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獐子島陷入8億元“巨虧”謎團 曾被曝瘋狂舉債

  • 發佈時間:2014-11-02 08:25:12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齊雁冰  責任編輯:張恒

  “海底藍籌”獐子島三季報顯示,因為北黃海遭遇異常的冷水團,公司105.64萬畝海洋牧場遭遇滅頂之災,前三季業績“大變臉”虧損8.12億元。獐子島事件讓行業分析師也感到吃驚,認為其並“不正常”,有網友更是評論稱,“獐子島恐怕等待這個冷水團已經很久了”。”

  10月30日晚間,“水産第一股”獐子島如約發佈了2014年第三季度財報。系列公告旋即在市場上引發地震:公司稱由於北黃海遭遇異常冷水團,幾年前在海裏播下的價值7億元蝦夷扇貝遭滅頂之災,前三季業績也因此變臉,由盈利轉為巨虧8.12億。這是2014年以來,A股市場最大的一起“黑天鵝事件”,包括社保、人壽在內的機構則又一次躺槍。而在此起彼伏的質疑聲中,投資者最為擔憂的是:獐子島,會否成為另一個“藍田”?

  事件

  三季報驚曝8.12億巨虧

  半個月前,獐子島即以“擬披露與公司底播增殖海域相關的重大事項”為由停牌。10月30日晚間,三季報臨近收官之日,獐子島終於發佈公告,稱受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因素影響,公司將對此計提損失7.63億元,前三季度虧損8.12億元。獐子島股票繼續停牌。

  據公告表述,今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公司于10月14日向交易所申請了停牌,並邀請海洋科學家和會計師到現場進行系統調查。

  根據公司存量抽測結果、中國科學院近海觀測研究網路黃海站監測數據及開放航次調查數據,以及《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會議紀要》,綜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場發生了自然災害,災害主要原因為北黃海冷水團低溫及變溫、北黃海冷水團和遼南沿岸流鋒面影響、營養鹽變化等綜合因素。

  這場“詭異”的冷水團,導致獐子島幾年前在海底播下的蝦夷扇貝顆粒無收。獐子島稱,“據抽測結果,決定對105.64萬畝海域,成本為7.34億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放棄採捕、進行核銷處理,同時對43.02萬畝海域成本為3億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2.83億元,扣除遞延所得稅影響2.54億元,合計影響凈利潤7.63億元,全部計入2014年第三季度”。

  今年8月底獐子島發佈半年報之時,曾預計今年前三季凈利潤4413萬元至7565萬元。此番變臉,前三季利潤一舉降至虧損8.12億元,同比下滑幅度高達1389%。獐子島同時預測,全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7.7億—8.6億。2013年,公司全年度凈利潤為9694萬元。

  回應

  獐子島強調確係天災

  萬畝海域遭災,價值超過7億元的扇貝“説沒就沒了”。由於“災情”重大,獐子島昨天在大連召開災情説明會,董事長吳厚剛、副總何春雷、董秘孫福君以及相關專家悉數出席,公司同時在全景網互動平臺上舉辦了投資者網上專項説明會。獐子島高管公開道歉,並強調冷水團幾十年不遇,確係天災。

  董秘孫福君表示,這次事件主要原因是冷水團。公司已經採取積極措施挽回損失,包括爭取降低海域使用金等。“客觀講是天災,但也有現階段國家對底播增殖行業的政策和技術支援不足,以及整個行業沒有相應的保險機制等多個方面的原因。”

  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在説明會上做了專項説明。事務所表示,他們也進行了實地查驗,對多個點位監測,但一網下去撈上來的都是死殼。由於採補産生的費用遠高於收益,大概有100萬畝海域準備放棄。

  獐子島大股東表示,此番並非只有獐子島一家遭遇冷水團,整個長海縣全部遭災。昨天晚間,相關媒體報道稱,大連市政府正在研究對獐子島所在長海縣海域災情進行救援補助。長海縣人民政府于2014年10月29日下發《長海縣政府十七屆八次常務會議紀要》,做出如下決定:同意免收獐子島集團深水底播受災海域的部分海域使用金;同意對此次已確認的災害區中2015年新轉為常規的海域給予深水開發優惠政策。

  機構

  “黑天鵝”讓社保、人壽躺槍

  這是2014年以來,A股市場最大的一起“黑天鵝”事件。昨天,獐子島股票依舊在停牌之中。按照其公告,該股將在11月3日開市起復牌。儘管獐子島高管們一再強調“本次災害對未來年度的影響不大”,但復牌之後的暴跌在所難免。

  被稱為“海底藍籌”的獐子島,一向為機構們所偏愛。據其最新股東的名單,社保基金、中國人壽或成本次“黑天鵝”事件最大的受傷者。

  據獐子島三季報,截至三季度末,全國社保基金四一四組合、全國社保基金一零八組合、全國社保基金一一零組合分列獐子島第五到第七大股東,三者合共持有超過2500萬股,按照停牌前15.46元計算,市值近4億元。而據獐子島2014年半年報資料,四一四組合尚未進入前十大股東,也就是説,四一四組合在今年第三季度對獐子島大幅加倉,持股比例升至1.48%,晉身第五大股東。一一零組合也從6月底0.9%的持股比例,增持至9月底的1.07%。

