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貧困山區農民被非法集資"洗劫" 出現整村一夜返貧

  • 發佈時間:2016-02-03 11:08:29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王學良 李鈞德 李鵬  責任編輯:李春暉

  編者按:2015年年末,中央三天內兩次提及打擊非法集資。各地頻發的非法集資問題已經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正著力打擊遏制。

  記者近日在豫西伏牛山區採訪時發現,在偏遠的山區和農村地區,非法集資活動十分猖獗,而且呈現出了與城市非法集資活動完全不同的特徵。這些深入貧困農村的非法集資活動,讓部分農村被“洗劫一空”,甚至整村“一夜返貧”,受害困難群眾處境艱難:吃飯、看病、養老、上學等基本民生問題都出現了嚴重困難……

  為何不法分子連鄉里鄉親都不放過?為何農民“一騙就上當”?非法集資應該怎麼防範遏制?請看本報記者在冬日裏的踏訪調查。

  “一夜之間,窮日子又回來了”

  崔書芳搬了個小板凳,坐在自家超市門口無聊地曬著太陽。她開的超市,就在河南洛陽嵩縣河村鄉橋頭村村委會旁邊,屬於村裏的“黃金地段”。但整整一上午也沒幾個人來超市買東西。

  “原來一天能賣七八百塊錢的東西,現在一天能賣三百塊就不錯了。”因為生意太差,從前三兩天就要進一次貨的崔書芳,現在個把月也進不了一次貨。擺在超市一進門顯眼位置的速食麵紙箱,已經落了一層灰,“這是上一次進的,一直沒人買。”

  從前生意紅火的超市,現在為何如此慘澹?“大家手裏都沒錢了啊。”橋頭村主任張紅偉嘆了口氣。兩個月前,這個村子的700多戶人家裏,有300多戶人家捲入了非法集資騙局,全村總計被騙走800多萬元。

  “全村有將近800人這一年白打工了”

  橋頭村並不是唯一的受害村。“整個嵩縣,16個鄉,有14個鄉都受害了。”這是今年1月初,張紅偉從嵩縣公安局得到的最新統計數據。

  實際上,近兩年來,嵩縣已發現8起非法集資案,最大的一起涉及3000多戶群眾,涉案金額近億元;與嵩縣同在伏牛山區的洛寧縣,也在2015年查出4起非法集資案件,光是“惠豐投資擔保公司”案,涉案金額就高達2.3億。而在嵩縣、洛寧縣之外,又有多少農村也在遭受非法集資的“洗劫”?有多少農民積攢的血汗錢打了水漂?我們還無法確知……

  過了猴年春節,張紅偉就將由橋頭村村主任轉任村支書。但現在的他,完全沒心情去想這些事情。他要面對的,是村裏300多戶被非法集資掏空了家底後,出現的各種問題。

  “別的不説,現在連醫保的錢都收不齊了。”

  嵩縣屬於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下轄的鄉村多數屬於貧困村,橋頭村也不例外。但這幾年來,橋頭村其實一直朝著脫貧的方向努力。從2011年起,橋頭村還獲得了世界銀行連續5年總計60多萬元的扶貧貸款,用於解決修路、吃水等基礎設施建設。“橋頭村一直是貧困村,但是這幾年的發展,包括有世行貸款的幫忙,在這些貧困村裏我們絕對是中上等水準。”

  然而,在這次幾乎波及了整個嵩縣的“宋基誠信保險公司非法集資案”中,被騙800多萬元的橋頭村,是嵩縣損失最為慘重的村子之一。張紅偉計算過,如今村裏人增加收入,主要靠打工賺錢,平均每人每年打工能賺個萬把塊錢回來。這樣一算,2015年,橋頭村相當於將近800人這一年都白打工了。

  “現在我們村子這情況,一下子又掉下來,成了最底下的村了。”張紅偉的聲調也不由得跟著掉了下來,“一夜之間,窮日子又回來了。”

  300多戶人家的積蓄被掏空,讓很多家庭的基本生活都出現了問題。從出事以來,張紅偉幾乎每天都要想辦法幫一些困難到極點的家庭協調一些錢物來渡過難關。即便如此,他的協調工作也要經常被打斷——由於不少村民因為非法集資的事情要到縣裏陳情,張紅偉也隔三岔五就收到縣裏打來的電話,讓他“趕緊過來把人領走”。

  世界銀行提供給橋頭村的貸款,2015年就全部發放完了。今後的橋頭村該怎麼發展?“我不知道。”張紅偉搖了搖頭。

  “因為被騙錢這件事,好多家裏離婚的都有”

  一個貧苦的家庭,如果在積蓄被騙的同時,再趕上生病等變故,無疑是雪上加霜。

  橋頭村的低保戶郭雙學家就趕上了這樣的情況:他家裏只有三間漏雨瓦房、兩間土坯房,灶房窗戶沒玻璃,家徒四壁。郭雙學多年賣豆腐積攢的4萬元被非法集資騙走後,全家人“一個冬天都沒有吃過油”。為了勉強過日子,郭雙學借了5塊錢買了鹽,又在小賣部賒了一小袋米,親戚送來一桶油,才勉強維持生活。然而,12月初,郭雙學又突發腦梗、偏癱,女兒也突然患上視網膜脫落,至今沒錢手術……

  相比于身體受到的折磨,因為積蓄被騙而導致的精神上的打擊,往往傷害更深更久。

  洛寧縣上戈鎮杜河村村民楊麥青,是家裏的大姐。父母攢了一輩子用來養老的6萬餘元,一直由她來保管。因為輕信了惠豐公司的保證和高額利率的吸引,她把父母的養老錢和自己辛苦種蘋果掙的錢都陸續存在了惠豐公司。

  2014年,楊麥青聽到一些關於在惠豐公司取不出錢的傳言,自己卻並未在意。但隨著父親突發心肌梗塞,急著用錢為父親動手術的楊麥青,在惠豐公司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之前聽到的傳言:“我跟他們説我爸都住院了,急著用錢,你們多少先給我一點兒!他們卻説:‘你著急用錢你趕緊去借啊,我們這兒現在沒錢,過幾個月再給你。心臟手術也花不了多少錢,趕緊去借吧。’直到我爸去世,我從惠豐公司那兒一分錢都沒取出來……”講到這兒,楊麥青已泣不成聲。

  父親的去世本來就讓楊麥青自責不已,而丈夫的態度則更讓她難過:“出了這事兒以後,我家掌櫃的(丈夫)也不願意,説不想過日子了,出去打工了一直沒回來。”楊麥青的弟弟妹妹們,也紛紛指責姐姐“把爸爸給坑了”……

  “這都不算什麼,因為被騙錢這件事,好多家裏離婚的都有。”一位受害者介紹説。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