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1月28日 星期五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四大證券報齊發評論員文章:市場信心正在快速恢復

  • 發佈時間:2015-07-14 08:06:17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編者按:四大證券報7月14日罕見同發評論員文章,稱市場信心正在快速恢復,和訊網摘錄如下,供投資者決策參考。

  中國證券報評論員:壯大機構投資者 構建A股“穩定器”

  監管層果斷出手,各類機構投資者協同出擊,A股市場近日迅速止跌反彈。在政府維護資本市場穩定的決心面前,A股市場的信心正在快速恢復。

  面對市場出現的非理性下跌,包括券商、基金、保險等各類機構投資者充分踐行了自己的社會責任,主動發起維護A股市場穩定的倡議,斥鉅資在二級市場買入股票,為化解市場恐慌情緒,穩住A股市場走勢起到了重要作用。伴隨著中國股市機構投資者隊伍的不斷壯大,他們正勇敢地擔當起A股“穩定器”的重要角色。

  機構投資者在股市劇烈波動中充當“穩定器”的良好效果,在海外成熟市場中屢有驗證。以美國股市為例,這個有著兩百餘年曆史的市場,在發展初期以散戶為主的時代裏,不僅內幕交易橫行,而且市場波動極其劇烈,最著名的便是令世人無法忘卻的1929年大崩盤。此後多年,隨著機構投資者的壯大,數量龐大的養老基金、各類捐贈式基金、保險基金、對衝基金、互惠基金和大大小小的投資公司等構成了美國資本市場的主體,美股波動明顯趨緩,即便是如2008年次貸危機的嚴重系統性風險,也在機構投資者的合力“維穩”下安然度過。

  機構投資者之所以可以成為股市的“穩定器”,一方面源自於其與散戶不同的長期價值投資理念,另一方面則是擁有更強烈的市場責任感。

  從投資理念來看,機構投資者大多信奉長期投資和價值投資,相較于散戶注重短期股價波動,機構投資者會更注重上市公司的基本面狀況,並通過長期持股來獲取合理回報。更重要的是,在以機構投資者為主的市場裏,博弈往往在“聰明人”之間進行,如果上市公司股價出現不理性的波動,就會有機構迅速介入,通過反向操作實現套利,股價勢必向合理價格回歸,從而有效地遏制了股市的大幅波動。

  從市場責任感來看,散戶多抱有博取短期收益的投機心態,而在機構投資者眼裏,股市不僅是獲得利潤的場所,更是他們的“衣食父母”,需要精心呵護,所以他們有著天然的責任意識。因此,當市場出現系統性風險時,往往會有大型機構投資者挺身而出,穩定市場信心和趨勢。這一現象,不僅在海外成熟市場中屢屢出現。在本輪A股市場下跌中,多家券商、基金、保險等機構投資者也用真金白銀展示了他們對股市的責任心。

  此輪A股市場的大幅下跌充分暴露出,國內股市依然呈現十分明顯的散戶化特徵。尤其是加入融資融券、場外配資等杠桿行為後,大量帶有“賭博”心態的個人投資者涌入,進一步放大了這種特徵。正是這種顯著的散戶化行為主導了此前A股泡沫的急速膨脹,並引發了隨後去泡沫時的快速下跌。由於在A股中佔比依然過小,機構投資者隊伍尚無法完全承擔起A股市場“穩定器”的職責。東方財富(300059,股吧)[9.94% 資金 研報]網Choice金融終端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一季度,機構持有上市公司流通股佔比不過32.45%。比較而言,海外成熟市場中,機構投資者持有的市值佔比往往達到70%左右,日均成交超過八成都由機構投資者進行。這充分表明,下一階段,中國應當從各個方面大力發展機構投資者,並大力培養如養老金、保險資金和公私募基金等具有長期價值投資理念的機構,讓中國的A股市場走出一波長期的、健康的大牛市。

  上海證券報觀察員:讓市場回歸常態

 夏日的暴雨驟晴正在A股市場上演。在上周初連續出現千股跌停之後,從上週四開始A股已連續3天出現千股漲停的現象。指數與個股股價持續強勁反彈固然令投資者欣喜,但中小市值個股的成交額仍在低位徘徊,市場基本功能和定價機制的恢復落後於指數反彈。

