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皇臺酒業搬遷沒錢 政府:辦法總比困難多

  • 發佈時間:2015-01-30 08:51:28  來源:環球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娟娟

  新年伊始,古稱“涼州”的甘肅武威市有點冷,作為該市首家上市公司的皇臺酒業(000995.SZ),廠區裏除了一片寂靜,就是窖池裏散發出的濃香。

  這個西北小城以及當地企業,日前因一份“出城入園”政策而躁動。根據武威市委、市政府印發的方案,自2014年起,主城區不再布點建設工業項目,列入出城入園搬遷改造計劃的工業企業要按照要求遷至位於高壩鎮的武威工業園區。“對無特殊情況拒不出城入園、排放不達標、存在安全隱患的企業,2015年底前一律停産關閉。”

  2014年12月22日,皇臺酒業連續發佈兩則公告,一個是公司與工業園區管委會簽署的《投資協議書》未獲董事會審議通過;另一個則是控股股東上海厚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厚豐”)籌劃轉讓股權。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日就此展開實地調查,皇臺酒業方面關心的是“搬遷擴建所需資金從哪來”;當地政府則反覆強調:“如果想做,辦法總比困難多。”

  “搬遷令”

  一排排公租房旁邊,是幾幢亭臺樓閣式的古建築,而這就是皇臺酒業老酒廠的一部分。1月5日早上,車間工人騎著自行車進入廠區,清潔工人掃除地面上的一層薄雪。

  基層員工仍在照常工作,按時上下班;此時,大股東則在千里之外尋找下家。自2010年2月上海厚豐入主皇臺以來,白酒業五年間從“黃金十年”轉入深不見底的寒冬,除了行業環境變化讓大股東心寒外,當地政府一紙搬遷令又添新愁。

  根據武威市關於中心城區內工業企業出城入園搬遷改造意見和實施方案,今後在原址新建、擴建和技改項目,國土、規劃、環保、安監等部門不予辦理手續;無特殊情況拒不出城入園、排放不達標、存在安全隱患的企業,2015年底前一律停産關閉,不再享受出城入園優惠政策等等。

  雖然代表武威市涼州區國資局利益的二股東投了贊成票,但皇臺酒業董事會最終還是否決了搬遷方案。除了董事馮瑛以外的其他董事認為,“公司現正面臨行業深度調整、銷售業績下滑的經營困境。同時公司內部流動資金緊張,公司現有産能利用率較低。現階段公司需以品牌推廣,銷售渠道建設為工作重心,穩步提升公司品牌知名度及銷售業績,暫不宜擴大産能和投資此次搬遷擴建項目”。

  武威市政府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搬遷是為了企業長遠發展,老城區生産條件存在局限,搬到工業園後,相應基礎設施更完善,因為那裏使用的是祁連山雪山融水專線,所以水質會比老城區的地下水好。”此外,根據武威市政府出臺的《中心城區工業企業出城入園搬遷改造意見》(下稱《意見》),對出城入園搬遷改造項目用地實行凈地出讓,以成本價供給。

  《意見》規定,搬遷企業原址土地按取得方式,由市政府按照規定進行收儲,收儲後的土地,通過招、拍、挂方式進行出讓。出讓土地收入在5000萬至1億元的返還80%,以幫助支援出城入園企業新址項目建設和發展。

  按理説,政府給予的搬遷改造支援力度也不小,但為何皇臺酒業仍感到煩惱呢?公司證券代表陳建英告訴本報記者,“首先,原址土地出讓收入是建立在公司搬遷的基礎上,但目前的煩惱是公司籌不到搬遷所需資金,除了新建項目所需的土地,還需要建設新廠房、購買新設備;其次,目前也不可能為了搬遷馬上把老廠區現有生産經營停下來。”據了解,除了上述項目用地和土地出讓方面的政策支援,有關方面沒有在搬遷上給予資金支援。

