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90後配資平臺老闆跑路

  • 發佈時間:2015-06-16 02:32:01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在湖南長沙32歲男子4倍杠桿融資虧光170萬本金墜亡後,6月15日,一則90後配資平臺老闆“囂張”跑路的消息將場外配資推向輿論漩渦。

  配資公司人去樓空

  “這點小錢不可能退還給你們,再説也沒差你們多少錢,我要東山再起,需要這個錢,不可能還你們,我現在先回老家,不用來找我,找我也不會還給你們,特此公告!”昨日,網上一則“囂張跑路”公告引起軒然大波。

  據報道,這張公告的主人公是90後配資公司老闆朱振霖。出生於1991年的朱振霖,于2014年9月5日註冊成立漳州匯霖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漳州匯霖”),專門為股民炒股高杠桿配資。他于2015年5月12日註冊成立廈門分公司,在經營不足一個月後,便關門跑路。網傳他張貼公告稱,1000多萬保證金虧損650多萬元,只退回了370多萬元,公司關閉了。朱振霖曾對外宣稱,公司配資規模已經達到幾個億。這一説法得到了多位投資者佐證。

  “他太囂張了。儘管我只見過他一次,他對我説他是官二代,親戚當高官不差錢,而且還有一位在央行廣東分行當行長的叔叔”。昨日,“受害人”封健(化名)對新京報記者如是説。

  封健表示,他于6月3日晚間將55萬保證金以及利息和印花稅等共計約60萬元打到朱振霖的賬戶,本應該于6月4日上午開設HOMS系統賬戶,收到4倍配資220萬元。6月5日上午他意識到“不大對”,便前往漳州匯霖公司詢問情況,上午還有工作人員在,下午因有人鬧事,朱振霖跑路了,公司也人去樓空。

  介紹客戶簽100萬提成200-500元

  為封健介紹漳州匯霖公司的“業務員”李明昨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他並不是漳州匯霖公司的正式員工,只是兼職介紹客戶。

  李明原本在廈門當地一家股票配資公司做業務員,有時候公司做不了的客戶,便推薦給同行。按照行規,如果交易簽約,可以從簽約總金額裏提成,一般100萬元的簽約單,可以獲得200元-500元的提成。

  截至發稿,朱振霖電話始終佔線或無人接聽,短信和微信均無回應。

  封健告訴記者,事後他和其他受害者才意識到被騙了。目前,他組織受害者相互認識了一下,去當地公安局報案,爭取早日解決。據封健介紹,目前不完全統計,廈門分公司已經有十幾名客戶損失了1500萬元至2000萬元。

  監管層嚴堵場外配資

  據不完全統計發現,類似配資公司集中誕生於2014年底和2015年初,帶有明顯的“牛市特徵”。

  上海、深圳、溫州、北京等涌現的配資平臺,大多可以直接在網上進行註冊、申請和完成配資。其中,上海、溫州等地的配資平臺最高可配資10倍杠桿,北京地區的配資公司杠桿多為1-5倍。

  昨日記者採訪了北京幾家股票配資平臺發現,這些配資平臺採取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完成配資,杠桿倍率為1-5倍,月利息因日貸、月貸、杠桿倍數不同而異,按日配資利率在千分之1.2至千分之2,按月配資隨著杠桿的增加而不斷增高。

  場外配資問題頻出也引發了監管層的注意。證監會于6月12日、13日連續兩日發聲,禁止證券公司為場外配資活動提供便利。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稱,證監會再次重申各證券公司不得通過網上證券交易介面為任何機構和個人開展場外配資活動、非法證券業務提供便利。 新京報記者 金彧

  ■ 投資者説

  “近期會震蕩,配資要小心”

  河北廊坊一家配資平臺負責人、配資炒股投資者高利(化名)昨日告訴新京報記者,最近股市可能有震蕩,配資炒股要小心。

  去年行情好時,高利用20萬元融資100萬元,每月付給公司2.5%的利息,還有萬分之五的佣金,除掉利息和佣金,賺了70萬元。高利總結自己配資炒股的經驗是短線操作,賺得差不多就要拋,再去尋找下一隻股票,絕不戀戰。不過,高利稱最近自己不再配資了。

  高利向記者透露,他的公司近日將融資杠桿下調為5倍,“因為最近行情會有震蕩,風險大了,這麼做也是為投資者考慮。”

  對於融資平台資金來源,高利強調很可靠。但問及是否有監管時,高利表示,他之前做期貨、黃金,轉作配資平臺已經3年多,各種文件、證書未必有用,自己在業內的信譽比這些都要實際。如果配資平臺出問題,他也跑不掉,因為還有他的公司在。 新京報記者 劉素宏

  ■ 追問

  配資炒股如何操作?

  在牛市的推動下,不少投資者開始選擇股票配資的方式,希望能夠通過杠桿放大收益。

  以1:3配資比例,假定小王有100萬元,在配資平臺可以拿到300萬元配資。小王的100萬和配資平臺提供的300萬都轉入配資平臺的合作銀行賬戶中,再將銀行賬戶裏的400萬元劃入配資平臺的券商賬戶,之後通過與券商對接的HOMS等分倉系統生成子賬戶,400萬元進入子賬戶,再將子賬戶的賬號和密碼交給小王,由小王進行操作。而配資平臺時時監控賬戶。

  配資公司則向小王收取利息,不同配資公司的年化利率標準不同,如果杠桿在1:3,一般的年化利率在14%-18%。如果小王在牛市中通過加杠桿放大了收益,那麼向配資公司支付利息就可以;不過,遇到市場下跌,也會因杠桿放大損失。

  如果平倉線為112%,那麼小王的400萬元資金跌到336萬元就要被強行平倉,除利息外的300萬元還給配資公司,本金還剩36萬,如果只是配置了一隻股票,那麼跌至強行平倉的水準只需要兩個跌停。

  如果是並不規範的配資平臺或者平倉線設置更低的話,配資的投資者可能會血本無歸。

  在股市風險加大和監管機構加強監管的背景下,一些比較規範的股票配資平臺紛紛降低杠桿。股票配資平臺米牛網總裁柳陽表示,公司已經開始主動降低杠桿,5月25日連夜開會決定,配資比例降至1:3,此前該公司最高杠桿比例為1:6。

  配資平臺監管真空?

  牛市中,場外配資一度令“三方合作”愉快。配資平臺能夠拿到高額的利息,券商因為客戶配資炒股,收取的交易佣金增多,而投資者在牛市中通過杠桿賺到錢。但是,隨著股市震蕩,高杠桿下的高風險日益凸顯,甚至有投資者不堪損失跳樓。

  “預計所有民間配資的規模在1萬億左右,這個杠桿比例是非常高的。如果遇到市場風險,是要強行平倉的,就會出現踩踏,出現連環爆倉。”一位券商人士表示,這樣的配資規模來看,監管機構核查場外配資對券商是有影響的。

  不過,多家配資平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還沒有接到合作券商關閉場外配資端口的通知。

  “場外配資要查很容易,遲早會嚴查,既然有了融資融券,場外配資不會有太大空間。”上述券商人士表示,融資融券是有監管的,能夠時時監測到相關的業務情況。不像場外配資,目前處於監管空白地帶,沒有準確的規模統計,沒有監管具體的發展路徑和模式。

  説到監管,很多配資公司也表示十分困惑。“我們現在處於監管的灰色地帶,對我們來説很敏感,沒有人説我們是違法的,也沒有人説我們是合法的,沒有可以遵循的條文。”一家配資公司的人士表示。 新京報記者 李蕾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