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專家20年研究發現:張飛是曹操的侄女婿

成都三國專家沈伯俊潛心研究20年,昨向本報獨家披露驚人發現

曹操和張飛是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這兩個分處不同陣營的死對頭竟然是親戚!昨(11)日,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中國《三國演義》學會常務副會長沈伯俊透露出這一驚人發現。

“這並非奇談,而是實實在在的史實。”潛心三國學研究20年的沈伯俊娓娓道來,曹操和張飛的親戚關係是通過夏侯淵一家搭建起來的。

親族血緣:曹操是夏侯淵的堂兄

曹操之父曹嵩,是東漢末期大宦官曹騰的養子,但他的本家卻是夏侯氏。

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注引《曹瞞傳》及《世語》二書:“(曹)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敦之叔父。太祖(指曹操)于惇從父兄弟。”從血緣關係來看,曹操其實就是夏侯氏的後代,他手下的頭號大將夏侯惇就是他的堂弟,另一員大將夏侯淵也是他的族弟。夏侯惇長期獨擋一面,“特見親重,出入臥內,諸將莫得比也”(《三國志·魏書·夏侯惇傳》),夏侯淵多次領兵出征,“虎步關右,所向無前”,也極受信任。除了他們自身的才幹勳業之外,與曹操的親族關係乃是他們如此受寵的一個重要原因。

輩分推演:張飛是夏侯淵侄女婿

“張飛作為劉備的心腹大將,無論就其家世出身還是政治觀點來看,本來是很難與夏侯氏家族産生什麼瓜葛的。”沈伯俊説,在那天下大亂、人的命運變幻無常的年代裏,由於一個偶然的機會,張飛卻成了夏侯氏的女婿。

據《三國志·魏書·諸夏侯曹傳》注引《魏略》,事情是這樣的:建安五年(西元200年),夏侯淵堂侄女、夏侯霸之妹出行樵採,為張飛所得。飛知其良家女,遂以為妻,産息女,為劉禪皇后。論起輩分來,張飛算是夏侯淵的堂侄女婿。曹操是夏侯淵的族兄,而張飛是夏侯淵的堂侄女婿,那麼,張飛也可以説是曹操的堂侄女婿。不僅如此,就連蜀漢後主劉禪(張飛的女兒就是他的皇后),也算是曹操的隔房侄孫女婿。

各事其主:少有串門卻不忘私情

自從建安五年元月曹操親自率軍擊敗劉備,重佔徐州以後,曹、劉兩大集團一直處於尖銳對立的態勢。所以,曹操和張飛雖然成了親戚,卻沒有機會互相走動,互敘親戚之誼。不過,即使在雙方兵戎相見之時,也還沒有完全忘記這一層關係。

建安二十四年(西元219年),劉備進兵爭奪漢中地區,從建安二十年(西元215年)以來一直鎮守漢中的夏侯淵與之交兵,在定軍山被黃忠所殺。張飛之妻聞訊後,便“請而葬之”,算是對這位堂叔盡一點孝道。

魏正始十年(西元249年),司馬懿發動政變,滅了曹爽集團,獨攬大權。當時出任右將軍、“徵蜀護軍”的夏侯霸害怕株連,惶惶然投奔蜀國,在陰平道上迷了路,因糧食盡絕,殺馬充饑,步行又打破了腳。蜀漢方面聞報,急忙派人迎接。夏侯霸到了成都,劉禪親自接見,特地向他解釋道:“卿父自遇害於行間耳,非臥先人之手刃也。”劉禪還指著自己的兒子説:“此夏侯之甥也。”劉禪對夏侯霸“厚加爵寵”,一直讓他做到車騎將軍。夏侯霸成了蜀漢後期的重要將領之一。

對話小説捨棄這一背景很可惜

早報記者:曹操和張飛的親戚關係是如何考證出來的?

