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揭鏈家背後金融體系:鏈家理財涉2起糾紛案

  • 發佈時間:2016-02-26 10:22:35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畢曉娟

  上海市消保委曝光的兩起涉及鏈家的糾紛案例,其背後都有著鏈家理財的身影。

  深陷輿論漩渦的上海鏈家,除了仲介門店違規廣為流傳外,其背後的鏈家金融帝國,也開始為人詬病。

  相對於門店在上海各地瘋狂鋪開造成的坊間轟動,于2014年底正式推出的鏈家理財,此前一直不溫不火。而由上海市消保委曝光的兩起涉及鏈家的糾紛案例,其背後都有著鏈家理財的身影。

  在這兩個案例中,其中一個是由鏈家居間的標的房屋,實質被抵押給了鏈家公司;另一個案例,則是標的房屋已被抵押,鏈家為了促成交易,“建議”下家接受鏈家的金融借貸服務。

  來自上海鏈家的代表,在當天消保委的消費體察會議現場上聲稱,由鏈家門店提供的金融服務是“幫助性服務”,還表示“金融産品不是業務範圍內”。

  然而,在去年9月,鏈家董事長左暉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鏈家目前已經擁有鏈家代理和鏈家金融等在內的組合型業務板塊,“早已不再將自己簡單定義為地産經紀公司”、“業務主要覆蓋資産管理、交易管理、金融管理等與房産本身關係密切的各種服務。”

  鏈家高層雄心勃勃進軍地産金融的喊話聲未落,幾個月後,遭到消保委曝光的鏈家金融模式,卻被同樣來自鏈家的與會代表描述為“幫助性服務”,讓外界頗感意外。

  鏈家“家多寶”涉金融市場

  2014年耶誕節那天,鏈家網的一位中層幹部,曾在朋友圈發佈了這樣一則消息:“本息擔保8%收益,快從餘額寶搬家吧。鏈家地産理財‘家多寶’總交易額1.2億。”

  這則消息,正式宣告鏈家涉足二手房交易金融市場。

  所謂的“家多寶”,主要的貸款對像是通過鏈家進行二手房交易,且急需資金週轉的客戶,借款人僅需用房産作抵押。而通過“家多寶”放貸的資金,主要被用於這三大類:

  過橋,即賣舊房的同時買新房過程中,客戶需要資金週轉時,鏈家提供貸款;贖樓,即賣家銀行按揭貸款未還清時,需要先還清貸款才可銷售,鏈家提供貸款還清; 尾款墊資,買家已向銀行申請貸款,但與賣家約定付款時間時仍未獲得貸款,鏈家亦可提供貸款。

  而上海市消保委曝光的兩起涉及鏈家的案例,皆屬於“家多寶”提供金融服務的範圍。

  “目前金融業務已佔整體盈利的近10%,預計今年底將超過15%,未來的3年裏做到20%、在未來5年裏做到50%也是有可能的。”這是鏈家理財CEO魏勇在2015年4月,接受媒體採訪時的説法。

  在這次採訪中,魏勇估算,中國住宅房屋大概有200萬億元的資産,美國也是約合200萬億元,但是美國的按揭貸款餘額80萬億元,中國僅10萬億元。同樣價值的産品,由於美國的相關金融化率是80:200,而中國是10:200,這意味著中國有190萬億元的房産沒有進行金融化的任何杠桿運作。一旦盤活,將是巨量的市場空間。

  “理房通”也是鏈家一環

  事實上,左暉和魏勇等鏈家高管,從2014年開始,即屢屢通過媒體喊話,認為金融服務業未來將會是鏈家的核心業務之一,這促成了“鏈家理財”的誕生。

  “鏈家理財”的“家多寶”旗下“定期寶”P2P理財産品,向投資者開出了年化6.4%-7.8%不等的收益率。昨日,晨報記者查閱“鏈家理財”官網發現,60天、半年和一年期的“定期寶”理財産品,均顯示售罄。作為相對高息的理財産品,“定期寶”的門檻則很低,1000元起投。

  而由上海市消保委曝光的兩個案例中,客戶向鏈家借貸的月息為1.6%,折算成年化利率為19.2%,兩相對比,鏈家僅在“家多寶”這一理財産品上所獲取的最大理論息差為年化12.8%。

  鏈家發佈的《2015理財運營年報》 顯示,2015一整個自然年中,鏈家理財“累計成交達138億,單日融資過億元已然是常態”,如按照上述年化息差12.8%計算,僅在息差這個單項上,鏈家在2015年就獲利17.7億元。

