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王與最古老文字(多圖)

    


直到現在,埃及最古老的歷史文獻還是于19世紀在古Hierakonpolis城遺址發現的Narmer Palette(奈米爾石板,西元前3100年)。

    在埃及沙漠的一塊懸崖上刻著一幅有5250年曆史的壁畫,描繪的是一個勝利的君王,他也許就是蝎子王,一個曾被認為只屬於神話傳説中的人物,而他也許是建立埃及文明的關鍵人物。考古學家7年前發現了這幅畫,今天宣佈它可能是世界最早的歷史文獻。

    改寫歷史分界線

    在埃及沙漠的一塊懸崖上刻著一幅有5250年曆史的壁畫,描繪的是一個勝利的君王,他也許就是蝎子王,一個曾被認為只屬於神話傳説中的人物,而他也許是建立埃及文明的關鍵人物。

    考古學家7年前發現了這幅畫,今天宣佈它可能是世界最早的歷史文獻。此外,他們説,畫裏的圖形和符號非常類似後來的象形文字。壁畫與其他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世界上最早的文字起源於埃及,而不是古代蘇美爾(今天伊拉克)。

    這一發現的某些方面仍存在爭議————尤其關於畫裏描繪的統治者是否是蝎子王。倒是有多名研究過它的人認同它代表了原始階段的書寫文字,也許比蘇美爾人的文字更早。

    文字的發明被視為史前和歷史開始的分界線,這一發現可能將有文字記載的埃及歷史向前推100至150年,到約西元前3250年,遠在強大的法老統一埃及之前。直到現在,埃及最古老的歷史文獻還是于19世紀在赫拉克勒波利斯(Hierakonpolis)城遺址發現的Narmer Palette(奈米爾石板,西元前3100年)。

    這幅1820英寸的壁畫是耶魯大學埃及學家約翰C.達內爾(John C.Darnell)博士和他的妻子德博拉達內爾(Deborah Darnell)博士于1995年發現的。Deborah也是一名埃及考古專家。他們在尼羅河西面沙漠考察古代商隊路線時發現了壁畫。

    爭議一 最古老的文字?

    發現壁畫的地方叫Gebel Tjanti,距開羅以南250英里,是幾條古商隊路線交匯的地方。1999年,達內爾夫婦宣佈發現最早的字母文字(西元前1800年)的地址距此不遠。直到今天,經數年的分析和進一步挖掘,達內爾夫婦才將他們的發現整理成書,該書將於今年由芝加哥大學東方學院出版。

    兩人在最近接受採訪時談了他們對壁畫的解釋。他們的工作還被拍成電視節目《真實的蝎子王》(4月23日將在美國歷史頻道播出),同時,環球電影公司的《木乃伊》系列第三集《蝎子王》也即將公映。環球公司發言人説,這部由職業摔跤手“磐石”約翰遜主演的影片純屬虛構,與達內爾的發現沒有關係。

    約翰達內爾在一次採訪中説:“我們確實認為,這是已知最早的歷史文獻。它也許不是100%的文字,只是原始的象形文,但它已經能告訴我們一個事件的人物、地點、內容。”

    倫敦大英博物館的埃及學家雷妮弗雷德曼(Renee Friedman)博士在檢查了壁畫後説:“它是歷史文獻,這一點毋庸質疑。”

    上世紀90年代,德國考古學家打開了位於阿比多斯(Abydos)的一處皇家墓穴,發現了刻有類似象形文字的象牙配飾。之後,最早文字起源於埃及而不是蘇美爾的觀點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同。阿比多斯象牙配飾上的符號與壁畫上的圖形有許多風格上的相似之處,但似乎更進步。研究者認為,它們都是誕生階段文字雛形的樣板。

    Gebel Tjanti壁畫上的圖形和符號似乎描繪了一位君王在征服對敵對君王之後,凱旋而歸阿比多斯。在一隻蝎子的上方畫著一隻獵鷹,獵鷹是太陽神何露斯(Horus)的典型象徵,而在埃及歷史上何露斯是“國王”的同義詞。據此推斷,壁畫的主角是蝎子王,曾經只存在於神話中的君王。達內爾夫婦認為,德國考古學家崗特德赫耶(Gunter Dreyer)博士在阿比多斯發掘的墓穴也是屬於同一個君王。在他們的書裏,達內爾説,壁畫符號在圖示法上與墓穴發現的符號驚人相似,無疑兩者處於同一時代。

    爭議二 蝎子王統一埃及?

