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6月28日 星期二

2016年預算草案報告解讀 數説國家"賬本"五看點

  • 發佈時間:2016-03-06 07:2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崔文苑  責任編輯:李春暉

  如果説每個家庭都有“一本賬”,記錄著精打細算的收與支,反映著一家子的生活情況和發展動向;那麼一個國家也是如此,國家“賬本”通過合理計劃“錢從哪來、到哪去”,來支援大的戰略決策、改革目標實施。

  如何看待3%的公共預算收入增速?營改增按下“快進鍵”能給老百姓帶來啥實惠?財政怎樣為化解産能等結構性改革加油?3月5日,2016年預算報告新鮮“出爐”,《經濟日報》記者採訪了有關專家學者。

  看點一:

  3%的收入增速、3%的赤字率

  “錢從哪來、到哪去?”翻開賬本,這是人們關心的頭等大事。

  去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口徑增長5.8%,低於7.3%的預算增長目標,為1988年以來最低。2016年財政形勢更加嚴峻,平衡收支面臨極大壓力,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72萬億元,增長僅3%。

  “這既有經濟增速趨緩的原因,也有大力度減稅降費的原因,如此低的財政收入增長率為歷年罕見。”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副教授鄭春榮對《經濟日報》記者表示。

  與此同時,財政支出剛性較強,支援轉方式、補短板、防風險等增支需求較大。預算報告顯示,2016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80715億元,同比增長6.7%。

  為彌補收支差額,今年擬安排財政赤字2.18萬億元,比去年增加5600億元,赤字率提高至3%。“適度擴大財政赤字,主要用於減稅降費,減輕企業負擔。目前來看,我國赤字率處於合理水準,這樣的安排是有必要的、可行的,也是安全的。”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張連起告訴《經濟日報》記者。

  2016年財政形勢更加嚴峻,鄭春榮分析説,財政收入穩定性和增長可持續性有所削弱的情況值得重視。這不僅表現在財政收入下降情況下,非稅收入波動性較大;還表現在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持續下降,2016年為28248.6億元,較2015年又下降13.2%,已經連續2年下滑。這一數據在2014年為40385.86億元。

  看點二:

  減稅降費5000多億元

  根據預算報告,今年將通過減稅降費,為企業和個人降低負擔5000多億元。

  在財政收入緊縮的情況下,這些錢是如何“擠出來”的?

  此前,國家已經通過大規模減稅降費,用短期減收,換取經濟動能的增長。今年5月1日起,營改增試點範圍將擴大到建築業、房地産業、金融業、生活服務業,並將所有企業新增不動産所含增值稅納入抵扣範圍。“2012年到2014年,納入營改增試點的納稅人佔比為20%。此後將要納入試點的行業納稅人佔到80%。”財政部稅政司司長王建凡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施正文認為,營改增是當前最為迫切的一項稅制改革,其意義不僅在於其本身,而且對於經濟發展、稅收情況、財政體制和稅收體制改革都有深遠影響。

  根據預算報告,還將加大收費基金清理和改革力度,將18項行政事業性收費的免征範圍,由小微企業擴大到所有企業和個人。

  看點三:

  1000億元獎補資金用於化解産能

  財政政策如何參與結構性改革?預算報告顯示,中央財政安排1000億元獎補資金,用於推動地方政府和中央企業綜合運用兼併重組、債務重組和破産清算等方式,加快化解鋼鐵、煤炭行業過剩産能。

  “化解過剩産能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首要任務,其中做好職工安置又是關鍵之舉。”張連起委員分析表示。對於獎補資金的用途,人社部部長尹蔚民表示,主要用於職工的安置,解決好職工的轉崗、技能培訓等方面的問題。

  “專項獎補資金一旦落實到位,煤炭、鋼鐵領域的去産能工作最難點將有望破冰,人員安置工作將快速推進。”張連起委員説。

  記者了解到,2016年財政部還牽頭承擔了國有企業、金融、科技、農業、公共資源等重點領域的部分改革任務,參與100多項相關領域的改革任務,更多發揮財政在結構性改革當中的作用。

  看點四:

  扶貧資金增長43.4%

  “聽完政府工作報告,有一個感受非常深刻。那就是無論多艱難,民生上該花的錢一定要花、該辦的事一定要辦。”一位來自安徽的全國人大代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這一點在今年的預算安排中得以充分體現。2016年,中央財政扶貧資金增加201億元,增長43.4%。相比于財政收入增速,該支出增速可謂“搶眼”。這些資金將推動完成1000萬以上農村貧困人口脫貧。為了讓資金髮揮最大效益,預算報告要求,資金不僅用於推廣資産收益扶貧試點,還支援貧困縣統籌整合財政涉農資金,集中力量解決突出貧困問題。

  不只是中央財政投入加大,為支援扶貧工作,中央對地方老少邊窮地區轉移支付1537.91億元,增長22.4%,這比中央對地方一般性轉移支付12.2%的平均增速也高出許多。

  除了增加投入,財政還通過解決就業、提高保障來健全扶貧長效機制。預算報告顯示,將研究規範公益性崗位政策,建立困難群眾就業幫扶長效機制,推動農民工平等獲得公共就業服務。據了解,2015年將完成2100萬人次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培訓任務。此外,數據顯示,2016年按6.5%左右提高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養老金標準,也向艱苦偏遠地區傾斜。

  看點五:

  三公經費零增長

  “各級政府要堅持過緊日子,把每一筆錢都花在明處、用在實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日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

  怎樣過好緊日子?

  相較于7%增長的中央本級支出,中央本級“三公”經費按零增長安排。不僅是“三公”經費、會議費得到嚴控,花錢的方式也將受到限制。根據預算報告,對收入高增長時期支出標準過高、承諾過多等不可持續支出或政策性掛鉤支出,在合理評估基礎上及時壓減。

  另外,資金“沉澱”顯現突出的,新一年預算相應也會被壓縮。比如,對2015年末財政存量資金規模較大的地區或部門,適當壓縮2016年預算安排規模。

  財政支出方式創新,也在預算報告中得以強調。一是大力推廣PPP模式,加快立法工作,用好1800億元引導基金,激發社會資本參與熱情。

  二是突出財政投資基金的作用。2015年中央財政通過整合出資150億元,吸引民企和國企、金融機構、地方政府共同參與,最終形成總規模600億元的基金,重點支援初創型中小企業。2016年,這樣的基金作用備受重視,但需要注意的是,將逐步改變行政性分配方式,主要採取基金管理等市場化運作模式,逐步與金融資本相結合,發揮財政資金撬動社會資本的作用。 (經濟日報記者 崔文苑)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