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8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人口學者:中國生育率僅1.5 應立即全面放開二孩

  • 發佈時間:2015-09-18 13:12: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計劃生育宣傳標語。

  中國已經進入快速老齡化與嚴重少子化疊加的人口新常態。這樣的新常態要求生育政策必須隨之調整才能夠適應人口和經濟發展的需要。在雙獨二孩、單獨二孩政策實施之後,全面二孩政策正在醞釀落實。但由於對中國低生育率現狀的判斷不一致等原因,這項涉及億萬民眾福祉的公共 政策進展緩慢。

  從雙獨二孩、單獨二孩的實踐看,民眾整體的生育意願確實比較低。那麼,中國現在的生育率到底有多少低?民眾為什麼不願意多生孩子了?中國是否已經掉 入低生育率陷阱?這將對中國未來的經濟社會發展産生哪些影響?第一財經客戶端採訪了人口學者、高級統計師姚美雄,聽他用統計數字來解析真相。

  中國已經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第一財經客戶端:最近關於中國是不是掉入低生育率陷阱,有不同的聲音。有的學者認為中國已經掉入低生育率陷阱,有的認為還沒有掉入低生育率陷阱,您的觀點是怎樣的?

  姚美雄:判斷中國有沒有掉入低生育率陷阱,首先要明確到底總和生育率低到什麼水準算是掉入陷阱。從歷史和國際的經歷看,總和生育率1.5水準是一個 高度敏感警戒線,一旦滑到1.5以下,就進入了低生育率陷阱,很難回升。除了瑞典和法國外,目前還沒有別的國家在跌破1.5之後重新回到1.5水準,更沒 有一個國家回到2.1的世代更替水準(編者注:即出生人數與死亡人數相等,總人口既不增加也不減少)。

  1989年日本生育率創1.57新低時,震動了日本政府和國民,被稱為“1.57”危機。日本政府立即採取多項措施鼓勵生育,但至今,日本生育率連到1.45水準都未出現。

  中國由於實施了嚴厲的計劃生育政策,總和生育率從1970年的5.81下降到1980年的2.24,在上世紀90年代初下降到更替水準之下,至今已 有20多年。近10多來年全國總和生育率在1.4至1.5間,遠低於2.1更替水準,大大低於世界2.5的平均水準,甚至比發達國家水準1.7還低。

  當前,我國上世紀80年代出生及獨生子女育齡婦女進入生育高峰期,但是2014年出生人口僅增加47萬人 ,幾乎沒什麼反彈,10年前國家有關部門預判的出生高增長量並未出現。並且單獨政策實施一年多來,嬰兒潮也未出現,截至2015年5月底,全國共有145 萬對單獨夫婦申請再生育,僅佔符合政策人群的13%。單獨二孩政策“遇冷”,説明百姓生育意願真的已十分低下,表明我國已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第一財經客戶端:在中國大家都知道,這麼低的生育率跟政策限制有關係,現在政府正在醞釀放開全面二孩,會不會政策放開之後生育率就有提升,就能爬出低生育率陷阱呢?

  姚美雄:政策限制確實是中國低生育率現狀的重要原因。可以説,獨生子女政策長期實施是導致中國掉入低生育率陷阱的制度基礎。按照城市1孩、農村1孩半的制度設計,政策總和生育指標是1.46,本身就低於1.5。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一旦放開生育限制,生育率就有明顯提升。因為除了政策限制之外,社會轉型也對生育起較大制約影響。從農業社會進入工業社會,生育率 下降是個必然趨勢。從日本、南韓和新加坡,以及中國的台灣和香港等東亞發達經濟體看尤為顯著,這些國家或地區生育率目前處於超低或危險水準,都陷入低生育 率陷阱。

  我國是至今全球唯一尚未進入發達經濟體就掉入低生育率陷阱的國家。我國掉入低生育率陷阱主要是由於受現代化快速推進和長時間實行一胎化為主生育政策 雙重疊加影響。在這種雙重影響下,人們的生育觀已經發生重大變化,再加上現在養育孩子的成本很高,即使放開政策限制,也不會對已經定型的生育觀産生太大影 響。

  從“雙獨二孩”到“單獨二孩”政策的實施,我們看到很多符合政策的夫妻放棄生育二孩,這就進一步驗證,中國確實已經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低生育率陷阱的五大負面影響

  第一財經客戶端:低生育率陷阱對於中國的社會經濟有哪些負面影響呢?