  如果把A股市場比作一個人,他正處在大病之後的恢復期。這一階段的市場更需要的是理順機制、恢復功能,實現市場回歸常態化,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波折越少、速度越快,對市場各方以及實體經濟來説都越有利。

  流動性匱乏的正反面

  從上週四起,在聯合救市行動大大緩解了大量個股持續無量下跌所形成的流動性危機後,市場受情緒作用出現報復性的反彈。兩市持續3天出現千股漲停的現象。從技術性停牌避跌中走出的復牌個股普遍賣單稀少,連續封漲停。在過去三個交易日中,滬指累計漲幅達13.2%,昨日盤中一度突破4000點,創業板指[5.80%]累計漲幅達13.4%。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大量成份股停牌,導致創業板指在過去三個交易日中出現事實性漲停的現象。

  千股跌停與千股漲停之間看似有雲泥之別,但都顯示出市場在異常狀態下流動性的匱乏。以流動性嚴重不足的創業板為例,上週二創業板指盤中事實性跌停,當日成交447.3億元。次日國家隊資金有意識地向中小市值個股注入流動性,創業板指成交大幅擴大到929.5億。此後三個交易日,市場情緒反轉,創業板指連續走高,但在不斷有上市公司復牌交易的背景下三天日均成交僅631億元。同樣的現象在中小板指[4.87%]乃至深成指上表現也十分明顯。

  充分的流動性是金融産品有效定價的基礎,缺乏流動性的市場其價格運作也失去了基礎。在市場持續出現千股漲停無法交易的現象背後,資金對新買入機會的渴求壓倒了其對標的本身的判斷。復牌上市公司無論是否釋放實質利好,目前價格無論是已經偏離基本面還是完成了此前過高估值的回歸,都被饑渴的資金不由分説地封住漲停,這對資本市場恢復正常的資源配置和定價功能來説並非正常現象。

  監管措施折射救市目標

  市場監管層已經注意到了市場反彈中出現的不正常現象,並加以調控。在政策層面,證監會上週末發佈實施《關於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重申證券賬戶實名制要求,並明確提出六項舉措,對違反證券賬戶實名制要求,借助資訊系統為客戶開立虛擬證券賬戶、借用他人賬戶、代理客戶買賣證券等違法違規行為進行清理整頓,以防止此類違法違規現象捲土重來,再次危及股票市場平穩運作。

  此舉直接針對市場反彈過程中再次蠢蠢欲動的場外配資現象,明確了監管層徹底規範場外配資行業,清理違法違規現象的決心。監管層選擇這一時點釋放這樣可能被部分市場人士解讀為利空的政策信號,也進一步彰顯了救市行動旨在恢復市場常態,並不一味追求指數上行的底線思維。從昨日行情走勢來看,投資者用現金投票,也對監管層對場外配資的監管行動表示了贊成。

  與此同時,上千家上市公司復牌交易的速度也高於市場預期。昨日有366家上市公司復牌恢復正常交易,創單日復牌數量歷史新高。其中大多數為7月8日技術性停牌避跌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復牌速度加快,一方面有助於市場走出非常態,恢復完整的交易功能。另一方面也將在微觀層面對市場供需平衡進行有利的調節。

  市場回歸常態是各方之福

  在市場流動性危機逐漸過去之後,救市行動已經進入了一個更加微妙敏感的階段。一方面,投資者信心仍處於脆弱時期,仍需要關注和呵護;另一方面,市場在危機中出現異常狀態需要得到及時糾正,使得市場基本功能能夠得到儘快恢復。

  資産定價是資本市場的核心功能之一。上市公司的股價反映了市場對於宏觀基本面、行業發展前景、公司經營治理水準等各方面情況的綜合判斷,對社會資本的有效配置具有重要指導作用。而當市場在情緒波動、流動性不足等因素的作用下出現大幅波動時,其定價功能就被大大削弱。令市場定價功能回歸常態,既有助於投資者通過理性判斷尋找投資標的,也有利於社會資源的高效配置。

  與此同時,市場在這次危機中暴露出的問題也需要解決。其中,如何用好和管好杠桿首當其衝。在經濟結構轉型、社會資本配置重心從舊經濟轉向新經濟的過程中,杠桿工具具有很強的實用價值,但杠桿工具監管失位所産生的破壞力也在此輪危機中顯現出來。在過去三周中,資本市場經歷了快速地去杠桿,其過程雖然痛苦,但也為監管層對場內場外各種杠桿工具建立高效完善的跨部門的監管體系提供了條件。時機寶貴,不容錯過。