  “並不是跟政府對著幹、反對出城入園政策,而是公司目前沒這個能力去做。按照目前的産能,搬遷至工業園新建起碼需要6個億,如果按照工業園管委會給設定的擴建規劃(白酒10萬噸、葡萄酒20萬噸),需要更多的資金。”在皇臺酒業主管財務工作15年的公司現任副董事長吳生元表示,這兩年,受到行業環境的影響,皇臺酒業業績持續下滑,目前産能還沒有滿負荷生産。“搬遷需要費用,新建項目更需要投入,如果將有限的流動資金投入到項目建設上,那現有正常生産就會捉襟見肘。”

  吳生元稱,等公司經營狀況恢復了,再一步一步搬遷。“如果通過資本市場募集資金,那麼用途取決於股東,而他們看重的是投資回報,並不一定都認可這種固定資産投入。”

  值得關注的是,皇臺酒業去年6月披露了第三次修改後的定增預案,擬募資14.02億元,其中6億元擬投向短平快的保健品研發生産,剩餘資金補充後續發展。但該方案在10月份的一次股東會上被否,而投反對票的正是第二大股東——北京皇臺商貿有限責任公司。資料顯示,該公司成立於1995年8月1日,註冊資本為3.62億元,目前共有三個股東,其中甘肅皇臺釀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認繳出資額為3.54億元,是第一大股東,而武威市涼州區國有資産管理局持有其100%股權。

  一位皇臺酒業內部人士透露,二股東之所以投反對票,是希望將募集資金用於出城入園項目建設,而非跨界進入保健品領域。

  矛盾從何來

  定增預案中投反對票,搬遷方案中又投贊成票……代表武威市涼州區國資局的二股東,留給外界的印象,似乎總是“不走尋常路”。

  換言之,自2010年上海厚豐入主後的皇臺酒業,在經歷白酒業過山車般變化的同時,寒冬中每次謀變總是面臨阻礙,而外來資本方也總是身不由己。

  走在老酒廠區縱橫交錯的道路上,“南有茅臺,北有皇臺”的標語還留在車間墻壁和食堂的食具上,但本報記者很難看到傳説中的那種朝氣和底氣。

  2010年上海厚豐通過投資8000萬元成為公司的大股東,新資本方的引入,對於當時的皇臺酒業來説至關重要。“可以拿一部分資金去清償債務,同時還可以投入一部分到生産經營,買機器設備等,瞬間提升了皇臺酒業形象。”上述相關負責人介紹,形象恢復、生産正常後,銀行機構又願意繼續合作了。

  2012年以前,因為白酒業務勢頭正盛,皇臺酒業也集中精力做白酒。上海厚豐入主後先後在蘭州和浙江等地設立部分全資子公司,“這些都是從無到有,比如,沉寂多年的蘭州市場,消費者感覺皇臺酒又回來了。”吳生元稱,可以説,公司形象從內到外都煥然一新,2012年上繳稅收高達5100萬元。

  但好景不長,皇臺酒業隨眾多酒企一起進入行業寒冬。2013年,公司虧損2930萬元,與2012年1013萬元凈利潤相比,下降389%。當年上繳稅收也隨之下降。

  按照武威工業園區管委會草擬的《皇臺酒業10萬噸白酒、20萬噸紅酒搬遷擴建項目投資協議書》,項目佔地面積1000畝,總投資26億元,分三期投資開發:一期投資6億元,搬遷現有1萬噸白酒及1萬噸紅酒産能,開發期限為兩年;二期投資4億元,將紅酒産能擴大到5萬噸,開發期為1年;三期投資16億元,將白酒産能擴大至10萬噸,紅酒産能擴大至20萬噸,開發期限為1年。

  但這個“分步走”的方案仍然沒有得到皇臺酒業方面的認可。“2013~2014年,白酒行業下滑趨勢明顯,如果不去精細推市場,強化銷售網路,會被其他酒企取代,競爭相當激烈。”皇臺酒業方面認為,現實情況是,你不守住市場,別人就會搶去。

  吳生元坦言,任何一家企業的發展都離不開地方政府的支援,不過他也否認有關皇臺酒業大股東和二股東“矛盾頻發”的説法。“按照政府規劃,所有城區企業都搬到工業園,有利於管理,也是城市規劃發展、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的需要。”他強調,上海厚豐和當地政府並不存在什麼矛盾,“主要是雙方溝通不到位,沒有溝通好。”

