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8日 星期六

2016博鰲論壇前瞻:應對經濟下行依然是重任

  • 發佈時間:2016-03-17 11:01:19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2016,應對經濟下行依然是重任

  博鰲亞洲論壇2016年年會將於3月22日至25日在中國海南省博鰲召開。本屆論壇的主題為“亞洲新未來:新活力與新願景”,屆時,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出席開幕式並做主旨演講。

  2010年,博鰲亞洲論壇發佈的《博鰲亞洲論壇新興經濟體發展2009年度報告》首次定義了“E11”(新興11國)的概念。2016年度報告仍以E11為主要研究對象,重點分析了2015年E11在經濟增長、就業與收入、物價與貨幣政策、國際貿易、國際直接投資、大宗商品、債務和金融市場方面的新情況和新進展,並對2016年E11的經濟形勢進行了展望。

  2015年新興經濟體“復蘇之路”充滿艱辛

  《新興經濟體發展2016年度報告》(下稱“報告”)顯示,2015年,在外需萎縮和內需低迷的雙重壓力下,E11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經濟增速分化不斷擴大。這顯示出以E11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的復蘇之路仍充滿艱辛。得益於較好的人口條件以及較為合理的宏觀經濟政策,印度經濟已行進在中高速增長的通道上;在國際社會普遍關注中國全面深化改革之時,中國經濟實現了6.9%的較高增速;由於政局動蕩、外需不振以及國內需求嚴重萎縮等負面因素,巴西經濟陷入大幅衰退;在美歐制裁、油價下跌、盧布貶值和地緣政治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俄羅斯經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萎縮。值得欣慰的是,2015年E11的經濟總量佔全球的份額仍在提升。

  經濟增速總體放緩,但分化加大

  中、印表現好,俄、巴西較差;唱衰中國經濟言論不攻自破

  在結構性因素、週期性因素和突發性因素的疊加影響下,2015年E11國家的經濟增速總體有所放緩,但各國的經濟增長速度明顯分化。其中,印度和中國的經濟增長表現較好,而俄羅斯和巴西的增長表現則相對較差。2016年1月,IMF發佈的數據顯示,2015年印度的GDP增長率約為7.3%;2月,印度中央統計局(CSO)更樂觀地認為,2015年其經濟增長率可能達7.6%。當前,中國經濟已進入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階段,國際社會對中國全面深化改革能否順利進行充滿了種種憂慮,唱衰中國經濟的言論此起彼伏。在此背景下,中國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2015年仍保持了6.9%的較高增速。這讓那些唱衰中國經濟的言論不攻自破。在美歐制裁、油價下跌、盧布貶值和地緣政治衝突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2015年俄羅斯經濟遭受巨大打擊,經濟萎縮了3.7%,衰退程度創金融危機以來新高。受政局動蕩、外需不振以及國內需求嚴重萎縮等負面因素的影響,2015年巴西經濟陷入大幅衰退,經濟增長率為 -3.8%,財政赤字率、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攀升。

  大宗商品價格顯著下跌

  石油下跌,發達國家受益、新興經濟體多損失

  各經濟體的經濟表現受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的影響比較顯著。總體來看,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可以通過降低經營成本、提升消費等途徑提振經濟。有研究表明,原油價格每下跌20美元全球GDP增長率將提升約0.4個百分點。而對不同國家來説,大宗商品價格下跌提振或抑制經濟的結果及其程度並不相同。大宗商品價格下跌會造成福利由生産者向消費者轉移。2015年國際原油價格下跌約47%,這意味著大約1.6萬億美元的福利由石油生産國轉移給了全球消費者和石油進口國。多數發達國家從中受益,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中的産油國則蒙受了較大損失。例如,委內瑞拉、安哥拉和伊拉克等國因油價下跌的損失超過其2014年國內生産總值(GDP)的10%。油價下跌對E11各國的影響亦不相同。因油價下跌而獲得的收入轉移相當於其2014年GDP的 2%~4% 的國家有印度、南非和南韓;因油價下跌而獲得的收入轉移相當於其2014年GDP的 0~2% 的國家有中國、印度尼西亞和土耳其;而阿根廷、墨西哥和俄羅斯因油價下跌導致的損失佔各自2014年GDP比重分別為0.03%、1.6%和4.2%,最嚴重的沙烏地阿拉伯損失了其2014年GDP規模的16.8%。