  市場及時回歸常態還將為資本市場恢復融資功能奠定基礎。在救市行動中,新股IPO和企業再融資暫緩。在危機中,及時採取這些措施對恢復市場信心作用巨大。但失去融資功能的資本市場並不完整。市場及時回歸平穩運作的常態將為恢復新股發行及上市公司再融資,以及註冊制改革創造良好條件,讓資本市場在經濟結構轉型中發揮應有的作用。

  證券時報:堅決清理違規配資 推動市場穩定健康發展

  三根陽線改變信仰。隨著市場行情的氣溫回升,部分投資者正在進行著一項高危動作——加杠桿抄底。為了呵護市場的長遠健康穩定發展,證監會日前發出通知,要求各方嚴格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

  毋庸置疑,當前行情的企穩和回暖來之不易。在股市持續大跌之時,為維護國家金融系統的安全和投資者的切身利益,政府集合多方之力,才讓股市止跌回升。如此來之不易的成果,包括投資者在內的市場參與各方,都該倍加珍惜。

  回頭總結從去年年底啟動的這波大行情,大家一致的看法是來勢兇猛,而各類合法的、非法的配資加杠桿魚龍混雜。尤其是民間各類行走在灰色地帶的配資公司,在最瘋狂的時候,配資比例從1:3一路攀升到1:10。這種巨大的杠桿比例,在單邊牛市行情中尚可持續,但一旦個股出現回調,強平引發的踩踏就難以避免。

  以1:5配資為例,投資者購買的個股只需回調16.7%,投資者本金就會因爆倉而飛灰湮滅;如果配資比例再放大到1:10,持倉個股更是只需回調9個點,投資者本金就會徹底化為烏有,連翻本的機會都沒有。而在任何一個市場任何一隻股票,都不可能永遠只漲不跌,暴漲背後往往隨之而來的是暴跌。

  同時,罔顧風險、肆意放大杠桿進行配資的行為,不僅害己,也會害人。高杠桿非法配資,一方面會加劇市場波動,給自己、他人和市場製造緊張氛圍和恐懼心理;另一方面,因為配資公司的運作不透明,不僅威脅著投資者個人資産安全,還威脅家庭資産的安全,更因游離于監管之外而威脅著整個證券市場甚至整個金融系統的安全。

  從市場角度而言,此次監管層下決心清理場外非法配資,正當其時,應從嚴從速,宜早不宜晚。在政府打出一系列維穩組合拳後,可以看到,當前市場信心不斷恢復,大盤反彈迅速,投資者資金不斷涌入,在此時,正是立下規則以防前車之鑒,防範不合規配資資金再度介入的良好時點。

  從投資者角度看,股票市場素來講究風險與收益成正比,能承受多大的風險才可能獲取多大的收益,從無只享受收益而不承受風險的市場。因此,每一位投資者都應該清楚,慎用杠桿,遠離非法配資,切忌好了傷疤忘了痛。

  證券日報:再問惡意做空股市的力量來自哪

  在中國政府採取一系列穩定股市的重大舉措之後,海外輿論出現兩種聲音:一種是肯定中國政府穩定市場信心,由中央銀行為股市注入流動性的行動,並且看好中國經濟增長趨勢。另一種是指責中國政府過度干預市場,比較典型的是英國《金融時報》,列舉了七項罪責。同時,一些跨國金融機構相繼表示與“做空中國股市”無關。

  究竟該如何看待市場正常調整之外的“做空因素”?是否此次大調整只是因為“杠桿資金”過度?是否中國經濟增長和中國改革進程真的與股市漲跌無關?是否做空者真的那麼純潔無暇?

