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皖江物流財務造假曝光:兩年虛增收入91億元

  • 發佈時間:2015-06-18 07:27:10  來源:新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子公司陷入債務黑洞,上百億債務壓頂的皖江物流一直希望通過資産重組走出困境。然而在6月18日,皖江物流(600575,收盤價4.11元)發佈公告稱,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以下簡稱《告知書》).

  根據告知書顯示,皖江物流涉嫌存在虛增利潤、信披違規等四項違法行為。鋻於此,證監會決定對皖江物流給予警告並處罰款,對時任相關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給予警告並處罰款。同時,由於當事人汪曉秀違法違規情節特別嚴重,證監會擬對其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收到證監會處罰通知書

  去年10月9日,證監會一紙《調查通知書》遞給了皖江物流。通知書顯示,因皖江物流涉嫌資訊披露違法違規行為,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6月18日,皖江物流公告稱,收到證監會《告知書》。《告知書》顯示,因公司涉嫌資訊披露違法違規案,已由證監會調查完畢,經查明皖江物流涉嫌存在四項違法行為:

  一是皖江物流2012年虛增收入45.51億元,佔2012年年報收入的14.05%;虛增利潤2.56億元,佔2012年年報利潤總額的51.36%。2013年虛增收入46.03億元,佔2013年年報收入的13.48%,虛增利潤2.34億元,佔2013年年報利潤總額的64.64%。算下來,兩年時間皖江物流合計虛增收入91.54億元,虛增利潤4.9億元。

  二是皖江物流未在2011年年報披露淮礦物流為華中有色、上海中望、中西部鋼鐵、溧陽建新制鐵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溧陽建新)、溧陽昌興爐料有限公司等提供16億元的動産差額回購擔保業務。

  三是2014年淮礦物流向中西部鋼鐵等公司提供共計2.2億元的最高額擔保,2013~2014年淮礦物流為江蘇匡克等8家公司承擔最高額為13.05億余元的動産差額回購擔保。皖江物流未按規定披露上述事項,其中1.56億元動産差額回購擔保事項也未在2013年年報中披露。

  四是2013年皖江物流未按規定披露淮礦物流與福鵬係公司30億債務轉移情況。

  公告還顯示,皖江物流在2012、2013年年報虛增銷售收入和利潤,2011年、2013年年報未披露對外擔保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六條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所述情形。皖江物流董事、常務副總經理、淮礦物流董事長、總經理汪曉秀起策劃、決定作用,為皖江物流上述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皖江物流董事長孔祥喜未能有效控制重要並表子公司的經營運作,具有明顯過失,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他在相應年報上簽字的有關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皖江物流未按規定披露2013年~2014年擔保和2013年重大債務轉移事項違反了《證券法》第六十三條和第六十七條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所述情形,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汪曉秀。

  對此,根據《證券法》相關規定,中國證監會擬決定:對皖江物流給予警告並處罰款;對皖江物流時任相關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給予警告並處罰款。此外,當事人汪曉秀違法違規情節特別嚴重,中國證監會擬對汪曉秀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對此,證券行業分析師呂宏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説,“皖江物流信披違規、虛增利潤的行為非常惡劣,如果最終被中國證監會最終認定存在重大資訊披露違法行為,公司股票將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並暫停上市。”

  不過,對於該告知書,《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皖江物流,並未得到回應。

  百億債務如何化解?

  事實上,皖江物流資訊披露違規源於2010年,淮礦物流作為優質資産注入皖江物流旗下,成為皖江物流的全資子公司。按照皖江物流的規劃,公司試圖做成大宗生産資料領域的阿里巴巴。

  但事與願違,僅4年,淮礦物流就成為皖江物流的一個麻煩製造者。公告顯示,淮礦物流因重大信用風險事項,涉及債務167.49億元,已出現20.69億元債務逾期情形和重大壞賬風險。

  事實上,去年7月23日皖江物流就承認西林鋼鐵佔用淮礦物流2.1億元資金,但皖江物流並未予以資訊披露,經媒體報道之後皖江物流才披露。當時的公告顯示,皖江物流認為,淮礦物流的風險可控,然而僅僅過去兩個月,淮礦物流就被曝出百億元債務黑洞。

  此外,去年4月皖江物流原董事、常務副總經理,淮礦物流董事長汪曉秀離職,不再擔任上述職務,皖江物流在對其進行離任審計過程中,發現淮礦物流的應收款項存在重大壞賬風險,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計提壞賬、減值準備後,皖江物流預計將出現重大虧損。此後5個月內,皖江物流公告中並未提到上述離任審計情況。直到淮礦物流因無足額資金支付到期債務被民生銀行上海分行起訴時,皖江物流才披露了上述離任審計情況。

  隨後經查證,截至去年9月12日,淮礦物流債務總額167.49億元,其中已到期債務20.69億元,未到期債務146.8億元。根據債權人性質將債務劃分為金融類債務和非金融類債務,金融類債務總額127.18億元,涉及19家銀行。其中已到期債務9.98億元,未到期債務117.2億元。非金融類債務40.31億元,其中已到期債務10.71億元,未到期債務29.6億元。

  對此,證券行業律師吳波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如何化解鉅額債務壓力成為皖江物流需要解決的難題,債權人的資金能否拿回也得看皖江物流的重組情況。”

  為了解決債務問題,去年10月8日,控股股東淮南礦業擬籌劃與皖江物流進行重大資産重組,隨後在去年10月14日發佈重大資産重組公告。參與重組的重組方淮南礦業是安徽省煤炭産量規模、電力權益規模、資産規模最大的企業,堅持煤、電、房地産、物流、金融和技術服務等多産業快速發展。2013年營業收入713億元,資産總額1559億元。

  不過,呂宏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雖然重組方實力較強,但是重組仍然存在壓力,因為根據淮南礦業去年發佈的業績報告,它也存在虧損。對於淮南礦業來説,重組皖江物流存在巨大的資金壓力,所以重組成功與否還要打上問號。”

皖江物流(600575)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