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財經 > 新三板 > 公司 > 正文

字號:  

新産業IPO遭橫禍 關聯方新華財富現兌付危機

  • 發佈時間:2016-04-25 08:02:35  來源:新京報  作者:陳楊  責任編輯:王穎

  新産業第一大股東翁先定為新華財富董事長,有投資者舉報新華財富基金違約,多個理財産品涉嫌虛構項目。

  2015年以來,各類財富管理公司與理財平臺相繼爆發兌付危機、非法集資、虛假標的等問題,給投資者們帶來的經濟損失數額一再刷新紀錄。隨著危機爆發的深入,此類“醜聞”的受害者開始從投資者蔓延到平臺背後的公司。

  2016年4月22日,新京報記者得到爆料,有投資者舉報新華財富發行的理財産品涉嫌虛構項目,至今無法兌現。由於新華財富的原董事長翁先定還是新産業的第一大股東,而新産業已于4月14日宣佈正在籌備登陸創業板,大股東的後院起火也為新産業的轉板之路蒙上了一層陰霾。

  新産業IPO遭遇“飛來橫禍”

  作為新三板高新科技“技術流”公司,新産業從新三板向創業板的轉板頗被業內看好。

  新産業全名為深圳市新産業生物醫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5年,其主營業務是體外診斷行業的細分領域全自動化學發光免疫診斷,屬於國內細分流域的龍頭。

  2016年2月,新産業在新三板暫停轉讓。公司稱籌劃IPO並在創業板上市,並於2016年4月8日取得了《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申請受理通知書》。

  就在轉板的緊要關頭,有媒體報道稱,新産業股東翁先定擔任董事長的新華財富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發行多個理財産品虛構項目詐騙錢財無法兌現,有投資者已經進行了舉報。

  4月19日,新産業緊急發佈澄清公告。“傳聞中關於公司的內容均不屬實。”新産業指出,經詢問後,公司股東、董事翁先定現為新華財富董事長,但並非其法定代表人,新華財富係公司的關聯方。

  同時,新産業強調,其與新華財富無任何業務往來,無任何資金往來,無任何股權關係,公司未參與投資或者管理新華財富的相關理財産品,亦未對新華財富的任何理財産品做出任何投資承諾或者投資擔保。

  不過,新産業的招股説明書顯示,翁先定直接持有新産業3.7225%的股份,同時持有西藏新産業99%的股權,其中西藏新産業持有新産業30.0070%的股份,所以,作為新華財富董事長的翁先定直接和間接持股達33.4294%,也是新産業的第一大股東。

  新華財富部分産品違約

  新産業的關聯方新華財富到底出了什麼事?

  4月22日,多位投資者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新華財富發行的掘金系列有多個理財産品虛構項目,並導致項目無法兌付。這其中包括新華財富掘金1號、2號、3號、5號産品。其中掘金1號、2號、3號已于2015年底陸續到期,全部無法兌付本息,5號産品將於今年6月到期。

  根據新華財富的官網資訊顯示,掘金系列産品總規模為4.9億元,其中5號涉及金額2.5億元,1、2、3號基金都是8000萬元,年化收益率在10%-12%之間。

  投資3號基金的馬女士出具的材料顯示,三號基金的募集資金總數為1億2百餘萬元,且並無劣後資金的存在。

  經過馬女士的實地調查,整個項目聲稱的對接“石家莊地鐵3號線(東裏站)與萬象天成地下商城連通工程及商業升級改造”項目涉嫌虛假陳述。

  “我親自到石家莊去考察過,項目説明書裏説的地鐵3號線完全沒有開通,改造項目也沒有動工。”馬女士表示。

  對此新京報記者聯繫新華財富,一位公關經理表示,將向上級請示後回復,不過至截稿,新京報記者未收到回復。

  新華財富曾于4月20日發佈回應,承認了其管理的部分掘金系列項目債權投資基金産品確實出現了部分延期和逾期的情況。

  新華財富董事長翁先定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對此不知情。

  投資者:四個項目三個有問題

  在另一位投資者出示的材料中,有一份名為“新華財富掘金二號”的宣傳材料,這份材料顯示,2號基金的借款人為寧波愛晚它山文化實業有限公司,這是一家主營業務為文化産業、房地産等項目的投資的企業,2號基金共募集總金額8000萬,合同中承諾將全部用於未來5年購買50萬架大疆無人機

  “預計2015年銷售量6萬台,銷售金額將達到3億元,未來3-5年將達到接近100萬台訂單”。根據介紹材料中的字樣,2號基金對接的儼然是一個50億元的廣大市場。

  一位自稱在2號基金投資達上百萬的曹先生表示,2號基金的錢並沒有進入無人機的項目,相關資金被用到了寧波的養老休閒地産項目。

  “這個養老項目在2014年的時候資金鏈斷裂,整件事就像一場鬧劇一樣。”曹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對此,記者多方致電大疆無人機核實,但多個電話都無人接聽。

  新華財富掘金5號的對接項目顯示,這款産品的借款人河北三鑫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貸款用途是借款人專項用於補充流動資金需要。

  五號基金的宣稱材料中稱,將由“三鑫集團16億凈資産五倍擔保,並將子公司福樂藥業40%股權質押,準備上市(如上市市值超過百億),安全性很高。”

  一位投資了5號基金的投資者表示:“據説三鑫集團已經欠了十幾億資金,債務多得很,即使能夠兌付,也要先賠償工人的工資,銀行的貸款,還有信託的錢,我們作為私募基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福樂藥業及母公司三鑫集團深陷債務風波,福樂藥業IPO之路已越走越遠。

  翁先定:名聲和錢都被利用了

  新京報記者就新華財富一事致電新産業辦公室時,新産業董事會辦公室李姓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翁先定在新産業的角色為董事,日常並不參與公司的運營,因此新華財富對新産業不應構成影響。

  據了解,翁先定是發起創建新華人壽保險、新華信託的元老級人物,長期擔任新華信託董事長至2013年退休。

  翁先定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自己與新華財富的唯一關係就是鄭孝和,鄭是新華財富的法定代表人和總裁,與他相識20餘年,在成立新華財富時曾找他借了3000萬。

  “我是國內最早的VC(風險投資人),比薛蠻子更早。這麼多年都是只做財務投資,佔個股份,平時公司的經營完全不會過問。”翁先定表示,“我的名聲和錢都被利用了。”

  目前,新産業的招股説明書中顯示,翁先定目前共在8個公司擔任董監高類職位,其中4家為新産業關聯公司。

  新華財富方面則表示,翁在公司並不插手管理,也不決策公司事項,但翁對公司的項目是否知情不能評判。

  北京某律所從事公司IPO的律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看來新産業的IPO之路不會太順利,因為相關部門將會考慮大股東的債務風險,債務風險直接涉及股權的穩定,而這正是上市公司最大的風險。

熱圖一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