  相比社保與人壽,中國平安的萬能險賬戶,稱得上“先知先覺”者,6月底,該賬戶持有獐子島488.9萬股,至三季度末從前十大股東消失不見。

  股民

  憂獐子島成“藍田”第二

  詭異的“冷水團”,會讓獐子島復牌之後幾個跌停,昨天已經成為股民們紛紛猜測的話題。但比“冷水團”更令人擔憂的是,並不僅僅是突如其來的“天災”。

  據了解,獐子島事件讓行業分析師也感到吃驚,認為其“不正常”的理由包括,第一,毫無徵兆;第二,出事的海域中有2011年就底播的種子,至今已有三年,到了收穫期才突然出現;第三是公司的監測制度哪去了,究竟是天災還是養殖不當?

  而比“養殖不當”更為悲觀的推測是,有股民憂慮,獐子島會否步“藍田股份”的後塵。有網友評論,“獐子島恐怕等待這個冷水團已經很久了”。

  翻閱A股歷史資料,藍田事件是中國證券市場一系列欺詐案之一。1996年上市之後,藍田股份曾創造了中國農業企業罕見的績優神話。彼時藍田最為動聽的故事之一,就是藍田的魚鴨養殖每畝産值高達3萬元,而同樣是在湖北養魚的武昌魚的招股説明書的數字顯示:每畝産值不足1000元。同樣是靠天吃飯的農業,同樣是水産養殖,在鋪天蓋地而來的質疑聲中,藍田陰影籠罩著獐子島。

  實際上早在2012年,業內人士“上善若水”就曾質疑獐子島的存貨金額畸高。作為海産品養殖企業,獐子島第一大資産是存貨,其2012年一季報顯示獐子島存貨佔總資産55%。而存貨的主要構成是消耗性生物資産,也就是播撒在海底的蝦夷扇貝、海參等海珍品,生長期長達3年。該人士對獐子島的經營和財務狀況做了全面分析,其中疑點集中在:公司財務報表鉤稽關係出現嚴重漏洞;公司資金短缺,瘋狂舉債,疑似資金被大股東佔用,用於開發房地産;高管頻繁離職,原因不明。

  觀點

  氣象專家和海洋專家最有發言權

  2002年,是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所研究員劉姝威寫給《金融內參》的一則《應立即停止對藍田股份發放貸款》,最終引爆了“藍田神話”的破滅。此番,獐子島是否如藍田般造假?昨天,劉姝威在朋友圈發表看法稱,獐子島是否如藍田般造假,最有發言權的是氣象專家和海洋專家。

  劉姝威表示,“上午不斷有朋友問我對獐子島虧損8億元的看法。我在大連市見過獐子島董事長,本來計劃第二天坐船去獐子島,並且買了船票。因為晚上接到北京電話,第二天乘早班飛機回京。對獐子島是否如藍田般造假,最有發言權的是氣象專家和海洋專家。如果氣象專家説,沒有發生自然災害,或者海洋專家説,氣象變化不會影響海産品,那麼,獐子島造假。否則,獐子島就是遭受了一次自然災害。” 文/本報記者 齊雁冰

  財經觀察

  出事的為何又是農業股

  “獐子島”鉅額存貨失蹤,讓投資者擔憂深在海底的那些蝦夷扇貝的有無和多少。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盤點中國證券市場歷來經典的造假案例,農業類上市公司的的確確是造假生力軍。遠處有“農業第一股”的藍田股份,之後有豐樂種業、草原興發,近處是“中小板造假第一股”的綠大地,以及“創業板造假第一股”萬福生科

  農業類上市公司為何如此偏愛造假?這一點,多數專業士認為,農業企業經營的特殊性,為造假提供了其他企業所不具備的“便利”。去年,監管部門在“財務專項檢查”中,就曾表示應在“現金收付”和“存貨盤點”方面,關注以農業企業為代表的公司內部控制問題。

  “面對一座山,你很難有確切的方法去驗證究竟有多少棵樹;面對一個池塘,你也很難數清究竟有多少尾魚”。存貨盤點,是與農業股造假高度關聯的因素之一,而不可知的自然災害,往往給農業類上市公司造假提供天然的屏障,如2004年前後的禽流感給草原興發提供了造假的良機,公司虛構向養殖戶賠款3億元;2009年雲南的持續乾旱天氣,也成為綠大地當年巨虧的原因。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在系列農業類上市公司造假背後,往往是行業的不景氣,行業景氣度越低,財務造假動力或壓力就越大。

  當然,擔憂只是擔憂,在謎團揭開之前,投資者能做的是,過往的那些農業類上市公司造假案例,剛好為股民們判斷農業類上市公司財務真實性提供了分析樣板,股民們在分析農業股的時候,也要多留個心眼。

獐子島(002069) 詳細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