  

p65-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IMF-WEO),2015年10月和2016年1月。編輯製表:《中國經濟週刊》採制中心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IMF-WEO),2015年10月和2016年1月。

  編輯製表:《中國經濟週刊》採制中心

  金融市場愈加脆弱

  E11各國匯率均現貶值;

  股市仍有調整壓力

  在外匯市場,2015年E11各國貨幣相對美元匯率均出現不同幅度的貶值。在E11國家中,年度匯率均值貶值幅度最大的是俄羅斯盧布,其相對美元貶值了54.5%;其次是巴西雷亞爾和土耳其里拉,分別相對美元貶值了34.3%和21.4%。造成E11國家匯率貶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它既受美國經濟的基本面表現以及美國貨幣政策的影響,也與投資者對E11國家的經濟形勢和貨幣政策變化趨勢的預期以及各國政府穩定外匯市場的工具和能力有關。部分國家還受到經濟制裁、主權評級調整甚至地緣政治環境變化等其他因素的影響。在國債市場,部分新興經濟體的國債收益率顯著上揚。2016年1月,巴西、土耳其和俄羅斯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分別達16.0%、10.5%和10.2%。國債收益率的差異主要受到經濟前景預期、資本市場開放度以及投資者投資偏好的影響,國家主權投資評級變化也對國債收益率具有直接影響。2015年,標準普爾對巴西、俄羅斯和土耳其的主權投資評級做了下調處理。7月和9月,巴西的主權投資評級被連續下調至垃圾級別BB+,並且給出負面評級展望,巴西一年期國債收益率隨之迅速上升。在股票市場上,2015年E11各國的股票市場波動加劇,並且與外部市場的聯動性更加顯著。2015年第三季度,E11各國的股票市場出現了集體性暴跌,其中俄羅斯、中國、印度尼西亞、阿根廷和巴西的綜合股指分別較第二季度下跌了18.6%、16.1%、12%、11.6%和11.4%。這一變動與發達經濟體股票市場的變動方向也基本一致。

  2008年以後全球大部分國家的股指持續上升,股票市場走勢已經脫離了基本面的現實表現。股指回調有助於減輕股市積累的下行能量。儘管經歷了2015年的股市動蕩,但是大部分E11國家股市和美歐股市依然存在著估值過高的傾向。由於證券市場高估值現象並沒有得到根本改變以及E11國家股票市場應對外部衝擊的能力較弱,預計2016年E11國家股市還將面臨較大調整壓力。

  貿易形勢更加嚴峻

  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

  掣肘E11對外貿易復蘇

  受外需低迷、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下降以及全球匯率市場大幅波動等因素的影響,以E11國家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對外貿易面臨的環境更加複雜,貿易增速總體大幅下滑,佔全球貿易的份額總體呈下降趨勢。2015年上半年,E11國家貨物貿易總額較2014年同期下降12.0%,服務貿易總額較2014年下降3.8%。由於進口萎縮更為嚴重,E11國家的貿易順差出現擴大勢頭。與此同時,E11國家內部貿易聯繫有所減弱,而與發達經濟體貿易聯繫有所加強。2015年上半年,E11國家內部貿易佔E11對外貿易的份額較2014年同期下降0.5個百分點至23.5%;同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之間的貨物貿易額為1.73萬億美元,佔E11國家對外貿易的份額從2014年同期的43.0%降至41.9%;同發達經濟體之間的貿易額為2.40萬億美元,佔E11國家對外貿易的份額達到58.1%,較2014年同期上升了1.1個百分點。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措施成為E11國家對外貿易艱難復蘇的主要掣肘因素之一。2015年,全球新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仍然層出不窮,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趨勢仍未得以扭轉。英國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發佈的《全球貿易預警》報告顯示,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全球新增貿易保護措施324項,其中E11國家新增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總計達278項。儘管全球主要經濟體在促進貿易自由化方面取得了一些新的進展,但進展較為緩慢。

