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重慶啤酒B型肝炎疫苗終局:接盤者嘉士伯有苦説不出

  • 發佈時間:2016-01-17 10:3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2015年12月16日,重慶啤酒股份有限公司(600132.SH,下稱“重慶啤酒”)發佈的董事會決議公告顯示:公司決定將B型肝炎疫苗項目轉讓給江蘇孟德爾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孟德爾科技”),轉讓價款100萬元,獲得董事會11名董事全票通過。

  在A股市場,重慶啤酒曾因B型肝炎疫苗項目名噪一時,曾是包括公募基金等一眾投資者熱逐的標的。而後,其疫苗一次次的“爽約”,又讓該股一度成為黑天鵝。

  從1998年12月重慶啤酒收購重慶佳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稱“佳辰生物”),介入B型肝炎疫苗項目,到2015年12月16日的項目轉讓,中間歷時17年。

  至此,這個曾經造就重慶啤酒300億市值,達到82元股價的B型肝炎疫苗項目走向它的終點,誰從中賺翻,誰從中買單,那些令基金和投資者激動和失望的故事,是迷惑,是貪婪,是監管缺失還是一聲嘆息,都已成為過往雲煙。

  十七年B型肝炎疫苗故事

  工商資訊顯示,孟德爾科技由自然人金敏于兩年前的2013年12月18日註冊1000萬元成立,主要經營範圍是基因技術研究。

  也是在2013年,重慶啤酒的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嘉士伯啤酒公司。記者曾參加其股東大會,嘉士伯對B型肝炎疫苗已無任何興趣,這次項目轉讓,合理的解釋是嘉士伯處理掉了來自重慶啤酒上一屆實際控制人重慶啤酒集團丟下的包袱。

  1998年12月,重啤出資1435萬元收購佳辰生物52%股權,正式介入B型肝炎疫苗項目的開發。1999年底,重啤以496.8萬元的價格受讓了360萬股佳辰生物股權,之後又投入了603萬元資金,同時增加長期投資603萬元。重慶啤酒2000年報顯示,公司持有佳辰生物70%股權,並陸續投入資金8107萬元。

  2001年2月,佳辰生物增資擴股,重慶啤酒對其增資491.69萬元,將持股比例由70%增至93.1%。上市公司陸續投入的這些資金,均被投入到B型肝炎疫苗的研發當中。

  2005年12月12日,重慶啤酒將佳辰生物5%股權贈予B型肝炎疫苗聯合研發方——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教授吳玉章;另將3%股權贈予該項目教授邊疆。至此,其對佳辰生物的持股降至85.1%。

  此間,重啤因B型肝炎疫苗概念,股價已經完全脫離了一個啤酒股的想像,從2005年的最低點6.45元/股,2011年最高漲至83.12元/股。

  直到2011年12月7日晚,重啤公告稱疫苗臨床數據顯示效果不佳,“蓋子”被揭開,該股遭遇連續九個跌停,投資機構損失慘重,尤其是當年持股10%以上的大成基金

  A股市場形容投資失利後極度痛苦與絕望的心情的“關燈吃麵”一詞,就是當時因重啤疫苗黑天鵝事件而來。

  2011年末,重啤對佳辰生物的長期股權投資賬面價值高達9488萬,這筆長期股權投資在2012年末悉數計提了資産減值準備。2012年5月底,重啤宣佈不再申請單獨用藥組3期臨床試驗,並不再開啟新的單獨用藥組2期臨床研究。

  2015年4月,重慶啤酒決定停止佳辰生物生産性業務。截至2015年6月末,重慶啤酒對該公司的應收賬款為1.92億元,按照46.96%的比例計提了9022.8萬元的壞賬準備。同期,佳辰生物營收為260.91萬元,凈利潤虧損1340.89萬元。

  接盤者嘉士伯

  2013年3月18日,世界啤酒巨頭嘉士伯通過嘉士伯基金會控制的嘉士伯啤酒廠香港有限公司和嘉士伯重慶有限公司,分別持有重慶啤酒12.25%和17.46%股份,合計29.71%的股份,為重慶啤酒第一大股東,也成為新的實際控制人。