    壁畫是否關於蝎子王似乎引起更大爭議。弗雷德曼博士等人懷疑阿比多斯和Gebel Tjanti描繪的是否同一位統治者。她指出獵鷹和蝎子王標誌在壁畫上位置太低與國王的顯貴地位不符,但達內爾反駁説,這個位置正是敘事順序的需要。

    德博拉達內爾在埃及接受電話採訪時説:“這如果不是第一次,也是較早開始用太陽神何露斯這一頭銜表達國王概念。

    鷹蝎符號後有一個手捧東西的人形,之後是一隻長頸鳥叼著一條蛇,也許象徵秩序戰勝混亂。接著是被綁的長髮俘虜,一個短髮手持大棒的人用繩栓著他。這被認為是戰敗的國王被送往刑場,囚徒身後的東西上放著一個公牛頭,同樣圖案還出現在阿比多斯的墓穴中,也許代表囚徒的名字。

    其他元素還包括更多的鸛和鷹,之後又是一個捧著東西的人。在畫的上部分似乎是一個有拱形華蓋的轎子。雖然看不到坐轎的人,但達內爾説,這通常與一位女性權威有關———王后、公主或者母神。他們認為,轎子象徵一位跟隨凱旋隊伍到神殿的女神,等待勝利的君王向她獻上俘虜,正如圖畫下面部分記載的。

    達內爾夫婦認為壁畫是“帶註釋的歷史文獻”,因為它採用符號不僅僅是做圖形記載,還有象形文字的敘事風格,它們也許不具備更先進文字的語法、構詞或句子結構,但這些符號的排列方式是為了傳達象徵性的意議。達內爾解讀壁畫後認為,它記載了對爭鬥小王國的軍事統一。

    根據現在掌握的這次戰爭之後的歷史,約翰達內爾猜測,蝎子王(或者無論是誰)的這次勝利,對埃及南部及後來整個埃及的統一具有決定性意義。這一切發生於約西元前3100年。之前考古學家根據赫拉克勒波利斯發現的奈米爾石板(被認為是埃及最早的文字記載)推測,認為下(南部)埃及君主奈米爾征服了北方,統一了埃及。

    但許多學者認為埃及的統一及此後的輝煌文明並不是一次勝利的結果,統一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約翰達內爾認為,“蝎子王壁畫”支援後一種觀點,它描繪的勝利慶典也許是促成最後統一的多次勝利之一。

    懷疑VS支援

    Darnell夫婦的研究得到埃及政府最高文物委員會的支援。但並非所有埃及學家都贊同“蝎子王壁畫”的重大意義。有幾位稱,他們剛剛才知道這一壁畫的存在,尚未來得及形成觀點。

    還有幾位專家提出了初步懷疑。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埃及學家詹姆斯P.艾倫(James P.Allen)博士説:“有時候,獵鷹和蝎子就是獵鷹和蝎子。”

    但是賓夕法尼亞大學專門研究語言的埃及學家大衛P.西弗曼(David P.Silverman)認為沒有理由懷疑達內爾夫婦的解釋。“這些符號明顯類似我們所知的象形文字。”

    此外,該壁畫重新引起了人們對德國考古學家德赫耶博士在阿比多斯墓穴內發現的文字樣本的興趣。它們刻在陶器、骨器和象牙上,明顯具有象形文特徵。但可追溯到西元前3200年之前,至少比已知的埃及文字早100年。

    德赫耶博士當初宣佈它們代表最早的文字時,遭到許多質疑。今天,他的觀點已被廣泛接受。大英博物館埃及藏品部的主管W.維維安戴維斯(W.Vivian Davies)説:“毫無疑問,這些篆刻符號有表音的成份。它們比美索不達米亞的文字更早。美索不達米亞文字誕生於記事系統,慢慢從簡單圖形發展為代表聲音的符號。我那些研究蘇美爾文字的同事也開始接受這些埃及符號是真正的文字。”

    將“蝎子王壁畫”符號與更先進的阿比多斯墓穴符號比較後,約翰達內爾在上週一次採訪中説:“這也許正是文字從雛型演變成真正文字的證據,而這一演變可能正發生在蝎子王統治時期。”

    


發現蝎子王壁畫地點

    


蝎子王壁畫在圖示法上與阿比多斯墓穴發現的象形文符號(上)有驚人相似。

    


蝎子王壁畫素描草圖

    《南方都市報》 2002年4月19日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