沈伯俊:《三國演義》是600多年前,羅貫中根據史實寫成的小説,對曹、張親戚關係的考證主要是從浩如煙海的史料中尋找到線索。《三國志》是最主要的考證工具,在曹魏集團內,夏侯惇、夏侯淵家族是尊榮無比。所以,陳壽在寫《三國志》時,乾脆把夏侯惇、夏侯淵與曹仁、曹洪等曹氏宗親合為一傳,標名《諸夏侯曹傳》。

早報記者:曹、張是親戚本是很好的小説材料,羅貫中為何捨棄了這一事實?

沈伯俊:羅貫中寫作《三國演義》時,卻完全沒有涉及到這一點,不僅張飛之妻根本不曾露面,就是寫到夏侯霸投奔蜀漢時,也沒有順便略作交代。不知羅貫中是沒有注意到這一層親戚關係,還是因為不想描寫家庭生活而有意捨棄這一事實,抑或是擔心寫了這一點會模糊作品“尊劉抑曹”的思想傾向?這是一個難以索解的謎。不管謎底如何,我對此都感到惋惜。

觀點曹操形像是一個文化現象

沈伯俊説,曹操手下謀士最多,作為縱橫海內的一世之雄,曹操最早注意到招攬人才。他剛在袞州立足,就積極招賢納士,郭嘉、劉嘩、滿寵等重要謀士接二連三地歸於他的帳下,很快形成了“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的興旺局面。歷史上對曹操的評價,並非一團漆黑、一片罵聲。從西晉到晚清的1600多年時間裏,對曹操一直是有褒有貶,曹操形象今後仍將作為一個文化現象被人們評説。

“文學形象曹操不是歷史人物曹操的真實複製品,但他卻是歷史人物曹操基本特徵的演繹,既有雄才大略、志在統一的傑出政治家的一面,又有極端利己、殘民以逞的封建統治者的一面;既有精通韜略、長于用兵的一面;又有忌賢妒能的一面。”沈伯俊説,曹操形象集中涵蓋了千百個同類型的封建統治者的品性,因而具有更高層次、更大範圍的歷史真實性。

在中國文學史上,很難找到像曹操這樣著墨深濃的集真偽、善惡、美醜為一體的封建政治家典型,曹操形象的複雜性,體現了人類社會在自身發展的歷史進程中,對功利追求、對道德進步嚮往的矛盾關係。當人們認識曹操性格的道德批判意義時,將得到深刻的啟示:人類在不斷推動物質文明的同時,決不能忽視對真善美的追求。

糾錯張飛字“益德”而非“翼德”

張飛是《三國演義》中知名度極高的人物。説到他的字,很多人都會毫不猶豫地説:“字翼德”。“其實,這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習慣性錯誤,正確的説法應是‘字益德’。”沈伯俊極其認真地説。

沈伯俊認為,文學作品描寫像張飛這樣歷史上實有的人物時,其姓、名、字都應該根據史書直錄,不能任意改動。這與為了組織情節、塑造人物所進行的藝術虛構完全是兩碼事。《三國演義》為了塑造張飛的藝術形象,設計了許多精彩情節,其中“怒鞭督郵”、“虎牢關前戰呂布”、“夜戰馬超”等膾炙人口的故事都出於虛構,這在藝術上是允許的,往往也是成功的。而改動人物字號,對塑造形象並無任何幫助,只會造成不應有的錯誤。沈伯俊分析,一些人可能是因為張飛名“飛”,便不顧史籍的明文記載,望文生義,擅自將“益德”改為“翼德”。(記者 雲源 實習生趙陳 攝影 韓傑)

人物: 沈伯俊,男,1946年4月生於重慶,原籍安徽廬江。1970年畢業于四川大學外文系。1980年參加中國社會科學院招收人員考試,以四川省文學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到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從事古典文學研究。現任文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兼任中國《三國演義》學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俗文學學會理事、四川三國文化研究所所長。

主要著作有:《三國演義辭典》、《校理本三國演義》、《三國演義》評點本、《羅貫中和〈三國演義〉》等。其中,《三國演義辭典》獲得全國古籍優秀圖書獎,並出版了日文、韓文版,幾種《三國》整理本受到國內外學術界的高度評價,被譽為“沈本《三國演義》”。

《天府早報》2004年1月12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