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人口紅利與老齡化,也能服務科創

  • 發佈時間:2015-07-09 04:03:36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見習記者 舒抒

  今年,上海市委將“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作為一號課題。上海下定決心建設科創中心,並點題“具有全球影響力”,科創環境的營造、科創人才的培養無疑是重中之重。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勞動經濟學家理查德·弗裏曼近日應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邀請,來滬參與第二屆中國發展研究雙年會。本報記者在此期間專訪了這位勞動經濟學領域的權威。他通過深入淺出的方式,為上海培養年輕一代科創人才支招。在他看來,政府鼓勵科技創新和大眾創業是中國崛起的自然需求,並不是人們所想的提升就業率這麼簡單。

  今年,上海市委將“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作為一號課題。上海下定決心建設科創中心,並點題“具有全球影響力”,科創環境的營造、科創人才的培養無疑是重中之重。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勞動經濟學家理查德·弗裏曼近日來滬參與第二屆中國發展研究雙年會。本報記者在此期間專訪了這位勞動經濟學領域的權威。他通過深入淺出的方式,為上海培養年輕一代科創人才支招。在他看來,政府鼓勵科技創新和大眾創業是中國崛起的自然需求,並不是人們所想的提升就業率這麼簡單。

  創業創新

  不是提升就業率這麼簡單

  當得知上海除了積極響應國家萬眾創新、大眾創業的號召外,今年上海市委的一號課題是“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弗裏曼表示很贊成這樣的做法。

  記者順勢提出,有一種看法認為,政府鼓勵創業創新,很重要的一點是提升就業率。對此,弗裏曼表示,絕對不能如此簡單地看待政府為何鼓勵創業創新。他表示,雖然提升就業率的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鼓勵創新、創業是中國崛起的自然需求,能夠幫助中國提升國力,而年輕人就是未來提升國家力量的主體。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中小企業在創建伊始並不會提供非常多的就業崗位,這些企業大多是只有兩、三人的小公司。”所以,“鼓勵創新創業提升就業率”一説,在弗裏曼看來並不準確。

  此前有年輕創客表示,目前國內科技創新主要還是基於商業模式的再創造,缺乏“從零到一”的開源項目。弗裏曼表示,哪怕是在美國,做“從零到一”的創業仍是非常困難的。在世界範圍內,大部分科技創新都是技術兩兩合作,或多邊合作的成果,很少有人可以單憑一己之力就完成一項創新。

  “今天,大部分的創新都是一種再創造,在自家車庫內完成一項從無到有的發明正變得愈發睏難。”弗裏曼表示,大學教育對科技創新依舊至關重要,很多學生正是在課堂內學了商業知識和科技知識後,融會貫通或是靈光閃現來獲得創業點子的,“要記住,輟學並沒有那麼酷。”弗裏曼表示,中國有非常多供年輕創業者互動、交流思想的創業園區,在孵化器中,不同創業觀點的碰撞一定會催生出很多新的科技內容,會讓科技和商業的融合更加成熟,“讓商業參與科技從來都不是壞事”。

  在談到上海如何培養創新、創業人才時,弗裏曼表情變得稍顯嚴肅。他説,創業最需要勇氣,大部分創業者在年輕時就開始創業,因為他們敢冒風險。但創業者需要學會欣賞失敗,從失敗中創業者會學到特別多的商業技巧,更加明白何為創業、何為創業者。弗裏曼很讚賞中國政府鼓勵年輕人創業,但更希望政府能直接幫助年輕人找尋合適的創業領域。“我認為創業者不是生而有之的,需要靠後天激勵和培養。”

  弗裏曼認為,中國目前階段最擅長的還是不同技術的整合再造,也就是整合型創業,這並非單純地複製或是山寨。“新點子是無窮的,任何已經成熟的想法相互結合就會有新創意。”

  人口老齡化

  不是科創建設減速器

  勞動力減少意味著老齡化人口的增長,而上海正面臨嚴峻的人口老齡化問題。邁入老齡化的城市人口,會成為建設科創中心的一大挑戰嗎?

