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財經 > 醫藥 > 醫藥要聞 > 正文

字號:  

兩部委發力兒科醫生供給 專家稱關鍵要提高待遇

  • 發佈時間:2016-03-03 07:41:32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馮彪  責任編輯:吳起龍

  兒科醫生短缺,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之際,拿什麼來守護兒童的健康?近來,提高兒科醫生待遇、恢復大學本科中的兒科專業等呼聲漸漲。

  需求增加、供給不足,必然帶來價格上升,這是最基本的經濟規律。既然兒科醫生數量缺口巨大,為何沒有遵循經濟規律,通過提升薪酬來吸引更多人成為兒科醫生?

  在北京大學中國衛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國恩看來,不僅是兒科醫生,全科醫生同樣面臨人才短缺的困境,究其原因,就在於我國醫療資源配置的倒挂。

  “常見、普通疾病的醫療需求佔到醫療總需求的90%,因此,我們並不需要太多的高、精、尖的專科醫生,而是需要大量的普通全科、兒科醫生。但實際上,我國專科醫生很多,全科醫生不足,從而出現了用專家醫生來看普通門診的情況。這就是我國醫療資源配置上的倒挂現象。”劉國恩對記者説。

  未來有望恢復本科招生

  多起兒科停診風波出現後,今年2月18日,國家衛計委科技教育司公佈的2016年工作要點中提及,將完善以行業需求為導向的醫學人才培養供需平衡機制,協調教育部恢復兒科學專業本科招生,督促共建院校率先舉辦兒科學本科專業,支援其他有條件的高校加強兒科學人才培養,擴大本科招生規模。

  對於未來兒科醫生的培養工作,在今年2月24日召開的國家衛生計生委新聞發佈會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巡視員宋毅表示,將為基層每年培養5000名左右從事兒科等各科常見疾病診療服務的全科醫學人才。並且,教育部還要求38所高水準的醫學院校增加兒科專業研究生招生數量,到2020年兒科專業研究生在校總規模力爭達到1萬人。

  恢復專業設置是否就能解決兒科醫生短缺的問題?實際上,和兒科專業一樣,目前我國醫學專業設置中,內科、外科、皮膚科等也是包含在臨床醫學中,沒有單設本科專業,但為何這些科室並未出現嚴重缺人的狀況?

  “兒科風險高、壓力大、責任重,但是薪酬與之不匹配,以至於無法吸引人才。”在人民網強國論壇上,國家衛生計生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這樣認為。

  劉國恩也對記者説:“即使恢復兒科的本科專業,但是如果學生沒有選擇意願,問題同樣無法解決。只有解決職業發展、薪酬待遇等問題,才能增加兒科的吸引力。”

  據焦雅輝介紹,江蘇等地已經在去年出臺了醫療服務價格改革的文件,其中專門提及兒科的手術價格要比成人手術價格高30%到50%。

  劉國恩介紹,在美國也曾出現醫生傾向選擇成人專科科室,全科、兒科醫生供給不足的情況,美國的做法也是大幅提升全科、兒科醫生待遇,相應下調其他專科醫生待遇,這一情況才得到緩解。

  全科醫生應回歸基層

  國家衛生計生委提出的目標是,到2020年,力爭使兒科醫師達到14.04萬人以上,每千名兒童擁有兒科醫師數達到0.6人。記者發現,即使到2020年實現上述目標,與發達國家千名兒童對應0.85~1.3名兒科醫生相比,我國兒科醫生數量仍有較大差距。

  北京大學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對記者説:“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兒科醫生短缺的現象將更加明顯。兒童數量增加對兒科醫生短缺問題提出了挑戰。”

  與兒科類似,全科醫生也因工作累、收入低、職業發展受限等原因面臨短缺問題,在社區、鄉村,這種現象更為明顯。

  2015年,國務院公佈的《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2020年)》顯示,2013年,我國每萬常住人口全科醫生數僅為1.07人,該項規劃的目標是到2020年,每萬常住人口全科醫生數達到2人,這意味著我國全科醫生約存在14萬的缺口。

  而業內專家稱,就醫患兒中常見病佔到近七成,僅有三成左右是真正需要專家診斷的疑難雜症。不僅兒科,成人科室實際上也是以常見病、普通病為主。

  “醫療需求是個金字塔結構,位於下端的是大量普通、常見病。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大量普通醫生、全科醫生。但是社會普遍認為能治療疑難雜症、技藝精湛的專科醫生更有價值。在我國目前的醫療體制下,專科醫生收入高、職業前景也好,因此多數醫生都願意選專科,不願選擇兒科或全科。”劉國恩對記者説。

  劉國恩提及,目前,我國除首都醫科大學開設全科專業外,全國再找不出第二個全科學系,更沒有系統的全科醫生培養體系。

  國家衛生計生委科技教育司在今年的重點工作中提出,要全面落實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制度,完成7萬人的招收任務,並重點向全科、兒科等緊缺專業傾斜。但“我認為首先要改變的就是大醫院辦普通門診,要鼓勵、支援醫生走出醫院,舉辦全科服務。具有鑽研能力的專科醫生可以留在醫院治療疑難雜症,估計這部分醫生的佔比不超過三分之一。讓大量普通門診服務和全科醫生回歸基層醫院或社區診所。這樣才能解決醫生供給和需求倒挂的問題。”劉國恩説。

  劉國恩認為,這樣一來,兒科、全科醫生薪酬待遇的不足也有望轉變。他説:“這些面向廣大普通病患的全科、兒科醫生的待遇完全可以由市場決定,市場需求增加了,他們的收入水準也將提升。而另外一小部分留在醫院的專科醫生則憑藉科研能力,高精尖的技藝獲得治療少部分大病、疑難雜症的收入。”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