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國經驗啟發 印度大力發展經濟特區

2000年,印度前商工部長馬朗宣佈將以中國經濟特區為模式建設印度式經濟特區。從那時起,有關經濟特區的討論在印度就沒有停過。今年1月8日,在印度內閣批准由中央為經濟特區立法,並原則同意再設立23個經濟特區後,這場爭論算是暫告終結。未來無論經濟特區法案是否按時出臺,有兩點是肯定的:第一,印度將加快建設經濟特區步伐。目前印度經濟增長率預計是7%左右,而經濟特區的增長率高達23%。第二,印度將不會再像當初那樣盲目模倣中國,新經濟特區肯定是在仿傚中國經濟特區模式基礎上的創新。

感嘆:中國能行,印度為何不行

仿佛已經成為慣例,這幾年參觀中國的經濟開發區已成為印度高官訪華時必不可少的節目。印度前總統納拉亞南曾擔任駐華大使,其足跡遍佈中國主要城市,然而在2001年訪華時他特意提出要參觀大連。諳熟內情的人知道,納拉亞南其實是想見識一下大連經濟開發區。2003年6月印度總理瓦傑帕伊訪華時,也在上海參觀了浦東新區。

外國人在談論中國發展經濟特區的優勢時,總喜歡強調中國廉價的勞動力和相對便宜的土地價格。令印度人感到困惑的是,上述兩個優勢印度也有,為什麼在吸引外資上與中國會有如此大的差距?為了鼓勵投資,為企業出口提供順暢的環境,印度決定在全國建立經濟特區。2000年5月,在宣佈建立經濟特區決定時,馬朗部長作為該建議的倡議者曾發表一番鼓動人心的講話。他説:“中國一直靠出口帶動經濟增長,其出口額從1980年到2000年幾乎增加了10倍。而印度的出口只增長了大約2倍。如果中國能行,為什麼印度不能?這些經濟特區將成為吸引外資的磁石,同時還能創造上百萬個就業機會;不僅可以帶來豐厚的利潤,還能通過訓練和學習開發人力資源,為印度培養一流企業家。”

為了顯示誠意,印度政府像中國一樣在經濟特區內給予企業優厚待遇:區內企業的外商直接投資比例可達到100%,投資總額不封頂;關稅和稅收按“外國領地”對待,國內其他地區産品進入特區也享受“出國産品”的免稅待遇,國外産品進入特區還免征關稅。在建立經濟特區的地點方面,印度也模倣中國精心選擇地處沿海的6個邦:古吉拉特、泰米爾納德、奧裏薩、馬拉哈施特拉、西孟加拉和安德拉。印度政府準備參考“廣東模式”,通過設立出口加工特區,在製造業方面與東亞的大小“龍”們一較高下。

然而,幾年過去,印度最初期望的特區促進出口和吸引外資的作用似乎並不明顯。例如,中國2002年吸引外來直接投資超過500億美元,印度只吸引到60億美元。印度人戲稱,“無論與左派、右派還是中間派政治人士交談,他們都在談論中國。中國正在把我們整個拋在身後”。印度的許多專家和媒體也在反思,同樣為了吸引外資,振興出口,中國能成功,印度的成效為何十分有限?到底中印之間的差別在何處?

反思:中國模式不完全適用

其實,從馬朗宣佈按中國模式設立經濟特區之初,印度媒體及專家就指責其對經濟特區預期過高。有人批評道,馬朗方案沒有考慮到中印的基本現實差異,他試圖模倣深圳模式非常不可取。如果深圳是現在建立的,印度將能夠實現一個與中國類似的出口目標,但情況並非如此。一位印度專家在題為《馬朗先生,印度沒有香港》的文章中指出,或許印度和中國在經濟上有很大相似性,但是中國經濟特區的成功還要歸功於其特定的一些條件……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背靠香港,香港不僅佔中國內地所有外來投資60%以上,還是中國內陸商品的最大出口基地。而印度的經濟特區不僅面積小,最重要的是缺少一個像香港那樣能帶動出口增長的引擎。因此,單純模倣中國經濟特區模式在印度並不一定行得通。

因此,印度在尋找與中國差異和向中國學習的同時,也開始根據印度國情以及經濟增長目標來重新規劃經濟特區建設。

首先,改變經濟特區被限定在窄小地域以及沿海範圍的做法,增加並擴大經濟特區。2003年,印度已把現存的出口加工區和工業園區全面升格為經濟特區,不僅如此,政府也改變了以往那種只在經濟發達地區建經濟特區的思維定式,為促進落後地區經濟發展,印度甚至宣佈將在查謨和克什米爾以及東北部地區興建經濟特區。

其次,印度試圖在全國範圍內就不同服務領域創建行業經濟特區。近年來印度服務業增長勢頭強勁成為吸引外資的一個重要窗口。去年底印度商工部長賈特利在加爾各答出席印度首家珠寶業經濟特區成立大會上曾向各級邦政府發出呼籲,要求他們認真思考如何在包括銀行、醫院以及其他公用事業等服務領域創建特別經濟區。

第三,把發展製造業和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明確與設立經濟特區的目標相結合。目前中國就業增長大部分出現在經濟特區內,而受雇于正規製造業的印度人不足1000萬。隨著印度製造業近年來的復興,印度也希望該領域能帶來更多就業機會。過去印度設立經濟特區的惟一目標就是吸引投資、促進出口,而印度官員近期的表態表明,政府對通過經濟特區增加就業也寄予厚望。

立法:讓經濟特區“特”起來

按照印度政府的説法,經濟特區是一個特別設立的免稅區,在貿易運作以及關稅方面均可以視為外國領地。目前,印度並不缺少涉及經濟特區的相關領域立法,問題是如何把這些林林總總的所得稅法、海關法、銀行管理法等重新修改整合併通過完備的制度來保證經濟特區真正“特”起來。

為推動經濟特區的立法工作,印度政府沒少做工作。儘管曾有消息説反對黨會因法案可能侵犯少部分人利益而反對,然而新年伊始印度內閣還是通過了有關由中央立法創建經濟特區的決議案。

其實對印度來説,在眾多需要制定的政策當中,當務之急是建立一套有競爭力的稅收制度,並允許特區內的企業招募合同制工人。因為依照現有法規,員工人數超過100人的公司若想縮減員工規模,必須徵得印度政府批准,而在通常情況下政府不會首肯。為扭轉勞動法阻礙外國人投資的現象,印度政府似乎正在嘗試採取一些臨時性措施來放寬勞動力法規,從而確保特區內的企業能夠根據自身的情況招募和解聘員工。在未來一段時期內,印度政府將會繼續修改關稅、消費稅、出口促進等方面的多部法律法規,以符合經濟特區法案。

2003年11月,瓦傑帕伊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曾經談到印度經濟特區的立法問題。他表示,印度政府正在完善允許成立經濟特區的立法,經濟特區將不受其他地區在稅收和招收工人方面所受的限制。在談到經濟特區前景時,瓦傑帕伊説:“我們認為經濟特區不僅僅能夠吸引更多的投資,而且還可以充當政策實驗室。它們在吸引外資上取得成功並由此獲利將增強印度國內和國外對我們改革進程的信心。”◇(本刊記者 唐璐 編輯:趙利根)

半月談2004年2月10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