊進駐香格里拉,到碧沽天池周圍趕拍杜鵑花海的戲。劇組聚集在香格里拉的人員最多的時候達到600多人,全國各地記者紛紛趕來“探班”。
    2004年6月9日,耗資200多萬元的“海棠精舍”的鋼梁焊介面出現了崩裂,次日又有兩次崩裂。兩天后,香格里拉縣品質安全檢查部門發出安全隱患通知書,導演陳凱歌和製片人陳紅隨即讓施工工人全面撤出。
    2004年6月14日清晨,300多劇組人員先後乘飛機撤離香格里拉,比原定計劃提早了近一個月。劇組原計劃6月20日與迪慶州政府共同舉辦4萬人的“開機慶典”告吹。《無極》在香格里拉沒有拍完的戲份,轉到內蒙古克什克騰國家地質公園的阿斯哈圖石林中完成。
    2005年7月24日,《南風窗》記者前來尋訪,看到“天池旁邊一處大約400平方米的空地上,幾乎可以用遍地垃圾、慘不忍睹來形容”,一位老人的幾頭小牛因為吃了留下的塑膠薄膜而死亡。>>>>
“環境案”引發的反思

香格里拉被毀容又一公共牧場悲劇

    以藝術的名義來糟蹋自然景觀,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比陳凱歌名頭還要大的一位導演,當年在人間仙境九寨溝拍某部大片,給當地的環境也造成了不小的污染。作為一個普通遊客,你去九寨溝遊覽如果摘一片樹葉都有可能被處罰,而這些大導演為什麼就有法外特權呢? >>>>

一場文化與環境的博弈

    對一般建設項目,我們確已納入了環評準入制度,而像影視製作等文化活動,必然會對當地,尤其是一些原始生態地區的環境造成影響。對於這些活動,是否也要考慮環境保護許可制度的適當延伸?經驗告訴我們,對於團體和組織的系統行為引起的不道德行為,其中個體的道德自律往往不如法律法規的強制他律更為有效。>>>>

如何遏制影視劇組破壞生態

    據報道,《泰坦尼克號》男主角在海灘邊拍電影,因拍攝方拔掉了幾棵棕櫚樹,被當地居民告上法院。《魔戒》劇組在拍攝之前,都把拍攝地的每棵樹、每塊草皮作了記號,電影拍完後再按照記號把樹和草皮移回到原來的位置。不知作為同行的中國電影人在看到這一幕時會作何感想! >>>>

無極事件催生相關立法

    新的《風景名勝區管理條例》已經起草完畢,目前正在徵求意見,有望在年內出臺。建設部中國風景名勝區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周雄表示,新出臺的《條例》將會制定更嚴厲的責任追究制度,“如果破壞景區資源,經濟處罰的力度會相當大”。而對失職的地方官員,新出臺的《條例》也將明確追究責任。>>>>
“綠色影視”勢在必行>>>>
中國主要影視外景地地圖>>>>
責任編輯:李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