  筆者認為,只要您認真讀了上述這幾個問題,就可以有一個初步的答案了。

  此次中國股市遭遇劇烈下跌,投資者信心遭遇重創,政府出手穩定市場是及時的,也是必須的。常駐中國的美國經濟學家勞倫斯·布拉姆説,中國政府需要迅速行動,令市場重拾信心。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曾銳生認為,政府高層的做法大致正確,“大膽的干預比零碎的措施更能穩定市場”。

  當然,也有人不認同這是一場危機。筆者認為,持這種觀點的人是站著説話不腰疼。

  在充分認知股市“有漲必有跌”這個一般原理的基礎上,我們有必要探究影響市場因素正常發揮的部分,也有必要探究借市場手段之名行傷害市場之實的部分。對於惡意操縱市場行為的部分,既不要無限度擴大,也不要無限度縮小,更不能當鴕鳥、視而不見,也不能當十二三歲的小姑娘,羞羞答答不敢談。

  此輪中國股市劇烈下跌,既有過去歷次劇烈下跌的影子,也有一些新的因素。筆者認為,四支惡意做空中國股市的力量在同一時間段“合流”,充分利用了創業板泡沫聚集的機會,為此次股市下跌加上了較重的籌碼。從本質上説,惡意做空中國股市的力量其實也是破壞市場穩定發展的力量,需要加以排除。

  第一支做空力量的確是境外機構。一些跨國投行做空中國早已長期化,藉以影響中國境內金融市場。配合做空中國,他們一般會散佈中國銀行(601988,股吧)壞賬危機、地方債務危機、房地産危機,還有南海危機,甚至有時炒作執政危機。其主要手段是,利用境外設立的金融工具如“超短新華富時中國25指數ETF (ProShares UltraShort FTSE/Xinhua China 25 ETF )”、“新華富時中國A50指數期貨”做空。雖然其成交金額不一定很大,但卻是一些人呼風喚雨的工具:境內一些機構經常將其作為風向標。

  近期多個國際投行表示自己無力做空中國內地股市,因為中國股市沒有給他們放行。美國《華爾街日報(部落格,微網志)》6月10日報道稱,目前在中國建立大規模空頭頭寸是件頗有難度的事。筆者認為,他們不能大規模入場做空,與其長期在場外做空並不矛盾。

  《華爾街日報》的同一篇報道還説,著名的做空專業戶、紐約對衝基金尼克斯聯合基金公司掌門查諾斯押注中國股市下跌差不多已有5年時間,但此間中國股市與全球許多市場一樣,都經歷著穩步上漲。如此市況令查諾斯的日子變得艱難。初看這個報道,做空中國股市的人似乎還很委屈,但這反而證明了,做空中國的行為早已長期化。

  第二支做空力量是內部投機力量。他們不但集中做空,也集中做多,這也是中國股市內部的一個毒瘤。

  按常理説,做多做空都是市場行為,但動輒稱“今天是散戶最後一次逃生機會”、“某月某日某時要全部清倉”,並把這些説法作為正式通知發給客戶,還開通快速通道,應屬於明顯的操縱行為。他們做多和做空時,往往同步散佈謠言,謠言的製作往往有鼻子有眼。

  有的投資機構通過串謀,集中資金優勢,聯合多個甚至數十個賬號一致行動,製造拉抬或打壓單只或多只股票的價格,就是操縱行為。在股市期貨推出後,這些機構還進行期現市場聯合操縱。

  當其集中力量以這種非法方式做空時,就屬於惡意做空。

  第三支力量是一部分跟風的中小機構。這類機構並無投資主見,對國家宏觀形勢、金融政策、産業政策研究甚少,其投資原則就是“跟對莊”,癡迷于“小道消息”,對謠言的傳播推波助瀾。他們十分渴望市場有大的波動,以便做差價牟利,對國家金融秩序的穩定毫無興趣。

  第四支力量是在境內配合、跟隨外部做空者的機構和個人。他們的特徵是以“完全徹底的市場化”為大旗,否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大方向,否定金融監管當局依據我國現階段市場發展情況推出的一系列措施,幾乎對每一條新政策都做負面解讀,一律以美國標準來定是非。他們還極力拉攏各路同盟軍。他們的作用就是攪亂輿論,順手牽羊。這支力量也是謠言的主要發源地。

  這四支做空中國力量的“合流”,能夠在股市上得以發力,既與我們的制度存在一些缺陷有關,也與我們在市場經濟理論建設上存在嚴重不足有關,也與我們的執法力度不足有關。更為重要的是,我們的大型投行機構缺乏獨立定價權,在很多時候缺乏自信,簡單參照國際定價體系,簡單參照國際金融市場指標。如果這個問題解決好了,上述四支力量就自動疲軟了。這個問題到了該解決的時候!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