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緩解老齡化還需政策配套

  • 發佈時間:2015-11-04 01:30:48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青年研究員 李洪俠

  十八屆五中全會在提出全面放開二孩政策的同時,加上了一句“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對二孩政策調整的目的進行界定。無疑,人口老齡化在我們國家正在變成突出問題。人口老齡化,用俗話説,就是有勞動能力的年輕人養活不了這個社會,因為消耗財富的老年人日益增加,財富創造和消耗之間出現了缺口。從這個角度看,人口老齡化的背後,仍然是經濟發展問題。問題在於,應對老齡化,彌補這個財富缺口,就一定要通過增加人口生育方式解決嗎?放開生育就一定能縮小財富缺口嗎?增加人口就一定要通過本國生育的增加嗎?

  社會財富是個人創造財富的加總。增加社會財富,既可以通過人口增加實現,也可以通過提高勞動生産效率實現。增加人口是粗放的要素投入式增長,而提高勞動生産率才是集約型的效率改進式增長。“人口紅利”的提法,在我國過去30多年中,主要是指前者。即年輕勞動力相對較多、成本偏低、國際競爭具有比較優勢,支撐了國內財富積累和經濟增長。如今,過去粗放的增長方式遭遇瓶頸,促進經濟轉型升級正在成為社會共識。只強調人口不僅與提高經濟增長的品質和效益要求不吻合,而且還可能帶來短期消費增加、推高房價、教育醫療資源緊張等問題。相反,如果以前一個年輕人只能養活自己和一個老人,現在生産效率提高到能夠養活兩個老人甚至更多,那麼老齡化問題就不會在近期出現。可見,不顧人口素質的提升,只是通過放開生育增加人口來應對老齡化,還是值得商榷的。

  放開二孩是否有利於縮小社會財富缺口,關鍵取決於新增人口品質和生育意願。關於前者,人首先要養活自己,富餘能力才能用來貢獻他人。一般而言,知識水準和技術水準越高的人,創造富餘財富的能力越強。但是常識和事實往往是,生活成本偏低的地區和家庭傾向多生,因為多生的邊際成本很低。而生活成本低的地區往往教育、醫療等相對落後,新增人口將來受教育程度偏低,醫療、健康等基本需求無法保障,人口素質的提升並非必然結果。

  關於後者,此前我國已經放開單獨家庭二孩政策的實踐證明,生育意願總體偏低。2014年初單獨家庭二孩放開以來,全國申請二胎的比例平均為8.25%,申請後實際生育比例約5%。隨著經濟水準和教育程度的提升,居民生育意願會下降。類似情形在南韓和日本也曾發生。1996年南韓政府取消計劃生育政策,但總和生育率仍然持續下降,10年下降了0.4,2006年採取財政補貼生育後,人口出生率才逐步企穩。日本一度實施40年的計劃生育,總和生育率從3降到1.66左右。儘管此後陸續鼓勵生育、補貼生育,但總和生育率長期低迷。我國全面二孩政策影響的目標育齡婦女8000萬人左右,政策實施第1年帶來的新增人口大致為500萬。此後逐年遞減,未來5年共計約1500-2500萬人。二孩政策短期加劇了勞動年齡人口的撫養壓力,中期增加了低齡人口比重,但長期不會逆轉老齡化趨勢。研究預計,2030年我國65歲以上人口占比17%左右,比2014年增加7%。

  退一步講,真的需要增加年輕人數量解決老齡化,也不一定非要全部自己生。美國以不足3.2億人口創造了世界第一的經濟規模和經濟實力,靠的不是人口數量而是人口品質。美國人口中有4400萬人是移民,大致相當於總人口的八分之一。2010-2014年就有520萬新移民進入美國,2014年當年新增移民超過100萬。相比本國生育,移民形成生産力的週期更短,而且更便於掌控人口品質、人口增長節奏和人口結構。相反,本國生育即使增加了人口數量,也不一定能帶來經濟快速增長和緩解老齡化。1990-2012年,非洲人口從6億增加到10億,年均增加3300萬人口,非洲國家的經濟增長率平均為4.5%。表面看,人口增加支撐了經濟增長,但與之相伴的是,非洲赤貧者實際上增加了1億人,營養不良問題普遍。世界銀行調查顯示,經過20多年的經濟快速增長,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的約9億人口仍舊有43%生活貧困,他們每天靠不到1.9美元過日子。連自身都無法養活的新增人口又怎麼能創造富餘財富,供養其他老人?應對老齡化問題又從何談起?

  當前要儘快推出配套政策支撐,確保改革最大程度達到理想效果。解決人口老齡化,根本上是讓年輕人能夠養活老年人。為此,建議推出以下配套政策。

  一是優生優育提升新增人口素質。借鑒日韓經驗,獎勵重點人群生育,把好新增人口整體素質的“出生”關。比如獎勵城鎮高收入個人和利稅大戶企業家、高學歷家庭生育二孩,理由是這些家庭在社會貢獻、收入水準和知識能力上具備養育高素質勞動力的條件。同時,在建立城鄉統一的現代化的孕、育、護教育醫療保障體系。

  二是改革科技教育體制,把好新增人口整體素質的“教育”關。未來社會和國家之間的競爭更加注重科技創新。沒有現代知識、創造富餘財富的高素質人口,放開二孩徒增社會負擔,無助於老齡化問題緩解。因此,應該借鑒美國、法國和日本的教育科技管理體制,加快鼓勵創新的教育科技制度改革步伐,大批量培養出創新型高素質人才。

  三是實施大規模海外優秀華人歸國計劃。過去出於種種原因,大批優秀年輕華人移民海外。客觀上形成了“國內出成本,國外享收益”的結果。建議通過物質、精神獎勵和制度文化完善,最大程度吸引和鼓勵他們回國生活、工作和創新創業。他們自身的智力優勢,加上國外經歷掌握的豐富前沿知識理念,回國後能夠創造提高勞動生産率的乘數效應。對國內新一代青年才俊也是一個示範。

  四是加快制度變革,創造公平競爭、自由發展、開放包容社會環境和制度優勢,首先留住本國新增優秀青年,其次吸引世界各地的優秀青年來華學習、工作和生活。同時,借鑒美國的成功經驗,用移民政策篩選出適合我國需要的高品質人力資本,要比普遍生育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