  而這種觀點也得到武威市政府方面的認同。“如果覺得投資協議書擬定的框架不妥,我們可以坐下來再協商,但還沒來得及談就一票否決了。”上述負責人稱,如果覺得26億元的投資規模超出公司能力,那麼,通過溝通後可以適度縮減。“事後,我也給盧總(皇臺酒業董事長盧鴻毅)打電話,但經常是無人接聽或關機狀態。”

  主業危機

  即便老酒廠的窖池可以整體搬遷,但皇臺酒業卻依舊囊中羞澀。

  皇臺酒業1月19日發佈的2014年業績預告顯示,預計全年虧損約4000萬元,與上一年虧損2930萬相比,虧損幅度進一步拉大。公司方面對此解釋稱,“因白酒業步入深度調整期,公司中高檔産品銷量急劇下滑,營收同比下降近37%以上,致使公司出現大幅虧損。”

  事實上,在以往全國性名酒企業在發力高端産品的時候,其與區域酒企相對處於一種相安無事的狀態,雙方各玩各的;但隨著高檔酒銷售受阻,一線名酒企業開始進軍中低檔酒市場,這就意味著區域酒企的領地受到外來勁敵的入侵。

  日前,茅臺、五糧液紛紛將系列酒獨立運作,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將中低端市場撿起來的舉動。

  除了“外患”,區域酒企的大本營市場還會面臨“內憂”。以甘肅武威為例,除了老品牌皇臺酒外,近年來當地另一個品牌“武酒”,發展勢頭兇猛。本報記者在武威市區走訪發現,大部分超市的門前都有“武酒”的LOGO。

  2013年11月19日,在員工團隊集體入股的基礎上,通過引入戰略投資機構後組建的新的白酒企業——甘肅普康酒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普康集團”),其員工團隊則來自於嚴重資不抵債的武酒集團,普康集團依法取得了武酒集團釀酒生産線、酒窖和“武”字系列商標所有權。

  目前,普康集團以“武酒罈藏系列酒”為産銷的主力品牌,正在積極穩固河西市場、搶佔蘭州市場,並滲透省內外市場。普康集團董事長馮淑剛日前在新年致辭中稱,“2014年,是普康集團最為難忘的一年。這一年,在武酒集團因嚴重資不抵債之際,面臨困境、險境乃至於絕境的時刻,集團全體職工和公司供應商、經銷商站在一起,普康熬過來了,站起來了。”

  除了新晉武酒,皇臺酒業在大本營的敵人還有金徽酒。金徽酒招股書顯示,公司2011~2013年營收分別為6.86億元、9.76億元和10.9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0.85億元、1.06億元和1.08億元。很明顯,2013年僅實現營收1.08億元、凈利潤虧損2930萬元的皇臺酒業,在體量上已經被金徽酒遠遠甩在身後。

  上述武威市政府相關負責人坦承,他們目前也不清楚大股東在新一年裏有哪些新思路。

  據本報記者實地採訪了解,在白酒主業不景氣的時候,皇臺酒業則在極力打造第二增長極——葡萄酒産業。目前,公司已自建近1萬畝釀酒葡萄基地,全套引進義大利釀酒生産設備80多套,投資近2億元建設了1萬噸葡萄酒生産線,葡萄原酒貯存能力為1.3萬噸/年,灌裝生産能力為3.2萬噸/年。

  皇臺酒業2013年年報顯示,期內葡萄酒業務營收90.15萬元。“公司將堅持以白酒與紅酒並重的科學發展戰略,立足本地市場,放眼甘肅省外,加速産品升級,健康穩步發展。”公司方面稱。

  在皇臺老酒廠門口有一個抓人眼球的提示語:“産品僅僅只是第一個環節”。事實也的確如此,白酒企業除了生産産品,最終還要看如何通過品牌推廣將好酒送至消費者口中。顯然,第二個甚至更多環節的功課還有待補上。

  不過,自搬遷風波至今,皇臺酒業已經連續發了五則公告,均在向投資者披露,公司控股股東上海厚豐正在進行股權轉讓事宜,目前尚未最終達成協定……

皇臺酒業(000995) 詳細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