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9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熱點追蹤 > 正文

字號:  

常州“毒地”學校搬遷被指為騰挪市中心黃金地段

  • 發佈時間:2016-04-20 07:22:10  來源:新京報  作者:羅婷  責任編輯:吳起龍

  4月19日,常州一公寓內,常州外國語學校部分學生家長正在檢查學生的體檢報告。家長們稱,截至今日淩晨,在該校初一初二已收集的683份體檢報告中,統計出522名學生指標異常。此前,常州衛計委稱該校133人體檢指標異常。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昨日中午,環保部與江蘇省政府組成的聯合調查組抵達江蘇常州,並於下午1點在常州市外國語學校對面的“毒地”進行取樣。

  日前,常州外國語學校因選址緊鄰“毒地”而導致的環境污染風波,受到廣泛關注。央視報道稱,該校很多學生出現淋巴結腫大、甲狀腺結節、血液指標異常、白細胞減少等異常症狀。

  4月18日,常州市相關部門作出回應,稱該校空氣品質達標,附近原化工企業沒有發現大規模填埋危廢。

  同一天,常州外國語學校國際部發佈公開信,稱充分理解家長及師生的關切,但也想表達自己的立場,並指出央視的報道存在“硬傷”,包括引用的數據、觀點、甚至鏡頭語言,都帶有強烈的導向性。

  一份來自常州市衛計委的數據顯示,全市8家醫院共接診常外學生就診及體檢597人,檢查指標異常僅有133人。對此數據,該校部分學生家長決定重新統計體檢報告出現異常的學生人數。

  今日淩晨,家長在初一初二已收集到的683份體檢報告中,統計出有522名學生的體檢指標出現異常。

  焦點1

  急於搬遷,為騰挪市中心黃金地段?

  周圍污染地塊未完成修復工程,就將學生遷入學校,是此次事件中官方飽受詬病的一點。

  去年九月,常州外國語學校的兩千多師生倉促地搬進了新校區。

  一位八年級學生回憶,這個新校園,乾淨、氣派,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水泥路沒修,塑膠跑道沒鋪好,學校周邊沒種上樹,光禿禿一片,“還是一個毛坯”。

  更大的威脅,其實來自學校對面的那塊地,翻動的土壤散發出強烈異味。三個月後學生集中出現身體異常。

  一位環保部門的知情人士稱,倉促搬遷背後,其實有更深層的原因——政府對多所學校地塊的反覆騰挪,最後是為了騰出位於常州市中心的黃金地塊。

  具體來説,常州外國語學校搬遷後,原址新堂路13號,將遷入常州市第三中學,而常州市第三中學原址,將遷入常州市實驗初中。

  常州市實驗初中所在地為縣學街8號,位於常州市中心,正在建設的地鐵一號線和二號線相交處,緊鄰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絕對的黃金地段”。

  一位房地産仲介稱,實驗初中附近房價過萬,此處已經是常州房價最高地段之一。

  常州市實驗初中一位職工介紹,這三所學校的騰挪全程,本應在2017年完成,但如今工期延後,三中和實驗初中現仍在原地辦學。

  常州外國語學校的原址,目前是一片廢墟,施工人員介紹,將在今年6月動工,明年7月左右建成。

  “加速搬遷學校,是為了騰地”,這樣的説法,也在學生家長間廣泛流傳,但尚未得到常州官方的確認。

  4月19日下午,常州市實驗初中責任督學、原常州市教育局學校主動發展委員會主任徐廣愛向新京報記者確認,三所學校的騰挪,是政府在前幾年就已經完成的規劃。

  至於實驗初中騰挪之後,這塊黃金地段,將會有何用途,徐廣愛稱還未確定。

  焦點2

  到底有多少學生體檢指標異常?

  在多少學生身體異常、為何異常等問題上,家長與官方的説法有所出入。

  來自常州市衛計委的數據顯示,全市8家醫院共接診常外學生就診及體檢597人,檢查指標異常僅有133人,比例佔約22%。

  其實,因為不放心,更多的家長選擇帶孩子去無錫、南京、上海等地做檢查。

  昨晚,為了統計身體出現異常的學生人數,近十位常外學生家長聚在一起,忙到深夜。一條長桌,鋪滿一沓沓厚厚的體檢報告。

  家長們稱,截至今日淩晨,在該校初一初二已收集到的683份體檢報告中,發現其中522名學生的體檢指標異常。

  家長介紹,接近九成學生的症狀都是“甲狀腺結節”或“淋巴腫大或結節”。

  翻閱體檢報告時,家長們發現,有些事情正變得更糟糕——有的學生1月份做體檢時各項指標正常,最近體檢,卻發現指標出現了問題。

  至於這些異常症狀為何産生,雙方則産生了更大的分歧。

  家長們把目標指向了那塊“毒地”。

  而衛計委的一份文件顯示,他們曾組織醫學專家分析學生家長提交的體檢報告,專家指出,異常指標的産生原因需要結合學生個體情況具體綜合分析。

  專家認為,甲狀腺結節可能與“碘攝入過多”、“精神壓力過大”相關;淋巴結腫大或與牙齒、扁桃體等感染、寄生蟲相關;白細胞計數下降或與藥物、感冒等原因相關;至於鹼性磷酸酶指標增高,“對於青春期學生是一種正常的反應”。

  文件全文,均未提及這些症狀與“毒地”相關。

  - 講述

  “害怕孩子身體裏埋炸彈”

  講述者:常外八年級學生家長 陳禮平(化名)

  大概是從去年12月開始,我明顯感覺到我家孩子有些不對勁。

  她頭皮屑多了,臉上都是痘痘,每天昏昏沉沉,很容易疲勞。

  最開始我沒太在意,直到有天一位家長無意在QQ群裏提起,我們才發現,班上好多孩子都有這樣的症狀。

  有孩子提到了那些“臭味”,他們説,有時候是一股爛水果的味道,像臭香蕉。

  後來環保局去做了檢測,測出來空氣合格,告訴我對人體沒有影響。

  我鼻子聞出來是臭的,檢測出來卻是合格的,我怎麼可能相信這個事情?

  家長們有些害怕,都帶著孩子去體檢,我發現孩子甲狀腺和淋巴都有問題。

  我是家長代表,拿到了班上37個學生的體檢報告,其中有25份異常,有一個是重金屬異常,另外24份全是甲狀腺和淋巴的問題。

  我還記得恐懼最強烈的時候,是七年級有個小孩被查出得了淋巴癌。

  那天我坐在沙發上,電視開著,坐到12點半,電視放的什麼,我不清楚。總覺得很茫然。

  甲狀腺、淋巴,這都是外表看不到的,越看不到,越可怕。

  第二天我咬咬牙,説直接辦轉學,離開那個環境吧。

  我和她都談好轉學的事了,要去辦手續的那天,我去學校接她,她突然抱住我説,爸爸,我還是想在這裡上學。

  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特別無助。為什麼?孩子辛苦上了這個最好的初中,這是她小學六年的全部信仰,她對未來是滿懷希望的。

  然而出現這樣的事情,我發現我沒辦法對她的健康負責,我覺得自己特別軟弱,特別無能。

  事情發生之後,我們跟政府協商過,寫過聯名信,希望學校能先搬遷,修復好再回來。多次溝通,但都沒有結果。

  其實,從始至終,我們都沒想過追責啥的,也不想造這麼大的聲勢。

  我們只是害怕孩子身體裏埋著炸彈,這種恐懼藏在心裏,無處釋放。

  做家長的,孩子在一個健康的環境里長大,平平安安,是我們唯一的心願。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