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7日 星期二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美聯儲宣佈暫不加息 中國宏觀調控“以我為主”

  • 發佈時間:2015-09-19 09:07: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 忱 崔文苑  責任編輯:劉波

  北京時間9月18日淩晨,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現有水準,暫不加息。美元“政策靴子”落地後,會對人民幣匯率、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及宏觀調控政策産生哪些影響?就相關熱點問題,《經濟日報》記者採訪了多位業內專家。

  人民幣匯率:

  短期貶值壓力減弱

  去年年中以來,市場對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就持續存在,美元指數也隨之保持強勢。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助理張曉慧此前表示,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導致美元較長時間內走強,未來這一時點性震動即便發生,市場也會有更為理性的判斷。

  美聯儲的最新決議,意味著這一“時點性震動”至少不會在9月到來。有關專家分析,美聯儲此次推遲加息降低了人民幣匯率的短期貶值壓力。

  招商銀行同業金融總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表示,短期來看,美聯儲此舉對人民幣匯率有正面的作用,會弱化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不過,這一影響並不會持續太久。劉東亮分析,從美聯儲的決議來看,美聯儲年內加息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從中期而言,美元存在進一步升值的空間,這將從外部加大人民幣貶值的壓力。長期來看,能否削弱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中國國內經濟仍是決定性因素。

  國家外匯管理局綜合司司長王允貴9月17日表示,下一階段,美聯儲加息應該説是一個大概率事件,市場上也有廣泛的期待。如果美元加息帶來美元升值,進一步表現為人民幣對美元貶值,“這在市場化過程中,很正常的”。

  跨境資本流動:

  流出規模總體可控

  此前,市場預期美聯儲加息時點逐步趨近,我國的跨境資本流動面臨較大不確定性。業內專家分析,美聯儲暫緩加息之後,資本流出的速度將出現邊際放緩。資本流出的壓力仍然會存在,但總體規模是可控的。

  王允貴分析,8月份,銀行凈賣出外匯增加、跨境資金凈流出也有所增加。從近期監測看,不論是銀行售匯還是付匯,都在明顯收斂,這説明市場情緒正在回歸理性。目前,不存在誘發資金大量流出的市場基礎。劉東亮也認為,8月份外匯佔款和外匯儲備數據調整,很大程度上受企業和居民購匯影響,不能得出資本外逃的結論。美聯儲未在9月加息後,國內主體購匯意願也將短暫減輕。

  由於美國和其他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分化,跨境資本流出的壓力仍然存在。央行在今年的《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指出,美聯儲加息可能使資本繼續回流美元資産。劉東亮表示,歐洲目前仍在考慮繼續實施寬鬆措施,即使美聯儲真正加息,歐洲以及大部分新興經濟體都不會隨之改變貨幣政策。這種政策差異,仍會促使資本回流美國。

  也有專家表示,要看到吸引資本流入的因素同時存在,跨境資本仍會呈現流入流出兼有態勢。王允貴認為,目前,中國經濟增速保持7%左右,這一高增長率代表高投資回報率。這將有利於留住境內資金,也有利於吸引境外資金流入。

  宏觀政策調控:

  有能力保持獨立性

  專家指出,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宏觀調控政策選擇應“以我為主”。當前,我國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仍需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共同發力。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對於我國雖有一定影響,但這並非是主導性的。

  美聯儲加息與否,對我國經濟而言,都只是一種外部因素。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主任楊志勇表示,目前,我國仍要進一步加大簡政放權的力度,進一步推進經濟結構、産業結構調整,仍要發揮好積極財政政策的重要作用,增加支出,減稅降費,為市場釋放更多活力與潛力。

  劉東亮認為,和部分小型經濟體不一樣,中國經濟體量很大,在貨幣政策上,完全有能力保持獨立性。2007年後中美兩國利率波動高度一致,是因為兩國經濟榮枯週期相近,貨幣政策週期也大體一致。但目前情況已然變化,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穩增長是重要調控目標,這就決定了中國貨幣政策仍會處於寬鬆週期中,人民幣利率易下難上,在可預見的階段內不會出現趨勢性上行。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