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揭秘約10萬條考生資訊洩露背後的地下招生産業鏈

  • 發佈時間:2015-09-06 20:26:00  來源:人民網  作者:馮國棟  責任編輯:羅伯特

  如果高考成績不理想,此時有人打來電話説,低分也能進名校,你會信嗎?今年8月以來,陜西、四川、湖北、貴州等地大批高考考生就頻繁接到此類“招生”電話,這樣的“招生”甚至在高校開學後仍未停止。

  警方調查發現,武漢一招生仲介掌握了約10萬條被洩露的高考考生資訊,雇傭話務員推銷“名校本科”教育,承諾能拿文憑。仲介如何利用高考考生資訊大肆斂財?低分進名校,是徹頭徹尾的騙局陷阱,還是真有其事?

  高考考生資訊,悄然成了仲介“搖錢樹”

  武漢警方8月初接到舉報,稱有人利用渠道不明的高考考生資訊進行招生,培訓了一批大學生兼職話務員與考生溝通。

  據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分局民警介紹,這批話務員被招生仲介公司安排在武昌區廣八路一所名為“高光畫室”的屋內,每天按照仲介提供的名單,給全國各地考生撥打招生電話,目的是説服低分高考考生,通過他們到武漢大學讀本科。

  按照仲介公司約定,兼職話務員每月底薪約2000元,招到1到2個學生,每個學生獎勵500元;招到4個學生,每個獎勵700元;5個以上每個學生獎勵1000元。

  一名參與電話招生的女大學生説:“自稱是武漢大學姓李的老師給我們培訓,她要我們在電話中強調是武漢大學本科招生,如果對方有疑問就避開問題。要向學生強調學生能入住武漢大學本部,能享受普通本科生一樣的資源和待遇,能拿文憑。”

  這名大學生和其他話務員一起,每天給不同地方的低分考生打電話,每人一天最多打200多個電話。

  “高考成績一齣來,就有人打來電話。我們回絕後對方仍不死心,幾乎每天都打。”家住武漢漢西路的張新星(化名)説。無奈之下,只得將對方號碼加入黑名單。過了幾天,對方換了號碼繼續打來電話。

  民警在“高光畫室”清查出約5公斤重的紙質高考考生資訊,包括考生姓名、考分、學校、家庭地址和電話等重要內容。經清查,這些資訊涉及陜西、四川、湖北、貴州等13個省份約10萬名高考考生。

  “低分高錄”,隱藏怎樣的秘密

  業內人士介紹説,拿到考生資訊是仲介行業最基本的前提。一些資訊來自同行業內的共用,很大一部分則是網上購買。10萬條資訊標價1萬元,打包買有時一分錢可以買一條。

  記者利用QQ群搜索“考生資訊數據”時,出現了“考試考生名單資訊數據”“收購考試考生名單數據”“高考考生資訊名單電話”等數十個販賣和收購考生資訊的群。

  在其中一個QQ群,記者提出購買資訊,結果收到20多名陜西某地五中考生資訊,有分數、姓名、考號及電話。記者核實後發現,這些資訊都是2015年真實的高考考生資訊。

  仲介如何用考生資訊招生斂財?知情人士介紹,仲介一般都自稱是招生院校或省招辦某領導的熟人,聲稱有辦法、有門路,實際上這只是幌子。仲介私下巧借高校師資、教室、操場等公共開放資源,找人冒充“班主任”單獨接待“招錄”到名校的“新生”,收取和統招本科生相同的學費。

  繳費“入學”後,“班主任”按照院係公開的課程表,組織學生去旁聽統招本科生公開課,和統招生一起參加班級活動,期末考試則在“班主任”選定的單獨教室內進行,單獨出成績。

  一些有“能力”的仲介,甚至與一些高校內部人員串通,安排他們住進正規學生公寓,製造假像蒙蔽學生和家長,騙取學費。

  記者撥通名為“武漢大學自考雙證教育中心”機構的電話,自稱“李老師”的人説,只要每年按照學校規定交學費和一定考試費,就能像統招本科生一樣,在武漢大學上課、考試,拿到的文憑除了加蓋一個自考本科外,和統招本科生文憑沒兩樣。

  經記者核實,武漢大學並沒有所謂的“自考雙證教育中心”機構。武漢大學本科招生處相關負責人表示,武漢大學自2007年開設反詐騙專欄至今,至少曝光了20多條像這樣涉及武大的詐騙資訊。武漢大學招生工作嚴格按照國家政策執行,絕不存在任何國家政策之外的招生方式。

  堵上制度漏洞,割斷地下招生産業鏈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調查時發現,也有一些仲介承諾的“低分進名校”不是純粹騙局,而是偷換概念的招生伎倆:仲介利用大學學位制度和法律監管的盲區,巧借高校公開免費資源,形成了一條完善的地下招生産業鏈。

  據了解,經教育部門批准,一些高校開放了“第二學士學位”,只要具備任何高校的大學本科畢業證和學位證,就可申請該校“第二學士學位”,拿到該校的學位證。

  通過仲介到武漢某高校“借讀”的王華(化名)告訴記者,仲介對被招來的學生謊稱是通過特殊途徑上的大學,在學生“借讀”期間,仲介安排組織自考教育考試,取得其他高校的本科畢業證,一年後再申請學士學位證。等有了本科的畢業證和學位證,就組織參加知名高校開設的兩年“第二學士學位”教育,拿到蓋有名校印章的“學士學位證書”。

  王華説,她認識的幾位老鄉就是通過仲介的這種操作拿到了武漢某名校文憑。一些家長對學歷、學位區分不清楚,不知道還有“第二學士學位”這樣的國家正規招生途徑。家長覺得,只要有張名校文憑就可以了,一般不會找仲介的麻煩。

  武漢一些高校負責人表示,仲介招生還存在法律監管上的漏洞。高校也是招生詐騙的受害者,但按照有關要求,目前招生詐騙案件只能由受害人自己報案,高校則配合公安調查。

  華中師範大學教育學教授范先佐認為,糾正當前招生仲介存在的亂象,一方面要加強對高考生資訊的保護,從源頭上防止資訊洩露引發詐騙案件。另一方面要完善高等教育學位制度,既要鼓勵有能力的人自學自考,也要避免被不法分子投機取巧牟取暴利。

  此外,有專家認為,一些仲介之所以能在高校校園組織學生聽課,在大學教室內考試,説明高校管理也有漏洞。今後高校管理部門要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包括加強教室使用登記制度,增強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熟悉,不給非法仲介可乘之機。 (記者馮國棟)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