  除了“家多寶”,鏈家理財旗下的“理房通”也被認為是鏈家在金融服務戰略中,不可或缺的環節。

  2014年7月,央行官網發佈第五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名單,鏈家旗下的“理房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即‘理房通’)”在列。事實上,“理房通”也是第一家獲得央行頒發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房屋擔保支付平臺。

  所謂“理房通”,更像是專注于提供房産相關支付業務的支付寶。按照官方描述,“理房通”典型的使用場景是:購房者預付的定金與購房首付款被“理房通”凍結在第三方賬戶,直到房屋過戶結束後才將資金解凍,轉給賣方客戶,避免出現因房屋産權問題導致買方客戶無法過戶,或因買方客戶購房資金不夠,致使賣方客戶“錢房兩失”等現象的出現。

  不過,“理房通”在問世後,被外界質疑或存在資金池問題。根據“理房通”網站數據顯示,其已完成了高達1300多億元的交易額,有質疑認為,千億規模的交易僅以常規的3成首付計算,也有300億的資金沉澱,這筆資金如果被用作高息貸款的發放,賺取放款利息,就會産生風險敞口。

  今年2月初,人民網就可能存在的資金池問題,採訪到了“理房通”品牌總監鄧女士,對方回應“理房通”不會挪用資金,央行定期會和“理房通”對賬,對資金走向做嚴格管控。不過這篇報道亦援引鄧女士的話表示,“理房通”凍結的備付金是會在銀行産生活期利息的,但按照行業常規,銀行活期利息很低,不會返還給客戶。

  高速發展前接受嚴峻挑戰

  來自第三方的統計顯示,在2015年中國的各大網貸平台中,年成交額超過百億的P2P平臺不足15家,其中佔據頭把交椅的是陸金所,當年成交額達到1472億,而鏈家理財亦躋身“百億俱樂部”,憑藉當年138億元的交易額,排名第十。

  因此,有不少媒體把鏈家理財稱作“斜刺裏殺出的一匹黑馬”。

  鏈家理財的首頁顯示,旗下的理財産品由中融信提供本息保障。而晨報記者查詢發現,中融信的全稱是北京中融信擔保有限公司,進一步查詢工商資料顯示,中融信的法人代表同樣是鏈家董事長左暉。

  工商資料亦表明,中融信目前5億元的註冊資本,均由北京鏈家房地産經紀有限公司出資。通俗地説,中融信是鏈家的全資子公司。由此,投資者購買鏈家“家多寶”理財産品的全額擔保方,也正是鏈家本身。

  根據上述《理財運營年報》披露,至2015年底,鏈家理財的待收金額總價值為24.8億,而抵押房産的總價值為63.9億,即借款額佔抵押物價值的38.8%,鏈家理財認為“風險可控”,理由是“87.4%的逾期會在三個月之內歸還,尚無壞賬發生”。

  一位行業分析人士認為,雖然鏈家與中融信在法律意義上屬於兩個獨立法人,但從實質上來看,為鏈家理財做信譽背書的依然是鏈家這個平臺,左暉用鏈家的信譽為鏈家理財這個P2P作擔保,有自我擔保的隱憂。

  而魏勇則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擔保法人和平臺所在集團法人為同一人,是出於法人整體信用擔保好過中融信作為擔保公司單獨擔保的效果考慮。”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中融信的承壓就此減輕。中融信的工商資料明確顯示,該公司的經營範圍為經濟合同擔保,但不含融資性擔保。這就意味著,在由中融信擔保的“鏈家理財”實質上是在提供融資業務的情況下,中融信本身的經營範圍不包含融資性擔保,就存在合規風險。

  此外,2015年7月中旬,由人民銀行等十部委下發的《關於促進網際網路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明確要求,“個體網路借貸機構(即P2P)要明確資訊仲介性質,主要為借貸雙方的直接借貸提供資訊服務,不得提供增信服務,不得非法集資”。而中融信提供的本息全額擔保模式,與《意見》提出P2P平臺“不得提供增信服務”要求,有一定差距。

  今年1月初,魏勇在接受北京媒體採訪時就坦承,“五年時間將鏈家金融的利潤做到集團總利潤的50%是個挑戰”、“要做到這一點,鏈家金融的利潤增長要比其他業務利潤增長快”。不過最新的報道稱,上海市住建委已要求鏈家下線金融産品、撤銷櫥窗廣告以及停止獨家代理的業務。

  這對去年以來在上海謀求高速發展的鏈家來説,無疑是最嚴峻的一次挑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