  國際投資環境有所改善

  2014年E11的FDI凈流入創10年來最低;各國開始加大投資的自由化

  由於全球經濟增長乏力、主要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不確定性加大以及地緣政治風險攀升等原因,投資者信心遭受重挫,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規模總體大幅下降。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數據顯示,2014年全球FDI總額較2013年下降16%,至1.23萬億美元。儘管發展中經濟體的FDI流入和流出呈現較好勢頭,但E11的FDI總體表現堪憂,增長動力難以在短期內顯著提升。2014年,E11國家的FDI流入、流出和凈流入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2014年E11國家的FDI流入總額為3341.24億美元,較2013年下降17.0%;流出總額為2426.91億美元,較2013年下降2.9%;凈流入總額僅為914.33億美元,較2013年下降40.0%,凈流入規模創2004年以來最低水準。與此同時,E11國家在國際直接投資中的地位正在受到挑戰。2014年E11國家佔全球FDI流入的份額為27.2%,較2013年下降0.2個百分點;E11國家佔全球FDI流出的份額為17.9%,較2013年下降1.2個百分點。儘管E11國家的國際直接投資增長表現不佳,但投資自由化政策持續推進,國際投資制度化建設穩步向前。大部分E11國家都通過修訂或出臺新的法律法規來改善外商直接投資環境,以推進投資的自由化和便利化。

  2016年新興經濟體仍將保持“中速增長”

  報告指出,以E11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經濟將繼續行進在中速增長通道上,多數經濟體的經濟基本面依然穩定,但也會受到一系列不確定和趨勢性因素的影響。

  債務積累問題值得關注

  “兩低一高”現顯現,亟需加快去桿杠化

  在公共部門,E11的公共債務水準相對較低,但增速較快。在私人部門,E11各經濟體的債務水準大幅攀升。在1999至2014年間,新興經濟體由居民和企業構成的私人部門債務佔國內生産總值的比例從56%猛增至113%。對於個別債務水準較高的新興經濟體來説,一旦利率上升,所面臨的償債壓力和違約風險將會迅速加大。目前,低增長、低通脹和高負債現象已在部分新興經濟體顯現,如不加速去杠桿化,高負債將難以為繼,進而可能會引發債務危機。2015年E11經濟還呈現出一些其他特徵和變化。例如,各經濟體的經濟表現受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的影響顯著,金融市場的脆弱性更加突出,外需大幅萎縮導致貿易形勢更加嚴峻,國際直接投資增長低迷,人口因素對經濟增長的影響逐步顯現,“一帶一路”框架下的經濟合作取得明顯進展等。

  

p67

  

對外投資將更加謹慎

  跨國巨頭對全球投資格局重新調整

  2016 年,除了已經簽署並生效的自由貿易協定外,還有一些協定已經簽署有待生效。例如,2015年土耳其與新加坡、南韓與越南簽署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此外,E11各經濟體還在積極推動新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並對一些可能建立的自貿區展開研究。以中國為例,目前正在談判的自貿區包括中國—海合會自貿區、中國—挪威自貿區、中日韓自貿區、區域全面經濟合作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國—斯里蘭卡自貿區、中國—巴基斯坦自貿區協定第二階段談判、中國—馬爾地夫自貿區以及中國—喬治亞自貿區等,正在研究的自貿區包括中國—印度自貿區、中國—哥倫比亞自貿區、中國—摩爾多瓦自貿區以及中國—斐濟自貿區等。

  由於世界經濟復蘇前景的不確定性增加,同時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出現分化,眾多跨國公司通過資産重組、撤資等方式對全球跨國投資格局進行重新調整,對外投資決策更加謹慎。總體來看,2014年以來E11國家的直接投資表現低迷。為了扭轉直接投資的下行趨勢,E11國家出臺了多項投資自由化政策,並加強了對外投資合作,投資環境總體有所改善。

  總體而言,以E11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經濟將繼續行進在中速增長通道上,多數經濟體的經濟基本面依然穩定,但也會受到一系列不確定和趨勢性因素的影響。例如,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的方向、力度和頻率,個別新興經濟體爆發金融危機的可能性與危機傳染性,國際大宗商品的價格走勢,國際和區域貿易與投資合作的進展,全球外匯市場風險以及地緣政治和突發性的嚴重自然災害等。這表明,2016年新興經濟體仍需繼續加大力度應對各种經濟下行的風險和挑戰,繼續加強對外經濟合作,力爭取得更好的經濟業績,並在世界經濟中繼續發揮重要的作用。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