  接下來,嘉士伯通過以每股20元的要約收購的方式,對重慶啤酒取得了絕對控制權,總計持有重慶啤酒60%的股權。

  嘉士伯的中華區負責人王克勤曾在重啤董事長過渡時回答經濟觀察報提問説,“我們希望重慶啤酒回歸主業。嘉士伯是製造銷售啤酒這樣的專業公司,我們來到重慶,作為重慶戰略投資者的身份,希望能以我們在啤酒行業的專業精神繼續帶領重慶啤酒在啤酒生産的管理。”

  嘉士伯完成對重啤60%股權收購後,重啤的生産經營卻日漸不如人意。2014年其全年業收為31.7億元,同比下滑6.44%,凈利潤更是下滑了53%,僅有7000余萬元。

  2014年10月11日~2015年4月7日間,重慶啤酒集團通過二級市場全部減持了剩餘的4.95%重慶啤酒股份。這位B型肝炎疫苗的昔日奠基者和原實際控制人,就以這樣一種靜悄悄的方式告別了重啤。

  2015年,重啤的經營情況仍然嚴峻。4月18日,嘉士伯決定讓重啤佳辰生物停止生産性業務。至截稿,重啤已經有兩家分公司關閉,兩家子公司全面停産。

  未解的謎團

  在重啤B型肝炎疫苗的投入研發過程中,各方都付出了慘重代價,重啤原高管和參與研發專家則例外。經濟觀察報記者曾對此進行過調查。

  重慶啤酒B型肝炎疫苗項目的全稱為“治療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下稱“B型肝炎疫苗”),由佳辰生物與第三軍醫大學聯合開發研製,于2002年得到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受理,此後於2003年得到臨床研究的受理批件。

  佳辰生物“B型肝炎疫苗”項目的首席專家為第三軍醫大學基礎部免疫學研究所教授吳玉章,佳辰生物的技術負責人為邊疆教授。

  2005年12月22日,重慶啤酒董事會決定將重慶啤酒持有佳辰生物5%的股權(435萬股)贈與給吳玉章;將佳辰生物3%的股權(261萬股)贈送給邊疆。這兩筆帶有激勵性質的股權對應佳辰生物公司的資産,當時市值688萬餘元。

  但兩位教授遲遲沒有受讓並簽署佳辰生物8%的股權轉讓協議。2009年3月,重啤向第三軍醫大學發函稱,股權贈與轉讓至今無答覆。再次書面通知,此次受讓人吳玉章變為吳楠(吳玉章之子)。並稱三十日內未作出書面回復視為同意。

  為何股權受讓方對贈送股權完全無回復?這些與疫苗研發項目具有極大關聯的股權轉讓到底反映了這個項目多少不為人知的資訊?2009年4月,因未獲回復,重慶啤酒董事長黃明貴授權佳辰生物總經理李遠來代理簽署股權轉讓協議。

  2009年5月18日,重啤向工商局説明稱,上述股權分別無償轉讓給吳楠與邊疆。但從2005年起至今的公司報告中,重啤一直公告稱5%的股權是送給了吳玉章。實際轉讓與公告所言一直存在差異。

  重啤在2005年後的公告中,投資者看到的都是在項目良性進展的過程中,吳玉章和邊疆獲得了股權激勵。然而“B型肝炎疫苗”項目早就埋下的隱患和不確定性因素,至今監管層也沒有去追查當時的細節。

  彼時,大成基金為疫苗概念蹲守重倉重啤三年,2011年三季報顯示,大成係6隻基金持有重啤約共4125萬股,佔比14.5%左右,至9連跌後收益幾乎全數吐出。而在投資者倉皇出逃之時,徐翔卻率私募基金澤熙大舉殺入,9個跌停板得以打開,並於次年1季度獲利離場。

  一場瘋狂的疫苗鬧劇落幕,喜喜悲悲之外,真正深陷其中的是嘉士伯。2010年6月18日,嘉士伯啤酒公司以40.22元每股的價格,合計23.8億元收購重慶啤酒12.25%股權,使其持股比例增至29.71%。此後2011年12月份的暴跌已跌破增持價,令其賬面浮虧達6.98億。

  哪怕就是在今天,嘉士伯高層仍不願意去談及B型肝炎疫苗這個話題。他們不願就這次B型肝炎疫苗的轉讓發表任何評論,官方的回復是具體請見公司公告。

  此前圍繞B型肝炎疫苗發生的驚心動魄的往事,一併隨著時間沉澱而去。200億市值的灰飛煙滅,最終成為一個謎。而在當前的A股市場,各式各樣的故事,仍舊每日上演。

重慶啤酒(600132)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