  姚美雄:低生育率導致未富先少 、未富先老和出生性別比長期居高不下的人口結構性矛盾,這些矛盾日益尖銳,已經危及人口可持續發展,也深刻影響當前及今後我國經濟結構和産業結構,削弱經濟發展動力,制約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

  具體來説,有下面五個方面的影響。首先就是減少勞動力供給。2012年至2014年 ,我國勞動年齡人口連續3年下降,表明我國勞動力供給高峰已經産生並出現拐點,勞動力短缺已拉開序幕。20~34歲的青年勞動力,2022年至2025年 4年間,每年將凈減1100萬人以上,到2030年將比2010年減少1.04億人、下降幅度達32%、總量只有2.21億人。這個幅度是驚人的。

  二是弱化社會創新能力,降低社會勞動生産率。青年是社會創新的主力軍,青年勞動人口急劇減少,將減少創新人才總量,嚴重弱化社會創新能力;同時,勞動力老化也將導致社會勞動生産率降低。

  第三個影響是降低消費能力,影響內需,因為青年人口的消費力比較旺盛,是內需的主力軍。

  第四個是社會養老巨大壓力2020年後,養老危機將爆發,屆時既缺乏養老所需財力也缺乏養老所需人力。尤其是2030年後,兩個勞動力將要供養一個老年人。

  第五是影響社會穩定。由於性別失衡,男性數量高出女性數千萬。2020年之後,一成以上年輕男性將找不到配偶,娶妻難成為社會和家庭的一個重要難題,易與其他社會矛盾相交織而引發社會動蕩。

  此外,現行生育政策還導致了城鄉之間、地區之間、民族之間生育權益不平等,與全面依法治國理念相背;獨生子女家庭面臨“失獨”風險,給國防安全帶來隱患等。

  人口再生産是社會再生産的必要條件。至今世界上還沒有一個國家或地區在人口結構處於少子化情形下能由中等收入演變成發達經濟體。當前我國發展水準離 現代化目標距離還甚遠,然而我國0-14歲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只有16.5% ,大大低於世界的27%平均水準。曾經引以為傲的人口優勢正逐漸喪失,並將成為今後發展的最大戰略軟肋,實現中國夢將面臨著巨大挑戰。

  當前是修復人口結構的最後窗口期

  第一財經客戶端:面對這種低生育態勢,您認為生育政策應該如何調整?大家都很關心的全面二孩政策,説是在加快推進,但現在還沒有看到實質性動作。

  姚美雄:我國人口發展已進入關鍵的歷史節點,修復扭曲的人口結構已步入最後“窗口期”。我國的人口發展戰略和工作思路應立即由數量控制轉向改善優化 結構,當前應抓住老百姓尚有一定生育意願及還有較多婦女處於育齡期這一時機,立即啟動全面放開二孩。現在應該擔心的是補償性生育量太小問題,而不是生育堆 積。

  如果錯過了當前全面放開二孩最後窗口期,即使以後鼓勵生育,提高了生育率水準,由於育齡婦女急劇減少,也將於事無補,難以擺脫低生育率陷阱。

  全面放開“二孩”是一道坎,已經無法回避,越遲調整、生育機會喪失越多,人口結構扭曲越嚴重。目前全面二孩進展緩慢,表明相關部門對當前人口形勢尚存在一定程度誤判,對當前我國人口形勢異常嚴峻的態勢認識不到位,對全面放開二孩的重要性、緊迫性認識不足。

  當前推進全面放開二孩不是早了,而是已經嚴重滯後了。根據統計數據預測,全面放開二孩後,除了頭幾年有所反彈外,年平均總和生育率也難以由現在的1.4至1.5升到1.8以上,2020年人口總量也難以突破14.5億人,人口峰值也難以突破15.3億人。

  全面放開二孩是一個重大戰略調整,統一認識、走相關程式都需要一定時間。因此,我建議立即開通綠色人口政策通道,在全面放開二胎政策落地之前,允許35歲以上的高齡育齡婦女(主要是70後)先懷孕,搶救生育機會。

  根據調查,70後女性的生育意願整體比80後、90後要高,補償性生育主力軍也將是70年代出生的婦女,但是她們中最小的也都已超過35周歲,都屬 于高齡育齡婦女,隨著時間推移,其懷孕概率一再下降、生育風險一再提升。現在每年都有好幾百萬育齡婦女喪失生育能力。沒有必要再讓更多女性遭受生育意願無 法滿足、存在失獨風險的痛苦。

  當然為高齡育齡婦女開闢綠色生育通道只是一個應急的措施,更根本的還是要正視中國已經掉入低生育率陷阱這個事實,迅速全面放開二孩,雖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扭曲的人口結構,至少可以推遲人口峰值的到來,在一定程度上優化人口結構。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