  對此,弗裏曼表示上海應該“放寬心”。他表示,許多國際大城市都需解決人口老齡化後如何讓老年人繼續工作、如何安置老年人口的問題。在他看來,中國男性60歲、女性55歲的每人平均退休年齡,“真的太年輕了,還沒變老就退休了”。美國的退休年齡普遍在65歲,一些領域更是達到70歲,“只要身體健康,就能繼續工作”並非誇誇其談。

  然而,弗裏曼也指出,上述概念對白領階層比較適用,對於藍領則會遇到一些無法避免的問題,首當其衝就是健康因素。此外,弗裏曼還提出,藍領工人正面臨被機器人取代的挑戰,尤其是被一些勞動速度遠超人工的機器所替代。不過,他也建議藍領們可以學習使用人工智慧機器,把他們在實際操作中的經驗帶到智慧機器人的操作中去。上海站在科技和經濟的前沿,會有很多資源實現藍領工人的職責轉換。

  此外,弗裏曼認為藍領工人在年齡增長後也可直接改換職業。“對卡車司機來説,你只是老了不能再駕駛大型卡車而已。我們看一下運動員,他們的職業生涯或許在40歲甚至30歲就結束了。”他表示,正如職業運動員退役轉型一樣,正在步入老年的勞動力也可以進行職業轉型,“換一份工作,但是繼續工作”。因此,針對人口老齡化問題,弗裏曼認為任何一個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都應該設立一個大型研究項目,讓經濟學家、人口老齡化專家、機械工程師、機器人設計師坐在一起探討出路在何方。

  弗裏曼説,對於上海這樣的城市,要解決老齡化,首先要讓老人依舊有工作可做,而政府在這方面就要承擔起鼓勵邁入退休年齡的人再多嘗試工作幾年的責任。尤其對於體力勞動者或藍領,企業和政府都可以設置一些項目,或者成立行業訓練協會,各方攜手一起為正要退休的低收入者培訓新技能,由政府引導老年人參與新的社會活動。“你不知道哪一天,老年人依靠他們的經驗,就會在新工作中迸發出怎樣的新點子。”

  採訪時,弗裏曼多次強調,應對人口老齡化沒有捷徑,不存在任何“速成療法”,因為這是一個涉及到社會方方面面的嚴肅的話題,需要長期、嚴謹的學術研究才能得出結論。他表示,即使世界上的確存在一些非常適合老年人居住和工作的地方,但他並不確定他國模式是否適合中國、適合上海。

  製造業變革

  也能培育新創業者

  在金融市場,有專家表示人民幣國際化、利率市場化會給中國製造業勞動力帶來壓力,因為匯率提升後中國勞動力成本也隨之提升,製造業價格優勢將不明顯,或遭重創。弗裏曼卻表示,挑戰會讓製造業産生變革,而這一變革或許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創新人才。

  他認為,對製造業來説,本國貨幣國際化程度越大,製造業的出口勢必會遇到更激烈的外部挑戰。而另一巨大挑戰則來自機械化,尤其是人工智慧,因為機器人在中國工廠內的數量正日益增長。

  中國製造業勞動力的需求近幾年正在不斷減少,這是機器逐步取代人工的自然變化過程。隨著國家的發展,參與製造業的勞動力會越來越少。所以有一個問題值得重視,就是城市中來自偏遠地區的低收入勞動力將如何適應新機器,不被機器人取代。弗裏曼告訴記者,其他國家都面臨這樣的問題,比如中國的鄰國南韓。“國家發展速度快,個別産業要跟上國家整體腳步進行升級換代真的並非易事。”弗裏曼説,依舊處在快速發展期的中國應該從中得到警示。

  此外,弗裏曼也提到美國在製造業和動力轉型中也遇到過類似困難。當製造業對人力勞動的需求降低時,一些人認為是貿易差額導致,另一些人認為是人工智慧奪去了人類的工作機會。他認為對中國來説,未來下一步,數量巨大的農民工將從製造業轉向服務型行業,從事銷售、市場、服務等基礎性工作,也會有不少人成為個體私營業主,其中有大批人勢必會繼續涌入上海尋找機會。“這將帶動勞動力構成的改變,也是勞動人口轉型成為創業者的一個推動因素。”

  人物小傳

  理查德·弗裏曼 現為哈佛大學經濟係教授,哈佛法學院“勞動與工作”項目負責人,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斯隆科學與工程勞動力項目負責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勞動市場高級研究員。弗裏曼的研究領域包括工會規模的增減、外來移民的影響、貿易中的不平等、轉型經濟學、收入分佈及犯罪等,迄今已發表了300余篇論文和三十余本專著。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